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仙宇帝尊 > 第五章 完全契合的力量

第五章 完全契合的力量


  
楚昊的体躯被一道道璀璨的金光所照耀。
周身流转着恐怖的力量。
他感受到躯体的变化。
温度在攀升,血液在翻滚,器官在膨胀。
此时好像已离开了不祥之山,来到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异空间。
横躺在半空中,如同烈焰焚烧一般。
怪异的是没有任何痛处。
楚昊很清楚这一切,眼前的一幕幕极为清晰。
这或许与那白发青年有所关联。
然而这突如其来的金芒竟让白发男子都略感诧异。
恍惚间,若干道金色柳条从种子中发芽射出,缠绕到了肉身的每一处。
接着,五脏发光,六腹轰鸣。
金灿灿的雷霆从血肉中迸发而出,使得楚昊肉身晶莹起来,实像一座宝玉雕刻而成的肌体。
“怎么会……”楚昊十分震惊。
他摸了摸躯体所造成的伤口。
鲜血皆在神焰之中收敛。
伤口亦都在无法抗拒的力量下愈合了。
“好亮!”楚昊怪叫了一声。
手掌中的光霞如若烈日般刺眼。
楚昊很怀疑这是一个梦,只不过这梦却格外真实。
这时,白发青年已入主楚昊的体内。
青年上一秒还在为重活一世而兴奋。
下一秒的情绪便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金色光和当年一样炽盛,一样强横……”白发青年嘀咕道,似是回忆起了无数年前的事情。
楚昊握了握拳,全身都好像有着使不完的力气。
当他运用真气遍布周身时,躯体会不由自主的蜕变,并染上一抹淡淡的金色薄膜。
轰击而出的力量也都会化为至金色。
宛若至尊重生一般,力量霸道无可匹敌。
“感觉有着用不完的力量,无穷无尽的力量!”楚昊面色上浮现出一抹喜色。
那死亡之机与不共戴天之仇都好似被他抛之脑后。
眼下之际根本无从念想。
他的神识很恍惚,置身在梦境中一般。
然而一个个场面却如走马灯般从脑海中划过,自始至终都没有停止。
“不会……绝对不可能!”白发青年难以置信。
即使进入了楚昊的肉身之中,仍然无法占据他身体的主动权。
哪怕有一缕横跨万古的不灭之力存在,也显得那般微不足道。
“在这个时代竟然还会有圣体出现!不!天道!你不应如此对吾!”白发青年厉声咆哮。
声音似真龙嘶吼,似神鼓怒锤。
震得楚昊灵魂都快崩碎了。
相较于楚昊,他倒是显得没那么“疯狂”。
于他而言,本来被王真丢弃不祥之山中,应是死路一条。
但天不绝他命,这瀚海汹涌般的金色光洋给他带来的无尽生机。
被摧残的丹田缓缓合拢,破碎的腹脏也融合成了一团,这是好的迹象!
楚昊万分欣喜。
清澈而明亮的眸子中闪着兴奋。
若不是无法猛烈动弹,他现在早就蹦跶数十米高了。
“你在乐什么?”
突然,白发青年侧身看向楚昊。
二人在万千道光华之海中对视。
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奇异感觉。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死到临头还不知大难已至?”白发青年眸光阴晴不定,但从那阴邪的面色上足以看出他现在很生气。
“你是谁?难道你是不祥之山的守护神?”楚昊猜测。
“呵,你所说的的守护神给我提鞋都不配!给我跪下!”青年幽深如古潭的眼眸射出杀光。
说话间混沌气弥漫。
一缕缕幽雾蕴含着侵蚀一切的力量。
仔细感应。
其中还有更多诡异的力量夹杂在了一起。
最终喷薄而出的气息唯有“不灭”可称。
声落,楚昊突然感觉到凌驾在诸天之上的可怕压力。
双膝不由一颤,毁灭性的念力压的他的腰部直接弯曲下去。
然而炽盛的金光翻腾的更加厉害了。
惊涛万重般聚集在丹田之上。
而后顺着他皮肤的毛孔以金色光点的模样分泌而出。
以此用于对抗白发青年这不善的举动。
“竟然还护佑住你了。吾已死,但绝不容忍荒古圣体的出现,你们都将为吾陪葬!”白发青年怒声吼道。
从话语中不难听出,他十分痛恨这种金色的体制。
应该是无数年前结下的仇怨。
以至于死后化为一种怨念,仍然没有化解。
楚昊目光清澈,从所未有的平静。
站在原地望着这名周身混沌气沸腾的男子,大脑不得不进行极致的运转。
他是谁?
这个青年莫非是什么老怪物?
楚昊心生疑惑,面对青年没有一丁点惧怕。
比起骇然,惊讶之后更多的是好奇。
他所站立的是何处?
不祥之山又是何地?
这个青年的身份?
