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当太后不如嫁纨绔 > 第18章 第 18 章

第18章 第 18 章


“兰羽姐姐,我家姑娘有十分紧急之事要与殿下说,请殿下务必相见一面1春禾紧紧抓住兰羽的手,如同溺水的人抓住最后的浮木。

兰羽被她攥得有点疼,按捺着心底的不耐烦搪塞她,“今儿大朝会,王爷天还没亮就去上朝了,说不准什么时候才能回府。这样吧,你先回去,等王爷回来了我一定立刻禀报,得了消息就通知你。”

临出门前姑娘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将话带到王爷面前,春禾哪敢就这么离开,哀求道:“姐姐,我家姑娘说,真的是十万火急的大事,让我务必当面向殿下禀报。我就这么回去,真的没法交代,可否让我等殿下回来?”

兰羽顿觉不快,她在殿下身边伺候多年,深受信任,殿下心里最属意的王妃人选是谁,她再清楚不过。这次赐婚如何落到丁明媚头上的,她更是心知肚明。私下里本就怀疑丁明媚在其中做了什么猫腻手脚,对她甚为不喜,现下又上赶着约见,兰羽不由得心生轻蔑,愈发觉得丁明媚配不上自家王爷。

可婚事已定,那位已然是准王妃,殿下一早又有交代,要对她客气些,兰羽只能按捺下不耐烦,故作为难,道:“府里人多眼杂,你在这里等着,万一被人看到,嘴碎乱说,对三姑娘总是不好的。这样吧,你到街角的那间茶肆等着,王爷一回府我就差人去叫你。”

春禾心急如焚,但也没什么办法,只得诺诺应着。殊不知这一等,就足足等了将近一天。

丁明媚在家等得也是坐立不安,接连绣坏了两块锦帕,就连薛氏都察觉出她的不对劲来了,吓得她搪塞了两句后赶紧寻个由头躲回了自己闺房。

将近申时末,春禾才终于赶回来,丁明媚屏退左右,沉下脸就要斥责,见她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又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听罢春禾的解释,又得到了昌王的回信,确定了明日见面的时间和地点,脸色遂也渐渐缓和下来。

春禾得了恩准先行回后院下人房休息,结果人一沾炕就发起了高热,她的伤本就没好透,今儿又在茶肆吹了不少冷风,一路赶回来已经是强撑着了。

青葙抽空来给她送药时发现她烧得人都糊涂了,赶忙又求到姑娘面前,请了郎中开了退热的方子,连灌了两碗药,青葙守了一整宿,天将将亮的时候才终于退了热。

高热虽退了,但人还虚弱得很,陪着丁明媚出门却是不可能的。

这种情况下,只能让青葙随行。

虚弱得几乎下不了炕的春禾在听到青葙说要陪姑娘出门时,犹豫再三,还是偷偷提醒她:少看少听少问,切勿好奇,闭紧嘴。

春禾素来沉稳可靠,一直以来都是以姐姐的姿态护着她,是以青葙虽然不明白她为何突然这么叮嘱自己,但还是满口应下。

每月十五前后,大护国寺都有高僧设坛讲经,京中不少女眷会去进香听讲,丁明媚虽年纪不大,但这两年已然是虔诚的听众。薛氏不疑有他,甚至还挺支持她出去走走透透气。

卿云不是包打听,但架不住人缘忒好,大部分人闲聊的时候都不避讳她,这不,去大厨房逛了一趟,三姑娘出门去大相国寺的消息就自动钻进她耳朵了。她自己也没当回事,回来时顺嘴就跟姑娘念叨了一句。

她不以为然,明锦却有如醍醐灌顶。进香礼佛,她通常是去万山寺,甚少去大护国寺,丁明媚和江仲珽在大护国寺私会,她自然不会撞到。

这么明显的事,她竟然一直没想到,一叶障目埃

“姑娘,你怎么了?”卿云见她一副原地顿悟的模样,纳闷地回想自己到底说了什么。

明锦连忙把刚绣好的荷包捧到她眼前,转移她注意力,“没什么,这不是终于绣好了荷包吗,高兴1

卿云看了眼布料精美样式简洁大气的荷包,目光最后定格在双凤朝阳的图案上,忍了忍,最终还是没忍心说出口。其实吧,绣出这样的荷包,真的没什么好顿悟的

“昨儿春诚过来送汤,世子爷也跟着?”明锦问道。

“嗯,每次都能看到巷尾停着马车。”卿云道。

明锦起身从八宝阁里翻出个剔红牡丹纹圆盒,将荷包放进里面,嘴上念叨着:“中午我跟你一块儿去取汤,顺便把回礼给他。”

按宁朝习俗,男方送聘过大礼时,女方这边需要回礼。回礼里通常会有女方亲手准备的锦帕、荷包之类的小物件,一来向婆家显示女红手艺,二来嘛,也有定情信物的意味。

镇北王登门那日,明锦的荷包还没有绣完,便没有加进回礼里。

卿云一看到被明锦翻出来的那个圆盒,心就在滴血。这剔红圆盒出自京城名匠梁工之手,为感激姑娘援手之恩,专门做了一套八个圆盒以表感谢。且这八个圆盒上的图案是梁工专门请姑娘画的,仅此套盒所用,换句话说,这八个圆盒,个个都是孤品。以梁工如今的身份地位,这套盒子,单拎一个出来恐怕都要遭疯抢。

现下却被她家姑娘随手装了荷包送人

卿云表示心麻了,没看法。

与她正好相反,终于绣完荷包的明锦觉得格外神清气爽,提笔作画时一扫之前的阻滞,灵感泉涌,有如神助。

果然,绣活儿这东西,真的不适合她来做。

临近晌午,明锦主仆俩提前候在角门外,幽僻的长巷里只有她们两个。低调的青蓬马车准时出现在巷口,春诚刚要刹车,就发现今儿多了道人影,仔细辨认,忙低声对车内人禀道:“爷,今儿二姑娘好像也在。”

车窗帘子歘的一下被撩开,一个脑袋探出来看了过去。

稍后,马车继续向角门驶去。

茶馆二楼,还是临街的雅间。

两人围桌对坐,热茶与好汤。

此情此景,似曾相识。

明锦看了眼被江既白推到自己手边的汤盅,也将自己手里的盒子放到他面前。

明明都是好东西,被他们这么一弄,愣是跟土匪交易似的。

拧开汤盅,明锦用桌上备用的茶碗盛出来两碗晾着,然后笑眯眯看向打开盒子后微微出神的江既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