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当太后不如嫁纨绔 > 第35章 第 35 章

第35章 第 35 章


犹豫片刻, 崔氏最后还是转身默默离开了。

“你身上这是刀伤?”明锦挡住江既白的手,把他的中衣又往下拉了拉,一道将近二尺长的旧伤痕横在他的后背上。明锦的指尖顺着疤痕游走, 后长出的新肉突出的并不明显,可以推测出当时的伤口虽然很长,但应该并不太深。即便如此, 受这样的伤,当时的情形应当也十分危险。

微凉的指尖触上伤疤的一瞬, 江既白不受控制打了个颤儿, 全部感官霎时都聚集到了那点指尖上, 心头阵阵发麻。忍无可忍,他反手攥住那只不安分的手。

明锦后知后觉发现他体温升高呼吸见乱, 攥着自己的掌心也微微发潮,大感意外:这也忒年轻气盛了吧?

见她一双桃花眼瞪得明显大了一圈,江既白没好气地松开她的手三两下扯上中衣, “瞪什么眼瞪眼, 我又不是块木头!”

嘴上不怂, 耳朵根儿却都红了。

明锦忍着笑上手帮他穿系衣裳,才不让他轻易蒙混过去, “你这伤, 莫不是在平康坊英雄救美落下的?”

听听这都是什么话!

江既白是可忍孰不可忍, 大掌贴上她腰际就捏了一把,不过没忘控制着力道。

明锦虽也瘦,却并不柔弱, 胳膊腿和腰腹甚至覆着薄薄的肌肉,指腹掌心也有薄茧,足见她是有些功夫底子的。毕竟出身将军府, 不足为奇。丁明媚那样娇滴滴跟弱柳扶风似的,在丁家反倒显得有些另类。

身体强健些好啊……

江既白的大掌迟迟舍不得收回来,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帮明锦强身健体。

这人火力壮,掌心总是热热的,贴在腰上就跟贴了块火膏药似的,舒服是舒服,但她腰上长了痒痒肉,可禁不住他这么又贴又掐的。

手被拍开,江既白迎上明锦似笑非笑的眼神,才蓦地响起适才她说的话,赶忙澄清:“美没有,只有个老头!”

还是个话很多的老头。

明锦观他神色,对于所救之人似是不想多谈,便也不再追问。

三番两次被大哥捉去校场也不见他多么打怵,寻找离家出走的谢五姑娘胸有成竹,一出手就每个月固定给她五千两月例,还有捏在他手里的临仙楼……

明锦看着眼前又恢复慵慵懒懒玩世不恭模样的男人,心头一时五味杂陈。

这人不动声色向自己透露了这么多细节,是抱着什么样的期许?

款待两位孙女婿的午宴,丁家可谓拿出了最高标准,席间江仲珽依旧与丁老将军等人相谈甚欢,气氛热络,反将江既白衬托成了边缘人。

一道屏风相隔的女眷席这边,明锦看了眼坐在次首位上竭力表现矜贵荣光却依旧掩饰不住眼底郁色的丁明媚。其实从在大门口时明锦就发现了她的异样。

如果再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薛氏的反应也很有意思,隔壁传过来的江仲珽的谈笑声越爽朗,薛氏的眼神就暗淡一下,不用猜都知道这里面的事跟谁有关系。

至于到底是什么事,明锦并不急于知道,静观其变就是了。

午宴结束后,初次以姑爷身份登门的两位娇客被两房迎往各自的院子暂作歇息。江既白一跨进西院院门,就被丁二爷给请去了花厅喝茶,明锦跟着母亲回到了正房暖阁。

“娘,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一落座,明锦就问道。卿云告诉她,母亲之前曾到绣阁找过她。

屋里现在没有外人,崔氏也没什么好避讳的,试探着询问道:“你觉着嘉宁公主怎么样?”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问得明锦一头雾水,“嘉宁?她很好啊……”

看着母亲微微倾身,随着她开口双眼炯炯发光的模样,明锦顿时恍然大悟,“您该不会想给嘉宁保媒吧?”

也不知道为什么,像朱氏和她娘这样的内院夫人们,尤为热衷于给人牵线保媒,个个好似月老下凡一般。

崔氏听出她话里的揶揄,坐直身体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小没良心的,你嫁了人,就不管你哥哥们的亲事了么!”

