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仙宇帝尊 > 第一章 天才和残废

第一章 天才和残废


  
万月城,鼓乐齐鸣,灯火通明,繁华而又喧嚣。
一名衣衫褴褛的男子在街道上游荡着。
此人乃楚昊。
虽一面清秀,但此时神色却极为木讷,似一具行尸走肉般。
“这人谁啊?不会是之前出名的修炼天才楚昊吧?”
“哎哟……还真是他!”
“嘘……”
街道上的行人眸光侧瞥了一眼,随后传出咂舌之声。
当然,其中不乏存在着唏嘘。
众人纷纷感慨。
天命如此,纵然是大罗金仙,也无法为之改命。
本初,楚昊乃万月城年轻一辈之中造就极限之人。
他打破同阶修士突破之常规。
是开脉凝魂中最有天赋之人。
仅在六岁便开辟了体内的脉轮,就连万月城城主都亲自教他修炼。
楚昊应踏上一条本是属于他的无敌路。
然,这短短的数月的改变却令楚昊自身有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的奇经八脉被人挑断,内辟丹田亦被挑破。
一个绝世天才转瞬却沦为了一个废人。
有人说是楚昊得罪了大人物,也有人说这是天报……
众说纷纭。
当这个天壤之别的反差消息传出之时,万月城之人无一不感到震惊。
一处装饰不凡的琼楼玉宇前,楚昊驻足而留。
嗅着那淡淡的檀香之气,望着镂空的雕花窗桕。
楚昊别无去处。
只得如一丧家之犬般看着门前的牌匾。
牌匾上刻着两个大字。
姜府。
匾的边角泛着烁烁金芒,若黄金至玉镶嵌而成。
看上去很是华丽与高端。
“麻烦通报一声,我想找姜叔……”
足足半晌后,楚昊那黯淡无光的眸子才有一丝光色。
他微唇轻启发出了近乎沙哑的声音。
大门前的一名侍卫随意的瞟了一眼楚昊。
侍卫当然认识他,却没了往日那和善的面孔……
“你还以为你是万月城的第一天才啊?就凭你这种废物还有资格来找我们家主?”侍卫揶揄道,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的笑容。
“呵……虎落平阳被犬欺,什么时候一只虫子都敢出来插话?”楚昊愣了一刻而后冷笑。
他没想到如今却这般落魄。
笑容极为的苦涩,其中还有自嘲的意思。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侍卫闻言,面色顿时变得阴冷。
他现在可谓是熊心豹胆于一身。
就是有人令他动手杀了楚昊也没人敢拦。
试问,谁会出手护佑住一个经脉皆断的废人呢?
一个略显不常的小插曲立刻引来了不少街旁的行人。
他们与姜府拉开了距离,远远的观望着这边发生的一切。
“啊?姜家这是要和楚昊撕破脸皮吗?”
“不错,这个楚昊本就是运气好。几年前是姜家看中他的天赋才收留他的,传闻还与府中的掌上明珠定了娃娃亲,但是现在沦为了一个废材,姜家的脸皮上都挂不住,巴不得让他滚呢,至于娃娃亲,我看啊,估计也黄了。”
一名在万月城资历颇深的老者开口说道。
随后便从人群中传出了啧啧声。
大家都认为楚昊的人生波动太大了。
上一刻还是高贵的姜家女婿,下一刻就成了连侍卫都能蹂躏的一个垃圾……
就在众人碎声细语交谈之际,姜家府邸外有了新动静。
只见侍卫手持战戈朝楚昊走去。
步伐缭绕着凛然的杀气,可见侍卫今日有多么傲骨。
“你不过是一断脊之犬,紫月大小姐是高上的,你等下.贱之人无可触及。”侍卫幽笑道。
在那红灯笼的光色映衬下,那略显狰狞的面容更加无法遏制住内心的杀机。
楚昊埋首垂眸,句句话语如刀锋般刺在了他的心中。
他猛然抬头看着门匾上的姜府二字。
无论如何,楚昊都不相信姜家是一个利益至上而无情的家族。
同样,也不认可一向和蔼可亲的姜家之主姜元天是这么一个冷漠无情的人。
就在他迈出第一步时,侍卫用力挥动战戈朝着楚昊的腰部砍去,攻势尤为迅猛。
别小看姜家的侍卫,个个都是开脉凝魂的强者。
体内的脉轮一转,真气似汪洋般汹涌而出。
那一刹楚昊嗅到了冰冷的死亡气息。
他睁大了眼眸,身体肌肉记忆与本能反应联动,促使他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
一个滑步,顿闪三米开外。
但由于体内暗伤无法抹平,又成断脉之人,楚昊终被一缕真气所波及到,顿时步伐趔趄,险些栽倒。
“哼,看来你还在废人的边缘挣扎啊!”侍卫冷哼一声。
话落,侍卫微微曲腿,做出马步的姿态,旋即掌心喷薄出夺目的电弧,威势极为骇人。
那紫色的电流像是要剥夺观望着的眼球一般。
“那是姜家绝技之一!劈雷掌!”
