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当太后不如嫁纨绔 > 第7章 第 7 章

第7章 第 7 章


闻言腿一抖,明岚险些维持不住平衡栽下椅子。

“呵呵呵,那真是好大一块蜜糖”又仔细瞧了两眼鹤立在人群中的镇北王世子,明岚干巴巴挤出句感慨。

不是纨绔子吗,怎么长得这般人高马大!这要是耍起浑来,跟明锦动手可怎么办!

明岚越看越觉忧心忡忡,明锦却截然相反。

与时下里京城男子追求的清瘦雅俊白面皮不同,江既白虽然才十七岁,尚属少年,但身高已八尺有余,看似偏瘦,实则肌肉紧实,出自宫中制衣局的金丝祥云纹锦袍穿在他身上,尽显矜贵卓绝之姿。偏又天生一双狭长丹凤眼,高鼻薄唇,不笑时凌厉桀骜如山巅雪,勾唇一笑又轻佻恣意如指间风。

人间风雪,催人又醉人。

好一个祸害。

明锦暗暗得出结论。

“他他好像往咱们这边来了?”明岚看着某人渐行渐近的架势,偷偷从桌下扯明锦的衣袖。

明锦拍拍她的手背暗示稍安勿躁,继续品尝罗域国特供宫中的葡萄酒。罗域国地处沙漠中的绿洲之地,境内日照充足,昼热夜凉,种植出来的葡萄等瓜果格外清甜,酿制的酒和果干果脯自然都属上上品,且稀少珍贵,很多时候便是有银子也买不到。

尤其是这葡萄酒,明锦尤为喜欢。

瞄了眼明岚跟前纹丝未动的酒杯,明锦抿了抿嘴,心生觊觎,低声询问:“你是喝不惯这酒?”

明岚胳膊一伸,将酒杯稳稳推到她跟前,面上波澜不惊内心却在狂吼:我的天爷诶,现在是讨论酒的时候吗?现在就是王母娘娘的琼浆玉露放我眼前我也没心思喝好吗!

她微微侧身坐着,看似在和明锦私话,实际上眼角余光紧紧盯着蜜糖柿子,他每迈出一步,她的警惕就提高一分。

明锦心满意足喝尽自己杯子里最后一口酒,双手就要去捧明岚那杯,指尖与杯壁将碰未碰之际,自头顶响起一道轻慢的男声:“这位想必就是明锦妹妹了吧?”

少年本就招人眼,主动跑到女宾席这边搭讪,更是引来一大片目光聚集而来。

明锦循声抬头,咫尺之距,少年的容貌愈发冲击人感官。他勾唇浅笑,含情带意目光竟是看着明锦身侧的明岚。

舞乐声中夹杂起一片喁喁低语,坐在一段距离之外的薛氏作势要起身,却被丁老太太一个眼刀拦下。崔氏也沉住气没有动。

明岚磨着后槽牙将拳头捏得咯咯作响,极尽克制没有当众赏他一对乌眼青。

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故意错认自己给明锦难堪。

“世子,您认错了,我才是。”明锦收回手端正好坐姿,不疾不徐开口替江既白解围。

是的,替他解围。

离得太近,她都能听到明岚的磨牙声了,自己再不出头,明岚怕是就要出拳了。私自跑到女宾席,就算明岚揍他,他也活该。

江既白循声移过目光看向她,眼底飞快掠过一抹复杂情绪,换上一副玩世不恭的笑脸,拱了拱手,“瞧我,以貌取人的毛病又犯了,还望明锦妹妹莫怪!莫怪1

丁家这一辈嫡出的三个姑娘,论相貌都是个顶个的美人胚子,但若真要论个高低,自是以丁明锦更胜一筹。

如今她和明岚坐在一处,江既白却用以貌取人来当认错人的借口,嗯,个中深意就有得品了。相信今日大宴之后,京城热议话题榜又要丰富不少。

明锦的目光从江既白手中的折扇上一带而过,嘴角飞快牵了牵,待开口时语气依旧不变不惊,“无妨,我不若世子,经常在外行走,你不识得我,这很正常。”

嘴上这般说着,她却没有半分起身回礼的打算,心安理得享受下他这一礼。

江既白眼皮抽了抽,不动声色收回礼站直身体,脸上笑意不减,“听说妹妹日前意外落了水,身体可大好了?平康坊有家药膳馆颇为有名,尤其擅长做些温补类的羹汤,我与那大厨有些交情,以后可每日给妹妹送一盅。”

“多谢世子关怀,已经大好了。”丁明锦回以礼貌一笑,话音一转,道:“不过,我对药膳确是颇有兴趣,若是不麻烦,就有劳世子了。”

天天送汤,好啊!

