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玄幻:为师真的没有藏拙啊 > 第三十九章 流云大战(四)

第三十九章 流云大战(四)


  
随手接下林玄一击,灵机皱了皱眉,“林宗主莫非是看不起老朽,如此力量的一击,传出去怕是会堕了阁下的威名。”
林玄心中一凛,知道对方已经起了疑心,自己若再不展现出至少金丹巅峰甚至聚灵境的力量,恐怕灵机的目的便会立刻从阻拦自己变为击杀自己!
虽然内心略有些惊慌,但林玄仍强自一笑,淡淡地道,“灵机道友无需心急,此前一击不过是随手而为的试探罢了,阁下若是手痒,本座这便同你好好较量一番。”
言罢,林玄将手中五灵剑收回,转而将太极剑取出,为今之计,只有先凭借太极剑的特性先敌住对方,再寻觅机会,利用破阵玉箫来克敌制胜!
作为一件消耗精神力的法宝,破阵玉箫虽然对灵机这等主修阵法的修士有着天然的克制,但要想在对方全盛之时强行破阵,定然会造成极大的损耗,灵机会不会有其他的手段暂且不论,便是成功过了这一关,林玄的状态也将难以支撑他参与之后的大战。
因此,林玄决定先借助太极剑先与灵机周旋,再出其不意的利用破阵玉箫来取胜!
一握住太极剑,林玄整个人的气势便大不相同,与此同时,林玄还暗中催动了一丝洪荒令的剑气,抖擞精神朝着灵机攻去。
灵机面对着林玄这带有洪荒令剑气的一剑,内心大为惊骇。
“怎么这人换了柄武器,气势便截然不同,莫非玄机出在这柄剑上?抑或是他先前保留了实力?”
林玄这一剑没有调动任何灵力,看似朴实无华,实则内蕴锋芒,灵机细细打量,只感觉到此剑足以威胁到其生命,但却丝毫看不明了其中的底细。
灵机不敢大意,连忙全力运转灵力,无数道符印涌出,顷刻间便组成一道防御法阵,拦住了林玄的这一击。
作为主修阵法的修士,灵机自然不敢让林玄近自己的身,连忙抽身后退。
而由于太极剑的特性,林玄并未能击破这道防御法阵,但因为灵机被林玄这一剑吓了一跳,只顾着拉开距离,无心运转法阵,林玄便趁机找到了阵法的核心之处,破除了法阵。
一般而言,阵法都由其赖以运转的核心部分,一旦被破坏,整个法阵便也会被破去,但若是有人主持运转,核心之处便可不断变化,若非破阵者精神力远超对方,或是阵法造诣远超对方,断难寻到核心之处。
若是灵机没有被惊退,而是运转法阵抵御林玄,那么林玄所倚仗的太极剑便也失去了其最大的意义,只能与法阵相持却无法破阵。
想到此处,林玄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太极剑如此大的缺陷我先前竟没有想到,日日体悟稳字决,却在这紧要关头掉了链子,幸而唬住了这灵机,今后对敌,若再遇到阵法修士,当小心为上,轻易不可再动用太极剑!”
林玄此刻又犯了难,若不动用太极剑,以他的实力是绝无可能与灵机过招的。
灵机那边则与林玄拉开了不小的距离,此时回过神来,看向自己的法阵,见已经被林玄破除,只道是林玄这一剑的威能所致,并没有想到他其实是取了巧,一时间警惕心大作,在周身重新刻画出一个个防御法阵,生怕对方突然暴起。
看着正不断刻画法阵的灵机,林玄也没有出手阻拦的打算,失去了太极剑的助力,便是近身一战,他也不是前者的对手。
待布置完固若金汤般的层层防御法阵后,灵机才松了口气,看向正怀抱剑身一脸感兴趣地看向自己的林玄。
“这人怎么不趁我布置法阵的时候出手阻挠?难道是不屑于这么做吗?或许我费尽灵力布置的这层层防御法阵,在他看来,也不过是随手可破罢了,此人,究竟是何等实力!”
其实林玄只是对灵机布置阵法的手法起了兴趣,细细地观摩了一番罢了,至于不出手干扰,实在是他没有这个实力。
看了眼灵机周身密密麻麻的防御法阵,林玄不由得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这老头!布置这么多的防御法阵作甚!等我破完阵,恐怕主线任务的时间都要到了!”
打消了强行攻破对面这个乌龟壳的想法,林玄转而将目光投向四周。
如今的绝大多数防御阵法皆是不可移动的,因而灵机所布置的这层层防御法阵虽然防住了林玄,却也限制住了他自己的移动。
“现在想来,宗廷他将防御法阵改进为可以移动,实则是极大地增强了阵法修士的灵活性啊!”
感慨了一番大弟子的不凡,林玄又将精力放在了困住自己的这一个大幻阵之上。
思量了片刻,林玄心中有了计较,朝着一脸警惕的灵机朗声道,“道友何故龟缩不前?不是要与本座交流道法么?”
