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仙宇帝尊 > 第六章 重回天才的第一战

第六章 重回天才的第一战


  
山外,黎明已至。
朦胧的光彩洒满大地,仿佛为这片荒芜之地披上了一件祥和的外衣。
王真率领几名家族子弟在山外等待。
他们的面色皆不太正常。
“二公子,要不我们回去吧。”
“是啊……那小子肯定都死了。”
王家子弟哆嗦了下身子。
着实这一夜将他们吓得不轻。
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足以令王家人神经绷紧。
何况眼前不远处的“不祥之山”还弥漫着恐惧的白雾……
万月城外并不安全。
早些年多有传闻凶兽出没。
遇行人,则咬食无骨。
之后,便无人胆敢在半夜离开万月城。
这也是万月城每一个夜晚热闹的原因。
“死了?等那白雾散去,我必定要见他尸骨,否则无法向大哥交差!”王真蛮横道。
抱在胸前的双手鼓起了血管。
“这……”
王家子弟面面相觑。
伫立在原地不敢动弹。
一夜皆是如此,任由扑面的血风吹打。
如果不是为了生活,谁特么原因跟着王真“打天下”啊?
王家子弟面色极为难看,心中不停的叫苦。
几个时辰后,当一轮冉冉升起的烈日爆发出它的热量后,不祥之山表面的白雾终于缓缓散去。
它们向着天空蒸发,无端无辜消逝不见。
渐渐,山头的秃状显现了出来。
那里破败不堪,草根都未得见。
像是被某种强者一刀砍去了脑袋似的。
光滑平润的有些怪异。
王真双眸微眯,似笑非笑。
可以说表情的丰富展现,让他自认为要解开什么千年秘密了一般。
强压着内心的激动,等待着白雾散尽。
不祥之山说来也怪。
唯有朝日升起时,白雾才会随光而去。
当夜幕临近时,雾霭又会重新聚集。
王真向前踏了一步,挺起了胸膛,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
身后几名子弟瞪大了眼睛。
他们浑身冷汗淋漓。
胆儿再大也不敢面临不祥之山这个四处都弥漫着妖异气氛的鬼地。
万一从中窜出个什么恐怖的生灵,那可是死的连渣儿都不剩啊!
他们心中默默发誓,打死八辈子都不来了,靠近都不行。
时间一分一秒在流逝。
这对于王真等人乃是一种煎熬。
比较起这方,万月城倒是被掀起了一场不小的波澜。
天才楚昊沦落成阶下囚一事传遍了大街小巷。
众人无话不谈。
有人认为是姜家太过无情。
也有人觉得是楚昊太倒霉。
众说纷纭,而且传出的版本还不同。
楚昊处在风口浪尖上,自然会遭受不小的诋毁。
而王家大公子王阳,则成了全城最瞩目的对象。
他首先是向姜家提亲,随后高调宣扬与姜家之女的婚礼。
甚至一度将“玄阳教”这个西灵域无上大教的后台给摆了出来。
同一时间,王家的地位再上一层楼。
姜元天闻讯大喜。
家中长老亦表示答应。
毫无疑问,王家的提亲成功了。
“我弟王真已去一夜,怎还未回来?”王阳目光盯着城外,脸庞上的冷笑越发浓郁。
“禀大公子,二公子将楚昊丢入不祥之山中,此时正在外等待。”
顿时,有一老妪杵着拐杖回答道。
这些都是王阳的保护牌。
以防被人谋害,王家请来了无数有能之人。
“好!我弟真不愧深得我心,哈哈!就连我都没想到有这种方法!”王阳俊美的脸庞上带着一抹森然的笑容,异常殷红的舌头轻轻舔了舔嘴唇。
看上去如一匹饥饿的野狼似的。
若是在夜晚所见,定会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那个废材抢我未婚妻,必要将他碎尸万段才解恨!”王阳流溢出的面色里透着凛冽杀意。
楚昊的命,他收定了!
“走,我们出去看看。”
说完,王阳便带着数余名随从走出万月城。
……
“这……人去哪儿了?”
王真深感惊诧,一双明亮的眼眸不断的闪射出精光。
不祥之山的全貌显现了出来。
稀疏的杂草、废臭的土坑、光秃的峭壁。
所谓传言中的白骨都不见了踪影。
“二公子……他人呢?”
一个家族子弟几乎带着颤抖的声音说道。
环顾这座山坡,即使在白昼都令人全身汗毛倒竖。
烈日的暴晒却反而使得他们背脊一阵冰冷。
然而,对王真来说,他并不觉得害怕。
他神态上更多的是疑惑。
楚昊明明被他丢到了不祥之山里。
况且距离很近,无论是死还是活都应该有个迹象才对啊!
王真沉思片刻,凝眉而视。
双眸如电,不放过一点蛛丝马迹。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为何小山坡内的景象是这么空荡?
