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书剑侠仇 > 第九章 诡夜淫贼

第九章 诡夜淫贼


三人出了冷鬼手洞府后,便照原路向赭云庵奔去,走不多时,天色便已昏暗。

建宁府地处岭南,山高林密,阴暗潮湿,天色自然会比别处显晚。

及时赶回赭云庵已然无望。

赵汾便停下来,向智贤大师道:“师父,时辰已晚,以弟子之见,夜路艰险,易生不测,莫若先扎营歇息,待天明再走不迟。”

只因赵汾在发配途中经历颇多,也学到些经验。

闻听此言,未等智贤发话,慧如先暴跳如雷道: “你这厮安的甚样心?莫不是有意要拖延,加害我师太?小尼姑先送你去见佛祖,不!去见阎罗!”

慧如说着便要挥剑刺赵汾。

“师侄休要乱来!为师倒认为说的有理!我等三人且先宿营罢!”智贤劝止道。

密林里的天色说黑即黑,不容等待,三人便抓紧时间寻找适合宿营之地。

三人转了一遭,选定一处紧靠崖壁的空地扎营,生起一堆篝火,即可御寒,又可防备野兽蛇虫,又找些干草树枝铺作地铺。

天色已然黑透,三人草草吃了些干粮,赵汾值自告奋勇值夜,只让智贤和慧如先歇息。

朔月无月,夜显得更加深沉黑暗。

黑暗,让阴森的山林显的更加诡秘。

篝火摇曳在黑暗中,犹如漂摇在深海里的一只小舟,难经风浪。

小尼姑把宝剑横在胸前,蜷缩在地铺一侧。

智贤大师盘坐在另一侧,手捻佛珠,微闭双目。

赵汾双手抱膝,坐在火堆旁值守。

密林中的黑夜,幽静,阴森。

幽静,也让所有的声响都显的更加诡异。

不时从林中传来夜猫子的啼叫,犹如婴儿的啼哭,给黑夜宠罩上一层可怖的气氛。

也不时有野兽从密林中蹿出,发出“唰唰”的声响,两只眼晴透亮,犹如鬼火,盯视着火堆旁的人。

小尼姑似睡非睡,每有声响,便会睁眼抬头,警惕的四处张望。

智贤大师则始终不为所动。

这样的情景在赵汾却习以为常,只因在发配路上,这是常态。

直至下半夜,三人因困倦,便恍恍惚惚的睡着了。

只留一堆篝火在黑暗中摇曳。

在夜幕下的深山中,这团火光显得尤为刺眼、突兀,不免会引来一些不速之客。

离此不远的另一座山上,有个山洞,洞里盘踞着一群山贼,早已发现了这团亮光,便纷纷出动了。

此时,他们近在咫尺。

暗夜里,潜伏着一双双贪婪的贼眼,悄悄的观察着这个奇怪的组合:一俗,一僧,一尼。

小尼姑慧如本就长相不俗,在火光的掩映下,那张脸更显绰约,引得一群山贼垂涎欲滴。

那贼首,呲着豁牙,一双色眼紧盯着慧如,淫光闪闪,竟不觉笑出了声。

“三仔、四仔,先去麻翻再说!”贼首悄悄向两个喽啰示意。

只见两个小喽啰应声悄悄摸了过去,伸出一根长长的竹杆,往竹杆一头鼓腮吹气,竹杆另一头便冒出丝丝烟雾,飘向三人。

稍倾,小喽啰用竹杆挨个捅了捅三人,并无反应,便慢慢靠近去,又试了试,亦无反应。

群贼大喜,一涌而上,搜的搜,抬的抬,两个毛贼先把小尼姑抬出来,豁牙贼首接过去,扛上肩便走,身后随着一溜毛贼,个个高举火把,照亮了山林。

只见一溜火光山林中犹如一条火蛇,渐渐去远了。

余下几个毛贼手举火把,兀自在智贤和赵汾身上翻来覆去的搜,只搜到些散碎银钱,再无它物。

几个毛贼掂了掂手中碎银,大失所望。

“这二人咋办?清了?”毛贼们看着赵汾和智贤二人,互相嘀咕道。

“清了算球!留着作甚?”一个满脸胡子的不耐烦的说着,便朝赵汾胳膊上踢了一脚,然后举起了砍刀,想要斩掉赵汾头颅。

也是赵汾命不当绝。

胡子这一脚,当当正正,歪打正着,竟踢中了赵汾身上的曲泽穴,一瞬间,赵汾体内真气被激发,真气自行丹田,脉走任督,催生出一股强大的内气,直把毒气从赵汾体内逼出。

赵汾遂一个激灵,身体颤抖一下,便醒了,睁开了眼。

那胡子大吃了一惊,刀举在半空,却不敢往下砍,目瞪口呆的看着赵汾。

其他几个毛贼胆子小,见状便都跳开了,远远观望。

赵汾睁开眼,便见一个手攥火把、满脸胡子的人正盯着自己看,砍刀高举,似要砍下,心中猛的一惊。

这一惊,不由的再次催动了丹田真气,直贯全身,右手向胡子挥去。

前面经历过几次刺激,赵汾的身体因受刺激而运行真气的能力愈加纯熟,也更比先前稳定。

但见一股真力从手上喷涌而出,犹如狂风横扫,竟将胡子连人带刀掀将出去,头撞在石壁上,脑浆迸裂,胡子便气绝身亡了。

那几个毛贼一见,吓的屁滚尿流,腿脚一软皆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不停的喊爷爷饶命。

