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书剑侠仇 > 第六章 蒙面人

第六章 蒙面人


小尼姑被点晕在地,突如其来的变故,令赵汾大吃一惊,他“嚯”一声从桌旁立起,身体向后退了两步,随手抓起一条板凳,准备自卫。

门被轻轻推开了。

露出一张黑布蒙着的脸,确切的说是露出了一双诡黠的眼晴,死死的盯着赵汾。

那人慢慢的进了屋,眼珠迅速向两侧扫了一下。

只见此人从头到脚一袭黑色,也不言语,不知是敌是友。

见情势似有不妙,赵汾便暗暗运气,将一股真气全部贯注到手臂上,又导引至板凳上,且不言语,以观事态变化。

空气像凝固了一样,死一般的静。

半晌,蒙面人说话了。

“你可是赵汾?”蒙面人右手捉刀,左手抬起,指着赵汾问。

“那便如何?”赵汾左脚向前,右脚后撤半步,做出防卫的架势。

“便要取你项上人头!”蒙面人的话冰冷彻骨,边说边向赵汾靠近。

两只眼珠始终不离开赵汾,犹如一条黑色的恶狼死盯着一只绵羊。

“且慢!”赵汾阻止道。

蒙面人应声停下,拿眼干瞪赵汾,不知所以。

“既要取我人头,你该告知与我是何缘故!”赵汾并不惧怕,只因他知道若将手中板凳甩出,对方或再无开口的机会了。

“也罢!横竖你也是将死之人,洒家却不妨让你死个明白。”蒙面人声音低沉缓慢。

“实不相瞒,洒家拿了秦太师五百两银子,来替他取你首级,昨晚在德兴寺本应得手,不想却让老尼姑给搅了!”

闻听此言,赵汾直如五雷轰顶,七窍生烟,双目喷火,绝非因为蒙面人,而是秦桧。

简直欺人太甚!

若在之前,赵汾尚无复仇之勇气,自得智贤大师亲授内功后,虽学艺尚浅,却已萌生复仇之意,今闻听此人之言,更加坚定了复仇决心。

他咬牙切齿道:“秦桧狗贼,赵汾誓将取汝狗命!”

见赵汾这般光景,蒙面人虽为亡命之徒,竟也吃了一吓,右脚轻轻后移了半步,做出防卫状。

这怒火再一次激发了赵汾体内真元,一股更加强大的真气再次直接贯注到手上,只听得“啪”一声巨响,手中板凳便碎成了千百块,碎木犹如千百支利箭般散射出去。

有十数块碎木射向了蒙面人。

这厮功夫也着实了得,他眼快如惊雷,手快如闪电。

碎木射来的那一刻,蒙面人将刀舞成一团白影,好似一个罩子罩住了身体,又如几条白练缠绕在身体上。

那些碎木尽数被刀削成了碎渣,落在地上了。

若非蒙面人眼疾手快,恐他早已变成刺猬。

这变故着实令蒙面人惊讶,他惊讶于一个文弱书生怎会有如此深厚的内力?若非内功高手,绝无此般效力。

不过此人并非惧怕赵汾,只是不敢再轻视赵汾而已。

赵汾仍怒目圆睁,只是他的眼里并无蒙面人,只有仇恨。

“赵公子,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洒家对不住了!看刀!”蒙面人说着便挥刀向赵汾砍来。

赵汾虽有内功,却不通武艺,见蒙面人挥刀砍来,竟尽显慌乱,下意识抬起手臂去挡。

手臂一挥间,一股强大的内力如狂风、如怒潮般倾泄而出。

力锋所到之处,竟如狂风横扫落叶,倾刻间便见:梁塌柱倒,瓦砾横飞,灰烟俱起。

蒙面人连人带刀被一股强风直吹出十几步远,方才站定,眼中尽是惊惧。

须臾,灰灭烟消,尘埃落定,只见赵汾立在一片狼藉中。

此时,天将放亮。

如此这般巨大的动静,早已惊动了庵中众尼姑。

尼姑们在慧能带领下冲了过来,众人见此场景,无不目瞪口呆。

慧能见她的三个弟子躺在瓦砾堆中,不知死活,便吩咐几个尼姑将三人拖走。

众尼姑一窝蜂涌上来,将赵汾及蒙面人围在圈中。

慧能看了看圈中二人,又看了看狼藉的现场,疑惑不解。

她不解的自然是房子因何而塌?何人所为?