楚昊百思不得其解,只是那不灭的力量永恒长存着,如一条条藤鞭挥舞而来,与蔓延出的朦胧金光做对抗。
“哼,就让汝自身自灭吧,吾倒是很乐意看到这一幕。”渐的,青年嘴角噙着一抹森然的笑容。
这和他那眉清目秀的脸庞有些冲突。
乍一看,的确比某些女子都要美上几分。
楚昊看久了都觉得迷离。
就在这时,成千上万道锁链从楚昊的丹田中射了出来。
这个过程极为之快,竟让那男子都没反应过来。
恍若长龙般将楚昊的四肢百骸全部贯穿。
同样封闭了青年所有的逃离出口,连他的魂儿都飞不出去。
仅片刻之后,金光澎湃,圣芒灿烂。
如沐浴的神焰一般熊熊燃烧在楚昊的体表。
“哦?这可不是汝垂死挣扎的原因和机会。”白发青年不急反笑。
内心太过自负了!
纵然被圣体击败多年,今日再次看到,依旧不认为对方是自己的克星或者危险。
“我竟然活了!”楚昊惊喜。
内视躯体,残破之体早已被修复。
甚至,还巩固了非同常人的肉身力量。
待多年后若成教主之位,一拳一座大山不是问题!
兴许是太过激动的缘故,楚昊压根儿就没搭理对方。
又或许是圣体气息护佑的太完全,几乎没有给到楚昊面临男子的恐惧感。
它就像一面保护盾牌般将楚昊护的严严实实。
一向高高在上的白发青年被忽视。
顿感怒火中烧,眼皮子暴跳。
那清秀的脸变得越发冷漠和僵硬了,好像一块铸铁或是水泥,在没有能使它熔化。
何曾受过这等感觉?
在记忆中他可是主宰众生生灵的存在。
今天竟被一个根本与凡人无异的男子给忽视了,这如何能忍?
“如果我将我的灵魂烙印强行刻入你的体内,会发生什么呢?”青年冷酷无比。
这是生前少有的记忆。
靠灵魂烙印杀人于无形之中,也是拿手招数之一。
可让人生不如死,魂飞魄散,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手寒多年,眼前这只实验的小白鼠正好用来练手!
白发青年眸光一凛,杵立在远方微微抬起手掌。
弹指间,掌心凝聚出一道紫色的符文。
上面刻着稀奇古怪的字体,染着一层又一层的绚烂光晕。
不知怎的,危险感倒是没有,美感竟是十足。
轰!
一声炸耳的响声传出。
古怪的符文渗透出无量光。
接着化为神虹朝着楚昊的肉身飞射过来。
一条长长的光尾显映出来,如流星划破长空。
这一击令圣体挥发出的气息无法抵抗。
直接跨过了这一道防线,直入楚昊的灵魂之中。
顿时,楚昊全身一颤,头晕目眩的他向后趔趄。
无疑,是灵魂受到了重创。
紫芒如潮,以极度迅猛之势在膨胀。
这道力量迫使刻印下了一道远古字符。
在楚昊的体内深处隐隐作祟。
不久后楚昊将会形神俱灭,肉身爆碎,灵魂破灭。
这种模样会连白骨都没得存在。
然后一切都烟消云散,就如无事发生一般。
栩栩如生的古怪字体泛着魔性的光泽。
这一幕也看在楚昊眼中。
他刚从地狱来到人间,没成想对方竟要对他赶尽杀绝,又再次将他送回了无底深渊……
“哈哈,多么美妙的模样,多少年都没看见了,折磨圣体乃是人生一大幸事!”白发青年开口,如魔怔了一般在原地大笑。
望着楚昊灵魂痛苦不堪的模样,他内心舒适到了极点,又道:‘吾的灵魂烙印是具有毁灭性的,虽与吾而言被称为不灭,但对付别人那可是毁天灭地的存在,还没有人敢在吾面前站立!”
话语中,句句透露着一种唯我独尊,威震天下的气概。
好像真的是无敌于天下,傲睨万物的造物主。
白发青年双手抱在胸前,饶有兴致的舔了舔嘴唇。
死后仍不得超生。
被封印在这座山无数年了,白发青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寄生的对象。
没成想,冤家路窄,对方身体里竟隐藏着圣体的血脉!
咚!
突然,一声巨响传了出来。
见状,白发青年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
原因倒是很简单。
刚说完就被打了脸。
那老脸儿打的,哎呀啪啪作响,可疼了。
楚昊一脸惊疑,不敢相信。
仅痛苦了片刻,灵魂便恢复了正常状态。
他非但没有魂飞魄散,反而还精神烁烁的站了起来。
紫色符文散发着微弱的光色,刻在丹田与基因的最深处。
凌驾于诸天之上的皇道法则就像被某种力量湮灭了似的。
根本无法挥发出应有的作用。
但它还存在,并没有被消除。
“这……不!怎么可能!想我不灭天皇的力量、灵魂烙印竟然对你没有致命性的打击!不!”白发青年勃然变色,满目惊骇的大吼起来。
这灵魂烙印具有毁灭性的打击。
然,刻印在楚昊体内,竟与他的肉身完全契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