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玄幻:为师真的没有藏拙啊 > 第四十章 流云大战(五)

第四十章 流云大战(五)


  
穆云带着石宗廷与穆菲菲朝着流云城急行,待得他们到达叶家后,战局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石鑫由于在叶心水和剑尘的手上吃了亏,心中郁恨不已,便直接找上了石家的四长老石藩,让后者为自己报仇。
石藩正与另外两位长老联手对付叶家的三长老叶君,此刻见自己平日里也颇为宠爱的后辈被人联手欺负,当即眉毛一挑,冷哼一声。
“鑫儿,那两人现在何处?爷爷替你报仇!等擒下了那叶心水,任由你炮制!”
石鑫闻言大喜,“四爷爷,他们想来还在之前的地方对付我石家其他弟子,您且随我来!”
而一旁的叶君听见二人所言,顿时怒不可遏,奋力接下其他两位石家长老的一招后,怒吼出声。
“石藩!你莫非还要对小辈出手不成!”
石藩不屑地瞥了一眼仍在竭力支撑的叶君,冷笑一声道,“老家伙,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也不知道等我收拾完那两个小辈回来,你是否还能站着同我说话!”
言罢,也不等叶君回话,带上石鑫便往着二人的方向行去。
叶君看着石藩的背影,心急如焚。叶心水是她看着长大的,感情极深,加上她天赋极高,被视为叶家未来的希望,眼见石藩要对其出手,而自己却被困住,无法脱身,不由得急火攻心,手上招式也乱了几分,仓促间中了对方一招。
叶君知道此时自己不能分心,只能暗自祈祷叶心水与剑尘能够化险为夷。
“如今能够破局的,恐怕就只有那位天道宗宗主了啊……”
在石鑫的引导下,石藩很快便发现了正在与其他石家弟子战斗的叶心水与剑尘。
“两个小娃子,你们是准备让我动手,还是乖乖束手就擒?”
叶心水与剑尘听到这道苍老的声音,面色一变,转过身来,发现是石家的四长老石藩,心中不由得警铃大作,一脸戒备地看向来者。
看着二人如临大敌的样子,石鑫感到解恨不已,冲着他们嘿嘿一笑,“识相的就快给小爷我跪下来求饶,我四爷爷下起手来可不知道轻重!”
剑尘双目微眯,冷哼道,“莫非石藩长老还要以大欺小,对我们两个晚辈出手不成?传出去对前辈的名声可不好!”
石藩眉毛微挑,冷峻的眼神盯得剑尘直感到头皮发麻。
“铁剑宗的小子,你以为老夫的凶名是怎么来的?在我眼中,可没有那么多的顾虑。”
剑尘心中一沉,他知道石藩说的不错,石藩一直有石恶人的凶名,就因为他出手从不看对方的辈分,便是行在路上,有他看不顺眼的人,无论对方是小孩或是老人,都会遭到他的毒打。
“心水,你快走,我帮你拖住这老不死的!”剑尘将叶心水护在身后,朝她低声急语道。
叶心水深深地看了一眼躲在石藩身旁的石鑫,语气坚定地道,“我不走,便是死,我也要同你死在一起!”
剑尘闻言虽感动不已,但他知道便是叶心水留下来,对上凝鼎境的石藩,也断然没有取胜的可能,因而他侧过头,咬着牙冲着叶心水低声请求道,“心水,不要意气用事,若是落到那石鑫的手里,你……”
剑尘话说到一半,叶心水已然明白了他的意思,若是被那石鑫抓到,她的下场,恐怕将会生不如死!
犹豫了片刻,叶心水颇为不舍地看了一眼剑尘,“尘哥哥,你,一定要活着!”
剑尘冲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坚定地点了点头,后者立马抽身暴退。
石鑫眼见自己看上的猎物要逃跑,顿时心急不已,冲着石藩道,“四爷爷,千万不能让她跑了!”
石藩冷笑一声,“鑫儿放心,一个筑基期的小辈,也妄图在我的手上逃脱!”
话音刚落,石藩抬手便是一道灵力朝着叶心水远遁的方向打去。
剑尘见状,连忙抽剑,一身灵力全力爆发,想要替叶心水挡下石藩的这一击。
然而剑尘也不过才筑基初期的修为,又怎么可能挡得住与之相差了一整个境界的石藩的攻击,尘心剑才触到那道散发着惊人威能的灵力光团,便惨呼似的悲鸣一声,连带着剑尘一起被远远的弹开。
只是这一阻,剑尘便已然受了重伤!然而那道灵力光团却没有丝毫被削弱的迹象,仍然朝着叶心水飞速追去!
“心水!”不过数个呼吸的时间,灵力光团便追上了叶心水,眼见她马上就要承受这恐怖的一击,剑尘不由得急火攻心,加之此前受的伤势,顿时一道鲜血吐出。
面对这来势汹汹的一击,叶心水却没有丝毫惧怕的样子,反而一脸平静的迎了上去。
看着这一幕,剑尘目眦欲裂!
他哪能不知道叶心水心中所想,即便竭力抵抗,受了这一击,叶心水也将再无反抗之力,只能任由石鑫炮制,因而,叶心水的选择便是将自身破绽完全暴露,但求一死!
