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当太后不如嫁纨绔 > 第25章 第 25 章

第25章 第 25 章


第二天一大早,明锦就听到了消息,陪着母亲来给老太太请安时,一进寿安堂的正院就看到了跪在明堂里的丁明媚和薛氏。孙妈妈正在苦口婆心地劝着,让薛氏带三姑娘先回去歇着。

薛氏本就不舍得让女儿这个时候出门,经孙妈妈这么一劝明显意动,可丁明媚却固执地冲她微微摇头。薛氏无奈,只能陪着她跪到底。

朱氏恰好也在这时过来,看到明堂上的情形不禁蹙紧眉头,低声道:“她们娘俩这时候不在庄子上好好待着,跑回来做什么?还跪在明堂的风口上,不想好了是吧1

明锦叹气,她们不是不想好,只是借此逼着老太太心软不忍罢了。

果然,画桡从里间走出来,说是老太太让她们进去说话。

薛氏忙不迭起身去扶明媚,察觉到院子里的几人,匆匆低下头招呼都没打就往内间去了。

朱氏见她如此,不知怎的忽然生出感慨:“一次次的,都是仗着老太太和善心软啊,我们真是不孝1

显然这是想到明岚抗婚时的情景了。

“大伯娘,明岚的事可完全不一样。”明锦及时纠正她的想法。明岚从来没有逾礼,就算是抗婚也反抗得态度鲜明,光明正大。硬碰硬,看着很蠢,但这就是明岚的风格。

朱氏感激地看了眼明锦,明岚临走前偷偷告诉她二房私下里给她铺的路,尤其是明锦,在关键时刻坚定地推了她一把。朱氏是流着眼泪听完的,送走明岚后她非但没有颓唐,反而愈发振作,有人这么帮扶着,她更要自己立起来。

“明岚最近可有书信捎回来?”崔氏问道。若说谁最欣喜看到朱氏如今的转变,非她莫属。

朱氏想到昨儿下晌刚收到的家书,无奈笑道:“书信是捎回来了,心怕是野到天边喽1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单凭明岚每次捎回来的书信字迹,就能想象得出她在外头过得多惬意舒展。

这一世没有了家里的后顾之忧,相信明岚会过得更精彩。如此想着,明锦也不由得大受感染。

低声说着穿过中庭,几人走进正房,东梢间里,丁明媚腿上盖着薄被坐在暖炕上,见到朱氏和崔氏走进来,作势就要起身,被崔氏先一步出声拦了下来。

荒唐事已成定局,事后苛责也于事无补。丁老太太竭力安抚下闻讯后暴怒的老爷子,此时面对薛氏和丁明媚,却由心生出一股无力和厌烦,没说几句话就让薛氏带着明媚回去好生将养着。

就在她们走出东梢间时,一个二门门房处当值的妈妈脚步匆匆走了进来,与她们见礼后直奔梢间。

丁明媚脚步微顿,不多时便听到里面的婆子笑着禀道,镇北王世子差人来递帖子,说是请二姑娘去听戏,稍后亲自登门来接人。

昨儿傍晚二房给她们送口信,今儿世子爷就登门请丁明锦去看戏,意图再明显不过。

丁明媚迈过明堂的门槛走到廊下,深秋清晨的阳光透过屋檐照在她苍白的脸庞上,明亮得让她有微微的眩晕。她在心里一遍遍宽慰自己,为江仲珽至今都没来看自己一眼寻找种种理由,但当听到镇北王世子的那一刻,不可否认,她的心还是被刺痛了一下。

不过没关系,好坏不能只看眼前,要看谁能笑到最后!

任是两世的脸皮叠在一起,被老太太她们那般打趣,明锦也不禁有些脸热,赶忙寻了借口逃开。

“甭管外面风评如何,在明锦的事上,世子起码顾全了礼数。”明锦离开后,丁老太太叹息道。

尤其是有昌王这个参照,江既白在三人心中的印象可谓直线上升。

崔氏身为准岳母也不得不承认,昌王这种人前君子,着实不是良婿之眩

可问题是,世上又不止昌王和镇北王世子两个男儿,干嘛非要在他们中间选?

说到底,还是觉得自家女儿亏了。

然而,就在她们准备离开寿安堂时,二门的婆子又来通报,说是世子爷到了,想来给老太太请个安。

丁老太太笑着瞄了崔氏一眼,吩咐婆子立刻请人过来。

明锦换好裳裙,听说江既白先去了寿安堂,牵起的嘴角就没落下来。

江既白从寿安堂出来,迎面就看到明锦站在路口笑眯眯朝他挥手,面上不动声色,脚下却明显加快了速度。

“顶风口站着,你也不怕冷。”江既白看她在裳裙外加了件薄披风,心里暗暗满意。

时近初冬,北风越来越硬,明锦之前又落过水,最是吹不得风。

两人并肩往大门口走,明锦细心发现,江既白一直稍稍落后她半步,仗着高大的身形替她挡住了大半的风。

“这时候出门是不是早了些,梨园应该还没挂牌子呢。”明锦上车坐定,对随后进来的江既白道。

马车是冬日里用的暖车,江既白进来后关紧车门,风啊寒啊就都被隔绝在门外。

“左右出来一趟,顺便带你去吃个早茶。”

明锦眼尾一挑,“去平康坊?”