一滩滩白骨和满地的鲜血呢?
这和传闻说的明显不一。
“这废物要么是被白雾给融化了,要么就是逃走了。”王真给出猜测。
显然后者想法不切实际。
一个遍体鳞伤的人已没了修为,在地上都寸步难行,更遑论被丢进了不祥之山中。
给他十条命都不一定能逃得出去。
很快,王真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可话又说回来。
楚昊的尸首去哪儿了?
莫非山中有什么恐怖的存在将他的白骨都吞食掉了?
“你是在找我吗?”
充满自信的声音传出。
随后只见一道矫健的身影从半空中坠落而下。
此人乃楚昊。
他所受到的伤势已恢复原状。
力量也攀升到目前的极致。
可以说丹田的修复使他不再是一个废人。
反而借此机会鲤鱼跃龙门,跨越到了一条全新的道路上。
此时的实力虽比不上几月前的巅峰。
但相信不出半年的时间他将碾压自己所谓的“巅峰”状态。
“什么?!你……是谁?”
王真闻声顿的一闪。
接着看到楚昊的第一时间脸色大变。
不由自主的进入了战斗状态。
他身后的王家子弟吓得缩紧了身子,不停地朝后退,惨白了脸,唇不停地颤抖。
甚至连拔剑的勇气都没有了。
在他们看来,眼前这个少年早已死了,而现在出现无疑是阴魂索命。
“怎么?几个时辰不见就不认识我了?”楚昊微微一笑,全身透发出冰冷的杀机。
“你竟然没死……你身上的伤痊愈了!不可能!你绝对不是那个废物!”王真惊恐的大吼道。
当他将视线在楚昊体躯上扫量时才觉得惊悚。
将一个人破碎的丹田修复无异于天方夜谭。
或许是连万月城城主都做不到的事情。
眼前这个少年一定不是人!
他是鬼,或者说被某些诡异生物夺舍了!
对,一定是这样!
王真一边自我安慰,一边双腿侧开。
体内的脉轮连接着丹田缓缓转动。
汹涌的真元开始运转。
遍布周身的真气开始膨胀,王真要动手了。
“看你惊慌失措的模样,这还真是丢人啊。”楚昊眸光深邃,不急不慢的说道。
淡淡的望着王家人,一股股盎然杀机显露。
此时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全身都感到不自在。
或者说感受到了那股沉重而又暴虐的杀意。
眼前这个似笑非笑的男子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楚昊的笑容极为渗人,如同一尊死神在向着他们诡笑。
“哼,你个没用的废物竟敢口出狂言!既然你没死,那小爷我就送你归西!”
王真大喝了一声。
一句话说完,双腿猛地一震向前弹射。
右手蓄力出拳,身躯如若弹簧一般射向楚昊。
地面顿时受到压力,裂开了几条显眼的裂缝。
“给爷死!”
王真嘴角微微上翘,笑的肆意妄为。
转眼已临近身前,他仿佛已经看到楚昊被一拳洞穿脑袋的样子了。
然,楚昊并没有很怯弱。
正是这一幕,令王真心中多少有些没底。
楚昊镇定自若的在原地摩拳擦掌。
这看上去也没啥战斗的欲望啊?
砰!
片刻后,楚昊终于动了!
他的速度快捷如风,矫健如龙的身影向前飞射。
同时浑身垂落下一缕缕金光。
气息绝不虚淡。
强横至极的力量让虚空都为之嗡隆。
刹那,双方进行交击。
楚昊龙行虎步,威势滔天,动作麻利而又顺畅。
喷薄出的金色光气刺人眼眸。
远远观望,如若一团团金色的火焰在燃烧,令他整个人都无比璀璨。
王真莽力如牛,并不畏惧。
一脚高高跃起朝向楚昊踢去。
与此同时,楚昊也毫不手软,施展毕生绝学。
掌若刀片朝下横向劈砍而去。
一道金光闪现,似割裂了半空,无比的锋利,透发出的气息让人心悸。
铮!
铿!
一连串的火星子迸射而出。
溅射出红色的雨点,有些晃眼。
浩荡的掌气将王真的裤子被切碎,并继续向下深入。
本不出意外可切断王真的腿部。
这一掌劈砍下去,楚昊是寻机已久。
也是与白发青年合作后圣体觉醒以来的第一战。
然,却传出强烈的震动感。
双方短短交手十几个回合,强弱自见分晓。
在速度与力量上楚昊占据上风。
不过王真身上携带的东西却有些非凡特殊。
“哼,你也不过如此,废物始终是废物!”王真出言嘲讽。
原来王真的腿部镶嵌了黑金石护具。
那是刀枪不破,属于坚不可摧一类的高等材料。
本是用于防护作用,而如今却被王真用于进攻,看来他对自己的腿法是绝对的自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