明锦顿时懊悔得一拍脑门:怎么就把这件事给忘了!

不过,其实也不能怪她,实在是这个事比上辈子来得早太多。

“是您起的意?问过大哥的意思吗?”明锦问道。

这回轮到崔氏不急了,端起茶碗悠哉哉啜了口茶,才高兴地说道:“不是我,我哪敢肖想公主啊,是太后!哦,确切说,应该是端妃起的意,托太后探我的口风。”

她的三个儿女,个个都是她的骄傲自豪,在崔氏心里,就算是配凤女龙孙也配得上。只是不想招人眼,给孩子们平白增添不必要的麻烦,她在家里家外都处处谨慎低调,甚少当着外人的面夸赞他们。

前儿个陪着老太太进宫给太后请安,听出太后透出的口风,她只觉得有些意外,高攀的惊喜不安之类的感觉确是没有的。

“那您怎么看?”明锦又把问题给她抛了回来。

崔氏轻轻叹了口气,有点发愁,“我在私下里问过老大了,他那样子你也能想到,娶不娶、娶谁,都无所谓。”

就是因为他这态度,崔氏才迟迟不敢轻易给他议亲。婚事虽说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来盲婚哑嫁的多了去了,但崔氏自己与夫君便是在相识的基础上走到一起的,所以希望自己的孩子们也能找个心仪的,起码有些了解的。少年夫妻老来伴,盲婚哑嫁凑到一起了才发现性情不合,一辈子隔着心过日子,那有什么趣味!对自家孩子不好,对人家的孩子也不好。

尤其,这回对方还是嘉宁公主。

这孩子跟明锦走得亲近,崔氏很是喜欢她的直率可爱,但想到自家儿子那块木头……

“娘也不怕跟你说句心里话,嘉宁公主我是真的很喜欢,今上膝下的几位公主……都是远嫁,眼看着公主马上就要及笄了……”崔氏叹了口气,道:“不管怎样,公主下嫁到咱们家,起码我这个做婆婆的总会好好待她。”

崔氏说得含蓄,年长嘉宁的六个公主,一个嫁给了滇南土司,一个嫁给了琼州总督,余下四位,皆被送往吐蕃及草原和亲了。

这世上,所有荣耀与尊贵的享受都是有代价的。即便是皇家公主,也不例外。

“大哥的性情就是如此,不然等我找机会探探公主的口风?”明锦说道。

崔氏颔首,“我也是这个意思,你们向来亲近,她有什么想法更方便跟你说。”

明锦笑着给母亲续茶,半调侃半宽慰道:“您呀就别愁了,知道外面的姑娘们都怎么说的吗?就算大哥脾气再差,冲着他那张脸,嫁他就不亏,更何况还附送您这么好的婆婆!”

崔氏抬手就拧上她耳朵,“愈发没个正形了,连我你都敢打趣!”

明锦故意一迭声喊痛,连连告饶。

崔氏松开手,忽的想起什么,又看向她饱满莹润的耳朵,离近了看,那浅淡的齿痕看得更为清晰。

虽然夫君和两个儿子由始至终只字不提,但凭着参加聚会陆陆续续听来的消息,崔氏也大致知道世子时常出入平康坊。就算世子年纪不大,在床笫之事上应付自己闺女那可是绰绰有余。

“你自己也长点心,别一味纵着世子胡闹!”崔氏轻咳两声,委婉提醒。

明锦一时没领会,“嗯?”

崔氏恨铁不成钢地伸手戳了戳她的耳朵,“也不知让卿云给你敷粉遮一遮,牙印子还在呢!”

明锦下意识捂上耳朵,两颊不受控制发烫,暗暗磨牙:好个江既白,在马车上突然拧她耳朵原来是为了这个,够蔫坏的啊!

