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五师妹 > 争夺(一战成名...)

争夺(一战成名...)


天际不知何时涌来厚云, 沉甸甸像要坠落一般,天光昏沉, 只偶尔有几束光透下间隙,将云朵边缘染成暗橘,格外妖娆诡媚。

戈壁上无数道彩绫飞舞,宛如壁画中飞天的神仙,离手而出的圆轮仿若有了生命,在彩绫间神出鬼没,直取对手咽喉。不远处的枯树下,沙石炸起化漫天尘烟, 不断有人影突然从尘烟中闪出,速度快到叫人难以看清, 无数妖爪兜头落下, 向对手头颅抓去。

不管是夜烛还是萤雪,都没给对方结阵的机会。

轰——

又是一声巨响,三个傀儡人被突破, 金角犀再度撞上土丘, 土丘震塌大半, 可金角犀却也无法挪动, 南棠腾身而起, 看了眼卡在粗壮木柱上的犀角。这木柱乃她施在土丘之内用来替自己防御的木牢术,如今暂时牵制住这只金角犀。那边被傀儡人缠住的三头狼却忽然回身,南棠很快看了眼, 在夜烛的攻势之下,左后的修士险象环生, 故而召回三头狼对敌。

南棠把吞石兽往风妖嘴里一塞,自己则抱着风妖掠到三头狼侧面。

吞石兽吱哇乱叫着被虚土紧紧缠住, 它嘴里吐出无数石棱,风妖憋了满肚子气,整个妖涨得老大,南棠用力一挤风妖的两腮,只听“突突突”数声,吞石兽的石棱被风妖吐出的疾风吹出,化成可怕利器,密集地对准三头狼的脸面,一阵狂“突”。三头狼虽皮糙肉厚无惧石棱攻击,奈何南棠攻击它的头部,只闻一声痛怒兽吼,三头狼其中一个狼头的眼睛被石棱击中,鲜血迸涌而出。

三头狼彻底被激怒,顾不上主人召唤,嘶吼着朝南棠扑来,利爪凌空抓下,庞大爪劲隔空而来。斯拉一声,南棠右臂与侧背衣裳被抓成碎布,露出其下爬满银亮虚土的肌肤,她不以为意地拨了拨碎掉的肩袖,手中祭起根长索。

此索泛着青光,可长可短,可刚可柔,乃是得自龙窟的捆仙索。

趁着三头狼出爪的时机,南棠将长索扬出,长索一端缠上三头狼的前爪,她再将另一端抛出,紧紧缚到金角犀的金角之上。

长索之上,贴了六道符箓。

木柱早就被金角犀挣扎出裂纹,不多时就轰然而碎,金角犀回头,又朝南棠撞去,却只闻“轰轰轰”六声巨响,尘砂乱飞,猛烈的气劲掀翻金角犀,连同三头狼一起拌到地上。金角犀吃痛,回头只看到尘砂中巨大狼影,便一顶角,朝着三头狼撞去。

轰——

南棠捂捂耳朵,有些不忍听这巨大的响动。两兽暂时顾不上找她麻烦了,她腾到高空,遥望前方战局。

夜烛与萤雪二人战四修,显然比她这里更加激烈。

原本满天飞舞的彩绫已经尽数落地,只有圆轮不断闪过,萤雪已经挂彩,被迫与夜烛背靠背站在一起,二人头顶浮着座七层宝塔,塔光将他二人困在其中不得出。

南棠微惊——看这七层宝塔的光芒与传来的仙气,应该是件次仙级法宝。

虽然凭借法宝暂居上风,但对方四个修士伤得更狠,损失惨重,其中一人已经断去一臂,血染半身,另一人则面色死灰喘息不止,四周地面弃着几件已经废掉的法宝与仙器。

单论修为实力,他们四人绝非夜烛与萤雪的对手,但这四人身上的宝贝显然非常多,层出不穷的花样。

然而这些现在都不重要,那法宝并非最可怕的存在。

南棠仰头望向天际,狠狠咬住牙。

可怕的威压从天空向四野弥散,也不知何时,天空那片厚云已经越积越厚,他们所站的地面已经陷入昏暗,云层之间,有两道暗电交错游过,仔细看时才发现是两只黑蛟。

那四个修士浮身分立四角,手中疾速掐诀,正中出现巨大血色法阵,法阵的光芒直冲天际,妖气四溢。

那不是普通的法阵。

“这是禁术,我们要马上出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萤雪,你我合力。”夜烛沉道,他早已察觉不对,奈何试了几次都未能成功突破宝塔。

