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仙宇帝尊 > 第三十一章 神秘的女子

第三十一章 神秘的女子


  
石穴暗淡,光路展开。
楚昊踏入了一条铺满荧光的道路。
身后的一切化为虚无。
他大脑内的神识渐渐恍惚起来。
眼前的一切似有似无,一道道柔和的光线从前方射来。
速度极为缓慢。
侧面看去,好似走在一条时空隧道中,极为特别。
“诶?驹王这货跑哪里去了?”
楚昊侧眸,打望了一番。
这匹马驹子不晓得跑哪里去了。
走着走着人儿咋还没了呢?
楚昊摇头叹息,表情颇是无奈。
这口吐人言的马儿的确不太靠谱。
虽然救了自己一命,但对于它所做的事情,你总是无法百分百给予肯定与相信。
这厮会出乎你的意料。
玩点儿幺蛾子出来也不是不可能。
“不管了,我先走着。”
楚昊嘀咕了一声,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
石穴很狭窄,一眼望去,尽头颇是遥远。
不过,在那方漂浮着一团白色的微光。
“有光?”楚昊欣喜,面容顿时涌出一抹笑意。
想必,有光便代表着出路。
自万兽山奔波数日,熬过了腥血与杀戮,体会了枯寂与孤独。
与阴冷作伴,与兽灵为伙。
如今被困于墓穴之内,总算熬出头,寻找到出路了!
楚昊心头大喜,嘴角儿都快咧开花了。
他的嘴唇微微翕动了一下,使用不灭呼吸法。
不灭呼吸法可间接性增加他的行动速度。
在战斗方面等各个领域都有着非凡与超脱的作用。
这一点,楚昊已对精神领域内的不灭天皇充满了敬畏之心。
毕竟能够依靠简单的呼吸来令自身能力达到升华与蜕变。
放眼诸天,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微乎其微,寥寥无几。
眨眼间,楚昊摆动双臂跑动起来。
一阵阵微风被带起。
吹的石穴地面上的小石子剧烈摆荡。
很快,一道虚影从背后被拉扯而出。
这是他的速度已经达到了当前境界的极致,也是脉轮境的瓶颈。
“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楚昊嘟囔了一句。
他以目前最快速度奔向了石穴的尽头。
对他而言,没有任何事比得起重见天日要重要……
时间悄然流逝。
空灵的脚步声逐步放大,似擂鼓般敲击,隆隆而鸣。
转眼,已跑数百里。
楚昊眉开眼笑,根本不为之疲惫。
一股浓郁的彼岸花的芬芳自那团白光中传出。
香气无比迷人,沁人心脾,使人身心沉浸于梦境之中,永远不会感觉到劳累与精神反应。
“这就是彼岸花!”楚昊略感讶异,确是不可思议。
没错,下意识投眸,在那一团白光之中闪现着一朵约莫手掌大小的彼岸花。
这朵彼岸花特殊而神秘,富有令人陶醉的色彩。
贝壳似的形状,花蕊呈玫瑰红的颜色。
风姿自然,花苞呈紫红色,花萼呈橙黄色,花瓣又伴随着淡蓝色,恍如一群展翅欲飞的彩鸟。
楚昊吐息了一口气,陷入了沉思。
驻足于此不知多久,又揉捏了一下双眼。
他想要确信眼前的一幕是真实的。
“小弟弟,你在此作甚?”
就在楚昊琢磨之际,一道空灵之音从背后传出。
“谁?!”
楚昊眸光犀利,反应也极为迅速。
在这处处充满着危机的墓穴中,小心谨慎总归是好的。
哪怕是突然的一句话,也会令他心头的警惕感顿升数倍。
砰。
楚昊脚踏地面开始腾空。
动作那叫一个麻溜儿,平时都习惯了。
他顺手抓住石穴的上方的一块石子,以疾风掠影般的姿态翻过身来,面对眼前与他对话的人。
“你?!”楚昊眉头微皱,满脸的疑惑。
在他面前五步之遥,是一名约莫二十来岁的女子。
那一头及肩的青丝在微风中飘起几缕。
莹白的瓜子脸,漂亮的一双灵眸清澈而明亮,闪动着生机之光。
红唇充满色泽,面孔清秀而甜美。
她轻轻拂动白纱袖袍,仅简单站在楚昊的面前,便将那超尘脱俗的气质衬托的淋漓尽致。
“大姐,你在这石穴里做什么?”楚昊愣了一刻,还是开口问道。
老直男楚昊不知该如何称呼对方,干脆用道上常用的称呼好了。
“小弟弟,你怎么进得来。”女子面色平静的问道,说话间,秀发飞扬,白裙飘舞。
她立身在原地,恍若凌波仙子般清灵。
不食人间烟火之气,只能用“无暇”二字来形容她。
“我直接走进来的呀……”楚昊不明所以,听得一脸懵。
他暗自寻思,这都是些什么问题?
难不成除了走还能飞进来啊?
“走……进来?”女子勾唇深意一笑。
说罢,她便凝出一道虚幻的背影。
转过身去,用那玉石般晶莹的手抚摸着那朵五彩缤纷的彼岸花。
不知何时,这朵白光中的花朵竟诡异的膨胀了数倍,且毫无违和感的成为了与楚昊人身等大的一朵花!
楚昊难以置信,目光有些呆滞的望着眼前的女子。
她真的像极了一个仙子。
超凡出世的气息每一刻都从女子的娇躯上弥漫而出。
明目,她与自己的距离仅几步之遥。
可在感知上却又好似百年般遥远,可触而不可及。
“小弟弟,外面是哪一年了?”
足足半晌后,女子才缓缓的吐露出几个含有深意的字。
每个字中都蕴含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感。
好像憋在心中许久,从口中吐露时却又那么困难。
“今年刚刚天帝历三百年整了。”楚昊扳开手指数了一下。
“哦?都三百年了……原来都过了那么久了。”女子面色微惊,但很快便释怀了,那一抹惊讶也被压盖了下去。
“咳咳,大姐,你是啥时候来的这儿啊?”楚昊故作郑重之态。
他倒是闲聊起来了。
没想到,这老直男还撩妹起来了。
可不见对方漂亮么。
“嗯,很多年了,我也记不清了。”白衣女子礼貌回应,笑容俨然。
那微微抿起的嘴角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不是吧!这么多年你都没逃出去啊?!”楚昊心头猛地一沉,脸色都变了。
听眼前这女子所说,她已被困了无数年了都无法逃脱。
到这儿,楚昊的表情瞬的变的生无可恋。
难道一生也要在这冰冷孤独的墓穴中度过吗?
越想越气,楚昊气的磨牙。
这一切归根都是那匹死马的错。
害的他沉沦于此,永世不得逃离。
“逃?为什么要逃呢,呆在这儿于我而言是一种幸福。”
女子保持着笑容,嘴角噙着一抹幸福的笑容,接着默念咒语。
那朵彼岸花开始收缩,最后回归于手掌大小。
她轻轻捧起彼岸花,爱抚般摸着那一朵朵泛着奇彩光霞的花瓣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