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仙宇帝尊 > 第十四章 天阳宗的弟子

第十四章 天阳宗的弟子


  
他好似听到了什么动静,只不过在一瞬间便消失了。
恐惧猛地提升,背脊冷汗淋漓。
在这种环境下,饶是觉醒了体制的楚昊都耐不住。
巴不得早些离开这鬼地方。
“天皇哥,你听到什么声响了吗?”楚昊抿心自问。
他其实是在和不灭天皇对话。
在楚昊的认知里,不灭天皇就像是一块免死金牌一般。
有什么危险都可以询问这个傲娇的白发青年。
对话中可了解到,这天皇哥应该是上个纪元的人了。
他怎么还有一缕残魂?
这就不由得知了。
比起这个疑问,楚昊更想知道如何离开万兽山。
白发青年没有回应他,只是默默的在精神领域中打坐。
一缕缕精元缠绕着它的残魂向上漂浮,模样甚是神秘……
楚昊无语叹气。
回眸定睛一看,身后毫无异样。
应该是太过紧张的缘故。
那砰砰的心跳声,均匀的呼吸声,在静的诡谲的气氛下,异常清晰。
“算了,先下手为强。”楚昊搓了搓手掌,投出一道贪婪的目光。
真阳花弥漫着汪洋般旺盛的灵气。
闭眸体悟,会传来一种奇妙而不可说的感觉。
逐步靠近那方时,体内会犹如一股暖流淌在心头般。
浑身冰冷的体躯也盈满了暖意。
若是直接吞服而用,应能令楚昊在境界上再上一台阶。
不过这样使用完全是暴殄天物。
是一种浪费,作用性远不比炼成的丹药。
楚昊满脸享受,嘴角不自觉上扬。
身着褴褛衣衫的他在这种环境下露出了最纯真的笑容。
退一步来讲。
不是在万兽山这种危机四伏的地带。
楚昊定会选择挖坑在此修行,与真阳花作伴。
“可惜了,为了我的修行,得到你还是值得的。”楚昊嘀咕了一声。
说罢,便伸手抓向真阳花的根部。
动作麻溜儿的。
堪称眼疾手快,竟惊人的出现了残影!
笑话,我楚大公子干啥不行?
就单论手速没人比得上他,不然这十几年的单身都白过的?
眨眼间,真阳花失去了光色。
这一方当即黯淡了下来。
这种侵袭的黑暗令楚昊很不爽。
仿佛将光焰吞噬了一般,总会让人的神经紧绷起来。
“这花还能用吧?”楚昊将真眼花拿捏在手中,反复查看。
真阳花的形状很普遍,看似与普通的花朵并无区别。
也正是这类“类似”的存在,让不少修士吃了亏,上了当。
“嗯,纯种真阳花,我发了!”楚昊咧嘴一笑。
但察觉到环境的诡异后顿时闪身到了别处。
确认无误后,才将花塞入腰间的储物袋中。
嗖!
这时,黑暗中射出一支锋利的箭矢!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箭若猛龙。
可怕的冲击性让空气都凹陷了进去。
“嗯?”楚昊眸光深邃,平静而立。
他的面容上残留着兴奋的波动。
然,并未看出有任何惊慌之感。
以圣体觉醒之后的他怎感应不出危机降临?
只见楚昊轻咦一声,身若疾风刮过,陡然间与那箭矢拉开了距离。
“什么东西在后面偷袭你爷爷我?”楚昊刚一定身,便进行语言攻击。
箭矢射向黑暗深处,
淹没在了一汪碧海之中。
没有激起丝毫波澜。
话语一起,便说明了楚昊明知对方是人,而不是兽灵。
因为很简单。
每一只兽灵全身上下都会散发令人族反感作呕的嗜血味。
但这一次不似往常,对方竟是人族!
“小弟弟,你竟然躲过了?看来动作很敏捷嘛 !”
前方,四道矫健的身影自黑暗中显出。
他们一身白衣如雪,个个神采飞扬,眉宇间透露出一种跋扈与高傲。
尤其是面对楚昊时。
那种语气明显带有揶揄性。
显然,这四人并不认为楚昊能躲过去。
而是被一击洞穿至死。
“哈哈,小弟弟一人在万兽山,不怕折了命?”为首那相貌不凡的男子笑道。
此人名为吴平,是四人中戾气最为浓重的。
“你们是谁?看这么下三滥的手段,莫非是嗜血殿的人?”楚昊面色一沉,声音也随之沉重起来。
“嗜血殿?哈哈,小弟弟你懂得还不少嘛!不过我们可不是嗜血殿的人,而是天阳宗的弟子!”
最右侧的男子回应道。
说起天阳宗,那可是叫一个自豪啊!