宝塔正在缓缓下降,光芒的范围也在逐渐缩小,如果不能尽快出去,他们就会被这宝塔吞噬,亦或遇上更加可怕的境地。

外面那四人所结之阵,乃是禁术。

萤雪没回他的话,只冷冷盯着头上宝塔,忽然间她双眸爆睁,无数道血痕如裂隙般爬满雪白无瑕的脸庞,原本那张绝色无双的脸蛋刹时间变得狰狞,整个人浮身跃起,手间聚起红光,猛地砸上塔底。这小小的七层塔看着却有万钧之力,让萤雪咬紧牙憋足劲,脸上的血痕愈绽越大。

夜烛蹙蹙眉,聚起所有灵力汇入萤雪体内,合二人之力,将这尊宝塔向上缓缓抬起。

笼罩着他们的光芒有了一丝摇晃。

“你先出去。”萤雪的声音从上空传来。

夜烛看了她一眼,又望向外界——天光越来越暗,黑蛟已现,再不阻止就来不及了。

他身边圆轮飞出,在塔光之上划出一道口子

“你撑着。”抛下一句话,夜烛撤回力量,闪身冲出塔光。

没了夜烛的力量,萤雪被宝塔压得重重一落,殷红血色自她唇瓣涌出。

“来不及了!”远处那被斩去一臂的修士瞧见夜烛出来,满面恨意道。

禁术已成,笼罩方圆百里,结界同时将此地困住,别说逃离,哪怕是要用传送符箓逃命,都已经不可能,这是要置夜烛三人死地。

夜烛眯了眯眼,扔掉圆轮,双手在胸前疾速掐诀,一道暗褐光芒从他掌中闪起,四野微震。

“这不可能!”对方其中一人不可思议地盯着夜烛所掐之诀。

那也是个禁术。

既是禁术,威力自然无穷,寻常修士别说施展,连获得都难,眼前这个修士怎么可能信手拈来?

“别走神!”女修厉斥道,“蛟灵咒已成,他们逃不了。”

说话间,天际黑蛟从云层间冲下,带着无上力量,袭向地面。

夜烛未受其扰,法诀掐得稳且快,很快四周就有无数沙石渐渐聚起,在他头上形成巨大法盾。

以他本尊的道行,要施展禁术并不算太难,但现下这具肉身的境界修为不足,这个禁术施展起来不仅耗费巨大,且威力不足他原身三之其一,但现下情况危急,也只能勉强一试。

心念疾转而过,那两只黑蛟已经俯冲到到眼前。

轰隆——

巨响传出,四野剧震,漫天飞砂走石。

夜烛闷哼两声,退了百步,瞳眸中却迸出一丝惊喜。

他的禁术威力被人提升了。

“不可能!”对方那个修士再次发出难以置信之声。

从天而落的两只黑蛟竟被土盾撞开,并没出现预料中大杀四方的威力。

“他们……还有一个人!”

四人的目光同时骇然望向另外一头,一直被忽略的南棠浮身半空,双掌齐出,掌中两道黄光,一道没入天际厚云,另一道则没入夜烛的土盾之内,她的脚下无数细密如触须般的虚土深埋入土,源源不绝地从这片戈壁提炼灵源。

蛟灵咒属水,这片戈壁唯一能取水灵气的就是天上的云,这个禁术的灵气来源在天空,五行土克水,因此夜烛放的禁咒属土,用以克制对方的蛟灵咒。

南棠从这片土地中提炼出的,是庞大的土灵源,一则克制蛟灵咒,一则协助夜烛。

天际的厚云因为南棠的灵源而化成泥浆雨落下,蛟灵咒失去水灵气,威力自然大幅削弱。

夜烛轻咳一声,全力施咒,四周砂石与天空泥浆融为一体,化作巨大泥兽,缠上两条黑蛟。那边四个修士见势不妙,其中女修倏地离阵,掠到夜烛身前,欲先置夜烛死地,却不防背后重物袭来,只闻几声“小心!”的惊呼响起,那座宝塔砸上女修后背,将她撞出老远,一道黑影掠至夜烛身前,微躬着身像一只矫健的豹,杀气四溢地盯着其余对手。

