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仙宇帝尊 > 第二十八章 花裤裆的作用

第二十八章 花裤裆的作用


  
“擅自闯入天武墓,唯死方休。”
一声富有磁性的寂冷之音自尸傀群中传出。
此声杀意凸显,刺的耳膜都在震疼。
墓穴之内,乱成了一锅粥。
然,有一点,诡异又离奇。
无论这石洞内如何打斗,发生了怎样的天翻地覆,都不足令周遭岩石粉碎。
最沉重的便是那“轻微”的晃悠。
仿佛楚昊与驹王陷入一个死循环之中。
他们被封印在了墓穴内,好似永生永世都无出头之日。
“是刚才对我出手的人!”楚昊心头一惊。
身侧堵路的这一群尸傀,皆是下等炼制手法。
楚昊与其长时间的打斗,已知其理。
它们没有一丝魂魄或神识,连最基本的开口都做不到。
完全凸明了何为“傀”。
但说话者显然非同一般。
它置身于后方,耷拉着脑袋。
眸子仍虽空洞木讷,但释放出的战力却是这片区域的顶峰。
纵然为圣体之躯的楚昊都难以支撑那一掌。
不用想,定是在跨越境界,乃真灵境。
“臭马!还有没有剑!”楚昊面色凝重的嘶吼道。
圣体,闻名于天下。
那无坚不摧的肉躯足以撼动八方人士,自会引起无数人的敌视。
楚昊刚觉醒不久,对于体术的一类,着实显得微薄。
对战王真与吴平等,一对一的情况下可将自身长处展现的淋漓尽致。
尤其是那霸绝的拳头,更是不容抵挡!
但,此时此刻,面临着当前山海之势的尸傀时,饶是圣躯也不够看。
况且其中还有真灵境的尸傀,其硬实力难以想象!
“剑?我只有一把了!”驹王愣了一刻。
眼珠子自眼眶中转了一圈后定神。
话落之时,它已与那通道不足十米。
很成功,它赤淋着鲜血杀入了进去。
场面越发混乱了。
倒地的尸傀会如发癫般疯狂颤动。
等待一段时间后又会恢复之前的傀儡之态。
真无法想通炼制这些尸傀的人动用了怎样的邪恶手段。
拳风浩荡,罡气磅礴。
楚昊脸色难看,仍不失斗意。
刹那间,他手腕猛震,掌拳并出,撒落一抹抹刺目的金光。
从侧面上望去,这个青年就仿佛抓着两根金色的彩带在进行攻击。
一拳砸的尸傀脑袋开花,鲜血四溅。
一掌透过躯体,腹脏碎裂。
可以说楚昊已将看家的杀招都给用上了。
这等场面还是生来头一回见。
能镇定下来已是极限。
大殿之内,轰鸣之声不绝。
“看来只能凭自己了……”
楚昊自我叨咕了一声。
他距离驹王的还有百米之遥。
但前方的尸傀成山成海。
个个赤手空拳化为无情的杀戮之神挡住了一整条通路。
楚昊的拳头已杀得略显疲乏,四肢肌肉也逐渐酸疼起来。
无法估量。
楚昊对于这种长时间的超负荷进攻模式根本无法承受。
“生者,唯死,可过!”
这时,一个身着特殊甲胄的男子从尸傀群中迈步走了出来。
只见它手持一杆墨绿色的大戟,披着血红色的披风,透着沸腾的杀意与死气。
那无光的眸子死盯着楚昊。
好似这个青年犯了滔天大罪,一个要面临接受死罚的人。
“前辈我等勿闯此地,请勿怪罪!”
楚昊看向尸傀的将领,同时不忘挥舞着拳臂,将贴近自身的几个尸傀给打爆。
“道友!快闪开!它们都是傀,没有感情可言!”驹王扯着嗓子大吼道。
转眼间,驹王已来到十条通道的路口。
此处空无一物,没有尸傀把守,十条不同的道路并列一排。
更古怪的一点是一缕淡淡的清香从第一条石道中弥漫出来。
而方才追杀驹王的尸傀们都像是失去了目标。
全部一致转身对向了楚昊,好似驹王不存在似的。
“血傀术,鬼破三空!”
轰!
就在这时,楚昊那方出现了大动静。
那尸将毫无烟火气息的踏步,与楚昊相聚五十米时,突然甩动手中大戟杀出。
一道腥红色的血影射来。
刹那间凝聚为一面鬼影,这道鬼影不是别人,正是尸将自己。
它满脸混杂着鲜血,露出尖锐的獠牙。
其面目如同厉鬼,无比恐怖,慑人心魄!
若是心脏抵抗力弱的修士已吓死在了原地。
这个过程何其之快。
楚昊眸光一凛,反应倒也迅捷。
察觉到对方的招式时,毫无犹豫。
倒翻腾飞数米,与驹王的距离再次拉开。
眨眼间,红光再次乍然一现,一股血风扑面而来。
那令人心悸的红芒骤然放大,竟凝为了一类放大化的大戟,被鬼影手持杀来。
“果是真灵修为!”
