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当太后不如嫁纨绔 > 第24章 第 24 章

第24章 第 24 章


南笙特意重新梳洗上装,换了身最体面的衫裙,走进来行过礼后脸颊始终微微向一侧偏着,掩饰左脸颊上那道骇人的伤疤。

那伤疤看起来应该是利刃之类的划伤,从左眼眼尾到左嘴角,呈明显的弧度,从现在的疤痕程度来看,可以想象得出当时的伤口定然是深可见骨,异常凶险。

明锦看到了她的伤疤,却并没有如一般人那样表现出吃惊、诧异、惋惜、同情等情绪,视线也没有回避她脸上的伤疤,落落自然地请她入座,略微寒暄后就将话题转到了药膳汤上,虚心请教她如何给老人和患有心疾的人调养进补。

南笙本来还有些拘谨,但一说到药膳,这是她最为熟悉也最为有心得的领域,情绪很快就放松下来,与明锦侃侃而谈,颇有些相见恨晚的架势。

被冷落在一旁的江既白默默又提起了筷子

好个丁明锦,从曼姬到南笙,两次三番被破例优待,人缘还真好!

得知明锦竟然与会樊居的东家熟识,甚至还是食园杂记的主笔之一,南笙看她的眼神都变得异常亲敬。

“真的吗?”听到明锦说,明年的惊蛰宴会推荐她参加,南笙一时高兴得不知该如何形容。

食园杂记堪称宁朝的《食经》,每年按四时举办美食切磋交流大会,春有惊蛰宴,夏有夏至宴,秋有白露宴,冬有冬至宴,参加大会的厨师都是由知名食客推荐,出色的菜品会被收录进食园杂记,这不仅是招徕老饕食客的招牌,更是对厨师的莫大肯定。

送走意犹未尽的南笙,江既白心底莫名生出一股危机感。

“没想到二姑娘涉猎如此之广,又是漆雕大师又是美食老饕,不知道以后还会有什么样的惊喜?”

啧啧啧,表面上云淡风轻,实则每个字都蘸着糖醋,既欣赏又吃味。

跟别人怎么总是有那么多话说!

明锦点了壶苦荞茶,倒了一茶碗递到他手边。饭后喝点苦荞茶,解腻消食,这会儿特别适合江既白。瞧瞧,她跟人说话的功夫,菜盘子都见底了。亏得南笙在菜量上把握得准,在精不在多,不然还真怕给他撑出个好歹来。

“对不住,只顾着和南东家说话,怠慢了世子爷。”明锦举茶朝他敬了敬,以表歉意。

江既白从没喝过苦荞茶,这味儿闻着就不太喜欢,但明锦的茶碗都举起来了,他只得硬着头皮一口闷了。

果然,好难喝!

“世子爷若是不喜,婚后我便辞了食园杂记的主笔。”明锦啜了口茶,轻声道。语气平静如常,听不出什么情绪。

江既白不解,“为何要辞了?你现下怎么过,婚后还是怎么过便是,我没什么不喜的。”

婚后世子府就他们俩,上面没有长辈侍候,她的空闲时间更多,多些打发时间的乐趣也挺好。

明锦缓缓展颜,笑意直达眼底。上一世,江仲珽话说得漂亮,托付中愧绵延子嗣、恩爱不疑、白头与共……她信以为真,毅然决然放弃了所有的兴趣爱好,整颗心扑在家事上不说,还心甘情愿为了帮助他拓宽人脉而去交际应酬。她将自己活成了一个有远大抱负的男人的贤内助,却活丢了自己。

无论是上一世与明岚阔别多年后再相见,还是这一世落水醒来后明岚的绝地反抗,明锦都深受震撼与启发。

自私也好,清醒也罢,人总要先活出自己的样子,才能让人真正敬你、爱你。

明锦觉着,只有想通了这一点,她这辈子才能活出另一番天地。否则无论嫁给谁,恐怕都是上一世的复刻。

目前看来,江既白当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眼前这人笑起来时两颊边牵出浅浅的梨涡,如当年惊鸿一瞥,让人看在眼里心口止不住泛甜,想让她一生都笑口常开。