之前午宴散席后,就先跟老爷子和老太太道了别,明锦他们便从西院直接离开。江既白特意让春城将马车停在西侧门,这样岳母就不必碍于规矩只能送到二门,可以一直送明锦坐上马车。

虽说跟世子府就隔了小半个城,但出了嫁的女儿,就如同离了窝的燕子,往后再到日暮西归的时候,也等不到她飞回来了。

崔氏捏着帕子偷偷抹眼角,丁二爷见状挥挥手赶走两个儿子,手臂一伸将人半揽着慢慢往上房的方向走,低声劝道:“我瞧世子,并不如外间传言的那般不堪,锦儿更不是任人揉捏的性子,你就别太担心了,也不用太在乎外面那些人的说三道四”

马车里,明锦放下车帘,心口有些发闷。

行过东市外,江既白突然叫停了马车,出去后没一会儿就折返回来,待马车再悠悠行驶起来,明锦手里突然被塞了个打磨光滑的木头块儿。

明锦眼神一亮,“千机盒?”

还真是识货!

江既白嗯了声,“我在里头放了颗特别大的南珠,只要能打开盒子,就送你了。”

哼,这颗南珠,就算是宫中历年的贡品里,也甚少能有与之媲美的。

什么品级的南珠明锦没见过,相较之下,她更感兴趣的是手里的这个千机盒。

“这个千机盒,世子是从哪家铺子买的?可知出自哪个大师傅之手?”明锦问道。

江既白见她眼里又恢复了神采,心里偷偷松了口气,“你若是喜欢,我让人交代郑掌柜一声,日后得空了你去临仙楼吃茶,让他带你去那大师傅的铺子。”

明锦欣喜,决定明儿就去临仙楼吃茶。

然而,计划永远也赶不上变化快,第二日,她因腰酸在榻上躺了小半天,又被虎视眈眈的林伯逮住了继续看大账。这种“腰酸——睡懒觉——看账——腰酸”的日子过了四五天,明锦终于把大账看完了!

打开了?

江既白一走进寝房,就看到明锦坐在宫灯下指间捏着颗南珠打量着。这么快就能打开千机盒,他着实有些意外。

手上的这颗南珠细腻圆润,在灯下瑰丽多彩,最主要的是,真的很大!

就算是宫里,这样的南珠,恐怕也找不出五颗。

“喜欢吗?”江既白在她身边坐下,看着她在灯下愈发柔和的侧脸,觉着将她手里的南珠做成坠子戴在她耳朵上,应该很好看。

“喜欢的话,我再寻颗来凑成对,给你做一副耳坠子。”

明锦偏过头好整以暇看着他。

如此财大气粗,就差把“爷有钱,爷有特殊来钱路子”这行字写在脑门上了。这么自露马脚真的好吗?太不含蓄了吧?

“不用了,我恰好想做个压襟儿,用这颗南珠正合适。”明锦笑着将南珠又放回千机盒里,起身从临窗的桌案上取来张帖子递给江既白,“这是今儿一早大长公主府送过来的请帖,邀咱们两日后去参加春宴。”

大长公主素爱热闹,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办一场春宴,地点多在郊外的别院。那地儿依山傍水,能登高望远,能沐风泛舟,打得了马球,也办得了曲水流觞,皇上曾心血来潮来过一次,亦是赞不绝口。

江既白对这张年年都要收到的帖子兴致平平,忽的想起一件事,问道:“说起来,我好像从没在大长公主办的春宴上见到过你,丁明岚和丁明媚倒是都见过。春宴的帖子应该是给你们府上的吧?”

明锦嗯了声,将他随随便便仍在桌上的帖子又放了回去,道:“我其实不太习惯参加这样的宴会,左右家里去了人就行,便让明岚她们去了。”

而明岚只去过一次,就再也不肯去了。

不过就是些表面上的应酬,明锦谈不上不习惯,只是大长公主的宴会,她不是很方便露面。

无他,只因大长公主是她老爹年少时不惹自来的一朵桃花债。

作者有话要说:  0811:二更是有的,就是可能会很晚,大家早点睡,留着明天看~~~

ps小说明:

1我修改的一般就是手残打错的字,因为有大纲,所以故事线不会有修改,看过的章节如果显示有修改,就算不重看也不会有大的影响;

2男主没有重生,是个很有故事性的成长型人物,最重要的是:帅!

感谢在2021-09-08 21:18:37~2021-09-09 20:53: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男德学校校长 18瓶;关怡、深雪 3瓶;然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