“石鑫!石藩!石家!我剑尘定与你们不死不休!”仿佛被激怒了的暴龙,剑尘双目通红,仰天怒吼,全然不似平日里谦谦君子的模样。
眼见叶心水即将香消玉殒,石鑫也急了,急忙出声道,“四爷爷!她不能死啊!她身怀癸水之体!”
石藩闻言一愣,此前他只当石鑫是馋叶心水的身子,并不知道后者身怀癸水之体的事情,此刻听到石鑫的话,不由得傻了眼,连忙想要再次出手,为叶心水挡下这一击,然而却已经为时晚已。
叶心水面含微笑地看了眼状若死尸的剑尘,眼角不自觉地留下两行清泪,“尘哥哥,你我来世再续前缘。”
正在同石毅与石天雄交战的叶飞宇此时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不由得双目圆睁,一腔怒火仿佛要将他整个人都焚烧殆尽!
“很好!很好!石家!今日我们不死不休!”
极端愤怒之下,叶飞宇各种手段齐出,一时间的爆发竟将石毅与石天雄二人逼得节节后退!
石毅与石天雄也是眉头紧皱,对于叶心水,二人早已将之视为了让石鑫天赋更进一步的工具,此刻见其即将香消玉殒,内心也一阵阴晴不定。
至于叶家与铁剑宗的其他弟子长老,此刻也不由得揪紧了心。叶心水平日里待人十分和善,加之其天赋非凡,众人早将之视为了叶家的未来,此刻都恨不得冲上前去替她受了这一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土黄色的壁垒却突然横亘于叶心水的身前,为它挡住了这致命一击!
“心水侄女安心!钱伯伯来助你们一臂之力!”
众人闻言望去,发现赫然是钱开带着一众聚财楼的供奉及时赶到,刚才那土黄色的壁垒正是聚财楼的镇楼之宝,土灵珀!
包括石家的不少人在内,在场的众人见叶心水无恙,皆是长舒了一口气。
剑尘不由得大喜,仿佛有什么极其珍贵的东西失而复得。
叶飞宇朝着钱开郑重地抱拳,“钱掌柜,天大恩情,我叶家铭记于心。”
钱开朝着叶飞宇回了个礼,“无妨,既然答应了你们,我出手也是应该,幸而来的还不算太迟。”
叶飞宇微微点头,而后略微迟疑,接着出声道,“不知,林宗主他……”
钱开嘿嘿一笑,“放心,宗主他已经在路上了,想来用不了多久便能到了。”
叶飞宇这才将一颗心放到肚子里,虽然不知道那位林宗主究竟是何实力,但这微一有可能的破局之人,总算肯出手相助了。
一边的石毅则是面色阴沉,冷笑一声道,“别高兴的太早了,早料到天道宗宗主可能出手,我可是花了大代价请灵阵宗的聚灵期长老出手,那位林宗主现在想来已经被拦住了,你们就别指望他了。”
钱开不屑地瞥了一眼石毅,“聚灵期便想拦住林宗主?真是痴人说梦!”
被钱开怼了一句,石毅也不气恼,“咱们等着瞧便是,等我先将你们都收拾了,就算那位林宗主再赶来也晚了。”
不想再同钱开拖延时间,石毅又重新投入了战斗,而且出手明显要比之前更为凶狠,显然是对可能到来的林玄产生了顾忌。
钱开上前护住叶心水,也同石藩交起手来。
眼见自己的计划被钱开破坏,石鑫不由得恨得牙痒痒,但却也再无办法,只能将一身怒火都撒在了其他的叶家弟子身上。
有了聚财楼众人的加入,虽然场面上仍是石家占优,但情况已没有此前危机!
而就在此时,一道悠悠地叹息声却毫无预兆的响起。
“唉,师弟,这叶家竟有这等美人你怎么不曾告诉我?”
听见这道声音,石鑫不由得全身汗毛竖起,满脸堆笑,支支吾吾地回应道,“王,王师兄,您,您怎么来了?”
一道身着白衣长衫的人影诡异地显现在石鑫身旁,似笑非笑的看向后者,“怎么?不欢迎师兄?”
“我,我怎么敢。”
来者轻笑一声,不再理会浑身打颤的石鑫,转而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正护住身受重伤剑尘的叶心水,露出一抹淫笑。
“很好!癸水之体,是我的了!”
石鑫闻言,心急如焚,脱口而出道,“王煜,这,这人是我先看上的!”
王煜也不回头看他,一身比不少在场势力长老都要强上许多的威势爆发,抬手便往其脸上狠狠地扇了一个巴掌。
“师兄的名字,也是你能直呼的?”
石鑫立马蔫了下去,心中虽愤恨不已,但却不敢再有丝毫质疑。
这王煜便是王长老的亲孙子,也是石鑫的师兄,实力放在整个灵阵宗的年轻一辈中都可称超绝,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便已是凝鼎后期!
这人之前一直在灵阵宗内闭关修炼,如今想来是从王长老那得知的消息,便赶来要争抢叶心水!
感受到王煜那不加掩饰的邪淫目光,叶心水不由得眉头微皱,抓着水心剑的力度也不自觉加大了几分,这人,好强!
身后的剑尘由于身受重伤已然昏迷不醒,在这战场之上,叶心水断不可能将其抛弃,而是坚定地站在他的身前,背水一战!
“尘哥哥,这一次,换我挡在你身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