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当太后不如嫁纨绔 > 第19章 第 19 章

第19章 第 19 章


整整一刻钟过去了,江既白专注的目光依然没有从荷包上移开的迹象。

这么感动?

大可不必吧。

明锦破天荒觉得一丢丢心发虚,将晾得温热的汤碗推到他手边,“世子,秋干物躁,日常饮食你也要注意多喝些汤水。”

江既白闻声猛然回过神,轻咳两声掩饰尴尬,他其实并没有听清明锦说了什么,不过一看近在手边的汤碗,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淡淡道了声谢后端起汤碗不紧不慢地一勺勺舀着送进嘴里,视线微垂,看着像是盯着碗里汤,实则掠过碗沿儿还是落在了剔红圆盒里。

尚不及他掌心大的荷包就那么大咧咧卧在盒子中间,大肚朝天,上面绣着一团图案,他仔细端详、冥思苦想,觉得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两只斗鸡!

斗鸡入图有什么吉祥的寓意?

江既白对着荷包好一顿搜肠刮肚也没想出一个典故与此有关,默默咬汤匙心里发苦: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正全情投入唏嘘自省呢,手腕一沉,碗里又被添了两勺汤,抬眼看去,入目就是明锦一团和气的笑脸。

江既白心尖尖猛的一颤,立即垂眸错开视线。表面上稳如老狗,心里却已经翻涌得一浪叠一浪。

或许,明锦绣这对斗鸡送给他,根本就没什么典故寓意,只是听说他爱玩斗鸡,投他所好罢了……

这不就是暗戳戳的讨好吗?

江既白叼着汤匙,眸光流转间不自觉将唇角弯出了弧度。

不起眼的青蓬马车再次停在偏幽的小巷角门外,直到亲眼看着明锦两人走进了门内,马车才又扬鞭驱动。

卿云从门内探头看向在窄巷里越走越远的马车,脑海中浮现出世子爷圆盒不离手的模样。

嗯,不愧是世子,果然识货!

明锦终于把回礼补完,无债一身轻,兴致勃勃地打算再多画一些花样子,不拘于绣嫁妆用,剔红、缂丝都可以。

她这边天清日朗,大相国寺偏僻幽静的客院厢房里却是阴霾笼罩。

秘密被请来的郎中前脚刚从暗门被送走,丁明媚就香帕掩面低低呜咽起来。

守在门外廊下的青葙隐约听到屋里的哭声,心下一阵着急,就想开口询问一声,就被兰羽当即阻拦,还将她带离廊下,避到游廊里。

青葙犹不放心,可转念想到出门前春禾姐姐的叮嘱,暂且按捺着焦急安静候着。

厢房内,江仲珽从丁明媚怀孕的震惊意外中渐渐回过神,不是不懊恼悔恨当初的一时冲动,可眼前最重要的还是将人给安抚祝

江仲珽悠悠叹了口气,起身坐到榻边,将人揽进怀中,“好啦,别哭了,仔细伤了身子。”

丁明媚闻言眼中泪意愈发汹涌,若说之前还有用眼泪博取江仲珽心软愧疚的小心思,这会儿的眼泪就真实多了。

这是她和江仲珽的第一个孩子,如果是个男孩,那就是昌王府的嫡长子,名正言顺的昌王世子,母凭子贵,王府主母的位子她也就能坐得稳稳当当。

可孩子已经一个多月了,再有两个月便要开始显怀,想保下孩子又不引人怀疑,除非能在两个月之内完婚。

“王爷,咱们真的不能想想办法,及早完婚吗?”丁明媚哀哀啜泣道:“这是咱们的第一个孩儿,我……我舍不得他……”

江仲珽本对这个孩子没什么感觉,只懊恼他来的太不是时候,就算在两个月之内草草大婚,最后他出生,有心人一算就能算出来他出生的月份有问题,他的嫡长子,昌王府未来的世子,在出身上绝不能有这样的瑕疵遭人诟病!

