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仙宇帝尊 > 第二十七章 尸傀

第二十七章 尸傀


  
砰。
层层土浪溅射开来。
难以言喻的骇人冲击力将石碑掀飞了出去。
驹王久历四方,自是明白这些生物的来历。
它们是一群以“杀戮”与“嗜血”冠名的行尸走肉。
不存在任何神识,世人称之为“尸傀”。
简单而言,好似一个人被炼制成了傀儡,却又多了生前的戾气与死后浓重的诡气。
驹王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对于眼前这些东西,它再清楚不过了。
不仅是在书籍中的记载,还是亲眼所见皆不是头一次了。
“什么是尸傀?”楚昊问道。
说话间,掌指喷薄出缕缕圣光。
看上去犹如飘扬的彩带一般,极为夺目绚烂。
圣躯的本色光泽是这方的长明灯,照亮了一大片区域。
借着楚昊那略显晃眼的金色光泽来看。
整座大墓都被灰黑色的墓碑所充斥,俨然成为了一个尸潮的包围圈!
“尸傀说简单点就是生前战气极重的人死后再次被利用炼制成了尸傀儡,然后埋葬数年的时间等它发酵,这是一种可怕的邪术!”驹王无比慎重道,心中也是很震惊。
楚昊似懂非懂的点头,手捏璀璨拳印,随时可爆发攻势。
听起来这事态糟糕到了极点。
搞不好他们两个都会沦为这些尸傀的“下酒菜”。
“快屏住呼吸!这些气息有问题!”
驹王猛然一惊,急忙大声叫到。
死气太过浓郁了!
乌烟瘴气的墓室里血腥度十足。
气息从这一群双眸空洞染血的尸傀身上爆涌而出。
若是活灵长久吸食这些气息,连体内的真气都会悄然溃散。
至于这其中的原理,此时的楚昊与驹王二人不由得知。
咣当。
尸傀们抬头将僵硬的躯体扭动起来,对准了楚昊的方向。
它们个个着装黑色的甲胄。
盔甲早已破败不堪。
但埋藏了无数年后,竟泛着一种紫色的光泽,颇是魔性。
这些尸傀佩戴着各种腥红的刀剑。
将目光投去面部,楚昊与驹王内心都骇了一跳。
估计以后睡觉都得做噩梦了!
尸傀的脸骨爆凸了出来,仅有少量的皮肉在表面。
还有一双无主的眸闪射着暴虐之光。
全身杀气沸腾,看得人胆战心惊。
嗖!
一支染血的冷箭从斜上方射来,
“小心!”驹王喝了一声,变得从所未有的专注。
楚昊自是晓得,只催动拳气对准那支箭矢轰去。
驹王此次亦没有逃跑,而是露出了英勇的一面。
当然,这厮搁这儿也没处跑去……
只见驹王勇猛如将,蹄提长剑劈砍而去。
剑意嗡鸣,锐刃抖颤。
只一道剑光便结合楚昊的拳气将那暗器击碎,从而化险为夷。
旋即一阵气浪陡然弥漫开来,楚昊回身而动,发动了攻击。
他要杀出一条血路。
而眼前那十条路也只能听天由命,选择了第一条。
圣体之躯对于危机的感应亦大幅度加强,给到了他充足的反应时间。
前提是这仅限于同阶之内。
咚!
墓穴内的尸傀越聚越多,情况变得万分焦急。
无数死气汹涌而来。
各大小与众不同的尸傀破空而至。
多数手持枯骨之拳杀向楚昊与驹王这一人一马。
刺鼻的血腥气随风而动,这方顿时凌乱了起来。
“杀……”
“擅自闯入者,杀无赦。”
“斩下他们的头颅。”
这时,这群毫无精神意念的尸傀竟开口说话了。
楚昊与驹王远远对视一眼。
本想找对方帮忙,不曾想楚昊与驹王都面临着铺天盖地之势的“尸傀之海”。
尸傀多的离谱,一眼望去已看不见大殿的支柱了。
“草!死了都还不安生?”
驹王气急败坏。
一边破口大骂道,一边挥动长剑。
抹抹长虹如高手般雪亮,砍下了无数尸傀的脑袋。
一阵剑浪侵袭而过。
这景象看的人是触目惊心。
一排尸傀鲜血爆溅,身首分离,断头躺下。
“杀!”楚昊冷叱一声。
他的躯体臂膀开始发光发热,皆染上了神圣的火焰,力量也在沸腾中向上攀升。
这是一种聚灵的方式。
催动体内真元,使其暴涨起来。
楚昊唯一自学的真术乱兽法也开始实行。
“嗷呜!”
一匹沐浴着璀璨神焰的猎狼被拳气凝化而出。
楚昊微微咬牙,猛地一甩臂膀。
只见那匹体型庞大的狼王一口便将数十只尸傀吞入了腹中。
然,终究胜不得那些死气。
这一式很快便被死气所侵蚀,最后随着一缕血风而消散。
楚昊屏住呼吸,运用不灭天皇的不灭呼吸法。
至少自身不能被侵蚀。
否则连活命的机会与希望都没有了。
“不灭天皇!快来助我!”
