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当太后不如嫁纨绔 > 第6章 第 6 章

第6章 第 6 章


镇北王亲自动手,二十军棍打下来,前一刻还健步如飞的世子下一刻就被拖麻袋片儿似的给拖回了寝房。

“老老实实给我在屋里反省,三天后内务府就来人给你量身定制婚服。”镇北王扔下瓶伤药下了禁足令。

房门一关,在老爹面前死撑着的江既白立刻趴到床上摊成一张纸片人。还是倒吸凉气直哼哼疼的纸片人。

小厮春诚拎着水壶和铜盆走进来,见状又急又无奈,“爷,您忍忍,我这就帮您上药1

“快点儿,疼死爷了1江既白催促着,每说一个字,甚至每喘一口气,都能牵动屁股上的伤,疼得他连连倒抽凉气。

镇北王这次是真的动了气,虽然控制了力道不至于造成内伤,但摆明了是要让江既白吃吃皮肉之苦。

春诚小心翼翼褪下世子爷染着血渍的外裤和亵裤,尽管有了心里准备,但当血淋淋的伤口暴露在眼前时,他还是没忍住重重抽了口气,暗道:王爷下手可真够重的!

“爷,我先给您清清伤口,会有点疼,您再忍忍。”春诚说罢绞湿了细软的棉布巾,尽可能放轻力道擦拭伤口周边的血迹。

江既白捞过床头放着的软枕一口咬住,疼得额头青筋暴出冷汗涔涔。

年初去天鸣寺陪老和尚下棋,顺便求了支签,说他今年“得遇良缘,遍地锦绣”。呵呵,良不良缘的还不知道,他倒是先屁股开花了!

由于江既白暂时不良于行,整个世子府顿时清净下来。春诚得了主子爷的叮嘱,还是天天去打听丁家的情况,奈何他们家管事仆役的嘴巴太严,最后他还是从丁家三房找到突破口,买通了一个负责小厨房采买的管事,大致知道了些内情。

“就是这样。”一回来,春诚就忙不迭把打听到的消息和盘托出。

江既白听完连连直呼好家伙,不愧是丁大姑娘,作起来可真带劲儿!

春诚一脸纠结,不知该不该提醒自家爷,人家姑娘一腔孤勇反抗至此,就是不想嫁给您呀,我的爷!您还瞎高兴什么呐!王爷若是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再请出家法。

“世子爷,王爷回府了,请您去前厅。”

门外传来护卫的通传声。

江既白其实早能下床了,就是不想出去看他老子的脸色。

“知道是什么事吗?”

乔四是江既白的近卫,闻言推开门走了进来,禀道:“王爷今儿一大早就进了宫,刚回来时满面红光,身后还跟着两个穿着内侍服饰的宫里人。属下看着,像是内务府的。”

江既白顿时想到挨完打那天他老子扔下的那句话。

量身做喜服!

丁家大姑娘都作成那样了,这婚还能结?

带着满腹狐疑,江既白利落下床穿衣,直奔前厅。

“什么?给我和谁赐婚?”刚迈进前厅的门槛,江既白就被他老子的一句话震得差点儿平地摔个狗啃屎。

镇北王已让人将内务府两名内官请去偏厅喝茶,前厅里只剩他父子二人,索性关上门实话实说:“你不是看不上人家丁家大姑娘吗,巧了,人家也瞧不上你,皇上便做主,赐婚你和丁二姑娘。”

“丁二姑娘?丁明锦?”江既白好生克制,才没咬到自己的舌头。

镇北王点头,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笑咧了嘴。

江既白却不高兴了,“丁大姑娘不愿意,就换丁二姑娘,问过人家愿不愿意吗”

“赐婚是菜场买菜吗,还能讨价还价1镇北王看他这副样子就怒从胆边生,刚要上头再请家法,想到丁老将军的话,堪堪平复下来,道:“我已私下里问过老将军,二姑娘是愿意的。”

她愿意?江既白如遭雷击,愣在当下。

她怎么可能会愿意

镇北王被他这反应弄得一头雾水,“怎么,高兴傻了?”

江既白回过神,一屁股坐到椅子上,下一秒又疼得腾地跳了起来,表情狰狞:“有什么好高兴的,我又不喜欢她那样的1

镇北王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掘了谁家祖坟,这辈子就是来还债的,而眼前这个不孝子,就是来跟他讨债的小鬼!