江既白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爷不止在平康坊混!京城里好玩的好吃的地方多的是1

“哦,是我狭隘了,以后还请世子不吝赐教。”明锦全然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江既白却直觉不妙,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又一时抓不到头绪,只得作罢。

临仙楼,京城有名的茶楼,每到早茶时间可谓一桌难求,江既白一行进店后掌柜的亲自将他们迎上楼,言语间对江既白颇为恭敬。

“这间茶楼是我早年兑下来的,从掌柜到跑堂的伙计都是信得过的,你以后请朋友吃茶消遣尽可放心来此,这间厢房常年留着自用。”

临仙楼竟然是他的产业!

明锦有些意外,即便上一世久居宫中,临仙楼的名号她也是有所耳闻,曾有一度她还让人暗中调查过,以防它成为某方势力安插在京城的眼线。结果自然是没发现什么异样。

是上一世江既白根本就没有盘下临仙楼?还是他隐藏得太深?

现在想来已经没有意义,明锦笑笑便作罢。

早茶和茶点上得很快,茶是暖胃去腻的红茶,茶点极为丰富,必不可少的自然是干丝,此外还有鱼汤面、鲜肉小馄饨、萝卜丝包、虾仁蒸饺、糯米烧卖、蒸凤爪等等,明锦挨个试了试,当真名不虚传。

“喜欢吃凤爪?”江既白见她埋头将一碟蒸凤爪啃得见了底,眼底不自觉噙上笑意。

明锦也不矫情,点头道:“这凤爪做得很好吃,世子也尝尝?”

江既白摇头,唤屏风外间的春诚让伙计再送一份蒸凤爪进来。

明锦闻言很不见外地纠正:“再来两份1

卿云候在屏风这边,听到自家姑娘的声音默默埋头不语,心里忍不住想挠墙:姑娘挑食的毛病又犯啦!

哟呵,胃口是真不错!

江既白看她露出来的纤细手腕,寻思着婚后是不是该从临仙楼调个大厨进府……

凤爪经过一炸一蒸,发得饱满松嫩又不失嚼劲,轻轻一吮就脱骨,配上独家调和的酱料,吃起来齿颊留香,让人欲罢不能。

江既白将桌上的吃食扫荡了大半,终于发现了明锦的不对劲。除了一开始点到即止碰了碰别的碟子,她的筷子就没从蒸凤爪上挪开过。

嗯?挑食?

明锦啃得正香,面前的蒸凤爪突然被拿走,随即换了碗鲜肉小馄饨。

“我突然想吃凤爪了,你换馄饨吃吧。”江既白夹起个凤爪就咬,嗯,软软腻腻的,难为她怎么这么爱吃!

明锦很想说,你如果想吃,可以自己再要一份,但见他吃得牛嚼牡丹,甚至还有点嫌弃似的,动动念头就能明白他的用意。

“好啊,世子喜欢吃,那就一定要吃干净啊,不够的话我再给你要一份。”

江既白微不可察地哼了声,抬抬下颌示意:“咱们谁也别浪费1

明锦早膳向来吃的不多,一盘蒸凤爪的份量虽然不多,但她已经连着吃了两盘多,再加上多半碗茶,眼前这一整碗小馄饨着实超出了她的饭量。

江既白见她对着馄饨碗运气,顿觉好笑又可怜,拿了个干净的瓷碗舀了小半碗出来,明锦迅速拿起汤匙又舀了两个馄饨到他碗里……

江既白认命地叹了口气,果断收回瓷碗。

坐着还没太大感觉,一站起身,明锦就发现自己吃撑了。

临仙楼距离他们听戏的庆和园并不算远,她便打算走过去,顺便消消食。

明锦习惯了外出素行低调,奈何身边这位锦衣玉冠,身高出众又相貌堂堂,走在街上俨然如孔雀乱入鸡窝,想不乍眼都难,隔着帷帽明锦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周遭包围而来的目光。

啧啧啧,真招摇!

庆和园是京城最大的梨园,常驻戏班子就有六七个,每天同时开三个戏台,另有一个戏台供贵人包常

江既白此行是为了陪明锦在人前露露脸,自然不会包场,而是选那最热闹的戏台订了个最醒目的包厢。

两人由伙计带领着走进戏台所在的园子,迎面就遇上了老熟人。

“明锦,你也来听戏啦?今儿真是巧到一处了1身着宫装的圆脸少女见到明锦欣喜地笑道,不过目光一转看上她身边的江既白时明显热度骤降,“世子也在啊,真是难得见你一面。”

明锦嘴角可疑地抖了抖,忽略另一边江仲珽和丁明媚看过来的目光,径直走到圆脸少女跟前,福了福身笑道:“是挺巧的,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嘉宁公主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