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仙宇帝尊 > 第二十四章 驹王带路

第二十四章 驹王带路


  
清晨,和曦的阳光洒满万兽山。
个个阴暗的角落透发着枯败之气。
虽能给予一丝寥寥生机,但很快便会被那无尽嗜血之气所吞噬。
楚昊与驹王,一人一兽,小心翼翼的在一处光滑剔透的峭壁边儿潜行。
他们境界不足,无法踏空而行,顶破了大天也只能高跃。
“我说你到底认不认识路啊?走这儿真能出去?”楚昊斜睨了一眼驹王,总觉得这死马不太靠谱。
视角俯视而下。
无底深渊里掺杂着漫漫云海。
灰白色的雾气在翻腾,好似一条甩尾的巨龙,其景象震撼人心。
看久了还会有一种失魂感。
好像自己也会被吸入其中。
至此,楚昊抖了一个冷颤,急忙收眸,将目光放在脚下的“路”上。
前方长满了高约一丈的杂草,堆积了数之不尽的枯枝,遮挡了整座山崖的退路。
突兀、高耸。
楚昊不禁内心暗惊。
这山非同一般,陡的令人心悸!
侧面望去,好像用刀劈斧削的一般!
若是不慎跌落而下,定会成为一滩模糊的血肉。
况且也不知下方有些什么诡异的生物。
所以这条路难行坎坷,和危险性命挂钩。
“啦……哼……咦……”
驹王大幅度甩动手臂,走的很张扬。
这厮竟在这种严肃紧张的环境下哼起歌儿来了?
他好像已经习以为常,这条路睁眼闭眼都能行走。
楚昊表情古怪,实在看不下去了,道:“喂喂,到底有没有谱儿啊?这怎么可能离开万兽山?”
“你这人还怪咧!世人都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难怪你走不出去!”驹王谈笑反驳道。
听这货的语气没一点儿正经的感觉。
句句皆是玩笑话,真假难辨!
楚昊叹了口气,继续缓步而行。
一缕日辉似神圣大衣一般,披在了他的身上。
其略带血迹的背影沧桑而落寞。
若不是迷失于万兽山之中,他才不会沦落到要向一只只会忽悠人还会惹麻烦的马驹子问路。
这不,就被驹王牵着鼻子走了吧。
“嘿嘿,小年轻,还跟爷斗?”驹王暗自腹诽,乐的不行。
它的马蹄子踏的很响,空灵的脚步声回荡在山腰之间,如同两根铁棒之间在相互打击。
楚昊心烦意乱,面色凝重。
修士很难在这里静下来。
况且楚昊这个人警戒心很强,绝对不可能完全相信驹王的话。
尽量走一步看一步。
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相信驹王,有可能为此沉入谷底,付出惨痛代价。
不相信驹王,定会迷失万兽山许久,危险性大幅度提升。
这两个选择都与死亡沾边儿,楚昊选择了前者。
“来,从这儿跳下去。”
良久,驹王驻足并开口。
他定身在了半山腰的一处多余的断崖上。
这方高有数十丈,百米开外望去,那圆溜溜的像擎天一柱,直插浩渺苍穹。
咋看都像是撑天的神柱。
一股股威霸之气气凸显无疑。
驹王站在两块陡直的石壁中间。
往下看往前望依旧是白茫茫的一片云雾。
“不是吧?你让我跳下去?”楚昊脸色微变,发出了质疑声。
“嗯,从理论上来说,这条路直通万兽山之外!”驹王用马蹄子搓捏着下巴,说的很肯定。
话落,楚昊嘴唇微启,却没有动弹,并警惕的环顾了一周的地势。
他对这匹直立行走的马驹子所言将信将疑。
脚下危岩处处,有一触即坠之势。
贴着的雾海峭壁,被潮汐之气啃噬出一道陷沟,微弱的阳光下便显现无遗。
“呼!”
楚昊深吸了一口气,旋即立刻闭合嘴唇。
因为这不吸不要紧,一吸满嘴都是冰冷的寒气。
好像嘴里被硬塞了一块极冰似的。
“跳下去必死无疑!”楚昊说的很决绝。
说话间,看驹王的眼神也有些凌厉了,他认为这匹马欺骗了自己。
“诶,道友,你想错了,是顺着这套藤蔓跳下去!”驹王急忙解释了一番,并主动动身为楚昊演示。
这还差不多!
我楚大公子岂是炮灰的开路人?
要想送命儿也是忽悠别人当炮灰啊!
“芜湖!”
言毕,驹王怪叫了一声。
只见它身形一斜,尾巴大翘,勾着那看似脆弱的青绿色藤蔓滑行了下去。
几乎是眨眼间,便没入云海之中不可见……
楚昊眉头微微一蹙,满脸的惊疑之色。
这还真是大开眼界,玩儿的花样倒是挺秀的。
“喂!道友快下来啊!”
山谷谷底传来了驹王的人言声。
这厮心地还忒“善良”。
不知从哪儿搬了一块石头垫在偏少荆棘的藤蔓上,生怕楚昊滑过头了摔个倒栽宗。
“呀!还真没事儿?”楚昊觉得难以置信。
他无法窥探最下方的情况,因为半途中的雾霭将楚昊的视线死死堵住。
你能做的就是以身试法。
眼睛这个感官在万兽山中总是最无用的一种,除非是异瞳。
呼!
楚昊犹豫片刻后做出选择,一鼓作气的跳跃而下。
他与驹王的举动不同。
楚昊时独自用右手死死拉扯着藤蔓的顶端,旋即注入真气,扯断了一条长满荆棘的藤蔓。
接着,似荡秋千般向下甩动而去。
幅度极大,冲击性也很猛烈。
他在掉落的过程中舞动青绿色的长鞭,精准的勾在了一块尖锐的石块儿上,以此来回荡漾。
一股股刺骨的寒风拍打在他的面庞上。
那抽的比大嘴巴子还带劲儿呢。
这时,楚昊已融入了山谷境内。
他在滑行间可清晰的看见谷内的情景。
那里寂冷而险峻,似峡谷一般幽邃无匹。
绵长数百里,道路崎岖难行。
黑色的泥浆与青苔化为一团团臭泥,沾满了山谷的每一处。
驹王一脸疑惑的抬眸望着楚昊。
这小子在干啥呢?
没看出来玩心挺重啊!
学别人人猿泰山也不是这个玩法啊!
这时就连驹王都搞不明白了,这小子比他还要古怪啊!
扑通!
楚昊确认无危险后平稳落地。
双脚踩在泥浆上没有激起丝毫涟漪。
“这里太幽寂了,有一种被困在这里的感觉,很是孤独。”楚昊感慨了一番
幽闭感与孤独感接踵而至,像是脱离了人世间,陷入了无尽苦海之中。
驹王一副洒脱的姿态走在前方。
此路虽有些阴森可怖,但对它而言已是轻车熟路。
至少,他没有表现出一丁点谨慎的模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