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仙宇帝尊 > 第二十六章 宫殿还是墓室?

第二十六章 宫殿还是墓室?


  
抬眸微望,下意识的朝着黑暗所笼罩的建筑物扫去。
这一副副活化石般的场景令人大开眼界!
楚昊着实被惊呆了。
活了这么大,还头一次遇到这等怪事。
估计谁都不曾想到,在万兽山的某一座山下隐藏着一个幽邃的峡谷。
而偏偏在峡谷之下竟还有石穴所封印的一座古殿!
驹王很得志,就差点儿发声大笑了。
那嘴脸扬的前所未有之高。
挪动脚步,向前迈去。
哒哒哒……
空静的脚步声在这片地下宫殿内反复回荡。
静的有些诡谲。
“这殿是怎么修的?太大了!”楚昊轻声问道,仍不敢相信。
殿内的建筑物在年代上来说已十分久远。
随意的瞟一眼都会相信眼前的一切绝不下五百年的历史。
“哇这是至宝啊!”
驹王一惊一乍,乐的嘴角都快开花了。
他搓了搓马蹄子,情绪颇是激动。
楚昊闻声看去。
原来让驹王这么兴奋的原因是一块长条形的美玉。
这块约莫食指般长的玉石存与黑暗之中。
隐匿了其应有的光彩与色泽。
不过常人的眼力界儿亦能看出,此物确实不凡!
精美而华丽,若是收藏下来,日后定能恢复数百年前的价值。
“嘿嘿,这玉是我的,别跟我抢!”驹王愣了一刻,而后忽然扑向了美玉。
驹王瞟了一眼楚昊,生怕楚昊将东西抢走一样。
那小眼神儿颇是警惕。
方才一路都不见得有这么戒备的一刻。
“你拿吧,我倒是没多大兴趣,能离开万兽山就不错了。”楚昊满不在乎道。
他那深邃而睿智的眼眸不断射出精光。
反复在殿内打量无数遍。
可以说,楚昊的心思百分之九十五都放在殿内。
兴许是太过死寂与常年无光的缘故,致使一缕缕浓重的阴气从各大建筑物上透发而出,相当的诡异!
且,饶是觉醒了体质的楚昊都很抵触。
置身于殿内,不免生出一种异样感。
仿若隔世轮回一般,时间都要凝固了。
“嘶,这殿的范围覆盖太广,容易迷路。”楚昊倒吸一口凉气,心跳开始加速了。
环顾四周,光不同的殿口就分为数十条大路。
其中多有奇形怪状的岩石遮盖视野,并隔绝了道路。
“不对,这是……”
楚昊向前走了几步,见到那东西后脸色骤然一变。
没错!
他发现了一些类似墓碑状的石块,横七竖八的矗立在地面上殿的各个角落。
说好听点这是一座腐败的大殿。
说难听点则是一座存于上千年的坟墓!
“臭马!别拿了!这里很危险!”楚昊回身喝道。
那匹马驹子却不以为然,还用一块布料擦拭了一下美玉,不屑的回应道:“哼,我才不上你得当呢,不会给你机会的!”
“你有了解过这座大殿的来历吗?”
楚昊眉头一皱,眉心里就好像有一只可怕的手指印。
“这不用你说,自然是藏宝之地。”
“藏宝?你确定是那些墓碑是至宝?”楚昊沉声道,手指指向一块块死气极重的墓碑。
此时此刻,驹王的面庞上显现出了一丝不耐烦。
然,它依旧顺着楚昊手指的方向看去。
当看到黑暗中屹立的石碑时,驹王大惊失色。
喀嚓!
当!
手中的玉石滑落,啪的一下摔在地上,立刻粉碎成了绿墨色的齑粉。
二人的心头升起了一个细思极恐的念头。
不出意外的话,他们进入的石穴并非至宝之地,而恰恰进入了一座中心区域的墓室!
“我们快出去!”楚昊面色凝重,回身就要走。
驹王扑爬跟斗的翻了起来。
它的马脸上没有了刚才的喜悦与兴奋,反而被一种恐惧所代替。
饶是它这只兽灵都耐不住这种可怖的念头。
就在他们想要逃离时,更加诡异与恐怖的事情降临了。
“怎么可能?!”
“路路路……路呢?”
一人一马瞬间傻眼儿。
定身在原地如若室内墓碑一般无法动弹,仿佛浑身上下都凝成了一块冰雕。
他们一路直行仅数十米,但当回身之时,背后那条通往穴道里的路早已乾坤大变。
“糟了,出口被封死了。”楚昊脸色难看,自知事态严重。
眼前不再是那石门,而是一面面坚不可摧灰黑色巨墙。
在这一刻,楚昊与驹王感受到了幽闭与孤寂带来的可怕。
好若时光流逝,下一秒已沧海桑田。
一切的变化都是悄无声息的。
“那……该如何?”驹王看向楚昊,它也没了办法。
“又被你忽悠了,我想揍死你Y的!”
