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仙宇帝尊 > 第十八章 天毒蝎

第十八章 天毒蝎


  
万兽山,日月无光,久无生气,恐怖而阴森。
尤其是夹杂在薄雾中的血腥气总是那般浓郁。
群山万壑之间,兽灵的咆哮声震颤天穹。
兽潮虽平息了,但任何一点波动都会导致它们陷入其中。
一是为了捕食,二是为了地位。
兽灵亦有修炼之心,久可为人。
因此万兽山经常被冠上了光怪陆离,玄妙难测的称号。
楚昊这方的打斗惊动了不少周遭的生灵。
很快,四面八方传来了轰鸣声。
不用想,定是一群庞然大物猛踏地面的景象。
这一方。
“偷袭!卑鄙的伎俩!”楚昊横眉怒目,将二人从手臂上甩出。
血流滴答的心脏被分裂成了无数块儿。
他一向这般杀伐果断。
也并非无情杀人狂魔。
再回身,吴平早已逃之夭夭。
恐惧的他每跑几十米便会回头一看。
他不确定楚昊这个小魔头有没有追上去。
楚昊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擦拭了一下脸颊上的血液,收敛起了自身的人族气息,准确来说是圣体的力量。
那耀目的金光在转瞬间便暗淡了下去。
阴暗而潮湿的丛林再度恢复伸手不见五指的状态。
楚昊没有去追杀吴平。
万兽山对他而言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
鬼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所以在能活命的前提条件下,他选择继续寻找出山之路。
随着时间流逝,他反而适应了这种黑暗中行走的感觉。
加上不灭呼吸法, 他惊喜的发现这种暗杀技堪称绝配。
无论对方是否高他一阶,定是一场绝杀,
轰隆隆!
地面碎石乱溅,木林坍倒破裂。
一片片满目疮痍的烂土显现了出来。
天穹上那惨白无力的月光总算照射而入。
远远观望,尽显其地势中的苍凉、嗜血与暴戮。
“这是……”楚昊面露讶色。
他误打误撞中来到了一片某兽群大战后的场地里。
此处埋葬着成百上千的兽族尸体与残骸。
没有一块儿白骨。
鲜血染红了大地。
空气中那分泌的令人作呕的血臭味极为浓烈。
景象震人心魂,应是刚战后不久。
楚昊黯然不语,环顾一眼四周后望了望天空。
不知在万兽山中呆了多少时日,他总算看到了一轮冉冉升起的弯月。
楚昊笑了,笑的却有些悲凉。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从阎王殿门口踏足又离开。
无数日与危机作伴,至少不会孤独。
一缕缕星辉从半空中撒落,覆盖在楚昊那染血的肉躯之上,为其增添一抹少有的和祥与晶莹。
嗖嗖……
沙沙……
“诶?啥玩意儿?”楚昊眨了眨眼,顿的回身。
无论情绪如何,他的警惕感始终不减。
除非彻底离开万兽山,楚昊才会真正的放松内心。
然,在这里,绝不可能大意!
四周皆寂,静的有些不太正常。
让人身子在细思极恐般的情绪下凉了一大截。
一段又一段的沙沙之声传来,好像是有类似蛇类生物在俯地而行。
想到这儿,楚昊不由打了个寒颤。
他嘴角微微一扯,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别特么又是黑魔蚺,那要是在这儿遇到黑魔蚺,又没有霹雳虎的“帮助”,那可真得唱首凉凉了”楚昊心中骂道。
轰!
突然,几十米开外的地面被炸开。
土崩瓦解,飞沙走石。
蜘蛛网般的裂缝开始朝着四面八方龟裂。
接着两道黑影一前一后从中闪出。
楚昊眸光一闪,自是晓得其中厉害。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当他侧身就要拼命逃窜时,却听到了一个熟悉而讨打的声音。
“喂喂喂!道友,止步,救我一救!”
“人?”
楚昊闻声,当即定身。
在万兽山能结识伙伴那再好不过了。
若是说话者吴平,楚昊会一拳将他送入黄泉。
但若是其他人,说什么都要救上一救。
至少有伴儿总比单打独斗强,这一点儿他倒是领悟的很透彻。
楚昊浑身爆发出无量神光,双臂的真气顿的喷涌而出,逐步拉开圣体的架势。
别说这一拳干下去还没几个同阶段修士可以接住。
他自己也很清楚,此时的肉身远非几月前的自己可以相比。
“诶?!竟然是你!”
楚昊眉头一簇,脸色顿的一变,当场就要拍拍屁股走人。
只见那方,一匹直立行走的马驹正拼命摆动双臂搁哪儿跑呢。
那花裤衩一摇一摆的,姿态颇是逗乐。
万分严肃,性命相关的场合。
楚昊竟有种想要捂嘴大笑的举动。
然而一想起它当时撂下自己跑的行为,楚昊顿的就不乐意了。
“哎呀,道友快助我!”驹王扯着嗓子大吼道。
在它身后,有一只通体呈紫蓝色的毒蝎正杀气滔天的追杀着它。
这只毒蝎浑身都布满了剧毒的鳞片。
鳞片漆黑如墨,仔细看,那好似甲胄般的表面肉壳缝隙处溢出了一条条毒液。
皎洁的月光如一面轻纱盖在上方,看上去竟有些瑰丽……
此兽为天毒蝎,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其实力不亚于一只成年的霹雳虎。
毒蝎全身上下每一处都是攻防兼备。
让人最瞩目的是那两只足以蕴含夹断一切的巨钳,咋看都像是螃蟹和蝎子的结合体。
“卧槽!!你特么的招惹的啥玩意儿!”楚昊面色大变,额头满黑线乱窜。
看到那可怕生物时,楚昊全身的金光若枯萎的花朵般瞬间凋零。
什么战意,什么救马,全都滚犊子!
轰隆隆。
地面在疯狂摇颤。
天毒蝎追杀的过程中喷出骇人的毒雾。
嗅者心肺瞬止,连呼吸都不能做到,就更不可能冷静下来运行丹田之气了。
可以说天毒蝎十分克制修士。
不知多少修士死在了它那恐怖的蝎尾上。
若非楚昊定力强大,早就被甩的晕头转向了。
好似他们站在的不是平地上,而是在一个苏醒了的远古生物的脊背上。
楚昊吞咽了口唾沫,压根儿就顾及不了“救马了”。
唯有一个念头,那就是TM跑啊!
驹王的蹄子踩的泥土碎裂,跑的那叫一个没心没肺。
没想到这匹口吐人言的马驹子用尽九牛二虎之力的原因竟是逃跑……
哒哒哒……
它的速度很快,追上楚昊后,一人一马被迫并肩而行。
从宽阔的“战场”再次脱离进入暗无天日的丛林中。
两道身影无比麻溜儿,身后那天毒蝎更是紧追不舍。
它非常的愤怒,非要杀了那驹王不可。
搞得好像是驹王给这厮带了绿帽儿一样。
楚昊嘛,算个下酒菜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