顿时,人群中传出惊呼声,显然识的此计。
砰!
一声破响伴随着雷电打出,电光火石之间便已近身楚昊。
砰!
他身形还未稳却遭到了侍卫的一掌的轰击。
楚昊体内气血翻腾,血肉共震,大口的咳血,并如断弦之筝般倒飞而出数米,直到撞击在一处墙壁上才得以停下。
这一面让不少围观者都暗自摇头叹息。
残酷的事实摆在他的面前,这一生的光彩已是几月前的巅峰。
楚昊这个天才少年落于了泥潭。
侍卫满脸不屑,笑的戏谑玩味,打量了一眼楚昊:“以前我都叫你楚公子,现在是叫楚残废好听呢,还是楚无用?”侍卫舔了舔腥血的嘴唇。
楚昊浑身痉挛,微微拱起背躯。
那股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令他生不如死。
他简直是一凡人活肉之躯硬抗姜家的绝技啊。
然,这一招并未能将他打的濒死。
侍卫眸光凌厉似刀。
脸上有种火辣辣的疼。
这种愤怒如何忍受?
侍卫杀气冲霄,轻轻咬了咬牙。
正要再次出戈杀向楚昊时,全场皆变得安静了。
路边剧烈摇曳的灯火亦凝固了,如时间停滞一般。
万月城难得的冷清。
怎么回事?
只见那姜府之中迈出一道中年人影。
此人身形健硕,躯体凛凛,走动之间如同一面巨墙。
面貌剑眉朗目,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他一件蟒袍加身,一呼一吸之间浑身透发出至强的气息。
尤其是那一双烁烁放光的眼眸,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众人纷纷避开目光,却又在那处来回瞅看,皆屏住呼吸。
弥漫着一股无形的威压之力,任何人见了都忍不住想要跪拜,
“姜家之主姜元天怎么出来了?难道是要护佑住这个楚昊吗?”
“老朽看未必,一个残废之人咋看都不会被姜元天给收下吧?”
一时间,碎声杂语依旧从人群中传了出来。
楚昊手捂住胸口,不停的在原地喋血。
他抬起那浑浊而又夹杂着一丝微光的眼眸看向姜元天。
刹那间,就连方才叫嚣的侍卫也都收起了战戈。
冒大不韪而去杀人,咋都要看姜元天的态度。
他可是具有抬手就能主宰自己生命的强者。
“家主。”
侍卫垂头弯腰九十度,展现的无比恭敬,就像之前对待楚昊那样。
街道旁的行人越聚越多了,试问谁不想来看个热闹呢?
何况这“热闹”还与姜家关乎密切。
楚昊久久未语,甚至一时脑袋空白不知要说些什么。
“我如此培养你,你却这般回报我。”姜元天双眸微眯,终是开了口。
然,此话冷若极冰。
且如长剑般刺痛着楚昊,其中也不再饱含着一丝感情。
姜元天如同变了一个人般,态度无比的冷漠,连一个路人都不如。
“不……姜叔,我……”楚昊闻言反驳。
但是此时的他却难以开口。
话出无人敢信。
楚昊沉默了,他黯然发笑,被那姜家的公子哥陷害。
此人也是姜紫月的哥哥姜毅。
他二人相约一起前往不知名山脉历练,关系亲如兄弟。
然,姜毅心机颇深,过河拆桥,导致楚昊陷入兽中绝境,被众多山兽围攻。
那时再强的天才也被境界所束缚,仍不够看。
残废也倒是算正常,保住一条小命已是万幸。
“你走吧,我姜家不容纳废人。”姜元天冷眸一瞥,从楚昊的身上瞟过。
话落,在场之人皆生出惊讶之色。
那方前张扬跋扈的侍卫更是心中暗喜,这下没人会责怪他对一个废物下手了。
楚昊内心接近崩溃。
姜叔的一语如生死的判决般,戳在了内心的深处。
他从小便无父无母,因修炼上的天赋被姜主看上。
这几年来他已将姜家当做了自己家,却不曾想到最终得一生会毁在这个地方。
正所谓从哪里开始,便从哪里结束,此话倒也不糙。
楚昊面容苦涩,下颚颤动,眸中布满了血丝。
双拳紧紧捏住,指甲捍入了血肉之中。
腥红色的血滴落在无声的地面上。
这一刻仿佛永恒,他全身都在剧烈颤动。
此刻,无数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身上。
姜家这一出“好戏”自然是被对立势力看见。
他们才不会怜悯楚昊,只求一个嘲讽姜家的爽点。
“姜叔……姜毅何在!”楚昊抬头,眼神中充满着战斗的欲望。
可惜,肉身已无法支撑这种欲望,试问断脊之犬怎能傲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