“南笙的药膳乃是家传,有脉案供她参考,效果可事半功倍。方便的话,你把老太太她们的脉案誊抄一份,明儿春诚送汤时让他顺路带过来。”在明锦笑意盈盈的注视下,江既白颇有些吃不消,忍着不喜欢又闷了碗苦荞茶。

眼珠转了转,明锦提起茶壶又给他满了一碗,见他偷偷叹了口气依然端起来就喝,猜测被证实,心底不禁有些触动。

“脉案不急,倒是我这药膳汤,还是先停了吧。”明锦道。本就是为了教训他在宫宴上故意找茬,破费到现在,也差不多了。

“落水受寒可不能掉以轻心,你还是再喝段日子吧,南笙这道药膳汤驱寒清热是极好的。”唯一的缺点就是忒贵。

不过贵就贵了,一盅汤而已,他还不至于供不起,大不了从自己身上省一剩

这段时间以来,明锦冥思苦想,有件事始终没有头绪,这会儿和江既白坐在一起,索性就直接问了出来:“世子与我,之前可曾见过?”

江既白的心跳险些漏了一拍,“应该是没有。怎么突然这么问?”

应该?

明锦轻笑,“没什么,就是觉得世子爷待我甚为宽和,哦,及笄时还送了我贺礼,还没当面谢过您呢1

说罢就要起身,被江既白当即拦下。

“没什么,当年在南书房陪读时,丁同知曾教授我们骑射,于我算是半师,赶上你及笄,送份薄礼实属应当。”

薄礼?

送聘礼那天,镇北王看到她腰间那块玉时的表情可不是这么说的。

不过明锦也不急着拆穿他,来日方长,总有一天揪出他的狐狸尾巴。

“世子是跟我一起走呢,还是回芙蓉阁?”明锦起身,笑意不减地问道。

江既白也跟着站起来,摸出腰间的折扇抖开摇了摇,“平康坊鱼龙混杂,我还是先送你回府,再折回来也不迟。”

天黑后才是平康坊最热闹的时候。

明锦不露声色打量了他手上的折扇一眼,顺手从自己腰间解下随身带着的折扇递到他面前,“就当作是玉佩的回礼,望世子爷不要嫌弃。”

这要是拒绝,无异于当面打明锦的脸。又见她随手就送,江既白便以为应该不是什么贵重之物,再等看到明锦随后递过来的扇袋,更确定了自己的猜测,扇子收得毫无压力。

上次明锦送的荷包,装荷包的雕漆圆盒价值不菲。这次的扇袋,一看就是顶尖的淮绣,由此可见,扇子应该和荷包差不多。

明锦见他珍而重之地将扇子连同扇袋一起收进袖兜,不自觉笑弯了眼。

作别江既白,明锦依旧从角门进的府,直到双脚踏进绣阁,卿云才彻底松下一口气。

明锦换下武袍,重新梳好发髻,便去找她娘,将得到的消息如实告知。

崔氏听罢脸色阴沉如水,气得想骂人,却生生忍了下来。

三房这一次次的,做的都是些什么事!

“老太太这两日精神头不太好,这件事就先不要惊动她老人家了,我让人去庄子上递个口信,剩下的就由着她们自己想法子应对吧。”崔氏叹了口气,无可奈何道。

明锦握上娘亲的手,安抚地捏了捏,“娘,你也别发愁,流言蜚语不过是一阵子罢了,哥哥们的亲事不急,就算是相看姑娘,也是选那知根知底的人家,咱们家什么样,人家也清楚,没得恁大影响。”

崔氏气归气,让人去庄子上给薛氏送口信的时候还是给捎去了不少珍贵的药材。

然而,就在当晚,薛氏便带着丁明媚赶在宵禁前从南院角门悄悄回了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