赵汾兀自不动,他也被自己的内力震惊了,这内力的强大程度出乎了他的意料。

蒙面人右手执刀,前后左右张望,倍加警惕。

慧能因有内伤在身,蒙面人因适才见识了赵汾的本事,均不敢轻举妄动。

场面竟一时静了下来,三方互为敌人,对峙起来,均不知如何是好。

须臾,蒙面人先打破了这沉寂,向着尼姑们吼道:“洒家今来只为取这姓赵的首级,与你等无干,你等若识相,即便退下,洒家取他首级便走,若是阻拦,洒家便一不做二不休,踏平你这尼姑庵!”

“大胆狂徒,敢在我佛门静地撒野!老尼我岂能听你摆布?徒弟们,跟为师一起上,先拿下这厮!”慧能本就是刚烈之人,虽有内伤在身,却并不示弱,挥剑指着蒙面人,对门下尼姑令道。

众尼姑听到慧能指令,便纷纷挥剑一涌而上,向蒙面人发起围攻。

但见:刀光剑影,你来我往,杀声震天。

正所谓双手难敌四拳,况乎如此多的尼姑?且都功夫不俗,蒙面人竟一时难占上风。

趁此混战,赵汾闪身退出战团,侍机逃离。只因打斗双方均与自己为敌,就且让他们互相厮杀便了。

赵汾且看且退,在往庵门处移动。

谁知蒙面人一心两用,他既要与慧能等一众尼姑周旋,又想要取赵汾首级。

见赵汾有逃离之势,蒙面人便且战且向赵汾靠去。

岂料慧能也是一心两用,既要对付蒙面人,又要防止赵汾溜走,且要保护他性命,只因《洗髓经》。

双方虽然刀来剑往,却有默契,战团始终紧随赵汾移动。

于是乎,赵汾身后便似跟随了一窝狂蜂,两方都在追他,却是一方想杀他一方想护他罢了。

赵汾察觉到如此怪象,他只知蒙面要取他性命,却不知尼姑们为何要保护他。

见一时难以脱身,计上心来。

便是:且先不逃,只来回兜转,引得双方来回奔波,待耗尽两方体力,再作打算。

果然有效,蒙面人和一众尼姑斗了几十个回合,虽有数名尼姑被砍伤,败下阵去。但双方均已显出疲态,犹以蒙面人为甚。

高下难判,胜负难分,缠斗仍自继续。

此时,天已大亮。

慧能只想速战速决杀掉蒙面人了事,而蒙面人此时已无法顾及赵汾了,也想快刀斩乱麻,先取了慧能性命再作打算。

刀光剑影中,蒙面人发现慧能常捂胸口,面色苍白,身体似有不稳,便已猜出几分,遂计上心来。

只见蒙面人跃出战团,双脚点地,跃向房顶,想要逃跑。

慧能见状,岂能放他走?便挥剑喊道:“狂徒哪里去?”

一个腾空向房顶跃去,去追击蒙面人,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蒙面人在空中突然一个回转,向后甩出几枚暗器。

慧能求胜心切,却无任何防备,身子刚跃至半空,突见暗器飞来,忙挥剑格挡,却已然迟了。

只听“叮当”、“噗”几声响,虽有挡飞几枚暗器,却有一枚正中慧能胸口。

慧能“啊”一声,便从半空摔落下来,趴在地上,手捂胸口,口吐鲜血,已然动弹不得。

见此变故,众尼震惊,皆大声喊:“师太!”向慧能围去。

蒙面人迅疾飞身下房,挥刀直取慧能而去。

众尼姑保护师太心切,一拨人自动将慧能护在身后,另一拨人迎着蒙面人杀去。

只因尼姑们原非蒙面人对手,且已酣战多时,体力早有不支,便不断有迎战的尼姑被陆续砍翻在地。

蒙面人一路杀来,眼见就要接近慧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