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当太后不如嫁纨绔 > 第16章 第 16 章

第16章 第 16 章


江君淮。

君淮,江既白的字。

即使是在上一世,江既白也甚少用到这个表字,明锦第一次看见,还是当年她初初临朝听政时,镇北王送来的贺书上。

没想到会在自己的及笄礼单上在看到这个表字。

江既白,竟然给她送过贺礼?

“卿云,你拿着我的对牌去外库房走一趟,帮我把礼单上这几样取来。”明锦招呼卿云过来,在礼单上勾了几笔递给她。

卿云不疑有他,接过礼单册子就去了,不多时,小心翼翼捧着长长短短几个匣子回来。

明锦先打开两个装书画的长匣子打掩护,然后才拿起那个一巴掌见方的雕漆小匣,打开,天青色绸缎上静静卧着一枚玉佩,形制古朴,入手却温润细腻,不识货的,极容易眼拙。

卿云见她反复把玩着手上的玉佩,好奇地凑上前打量。嗯,看着挺平平无奇的,不知怎么就称了姑娘的心。

别看刺绣不行,打绦子明锦却在行得很,正好前阵子刚买了不少丝线,捡着最好的配了色,一个时辰不到就打了个别致的绦子坠着玉佩。

明锦站起身,将玉佩绦子系上腰间。

绦子样式简单干练,配色素朴,与玉佩相得益彰。

卿云看着大觉神奇,“姑娘,奇了,这绦子和玉佩,单看都不怎么乍眼,没想到配在一处竟意外地好看呢1

明锦也觉得甚为满意,仔细将绦子解下来交给卿云,“你且帮我收着,往后就系它。”

卿云嘴上应着,小心接过来收进梳妆台的描金妆奁盒里,顺口问了句:“姑娘,这玉是哪位贵客送的呀?”

“一个你绝对想不到的人”明锦故作神秘吊人胃口。

卿云等了半天没等到下文,不急也不恼,没事儿人似的抱起针线笸箩继续帮姑娘绣嫁妆,还不忘催促:“姑娘,您这荷包还剩半个太阳呢,趁今晚绣完了吧?”

明锦硬着头皮诶了一声,抬腿往周边蹭。

田妈妈提着晚膳的食盒进来,见姑娘竟然在乖乖绣嫁妆,不由老怀欣慰。可当熄灯前,看到终于完工的荷包成品,再一次庆幸这东西只单独送给世子惠存,不用放到嫁妆箱子里。

翌日一早,听闻老太太已经正常起身了,崔氏和明锦草草用过早膳就往寿安堂来。没想到有人比她们还早。

母女俩眼圈都红红的,显然是刚刚哭过,但面色透着红润,精气神儿跟昨儿个相比简直判若两人,就差将“人逢喜事精神爽”几个字写在脸上了。

不多时,长房的朱氏也带着丁明岚过来了。

一番见礼自不必说,待她们母女坐定,丁老太太才清了清嗓子道:“昨晚老爷子从宫里回来,带回了个消息,官家打算为昌王殿下和明媚赐婚,并有意与镇北王世子和明锦的婚事两好合一好,择个大吉之日一并出阁。老爷子已然代为谢恩,你们若没什么异议,尽可着手准备嫁妆了。”

老爷子都谢恩了,她们还能有什么异议。

不过,乍闻消息的崔氏和朱氏还是挺意外的,没想到皇上的决断会这般快。

丁老太太早就明说过,府里的姑娘出阁,公中一致对待,每人给现银三千两,另一处两百亩左右的庄子。

银子都一样,庄子的选择性可就大了。位置、田亩数、田地优劣比例、出产等等。崔氏身为嫂子,客气地推让了句,薛氏倒好,顺势就笑呵呵应承了下来。

明锦不觉得怎样,明岚却在一旁默默翻了个大白眼。

她这三婶,还真是不知道客气二字怎么写。

明岚离家的日子定了,就在三天后。明锦请示了老太太,解了她一天禁足,姐妹俩去万山寺进香,求个平安符。

当然,也约了丁明媚,意料中被婉拒了。

“她啊,自小就爱处处跟你比,现下也得了赐婚,对象还是皇子,再怎么不得圣眷,外人看来皇上的亲儿子到底也要比异姓王的世子来的更尊贵一级。”明岚靠向车壁,叹了口气,道:“瞧着吧,三房的尾巴就要翘上天喽1

瞧瞧,仗着马车里没有外人,说话方便,这人就又开始口无遮拦了。

明锦心里这么腹诽着,嘴上却还给她补充:“昌王谦恭自持,克慎勤勉,在外的名声可是比世子强上百倍,三婶这个岳母想来应当是越看越喜欢。”

明岚宽慰地拍拍明锦的腿,“不是我故意编好话宽你心,那位昌王殿下,凭着之前寥寥几次碰面的印象,再加上他救明媚时的举动,我总觉得让人看不透。”

