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诸天:自神鬼民国崛起 > 0124、筹集当量,准备捉妖(第二更)

0124、筹集当量,准备捉妖(第二更)


  泥人尚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林峰。

  他看着“漫山遍野”的虫子,五鬼搬运术从近处的几家药铺搬运过来了杀虫药,福鬼直接在这里降了一场雨。

  那些蛊虫都在雨水之中死去。

  林峰在院子外面,看到了逐渐醒来的几个人,丢了几个银元过去给燕双鹰。

  “过会儿将这钱都送到附近的几家铺子里面,就说他买了他们家的杀虫剂,叫他们不要惊讶。”

  林峰神色平常的看着院子。

  贺老四也醒来。

  他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他摸着脑袋来到了林峰的周围,看到林峰的眼神,他清醒了。

  “老五。”

  看着老五的眼神,他就知道不对!

  老五这个眼神,必定有人要倒霉,他生气了!

  “去英吉利的洋行找一个叫汉斯的。

  哪一个英吉利洋行?

  等等,我找找。”

  林峰找到了名片,递给了贺老四说道:“按照洋行名字,去里面找一个叫做汉斯的德意志人,告诉他,我和他有买卖要谈,叫他速来这里。”

  贺老四没问为什么,快马加鞭的去了。

  林峰面无表情,叫两鬼拆了里面建筑,叫雨水落在了所有的建筑物里面,杀个干净。

  直到现在,手下人都没来。

  他其实想要问,西洋和尚,上师,昨晚去了什么地方。

  他附近,应该很安全,起码上师不应该轻易被蛊惑。

  结果事情出乎了他的意料。

  上师,铁棒喇嘛,几个洋和尚今天死伤惨重。

  他们回来。

  铁棒喇嘛面如金纸。

  见到林峰,他一口污血吐了出来,晕了过去,落下来了背后的上师,林峰扶起来上师,叫别人妥善安置这几位。

  林峰看向了西洋和尚,这些西洋和尚和他交流起来并不费力。

  因为他不需要过多交流。

  林峰用词汇告诉他们,叫他们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就行。

  这三个西洋和尚也说不明白,他们走开,露出来了他们身后的半大一个小伙子。

  小河神郭得友,瑟瑟发抖。

  他跟在这几个人身后,林峰问小河神,“怎么了?”

  看一眼,林峰觉得这些人是去保护郭得友。

  “昨天晚上,”徐道长疲惫的从街角过来,对着林峰解释说道:“昨天晚上,林道友所在的客栈遭受到了三波攻击,第一次是这位小朋友后面跟着的水鬼。

  我们看到小朋友后面跟着的水鬼,上去除掉了水鬼。

  我等打退了水鬼,又遇见了一张皮囊。”

  皮囊被佛火烧了。

  可是他们也精疲力尽。

  林峰知道错怪了他们,不过一张皮囊就打的他们这么狼狈,林峰还是有些不理解。

  似乎是看懂了林峰的意思,徐道长又说道:“不过我们这么狼狈,不是皮囊麻烦。

  昨晚我们和皮囊斗法的时候,遇见了阴兵过道。

  我们这么狼狈,是被卷到了阴兵过境里头,斗了一场法,好不容易死里逃生。”

  徐道长心有余悸。

  “阴兵过道了?”

  林峰记得前几天前,他就遇见过一次阴兵过道。

  虽说京城,津门,天天死人。

  可阴兵过道,也很少见。

  哪里能几天一次?

  这京城是几万几万死人么?哪里来的这么多阴兵。

  徐道长也是一肚子的不明白。

  他将一封书信递给了林峰,林峰一看,这张书信是徐道长救助的时候,京城道士给的回信。

  京城的道士,在这一封信件上面,写的很简单。

  关于尸群的事情,他们会过来处理。

  在徐道长提了一嘴的,关于阴兵过境的事情上。

  这些道士,特意告诫了一句话。

  “莫管。”

  ……

  中午,茶楼,窗户边的座位。

  津门冬日,炎阳烈烈,却还是没有几分热气,林峰听完了郭得友的话,知道郭得友的师父,大半的可能是没了。

  小河神知道的事情很少,他来求助,信息不多。

  林峰也听不大明白。

  不过迷迷糊糊之间,林峰听到老河神说他死了之后,跟着五爷,就从细节,线索入手。

  “五爷是谁?”