“你喜欢的多了,看得上你的却没几个,好好珍惜人家二姑娘吧。”镇北王放弃父慈子孝的幻想,摁头下命令:“赐婚的圣旨马上就到,等着跟我一起接旨吧。”

江既白还想如法炮制,先逃了再说。然而镇北王早有准备,一摔杯子,六七条身影应声窜了进来,三下五除二,转眼就把江既白五花大绑塞住了嘴。

梁公公在皇上身边伺候多年,出入高门显贵之家传旨传了不知多少次,但像世子府这般的阵仗,真真是平生第一次见。

“镇北王直接绑了世子接的旨?”□□听他说完也大为惊讶。

梁公公连连颔首,“诶呦,您是没瞧见,绑得那叫一个结实,就连那嘴都给堵上了。”

□□脑海中想象出画面,不由哈哈大笑,“那小子素来顽劣,是得有这么个人治住他。”

“只是王爷过完节就得回阙州了,也不知道二姑娘能不能当得了世子府的家。”接旨接得如此心不甘情不愿,梁公公觉着,这位世子爷呀,还有得闹呢!

□□却丝毫不担心,“若是丁家大姑娘那种性情刚烈的女子嫁过去,跟那小子碰到一起,可能会天天闹得鸡飞狗跳家无宁日,丁家二姑娘嘛,善思明辨、温谨和顺,恰好以柔克刚。”

梁公公连连称是,心中暗暗吃惊,原来,陛下一早相中的人选,竟然就是丁二姑娘。

□□十分满意于丁家的识大体,吩咐内务府务必好好准备镇北王世子的大婚,另备一份厚赏给丁明锦。

内务府得了旨意立刻调动起来,丝毫不敢怠慢。

不过,陛下的万寿节在即,再不敢怠慢,也要先给万寿节大宴让让道儿。

赐婚圣旨送过府这天是八月十二,转过头八月十六就是万寿节。

四年前,丁明锦就是在万寿节上以一支剑舞惊艳四座。

也因此偶遇昌王,一见倾心。

于别人,只是又一个四年,于她,却已是隔了一世。

上一世的这一年,她又在万寿节大宴上献了一支剑舞,博得皇上盛赞。宴后,她鼓起勇气主动向昌王表明心意,江仲珽当即回赠他随身携带的玉佩,两人正式定情。而后在二哥的帮助下,他们说服了祖父,由祖父出面,向皇上提请婚事。

现下想来,丁明锦尤其羞愧自己的不孝。祖父硬着头皮以救驾之功推辞了皇上的赐婚,接着又要为了她去请皇上同意她和昌王的亲事。她不敢想象祖父当时该有多为难。

这一世,她只想大家都过得轻松些,自己也轻松些。是以,她借着落水的由头推掉了原本报名的表演。

但出乎她意料的是,这个表演的机会,竟是被丁明媚递补上了。

而且,她表演的也是剑舞。

“不声不响的,竟是连咱们都瞒着。”丁明岚看着舞台上出尽风头的丁明媚,侧身凑近丁明锦,叮嘱道:“过两天我就要离家了,你自己多长点儿心,防人之心不可无”

赐婚的事定下来后,她们姐俩才有机会好好坐下来说说话,这一说不要紧,仔细推敲当天落水的情形,竟发现另有猫腻。明岚的贴身丫鬟见状,才敢将压在心里的秘密说出来。

原来,那天她听说姑娘逃出了祠堂,便急匆匆跑过来帮忙,恰好碰上了也闻讯赶来的丁明媚。明锦落水时她就站在人群外围,清楚看到明锦是绊到了一只脚才踉跄着失去了平衡,向后摔进了水里。而那只脚,正是明媚的。

丁明岚闻言勃然大怒,当即就想去跟明媚当面对质,却被丁明锦给拦住了。

除了这丫鬟,她们没别的凭证,丁明媚又是个惯会狡辩的,翻扯出来只不过给长辈们添堵罢了。从此知道明媚为人,以后疏离些便是。

丁明锦正听着明岚在她耳边碎碎念,忽的察觉到有目光紧盯着自己,不动声色四下搜寻,正好与隔着人群的江仲珽目光撞上。

委屈、不解、伤感,甚至还有挥之不去的一抹幽怨。

这就是江仲珽,惯会用眼神说话。加之他那双自带深情忧郁的眼型,专注看人时,恐怕很少有女人能抵挡得祝

江仲珽用眼神无声发出见面的邀请,丁明锦深深回他一眼,转过头,完全没有起身的打算。

“你呀,还要愧疚到什么时候?”明锦捏起酒杯,朝终于住嘴的明岚举了举,她们坐在女宾席最末,偏僻清静,倒也方便说话,“汝之砒霜,我之蜜糖。你呀,就踏踏实实去给大伯娘祈福吧1

人群那边传来一阵小小轰动,正要去拿酒杯的明岚被吸引得看了过去,待看到那个一身华服招摇得像只花孔雀的男人,不禁瞠目:“这谁呀?”

明锦也看清那人,酒杯抵着唇,轻笑:“我的蜜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