南棠悬到喉咙的那颗心总算落下。

泥兽绞在黑蛟身上,将其拽入地面,失去天空的水灵气来源,又被土灵气克制,这两只黑蛟并没释放出原有威力,被泥兽撕扯着很快化成数道黑光散去。禁术被破,那四个修士均“哇”地吐出口血来,委顿倒地。萤雪踏着满地泥泞,掠到其中一个修士面前,状若修罗,那修士见势不妙,当机立断祭出传送符箓逃离此地。

一个人逃了,另外几人士气顿溃,向三个方向逃窜,做最后挣扎。泥兽从地面涌出,绞住其中两个修士,萤雪则追上那名断臂修士。

那修士被萤雪三两下打落地面,浓烈杀气席卷他全身,眼见对方攻击又至,他面现恐惧求饶之色,从储物袋内摸出自己那枚回龙币,在萤雪下杀手之前递出。萤雪的手在离他天灵盖不远处的地方停下,目露些微迷惑矛盾,最终收手去接那枚回龙币。

她的指尖堪堪触及回龙币时,那修士眸中却忽然迸出亢奋与愤恨来,回龙币之下暗藏的诡光猛地飞出,从萤雪左肩穿出,那修士大喜跃起,正欲将萤雪擒到手中为质,胸口处却忽然间被一道青光穿透。

南棠站在这修士背后,看着对方缓缓倒下。

那道青光,出自她之手。

“萤雪!你为何不出手?”她飞到萤雪身边,看着她满身鲜血道。

刚才那一击,萤雪完全可以躲开。

“师姐说过,不要滥杀无辜……”萤雪用淌满血的手握住那枚回龙币,答非所问道,“杀人,师姐会生气。”

南棠再说不出话来,掌中青光再起,却是浓郁生气,被她按入萤雪左肩,她也趁势扶着萤雪坐到地上。

“是师姐不好,没有同你说清楚。”南棠温声道。

萤雪苍白着脸,唇瓣上洇染的血色格外艳丽,黑白分明的瞳仁望着南棠,眼眸渐渐笑弯。

“没关系。”她回答道,细弱的声音听来像随时要消散般。

“别说话了。”南棠掌中生气源源不绝注入她的体内。

萤雪盘膝而坐闭上眼,看起来顺从而乖巧,伤口处汩汩而流的血液渐止,她的疼痛得到缓解。南棠收回手,看了看自己掌中染上的血,正要说些什么,身后忽然传来两声闷嗽。

她飞快转头。

斗法已经结束,那四个修士,投降出塔了三个,死了一个,泥兽化成土浆散去,黑蛟也不见踪迹,只剩满目狼藉,本就荒芜的戈壁愈加残破。

夜烛就站在南棠身后,捂着胸口又咳了两声,白皙的面庞上有些不同寻常的潮红。

“受伤了?伤到哪里?”南棠心里一紧,只当他胸口受伤,起身便要掀他衣襟。

夜烛握住她的手按在自己前胸,闷闷道:“内伤!”

“是伤了脏腑还是经脉?难道被震伤心脉?”南棠按着他前胸的手掌便是一股生气注入,“我带了上品丹药,你快服下运功化开药力……”

她话说到一半,又听身后传来萤雪细弱的声音:“师姐,疼。”

南棠又转头看她:“还有何处受伤?”说着又要去察看萤雪,不妨手被人拉住。

“你不该先给我医治内伤?”夜烛咳了又咳,拉住她不松。

“师姐……”萤雪又唤了一声,虚弱非常。

南棠的目光在二人之间来回扫了片刻,忽然甩开夜烛的手:“你们别叫了!我又不是大夫,受伤了该吃药的吃药,该外敷的外敷。”

语毕,她双手齐出,给二人每人打了道生气入体后就抛下两人,转身跑向死去的修士处,留下夜烛和萤雪两人四目相对,虚弱的目光顿时化作虎狼,在半空无声斗法。

南棠快速打扫一遍战场,将废弃法宝与那死去修士的随身物品拾取之后赶回,就见两人乌眼鸡似的对瞪,不由分说道:“还瞪?!赶紧离开这里!”

再不走,怕就走不了了。

先前斗得太猛烈,已经吸引来十数名修士,如今禁术结界已碎,这十数名修士围在外面,显然是被他们的斗法震惊,暂时不敢轻易踏近,只用警惕地打量着这里,如同伺机而动的狼群。

“走了!”南棠一声急唤,将回龙币融合,转眼消失于众人面前。

萤雪和夜烛二话没说,也同时消失,跟着南棠一起迈入回龙塔第十四层。

却是不知,一战成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