楚昊在精神领域中大喊。
可惜,那白发青年闭眸沉意,坐如金钟,脸色如同秋波般平静。
就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继续沉浸在冥想状态中。
“唉!难道天皇都是这样的?干脆改名叫狗皇好了,这词儿比较适合那些自称天皇的人……”
楚昊内心腹诽。
没有真正的说出来,万一被这白发青年揍了呢?
咚!
一声巨响震得楚昊双耳发嗡。
立刻就令他将意念集中到了眼前。
“糟了!”楚昊睁大了眼睛,急忙想要后撤。
这时,三只体型巨大的尸傀从高空跃下。
看上去约莫两米多高。
从它们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杀”等字样。
楚昊一时慌了神,只好迎击。
咚隆!
楚昊翻转侧身,泛着金光的一腿向前踢去。
“来!”
一道夺目的腿影闪掠而去,顿时踢在了其中一只尸傀的腹部,将其踢的爆碎分裂。
旋即在落地之前单手称地,整个人翻转一百八十度,双腿从后空而至,撒落点点金光,再度将第二只尸傀的脑袋砸的粉碎。
一时间血雾弥漫,溅的楚昊满脸皆是。
靠近楚昊这方最近的还剩下一只尸傀。
楚昊自是攻守兼备,左手与尸傀勇猛对击,右手掌指若刀,横向劈去。
这一刻仿佛时间被静住。
圣体正凸显出了它那恐怖的肉身能力。
只一掌,便将尸傀的脑袋切割而下。
解决了眼前的祸患,楚昊眸光一亮,施展诡异而虚幻的身法,想要奔向百米之遥的十条通道之一。
然,由于尸傀数量较多,他刚一挪步,便又被围在了圈内。
“真要杀出一条血路了!”楚昊吐出一口浊气,振奋了心神。
眼神变得可怕起来,如猎狼一般犀利。
咚!
楚昊猛踏地面向上骑行,直接没入了那尸潮之中。
他就好似一轮璀璨的天日般在这墓穴之中闪亮。
不远处的驹王都看的一阵麻木。
好家伙,这小子竟这么能打?
呀!没看出来呀!
驹王心一凝,杀得更欢了,手提染血长剑将这些尸傀一一斩首。
那干净利落的跟砍瓜切菜一样简单。
或许和它那把宝剑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剑刃太扎实了,一抹抹光虹蕴藏着透穿一切的力量。
和它给楚昊那把劣质品完全是两个层次的东西。
楚昊与驹王朝着同一个方向杀去。
杀得这方鬼哭神嚎,血溅四方。
无数尸体铺在了楚昊的背部,而后又被强横的真气所震开。
来回反复,驹王心中的恐惧被强烈的斗意所磨灭了不少。
“哼,不过是一些下等尸傀,也敢在我面前装?”驹王冷笑一声,那嘴脸比翻书还快呢。
“你特么刚才不是这样说的啊!”楚昊嚷了一句。
说话间,那两个坚硬难摧的拳头如同两把所向睥睨的大铁锤,砸的尸傀肉身分裂,甲胄爆裂。
他亦杀得疯魔,脸色冷漠,发丝凌乱。
楚昊只知道出拳和格挡。
一道道金色拳印更是以滔天之势倾泻而出。
“不好!”
这时,楚昊眸光一凛,突然往回拉身。
他感应到一股突如其来的特殊攻击。
这种攻击和其他尸傀不一样。
冲击力也是目前所见过最猛的一次。
难以应对,附近的尸傀遮人眼目。
楚昊只能看见山海般的尸傀涌起,察觉到危险感应,他也无法立刻做出决断,只好急速而退,再做打算。
但是这么做,就意味着被阻隔开来,距离那十条路便越发遥远了。
一只闪烁着魔性光泽的手掌拍出,轰击在了楚昊的胸膛之上。
这一招来势汹汹,且快准狠。
即便楚昊提前预知倒退数步,也仍然被狠狠的击中。
噗!
“啊!”
楚昊痛苦嚎了一声。
他被这一掌掀飞出去。
被击中的那一刻,仿若气血都在翻腾了一遍,并伴随着一股热流涌上喉咙。
他足足退了数十步才终定身平稳。
随后将那股热流强行吞咽下去,他知道,那是自己的血。
“竟有如此强的力量!”楚昊喘息了一口气,目光如炬,紧紧的盯着尸傀群。
咚!
未等他有任何休息之机,不知疼痛,没有情感的一群行尸走肉再次奔向楚昊。
它们的死拳可是不长眼,拳拳皆是杀招。
楚昊咬了咬血牙,双脚如剪刀一般侧开,猛地闭合,夹死掉已杀至身前的尸傀。
陡然间,他切换方向,朝着驹王走过的路而行。
那一方的尸傀较少,是一个突破点。
再观驹王,那厮已杀得满地尸首分离,还有数步之遥即可进入十条路之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