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仙宇帝尊 > 第三十章 彼岸花香

第三十章 彼岸花香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楚昊与驹王的想法大有不同。
一个只想要寻找离开墓穴的路。
而驹王却一直惦记着墓穴里的宝贝……
“咱俩真不是一路人!”
楚昊嘴角抽搐的厉害。
他真想一巴掌忽过去。
谁让这只马这么讨打咧?
“我是龙马,你是人,肯定不是一路人啊”驹王眨了眨眼睛,淡定的回应道。
说完,这厮便跟没事人儿一样溜了过去。
回到刚才大战后的地域中。
那贼眉鼠眼的眼神儿一下子就飙射而出。
驹王没心没肺,贪婪的舔了舔舌头,一个劲儿的刨着土坑。
“你……”楚昊脸都气歪了。
都说它是一只龙马,不晓得的还以为是一只饿极了的狗咧!
时不时还打望一眼,想要从大殿内的“盒子”样东西入手。
对于盗墓这方面,驹王可谓是熟练有加,从哪方面顺藤摸瓜都无比熟悉。
墓穴内阴气浓郁,大战后的痕迹似有似无。
这种诡秒的感觉令楚昊有些恍惚。
体躯的感应能力好似为此降低。
“你就不怕死吗?”楚昊斜睨了一眼它。
“当然怕了,但是比起“死”,我更怕没宝,你瞅瞅我那条绳子,就是拿命换的,没这玩意儿你今儿就归西了!”驹王耐心的回答道。
每一句话都带着一股诱惑性。
想要劝说楚昊也加入这个队伍。
“……”
楚昊沉默了半晌终是释怀。
这龙马所言,并不无道理。
的确那条绳索发挥了至效,使得自己“起死回生”。
从表面上看去,也具有一定的攻击性。
果然如此,是那只臭马去盗墓挖出来的!
嗖嗖……
驹王蹑手蹑脚的走动着,生怕再次触动什么机关。
有些怪异的是,那群尸傀都不再露头露面,好像灰飞烟灭了一般。
没有存在过的痕迹,就连尸体都不翼而飞。
楚昊定身原地,静静的看着驹王的“表演”。
他不想再去掺和了,想要得宝贝,你得有那个命用才行。
若是离不开这神秘而又古怪的墓穴,那么你夺得再多宝贝都是无效。
苦恼的是,楚昊多次询问精神领域内的不死天皇。
但那个“狗”皇就像没听见似的,沉寂在其中。
“不对啊,那块宝玉去哪里了?”
驹王突然一愣,摸了摸花裤衩,又扫了一眼四周。
它思索了老半天,终是想起来了。
那玩意儿可是不凡呐!
拿出去卖给人族,再不济也是上千的灵石,保证十几年不愁吃不不愁穿,非常适合驹王这一类“盗墓贼”。
楚昊打量殿内设施,背靠十条墓室通道。
这里虽没有光色,却能莫名看见一些实体状的柱子。
不远处还有成百递进的台阶。
楚昊猜测,这应该是大殿一类的地方。
他双手叉腰,听见动静颇大,便满脸无奈的回身望着驹王。
那眼神儿好似在说:你特么找够没有啊!
呼。
一袭清风从墓道中吹拂而出。
楚昊不由闭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这股沁人心脾的香气来自于彼岸花。
全身从紧绷的状态放松下来,神识都好像要脱离肉躯了一般。
但这种脱离并非痛苦,而是一种舒适感。
勘破了红尘,超脱世俗之外。
“臭马,你闻到这股味道了吗?”楚昊享受的微笑,同时开口说道。
驹王怔了一怔,随后拱了拱鼻梁,紧贴在地面一路嗅。
“味道?诶,闻到了!”
“你觉得这是什么味道?”楚昊进入冥想状态。
虽然是眼皮是闭合状态。
但他却看到了一朵完美盛开了的七彩彼岸花。
“额,应该是花的味道。”
驹王顿时正经了起来。
按理来说在墓穴里根本不可能存在这种飘香气。
它从事盗墓活动多年,离谱诡异恐怖的事情所遇不计其数。
可偏偏没遇到这一类事!
“是一朵彼岸花,我知道。”楚昊喃喃道。
他微微睁开眼眸,缓缓回身看向背后那条通道。
那不断分泌的花香之气正在吸引着他与驹王。
驹王放下手中的功夫,迅速的靠近这方。
你认为驹王会和楚昊一起去探索这条墓穴吗?
那就错了!
这厮只惦记着这朵彼岸花能卖多少价钱。
它才懒得去顾及逃不逃得走的问题。
这豁然不惧的姿态象征着驹王身上还藏着什么保护牌似的。
“好奇怪,这种不吉利的地方怎会有花香呢?”
驹王越想越不对劲。
楚昊则是阔步向前,确定了这条墓道,率先走了过去。
前方第一条墓道中盈满了花香之气。
香味使人心旷神怡,浑身如沐春风。
真让人想要永远待在这个地方。
“道友,你见过彼岸花吗?”
驹王挠了挠头,这方面它竟不懂。
“见过,很久以前的事了。”楚昊愣了一刻,而后微微抬眸。
似是回忆起了一段永远无法忘怀的记忆。
语气中透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悲凉。
“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彼岸花。”驹王摇头,说是有些可惜。
游历四方多年,却根本没得机会见到彼岸花。
一人一兽相伴而行,进入十条墓道之首的第一条墓道里。
这条通路很是狭窄。
多处地方需侧着身子,或趴下身子前进。
越是进入墓道的深处,彼岸花的清香便越发浓郁。
蓦的,楚昊与驹王对视了一眼。
他们惊奇的发现,自己体内的脉轮竟不由自主的产生了共鸣。
不用质疑,不用猜测。
是那彼岸花分泌出的气息引起的!
“脉轮境的瓶颈?!”驹王当即惊呼了一声。
没错,那神秘而又古怪的花香隐藏着一种超凡力量。
楚昊与驹王的修为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脉轮境的顶峰。
然,提升修为自然是好事。
但他们的面色凝重,怎么都笑不出来。
“小心为妙,墓穴里处处是灾,千万别以为有奇遇。”驹王这个过来人发表看法。
天上从不会掉馅饼的。
每次盗墓都是与死亡作伴。
一着不慎都要前往黄泉路。
可以说,它所得到的宝贝都是付出过惨痛代价的,那是亡命路上的反击。
“我明白。”楚昊点头。
说完,二人便轻轻地踏入了一道水波般的镜像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