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造反,被武则天女帝窃听心声 > 第92章 这是一个大胆的想法

第92章 这是一个大胆的想法


  “什么?鱼保家居然造反?”

  女帝在上阳宫观风殿,听到张涛的汇报,心中着实吃惊不小。

  嘉奖鱼保家,升他为五品工部侍郎的诏令已经拟好,就等下发了。

  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小涛子居然说他造反?

  女帝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

  “在下收到检举信,是一个名叫索元礼的人告状的!”张涛解释道。

  “鱼府外,的确有一处私宅,里面藏有大量弓弩及军械器具……”

  这还了得!

  女帝怒道:“徐敬业乱党已死,裴炎和他外甥也已处决,想不到还有乱党余孽,在皇城脚下阴魂不散!”

  咆哮之声,响彻殿堂。

  女帝心中,对于造反一事最为忌恨!

  只要一听到“徐敬业”这三个字,就会怒气冲天。

  恨不得将所有认识徐敬业的人,全部斩草除根。

  张涛深知这一点。

  【这次检举鱼保家,算是铜匦第一次发挥功效。】

  【如果没有铜匦检举,这鱼保家造反之事无从知晓,甚至不会有人发现。】

  【莫说造反了,私造弓弩,就已经触犯法律,这是死罪啊!】

  “现在证据确凿,不过鱼保家是铜匦的发明者……”张涛问道。

  “哼!这又怎样?”

  女帝不禁冷笑一声。

  “才能与品德之间,没有丝毫的联系。就算他有经天纬地之才,但心术不正,孤一样可以杀之!”女帝道。

  女帝生平最恨这种表里不一的小人。

  一面想要升官发财,另一面,却在背地里捣鬼。

  简直就是人面兽心!

  “婉儿,你立即起草诏令,将鱼保家拉出去斩了!”女帝下令道。

  什么?

  斩了?

  在场的张涛和上官婉儿两人一听,都吓得瑟瑟发抖。

  看来这个鱼保家同志,及时的触及到了女帝的底线……

  不过一个暗通“徐敬业”,另一个“私造兵器”,无论哪个朝代,都是掉脑袋的罪啊!

  想伸冤都伸冤不了。

  更为讽刺意味的是,这个铜匦,就是鱼保家发明的。

  而这次他的死,就是死于铜匦检举,这更有一种请君入瓮的感觉。

  所造之物,反受其害,这一点,恐怕鱼保家也没料到吧!

  女帝既然已经发怒,张涛也不便再说什么。

  而且鱼保家的死,也契合他的“心意”。

  作为铜匦的第一个“倒霉蛋”,鱼保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官,但也有“亮点”。

  说明了朝廷对于有功者,只要他犯法,一样就地正法,绝不心慈手软!

  不知道,鱼保家的死,能在民间引发多大的轰动呢?

  张涛启奏完毕后,就退到殿门口,进行烧香工作。

  不多时,礼部尚书兼同中书门下三品武承嗣,来到观风殿觐见女帝。

  “臣参见天后,祝姑母万寿吉祥!”武承嗣道。

  “卿不必拘礼。”

  武承嗣道:“一个月后是姑母的寿辰,我已在皇宫备下筵席。届时,外邦邻国使节也将前来贡奉,为姑母庆生!”

  “武卿辛苦了。孤的寿诞一事,不宜铺张浪费,礼节到即可。目前,吐蕃与突厥边患不宁,军费吃紧,国库的钱款,要用于前线将士……”女帝应道。

  【年年过生日,有啥好稀奇的?】

  【我们那就买个蛋糕,吹个蜡烛就行。】

  【真的不要再浪费钱了,民间有很多怨言,况且你还在大兴土木,建造什么世纪第一高楼,明堂……】

  嚯嚯!

  女帝在与武家侄子说话,又听到了张涛调侃的心声。

  这小涛子出宫一次之后,对孤的满腹牢骚多了起来?

  孤是帝王过寿辰,能与你们普通老百姓一样吗?

  寿宴不仅仅是吃一顿饭,孤的寿宴代表的朝廷!

  要让邻邦之国,要让普天下的人,都能看到大唐的繁荣昌盛!

  这绝不是孤要过寿辰,而是必然的需求。

  如果孤的寿辰变得寒酸,孤还怎么母仪天下,让人信服?

  “谨遵姑母懿旨!”武承嗣应道。

  他又道:“目前徐敬业反党,基本已被铲除殆尽,但一些民间的叛党,还在蠢蠢欲动。他们居心叵测,试图拉拢蒙骗一些李唐王室,做一些不臣之举!”

  “哦?眼下天下太平,还有人冒天下之大不韪?”女帝反问道。

  “在下前几日,查到有韦后的哥哥韦洵,在民间成立非法组织,隐迹在神都(洛阳)……”

  韦香儿韦后?

  女帝不禁眉头一皱。

  她已下令对韦家满门抄斩,没想到还有漏网之鱼。

  “孤见过丘神绩的奏折,对于叛党,他已在尽力围剿。一旦抓住韦氏一族相关人等,无需奏报,格杀勿论!”女帝道。

  “臣遵旨!”武承嗣告退道。

  之后,又有宰相郭待举、魏玄同来观风殿奏事,女帝一一接待。

  今天,女帝的工作量很大,连一旁的上官婉儿也忙得几乎没停过。

  御书台上的奏折,叠的很高。

  “婉儿,孤有些倦意,这里就交给你了……”说完,女帝起身,召唤高公公。

  “天后放心,这些奏折,我今天会处理完。”上官婉儿应道。

  女帝欣慰的点点头,然后与高公公,离开了观风殿。

  殿中,目前仅剩上官婉儿及张涛两人。

  女帝一走,张涛心情放松。

  他只要处理完香炉的清洁工作,很快也能下班了。

  “上官大人今天辛苦了!”张涛走到御书台附近。

  “早已习惯成自然了,有时奏章多一些,有时奏章少一些。不过,我也快完工了!”上官婉儿抬起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女帝和上官婉儿都堪称工作狂,上官婉儿更是敬业,通常女帝回宫后,还要加班加点的工作。

  “噗通”一下。

  上官婉儿搁笔的时候,不小心震动了一下御书台。

  好家伙,御书台上的三叠奏折和起草的诏令,哗啦啦掉了下来……

  于是,张涛急忙上去帮忙捡起。

  “我真是太笨了,搞得一团糟!”上官婉儿顿时自责道。

  “没关系,我帮你一起捡……”张涛拾起一叠奏折道。

  突然间,张涛看到地上摊开一封奏折。

  原来是关于鱼保家的封赏诏令……

  估计他还在家做着升官发财的美梦,没想到前一封诏令还没发出,后一封斩首的诏令,已经起草好了。

  人生就是这样起起伏伏,充满一波三折。

  “上官大人,如果有两封差不多的诏令,前后有矛盾,一般如何处置?”

  张涛在一瞬间,有了一个惊天的想法!

  什么?

  两封诏令前后有矛盾?

  上官婉儿疑惑地看着张涛一眼,想了想道:“如果有两封诏令,说的是同一件事,那肯定是以后一封诏令为准!”

  后一封诏令为准?

  张涛看着手上鱼保家的“封赏”诏令书,陷入了思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