平康坊的药膳名店,一盅汤的要价恐怕很可观。

原本听到平康坊三个字齐齐变色的众人在听到明锦这后半句后,又齐齐惊掉了下巴。

这丁二姑娘到底是不知道平康坊是什么地方啊,还是纯粹心大?嗯也有可能是在强忍着。

明锦强不强忍不知道,明岚是真的强忍到极限了。

这人啊,上赶着耍贱找揍,总要满足他才不失礼。

反正她马上就要卷铺盖滚去黔州老家了,顶多滚之前再跪两天祠堂。

“小王爷,皇上正找您呢,快随咱家过去吧1千钧一发之际,梁公公竟亲自寻来了。

江既白连连碰软钉子,这会儿见着梁公公前所未有觉得顺眼,“明锦妹妹,抱歉,我得先行一步了,有机会请妹妹吃茶。”

明锦施施然站起来,冲他和梁公公福了福身,“世子既已赠汤,如有机会,吃茶还是我来请吧。”

江既白心头一梗,好不容易才维持住脸上的笑容,拱了拱手转身就走。他身高腿长,一步顶普通人两步,苦了梁公公紧倒腾步子才能跟得上他。

明锦深深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垂眸收回目光,掩下眸底流转的狡黠。

大宁民风开放,江既白在大宴上跑到女宾席这边确有些失礼,不过他与丁明锦已然明旨赐婚,见见面倒也算不得什么。

只是观这世子爷的言行,对丁二姑娘,或者说对赐婚,怕是没那么情愿。

在座众人心里大多如此想法。

若站队的话,年纪稍长些的夫人们,自是站在明锦这边的居多,惋惜她这么个品貌出众的可人儿,要嫁给那么个纨绔子!

年轻的姑娘们,心思可就多样了,除了有同情的,还有羡慕的、嫉妒的、等着看明锦笑话的无他,蜜糖柿子貌美惹人垂涎惹的祸罢了。瞧瞧,这人都走没影儿了,还有不少姑娘的目光收不回来呢。

明岚的目光也收不回来,不过不是因为垂涎某人美色,而是为没机会出拳耿耿于怀。忽的,一盘水晶肴肉递到她面前,偏过头,就看到明锦笑吟吟看着她。

“我”明岚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些什么。

明锦把醋碟和装姜丝儿的小碟子也一并给她挪过来,轻声道:“你先吃,吃完了咱们去附近逛逛。”

此处也确实是不太方便多说话。

明岚颔首,默默提起筷子。水晶肴肉是她最喜欢的一道菜,宫中御厨做的更是外面难以吃到的绝味,可这会儿吃在嘴里,却味如嚼蜡,没滋没味。

明锦终于如愿以偿喝上了第二杯葡萄酒,微微眯着眼睛回味,眼角眉梢都噙着浅浅笑意。

在回味酒香,也在回味适才某人离开时明显仓促的脚步。

啧啧,每天一盅平康坊大厨的药膳汤,世子爷的钱袋子不知道能否撑到大婚

今年的万寿节大宴设在昭阳殿,从西侧门出来就是千秋亭,亭子北边临着澄瑞湖。这个时节莲田已败,但湖边的大片菊花却开得正当时。

明锦与明岚闲散地逛着,身后跟着卿云和明岚的贴身大丫鬟。

迎面吹来的湖风带着秋天特有的爽飒,今儿又是大晴天,云淡天高,极目望去视野开阔,让置身其中的人也跟着心境豁朗起来。

明岚有主见,执着,但不钻牛角尖,现下远离歌舞喧嚣,因愧疚而生出的冲动情绪很快得以平复,同时暗暗庆幸自己刚才按捺住了没有出手,否则损了自己的声名不说,也让明锦更难以自处。

“想开了?”明锦察言观色,见她神色间发生的转变,终于放心了。

明岚驻足,临湖远眺,痛痛快快呼出一口气,笑着偏过头看向她,“想开了1

是的,真的想开了。

面对镇北王世子,自己能想到的只是动手,而明锦,由始至终分寸不乱,应付得游刃有余,甚至还有余力开导自己。

或许,就如明锦所说:汝之砒霜,我之蜜糖。

明岚最不喜欢歌舞宴会这种场合,想在湖边多吹会儿风,明锦便由着她,自己先带着卿云回大殿。

“二姑娘,请留步。”

明锦二人刚转过千秋亭下的一角假山,忽的被人唤祝

卿云动作先于意识,应声挡在明锦身前,待看清来人,微微蹙眉,道:“原来是兰羽姑娘,有事吗?”

兰羽朝明锦福了福身,轻声道:“二姑娘,我家爷想请您拨冗一叙。”

昌王殿下?

卿云下意识就想寻借口替姑娘拒了,可还没等她想到由头,就见假山后转过来一人。

“现下想要见二姑娘一面,倒真是不容易了。”

卿云脸色微变,忙垂下目光福身见礼。

明锦不动声色走上前两步将卿云隔在自己身后,福了福身,道:“如今我已有婚约在身,需要避嫌,还请殿下见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