更何况,两个月之内大婚,绝无可能。皇上下旨给他和丁明媚赐婚,摆明了是想给丁家一门双赐婚的荣光。不出意料,也是要让她们姐妹俩同一天出阁。

这场意料之内必定轰动全京城的大婚,皇上考虑了丁家,考虑了镇北王父子,却唯独没有考虑过他。他名为皇子,实际上,在皇上眼里,还不如那个纨绔世子来得重要!

他的这场终身大事,王妃选得被动,婚期不容他选,更要为了配合别人的婚期而舍弃自己的亲生骨肉。那个别人还是抢走了明锦的江既白!

思及此处,注定将要失去的这个孩子反而让他耿耿于怀,如刺在心。

隐隐的,对丁明媚的怨责也更深了几分。若非她办事不力,他就会按计划将落水的明锦救上船,为了明锦的名声考虑,皇上势必会取消赐婚,转而成全他与明锦的好事。有了丁老将军和丁家二房的姻亲支持,他将来何愁在朝堂上打不开局面!

幻想得越顺遂,抽身回神时眼下的困顿掣肘就落差得越大,自认隐忍超于常人如江仲珽,也难以控制地心浮气躁。

“据说,皇上已经在审阅内务府呈送上来的几个婚期,最近的一个,也是在年后二月。”江仲珽眸光沉了沉,继续道:“镇北王日前离京时,曾向皇上求旨,准他与王妃年后来京出席世子的大婚。皇上准了。”

虽然本就没报什么希望,但听到这个消息,心底最后一丝侥幸被掐灭,丁明媚蓦地生出一股巨大的无力和悲凉感,压得她哭都哭不出来。

江仲珽见她如此,不由得想象若是明锦置身如此境地该会如何反应?换作是她,一定会忍着不得不失去孩子的悲痛先来宽慰他,鼓励他吧。

如此想着,他对此时只知道哭啼自怜的丁明媚愈发不满意。她这样温柔小意的女人,闺中欢爱可以,做顶门立户的主母却是远远不及明锦。

“这个孩子,终究是跟咱们的缘分太浅了。”江仲珽换上一副心痛之色,将人揽得更紧了些,摩挲着她的手臂,劝慰道:“媚儿,我们还年轻,还会有更多的孩子。”

可是有再多的孩子,也不是这一个了。

这个念头乍起,就被丁明媚狠狠压下。

适当的悲痛可以勾起王爷的愧疚自责,再多可就过犹不及了。

丁明媚深谙此理,柔柔靠进江仲珽胸前软着声音反过来安慰他。房中顿时好一幅同命相连、相依为命的温情画面。

丁明媚擦着天黑从南院角门入府,只匆匆跟薛氏打了个照面就借口疲乏回房歇下了。

此后平静地过了三四天,皇上派人传来旨意,婚期定在了来年三月十八,丁家两姐妹同天出阁。

崔氏和薛氏一算时间,纷纷忙碌起来,朱氏这个大嫂依旧被崔氏给抓了壮叮

一时间家里最清闲的两个人,反而是丁明锦和丁明媚。

于是,丁明媚顺势提出想去庄子上小住几日,也就没人反对,权当是出阁前再享受享受当姑娘的自在清闲,等出了阁嫁了人做了人家的媳妇,再想这么自在可就难喽。

崔氏也想让明锦去庄子上散散心,不想跟明媚做伴,她们自家也有庄子。明锦却一口回绝了,她在家清闲又自在,每天晌午还有不要钱的养生汤喝,开心得很,不需要出去散心。

她和世子借着送汤的机会常有见面,崔氏一直知道,只是看他们俩进退有度,未有逾礼的地方,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他们培养感情。

江既白却是巴不得未来岳母大人能狠下心肠棒打他们,勒令他大婚前都不要再靠近丁府一步!

原因无他,实在是珍馐阁的药膳汤忒贵,他的钱袋子就快要见底了!

江言昭说得没错,这年头,讨媳妇是真费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