看着一脸淡然自若的林玄,灵机更加笃信他是隐藏了实力,“看来太上长老的判断可能有些失误,这林玄绝不可能只是金丹巅峰,回去后定要尽快禀告宗门。”
心中虽已经有些打了退堂鼓,但灵机表面上却是没有丝毫显露,“呵呵,林宗主,老朽最擅防御法阵,因而摆下这一层层防御法阵,只待阁下前来破阵。”
林玄扬了扬眉,“哦?既如此,本座便来领教领教灵阵宗的防御阵法,只是我出手向来没有轻重,若是伤到了灵机道友,我心难安,毕竟道友不过是受人所托,没有必要为此浪费自己的性命不是?”
听闻林玄所言,灵机心中的退意更甚,只是不知对方所言究竟是虚张声势还是好心相劝。
见灵机神色之中多有犹豫,林玄爽朗一笑,“既然道友为难,本座倒还有别的手段,既能破阵,又能不伤到道友,只是此法于我精神力损伤颇多,不知道友?”
灵机闻言大喜,刚想答应,又听林玄最后似乎话里有话,知道他这是想要索取好处,但自己本就是受石家所托来阻拦他的,又岂能予他好处,一时间不由得更为犹豫。
林玄见状,心知自己仍需添上一把火,这灵机行事过为谨慎,极其爱惜自己的性命,想来计策可成。
“唉,道友如果不愿意,那本座也只有得罪了,我天道宗活死人肉白骨的灵丹不少,道友倒也不必担心。”
言罢,林玄便作势举剑要斩。
灵机见状大惊,连忙出声道,“林宗主此法甚好!便依林宗主的!你我本就是交流道法,便是赠与林宗主些宝物又有何不可,权当是增进你我两宗间的情谊了!”
林玄见计策已成,心中大喜,但表面上则没有丝毫显露,“不知道友有何种能够恢复精神力的宝物?”
灵机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咬着牙取出了一株灵草。
“此物名为养神草,有滋润灵魂,恢复精神力的功效,乃我灵阵宗的镇宗之宝。若林宗主能另择手段破了我这阵法,此物便赠与道友。”
养神草作为能够恢复精神力的灵药,对于阵法修士的作用不言而喻,其数量极为稀少,在灵阵宗内也只有似灵机这般聚灵境的长老能够分得一二株,多年来灵机一直不曾舍得服用这养神草,便是遇到危险,精神力消耗极大之时,他都忍住没有服用此物,只因其实在太过珍贵,对于阵法修士而言关键时刻是可以保命的宝物。但如今也不得不忍痛拿出。
林玄看了看灵机手中的灵草,满意不已,“此物甚好!接下来,便请道友看看本座是怎么破阵的!”
林玄衣袖卷起,手中类似刻画一般的动作不断,看得灵机一阵云里雾里,丝毫不懂前者究竟使得是什么手段。
“此人若是糊弄我,定要追杀他到天涯海角!”
林玄右手忽然举剑大喝,惊得灵机以为他又改变了心意,要硬破阵法,连忙将注意力放在了周身的防御阵法之上,全力运转。
林玄见灵机注意转移,趁机取出破阵玉箫,运转精神力轻轻吹动,一阵无形的音波顿时传了出来。
灵机只感到大脑似乎一阵嗡嗡作响,而后便有一阵刺痛传来,令其面色狰狞。
十数息之后,林玄也已经精疲力竭,将破阵玉箫收回。
灵机这时也终于摆脱了那种疼痛,“嘶”地一声看向周围,而后便忍不住惊呼出声。
“这,这,这是什么情况!我耗尽灵力布置的法阵呢?”
林玄强打精神,看了看四周,对玉箫的功效满意不已,原本林玄只是打算破了困住自己的幻阵,可没想到就这十几息的时间,就连灵机布置的层层防御法阵也一同破除了。
“这功效强是挺强,就是对于精神力的消耗太过恐怖,只这十几息的时间,我便感到自己的精神力已然枯竭,现在我的状态,恐怕便是对上凝鼎初期的修士都有落败的风险!”
灵机过于惊骇,只觉得面前的景象有些耸人听闻,不由得抬头向林玄看去,见后者脸色苍白了不少,便知道对方的消耗应该也不小,心中这才稍定了一些。
“林宗主,不知您刚才的手段是……”
林玄这破阵的手段有些过于诡异,对于他们阵法修士是极大的威胁,容不得他不上心。
“抱歉,此乃宗门隐秘,不可外传,但此法对于精神力的消耗极大,虽然不影响其他方面的战力,但这滋味却着实不太好受,还需道友将那养神草赠与我修养一番。”
仔细打量了林玄的状态,灵机知道他所言非虚,这种手段对于精神力的消耗极大,想来他也不可能随意用处,因而便也稍微放了点心。
“此事要尽快向总门那边汇报,这林玄的实力恐怕非同小可,有掌握这等破阵之法,我宗绝不可轻易与之交恶。”
想到这里,灵机只觉得要尽快回宗门汇报情况,商讨今后对待天道宗的态度和策略,便将手中养神草朝着林玄扔去,也不靠近,拱了拱手便转身飞速离去。
见对方已然远去,林玄这才松了口气,取过养神草,一刻也不敢耽误的开始炼化起来,尽快地恢复自己的状态。
“只希望叶家那边能撑久一点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