楚昊嘴角一撇,看这匹臭马的眼神儿中都带着嫌弃。
滴答。
滴答……
墓穴内不断的传出水滴滴落的声音,拍打在光滑的石壁上。
楚昊追声望去,本想以此顺藤摸瓜寻到滴水的源头冲出去。
但,不曾想。
那里只是一个木制的接水工具。
过了上百年,依旧滴落着不被岁月所侵蚀的纯净值水。
一块块墓碑的上方正是大殿的入口。
那里四周都被高大的怪石给包围的风雨不透。
在外侧还镶嵌了与众不同的龙形雕像。
石像栩栩如生,非常的逼真。
尤其是那双眼睛,就像是真龙在世一般,威霸之气尽透而出。
“我说,你不是有地图吗?顺着地图走。”楚昊提起建议。
“诶?我咋就没想起来咧!”驹王恍然,这才拍了下脑袋,露出了淡笑。
一人一马就这般寻到了生的“希望”。
他们小心翼翼的前进着。
身姿几乎是半蹲的模样。
每走一步路都很谨慎。
墓穴之中机关千万,一着不慎死的连渣都不剩。
“一共十条路,走哪里?”楚昊斜睨了一眼驹王。
“嗯,让我驹王瞅一下,好歹我也是马驹、龙马一类的王!”驹王咧嘴一笑,这时还不忘吹嘘自己。
楚昊没有搭理他,将目光放在了阴暗的地图上。
而回应驹王的则是一个不屑的白眼儿。
虽然与这匹臭马的相处时间不长,但这点儿时间已经足够了!
已经可以证明这玩意儿就不会干靠谱的事儿。
还把我楚大公子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至此,楚昊总结出了一句话。
大事小事儿听驹王说,小命儿都要蹉跎。(方言蹉跎,丢掉失去的意思。)
重事轻事儿听驹王吹,内裤儿都要飞。
……
“诶那啥,应该是走第二条路?”驹王扣了扣脑袋,十分的尴尬。
那一身柔软而晶莹的毛发向后散乱。
好似龙与马结合的脑袋微微一侧,瞟了一眼楚昊。
啥意思咧?
当然是将决定权交给我楚大公子来决定。
“你特么问我啊?”楚昊忍不住爆粗口,着实被这驹王憋得没法了。
“大概……可能……也许吧……”驹王咧了咧嘴,面色似笑非笑。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出。
一块无情巨石般的拳头砸在了驹王的脑袋瓜儿上。
当场红肿出了一坨尖锐似小山的包。
“哎哟!痛死我了。”驹王怪叫一声,委屈巴巴的坐下。
楚昊沉了一口气,将羊皮卷捏在了手中。
此地不宜久留,应早些离开才是。
说到底,他根本不觊觎这里所谓的“至宝”。
此时此刻,仅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活命。
别看荒古圣体号称无敌,万年一例的,楚昊一点儿都没有膨胀。
那也是大成圣体才可称无敌。
现在的自己就如蝼蚁一般,至少力量显得在这沉寂上千年的墓室面前微不足道。
“不对,前面有十条路,地图上却只有七条,糟糕了。”楚昊嘀咕了一声。
紧缩的眉宇呈“八”字形。
他用手托着下巴陷入沉思之中。
当认真思忖时,楚昊那一双亮若星辰的眼眸深处便如一汪星潭般不可见底,似隐藏了无数符号一般。
“你的意思是我的地图是错的?”驹王意识到事情严重了,也严肃了起来。
“不……刚才你也看到了,出路被封死了,这墓室内或许大有乾坤,至少是我们无法窥破的。”楚昊说出猜测,答案也八九不离十。
话落半秒不到,怪异的事情发生了。
一阵刺鼻的气息从各个方位传来。
这种味道顿时让楚昊与驹王进入了备战状态。
“好臭!是一种很浓郁的腐臭味,就像是肉质腐烂了的味道。”楚昊心头微微一惊。
不早也不晚,偏偏在这时弥漫出恶臭,显然不正常!
楚昊捏着鼻子,体内真元似惊涛般涌起。
这种情况下,他随时都能汇聚体内的力量发动拳气。
“看来,是有一场恶战要打了。”驹王深呼吸,说完便轻轻弹指。
受到力量催动,只见驹王的花裤衩中飞出一把锋锐的宝剑来。
此剑凌厉霸绝,劈的虚空颤栗。
楚昊侧眸瞄了一眼。
这剑不正是几日前他给自己的“诛仙剑”吗?
难不成这把剑还有备用的?
看到这儿楚昊忍不住想要吐槽。
你特么的说的豪华高端上档次的“诛仙剑”就搁这儿量产呢?
“气息最浓郁的地方,是从那里传来的!”驹王凝眉,举起宝剑对准了一块坟墓。
喀嚓。
咣当!
一块块墓碑被顶了起来。
那是一群体型庞大的死亡体。
直立而起,且皆不是活物,亦不是生灵。
只见一道道虚影带着浓重的戾气从土壤中翻出。
当它们脱离坟墓的那一刻,整座墓室内的死亡之气骤增数倍,嗅到鼻腔里都快要窒息而亡了!
“不好!是尸傀!”驹王惊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