赵汾并不理会,先查看智贤大师和小尼姑慧如。

只见智贤仍睡着,唤了几声,并无反应,小尼姑慧如却不见踪影,赵汾心里一紧,便后悔大意了,万不该睡着。

赵汾回头问那几个贼兵:“你等何人?从实说来,若有隐瞒,便同他一般模样。”

赵汾说着便指了一下胡子的尸首。

那几个毛贼一听,都吓的魂飞魄散,只有一个胆子稍大点的毛贼道:“不瞒爷爷,我等几个都是跟随王头领在……在对面山上落草的,见此处山上有……有火光,兄弟们便过来瞧瞧,就……”

毛贼低下头不敢说了。

“就怎样?那小尼姑何在?”赵汾厉声问。

“回禀爷爷,大姑姑让王头领给带……带回洞府去了,要让她做……”毛贼边说边向黑暗里指去,说到最后却又不敢往下说了。

赵汾顺着毛贼所指,看到远处黑暗里一溜正在移动的火光,显然是那贼首一干人等。

“做什么?快说,便饶你不死!”赵汾厉声道。

“做压寨夫人。”毛贼吓的脱口而出。

赵汾闻听,大吃一惊,便对那几个毛贼道: “你等几个速带我去那贼窝。”

几个毛贼不敢不应。

临走,又看了看智贤大师,还未醒转,便问几个毛贼:“你等下的甚么毒?可有解药?”

“爷爷莫怕,就是一些寻常麻药,这位佛祖爷爷再过一个时辰就能醒转来。”毛贼答道。

赵汾放下心来,便把一个毛贼捆死,留在智贤大师身旁,以待大师醒来。

剩下几个毛贼引路,借着火光,赵汾很快便追到了贼窝。

洞里,贼首正要对小尼姑妄行非分之事。

洞外,几大堆篝火,将天空照的通红,一群毛贼正自吃肉喝酒,猜拳嬉闹。

赵汾出现在洞外。

众毛贼见状,大吃一惊,便停下吃喝,纷纷朝赵汾围上来,个个手执兵刃,却不敢动。

那几个带路的毛贼便趁机悄悄溜了。

见来者不善,便有毛贼忙进洞去给贼首通报。

洞里,贼首正色咪咪的看着沉睡的小尼姑,准备给她宽衣解带,忽听一声“头领大哥,祸事了”,便停住了。

“甚事慌张?”贼首恼怒的问。

“追来了!追来了!大哥,适才被我们放倒的人有一个醒了,追过来了。”毛贼答道。

贼首大惊,心说中了我这迷药常人须过一、二个时辰方能醒转,看来此人绝非常人呐!

如此想着,贼首便急忙披衣蹬裤,抓起砍刀直往外走,却要看个究竟。

洞外。

火光里,赵汾双手抱臂,双腿支地,瘦削英朗的脸庞上,如炬的双目显示出坚毅、果决,和不可冒犯。

贼首见状,不敢贸然动手,便双手抱拳迎上,假惺惺笑道:“哈哈哈!小弟不知少侠来此,有失迎迓,不知少侠光临蔽寨所为何事?”

贼首边说边向两侧毛贼使眼色,便有几个毛贼去了。

“把人交出来!”赵汾面无表情,只冷然道。

“少侠来找人,只是未有生人来过小弟这里,兄弟们可否见过?”贼首嬉皮笑脸的故作不知,向两侧贼众问道。

“哈哈哈,没见过!”毛贼们嘻笑答道。

贼首便又道:“少侠莫急,不如先安心吃杯酒再去找不迟,兄弟们,快去备上好酒好菜,让我和少侠痛饮几杯。

见贼冠们耍赖,赵汾怒火上升,只怕对慧如不利,便强按下怒火客气道:“头领休要骗晚生,若不是头领的几个手下告知晚生,晚生怎会来此找你?”

赵汾边说边向身后指去,却发现带他来此的那几个毛贼早已不见了踪影,暗自后悔大意了。

贼首见状,便向赵汾笑道:“哈哈哈,少侠可能误会了,小弟姓刘却不姓王,更不知少侠要找甚样人?可告知小弟,待见了便向少侠禀报。”

众毛贼也纷纷随声附和,倒让赵汾不知如何应对了。

此时,几个毛贼过来禀道:“酒菜已备妥,请大哥和少侠入席。”

毛贼边说边偷偷向贼首递眼色。

贼首会意,忙向赵汾笑道:“哈哈哈,少侠不必急燥,既来小弟山寨,便是小弟荣幸,今日天晚了,小弟备了酒菜给少侠接风,等明日天亮,小弟愿同少侠一同去寻找,如何?”

贼首边说边往后退,目光狡黠。

见这些贼寇不好纠缠,赵汾正自思忖对策,忽然一张大网从天而降,罩在了赵汾身上,随即收紧。

贼众一拥而上,乱刀乱枪纷纷向赵汾砍刺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