“哦?是天阳宗。”楚昊双眸一眯,不禁陷入沉思。
天阳宗。
其名在诸天的西灵域可算的上是赫赫有名。
但放眼整个诸天,此宗倒也只是冰山一角。
毕竟。
类似的势力门派太多了,个个都不是善茬。
没有稳固的根基,不出意外,百年之内,定会被灭门。
楚昊怔了一怔,定然是听闻过“天阳宗”。
那是一个横跨千年的大宗门。
其底蕴不是他能够想象的。
最起码在西灵域是横着走的存在。
没人敢正面招惹他们,可谓是西灵一霸。
很快,楚昊回神,目光在四人身上反复打量。
那腰间的令牌有着天阳宗独特的符文烙印。
应该不会有错,他们的身份可以确认。
见楚昊发愣,吴平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道:“唉,小弟弟,我们也不想为难你!这样吧,将你手中的东西交来,就勉强饶你离去吧!”说完,便叹息了一声。
话语中的傲然毕露。
一种高贵感油然而生。
“我明白了。”楚昊顿然大悟,随后噙出一抹幽笑。
“你笑什么?不会脑子吓傻了吧?”
天阳宗弟子双手抱于胸前。
个个一脸不屑的打量了一眼楚昊这犹如乞丐般的装扮。
这种被人打量的感觉,真的很不舒服。
好像你就是一个稀奇古怪的物品。
而吴平的等人则是在鉴赏这件物品到底值多少价钱。
“这真阳花和你等并无关系,有何资格令我交出真阳花?”楚昊面带笑容道。
他的神态很沉静。
一双清澈的眸子中没有闪现出一丝慌乱。
“哦?那我花三块灵石买下你的真阳花如何?这价格可算是到位了!”吴平拿出筹码,嘴角上扬起一个森然的笑容。
显然,这筹码是一种欺骗!
作为一个曾经的“天才”,若是连真阳花的价值都不知晓,那真的是有愧于“天才”之称了。
“三块?你在打发乞丐吗?”楚昊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
说到这儿,楚昊脸上的冷笑戛然而止。
可以看出,他有些愤怒了。
凝目望着几人那轻蔑的表情,他内心的烈火便越烧越旺。
因为这种表情会令他脑海中不由自主想起王家等人。
这群人都是一类人!都是罪人!
“乞丐?!我认为你连乞丐都不如,吴平师兄三块灵石买你的真阳花是看得起你,是抬举你,别给脸不要脸!”
“是啊!我们可是天阳宗的弟子。”
几个青年的言行太过骄横与傲慢。
你一言我一句,打心底里看不起眼前这个浑身泥泞不堪的男子。
说罢,吴平将三块灵石抛出,并以命令的口吻道:“来吧,来捡起灵石,否则我将动用真术,到时你可是插上翅膀也都飞不出去!”
叮当。
铿当。
湛蓝色的石头参差不齐。
从表面上看却光滑如玉,如羊脂玉般晶莹。
“怎么?憋不住了?”楚昊冷声道,神态中顿时显露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凄厉与冷酷。
接着,他看了一眼吴平。
这个人的修为应该是四人中最强的一位。
楚昊琢磨了一下。
若是率先击败了他,其余几个都会俯首称臣。
“小弟弟,我劝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吴平闻言变色,顿时感觉受到了羞辱。
下一刻,吴平侧身看向最右侧的男子,也是最为拍马屁的一位,道:“小五,上去给他点颜色瞧瞧。”
“是!师兄!”小五抱拳一礼。
那嚎的叫一个兴奋啊!
终于能在师兄面前表现自己了!
之前的拍马屁也都充满了意义。
话落,其余三人纷纷逼退。
他们的表情都带着一抹不可言喻的嘲讽。
转身,小五满脸通红几欲滴血,好像一头暴怒的狮子。
率先发动了攻击,两脚一跳蹦了起来,面目扭曲形如拼命。
“出剑!看我天阳宗弟子的剑法!”小五扯着嗓子嚎了一声。
铮!
一剑破空突刺而出。
漆黑的林中,一道凌厉的白光乍现。
顿时,一阵似波浪般的剑风扬起。
此风骇人无比,锋利度惊人。
刮破附近植被的叶片,无数绿叶簌簌而落。
而未落地,又被斩成了碎片。
“那就拿你来练练手吧!”楚昊虎躯一震,迅速运转起体内的脉轮。
连接丹田的口子被无限放大。
也在电光火石之间,经脉猛地膨胀。
接着,一抹神圣的金色光焰燃烧了起来。
那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力量,乃是圣体的本源之力。
透过楚昊浑身毛孔弥漫而出,远远望去,像极了一轮天日爆出,其光令人难以睁开双眼。
轰!
楚昊手捏金色拳印,对准那剑芒隔空拍去。
“哈哈!竟然徒手与我斩出的剑芒对攻?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小五笑讽道。
然,上一秒他还很笑的很张扬,下一秒笑容便凝固了。
那一方,爆出雷震之音。
只见那剑芒在接触到拳头上时,便被一股高压力量当场抹灭于无形之中。
甚至都不可能对楚昊的皮肤表层造成任何一丝伤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