楚昊微微吃了一惊,但很快便面色如常,与尸将火热交起手来。
鬼破三空!
尸将原地掐念印诀,鬼影从中三刺楚昊。
尖锐血芒透穿过了虚空,所蕴藏的力量也比生前强大数倍。
加上常年间的封印,导致那一股戾气愈来愈重。
此时的威力毋庸置疑,已得到最强烈的爆发。
楚昊咬了咬牙,只能选择避退。
他可没那资本和一个已死去的傀儡做拼死的肉搏战。
对方本是一死物。
杀一个够本儿,杀俩赚一个。
这点儿道理他又怎会不懂?
嗖!
鬼影大戟狂舞,一阵阵血腥气被卷的翻飞。
大浪般的风波让楚昊最引以为傲的身法都有些犯难了。
总有一股无形间的抵抗之力在作祟。
在速度上,楚昊也开始大幅度下降。
“艹!完蛋!”
楚昊眉头紧皱,逃跑的过程还不忘骂了一句。
墨绿色的戟尖声疯狂向前突刺。
那尽显的杀光伴随着呼呼的声音从楚昊耳畔吹过。
眸中余光一瞟,竟真能看见鬼火般的绿光贴脸瞟飞而去。
这一幕可让楚昊满目骇然,周身寒意连连,鸡皮疙瘩四起。
三破已过二,空中满是光色的残留痕迹。
但这不是个好消息。
最后一击势如破竹,摧枯拉朽。
肉眼可见的绿光再次转变为红光。
这一击比之前的力量还要恐怖。
毁灭性也攀升到了极致。
尸傀群们仿佛受到了共鸣,纷纷整齐有序的侧退而开。
“我靠!不是说好的没有神识吗?”驹王也惊得掉大牙了。
这下子,事儿可就严重了。
楚昊成了一活生生的肉靶子。
鬼影为了保证命中性,陡然将长戟丢飞而出。
这一刻仿佛时间被静止了。
红色的血光切割空间,光色疯狂暴增。
楚昊无法镇静了,内心多少有一丝慌乱。
他的大脑里浮想联翩。
究竟是要回头乱兽法殊死一搏还是依靠身法闪避而过?
可是此时再辗转腾挪已没了时间。
无论如何都躲不过这一击必杀之戟。
敢情这是一必杀之局啊!
“给爷抹灭掉吧!”
驹王见势不妙,只能出绝招了!
啪的一下子,它从花裤裆里掏出一把银色的大弓。
接着,又以非常规的速度从裆部抓出一根锋利的箭矢。
这一套操作一气呵成,好像练了几百遍了……
别说动作不文雅啥的,人儿关键时刻没掉链子就对了。
嗖!
驹王用蹄子扒拉着弓弦,那一双红瞳目光极为的犀利。
它没有将攻击对准鬼影,而是盯准了尸将的位置。
离弦之箭破空而至,似白虹经天一般,闪亮发光。
中途划过令人璀璨的难以睁眼的光芒。
箭矢与尸将相撞。
大戟刺向了楚昊的背部……
轰!
一声惊天之响发出,爆发出了浓郁的白色烟雾。
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尸将的脖子被活生生刺穿。
一股股鲜血不断的从卡在脖颈处的箭矢尖儿上滴答而落。
而另一边楚昊,情况不容乐观。
他选择了后者,依靠身法躲避。
结果,不用揣测。
重重的落地,狠狠的撞击。
在地面上上搽出一道深深的沟壑后方才停下。
他撞上了大殿的柱子,腰部与背部受到了重创。
楚昊缓缓将双手撑起,随后“哇”的一声也从口中也喷出血水。
若不是驹王,这一击的致死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八,且后果不堪想象,至少不死亦残。
除非不灭天皇出手拯救,否则楚昊纵然是大罗金仙再世也无法续命。
“结束了吗……”驹王嘀咕了一声。
只见不远处,尸将浑身一颤,愣了一刻。
那空洞无光的眼眸中竟在为尸傀状态下的自己时闪过了一丝精光!
接着,披风凄凉而落,战尽了沧桑。
它双膝跪地,没入了泥土之中。
炼制的傀儡术被破除,转眼便成为了一滩白骨。
“好!道友快来!”驹王对楚昊呼喝着。
楚昊强行挣扎着站了起来,步伐趔趄难行。
刚一起身就想要匍匐。
他用手摸了摸背部,旋即目光透过混乱的“战场”,看向那一群尸傀。
在尸将彻底的死后,它们的能力大幅度下降,速度缓慢了不止一两倍,但仍然存在攻击性。
正朝着楚昊这方相聚而来。
楚昊受了不小的伤,想要像刚才一般杀入无人之境,那不现实。
“哎呀,道友你这是啥意思啊,别想不开啊!”驹王嚎了一嗓子。
楚昊瞪了它一眼。
心想这死马说话咋这么不中听呢?
“还是让我来助你吧!”驹王笑了下,那马嘴扬到了一个高弧度。
呼呼。
还是那个熟悉的花裤裆,跟个百宝袋似的。
啥玩意儿都有,就是凸起的东西没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