是不是心思单纯的人,直觉都特别的准。遥想上辈子她们在宫中重聚,明岚也像这样评价江仲珽,话里话外提点她。

“鞋子好坏,穿鞋的人自己才知道,过日子也是这个道理。”明锦笑笑,转移话题,道:“你去了黔州,自己照顾好自己,我爹给刑总兵的书信这会儿应该已经收到了,你拿着我爹的名帖直接去拜访即可。”

说罢,明锦从袖兜里抽出一小沓名帖递给她,打眼一瞧足足有十几二十张。这是她爹一早就预备好的,让明锦转交给明岚。

明岚被这么多的名帖吓了一跳,心头止不住又胀又暖,“哪里需要这么多,我拿一张名帖就够了。”

明锦不由她推辞,直接把名帖塞她手里,“我知道,老爷子也给了你名帖,你且都收着,又没多重,出门在外,有它总方便些。别只顾着面子不肯求人,自己硬抗。”

想着上辈子她离家后吃过的那些苦,明锦忍不住就想多念叨两句,让她这辈子能过得容易点。淋过雨的人,余力之内,也想给别人撑把桑

到了万山寺,姐妹俩在大殿进了香,趁着明岚求签之际,明锦去拜访了主持大师,同时也验证了心里的猜测。

河灯会那天,先她一步来拜会主持大师的,果然是江既白。自己送过去的茶点,一多半是进了他的肚子。

巧合?呵,好个骗子!

“你干嘛这样笑?”碰头后,姐妹俩往殿外走,明岚连连打量她好几眼,忍不住道。

明锦:“我怎样笑了?”

明岚两手食指抵住嘴角,往上一推,“就这样,活像捉到了正在偷鸡吃的小狐狸。”

明锦不禁地笑出声,小狐狸没有,小世子倒是逮到一个。

时近暮秋,一般的阔叶树木基本落叶落得差不多秃了,但万山寺内的松柏和银杏正是观赏的好时节。尤其是眼前这片银杏林,美得让人流连忘返。

放两个小丫鬟去捡拾白果,明锦和明岚就跟在她们后头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她们沉浸在眼前的景致里,却不知这一幕映入旁人眼里,她们也是好风景的一部分。

“哪个是你媳妇?”手肘怼了怼身旁杵着的人,江言昭问道。

江既白不情不愿地伸手指了指,“粉衣服那个。”

“哦,看起来还挺不错的。”嘴上这么说着,江言昭的目光却是盯着另外一个,“绿衣服的那个是她家姐妹?”

江既白用鼻音嗯了一声,“她大伯那一房的堂姐,丁家大姑娘,好像是叫丁明岚。”

江言昭挑眉,“哦,原来是差点成了你媳妇的丁大姑娘。”

“你千里迢迢从滇南回来,就是为了给我添堵?”江既白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嘿,你这人怎的半点玩笑都开不得了1江言昭收回目光,转身跟上拉长脸的某人,“听说你爹明儿一早要亲自去老将军府上送聘礼”

明锦突然停下脚步,凭直觉看向银杏林一条小径的尽头,然而只来得及看到隐约的一角袍裾。

“怎么了?”明岚也停住脚步,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小径尽头空无人迹。

“哦,没什么,可能是我看错了。”明锦笑着摇了摇头,觉得是自己太过敏感。

赶在傍晚前回到家,明锦先陪着明岚去寿安堂给老太太送了平安符,然后才回了自家院子。一进大门就被候在门房的田妈妈给捉到了正房。原来早上她出府后不久,镇北王就差人送了帖子,说是明儿一早就亲自带着世子登门送聘礼。

通常来说,像世子这样大婚交由内务府和礼部操办的,送聘一般是官媒带人登门,世子本人都不必出面。镇北王这般举动,无疑是在给丁明锦抬脸面,同时也是对外表态:不管世子如何,镇北王府是绝对认可丁明锦这个儿媳的。

“明日的场合,原本是不用你露面的,可是我想着,王爷应当很快就要离京回阙州了,来年你们大婚,也不知能不能赶得上,明儿便正式拜见一面吧。”丁二爷道。

明锦自是同意的,回房的路上一直想着该准备份什么样的礼。

翌日一大早,将军府早早打开了大门,从正门一路到寿安堂大门,沿途早早洒扫整洁,阖府准备着迎接贵客。

辰时正,吹吹打打的送聘队伍准时出现在将军府大门前,身着紫金蟒袍的镇北王在拴马桩前翻身下马,满面红光直奔将军府大门,身后跟着同样人高马大一身锦袍且相貌出众的儿子。

明锦今日穿着一身石榴色襦裙,腰间坠着玉佩绦子,她本就生得白皙明丽,被这颜色一衬,愈发显得整个人的气质灵动璀璨,吸引人目光。

镇北王见到她的第一眼,却是被她腰间系着的绦子给夺去了注意力。

更确切地说,是绦子上那块眼熟得不能更眼熟的玉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