  林峰问小河神五爷是谁,小河神说五爷就是他们龙王庙里面供奉的那一位龙王。

  广济龙王。

  关于广济龙王,这位龙王爷也是一位名人。

  五台山上还有广济龙王菩萨的神位。

  这津门的广济龙王,跪拜的信徒少,在五台山,跪拜这位菩萨的人,为数却不少。

  郭得友,郭淳就在住在广济龙王的龙王庙里面,广济龙王,他们都叫这位,龙五爷。

  “五爷。”

  要是老河神真的死了之后,跟着广济龙王,也是一条出路。

  林峰再问了一下,并无所获,拍手说道:“去请老神婆和漕运商会林会长,胡管家过来,就说我有事情要问。”

  他说道。

  随后林峰出去了一下,拉着陆守坛,林峰问道:“你不是说,龙王不行了吗?

  怎么还有龙王?

  还能托梦?”

  “多新鲜。”

  陆守坛漫不经心的说道:“龙王是不行了,不行了又不是死光了。

  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津门,这里多得是水脉。

  这里的人,信龙王,有龙王留下来的一丝丝神念,怎么了?

  再说了,广济龙王只是在这里信仰不行。

  你去南方小村子里面看看,别以为人人都信的是五通。

  实话给你说了。

  也有一些正神在神牌上呢。

  广济龙王这样的大本事,那是谁家的饭都吃。

  人家有本事,不管是在天庭还是在佛门,那都有香火。

  换一身衣裳,人家还能保佑鱼获。

  再说了,你怕什么啊?你抢的又不是广济龙王的香火。

  你小子有胆子抢,没胆子承认吗?”

  林峰摊开了手,没说自己不承认,他说他就是好奇罢了。

  他往里面看了一眼小河神,他帮小河神,问题也不大。

  距离第五次蜕皮,没有多少时间了。

  他可以感觉到,随着脑子里面,不久之后可能会出现的第五根树根,还有淤积在自己体内的那些说不清的力量。

  他的第五次蜕皮,也会开始。

  根据李青和他自己的揣测,第五次蜕皮很重要,神通也重要。

  林峰不知道神通出现,是复古了人的基因,还是根据人的愿望,进行改变。

  可他知道,修炼时候,天时地利人和,是不可或缺的。

  天时不在他手里。

  人和,他也已经握在手中。

  只有地利,他需要争取。

  地利,他怀疑每一次的黑暗进化,都是找到了地脉,汲取地脉进行进化。

  津门有一条残龙,算是地脉之中的顶尖了。

  不过林峰不是很看重这玩意儿,这玩意儿被一条体内有恶蛟的“前辈”占据,谁知道这龙脉里面,这位前辈给他留下来什么惊喜。

  他打算另找一条上好的地脉,方便汲取。

  在第五次蜕皮之前,他也会认真的幻想,幻想自己想要得到的神通。

  想要在津门找到地脉,要么是找到风水大师细细勘测,要么就是问河神。

  郭淳河神的名字,不是白叫的,林峰打问过,河神的名字,不是好事之徒传扬出来。

  河神,有真本事,所有人就都认为郭淳是河神,要有说谁比河神还了解津门的水脉,其余的爷们,第一个不答应。

  林峰帮助郭得友,结一个善缘。

  过了这一阵子,林峰就会烧香给广济龙王,拨通接通阴阳两界的电话,叫郭淳吐出地脉的行踪来。

  他也不怕郭淳不认账。

  老河神就算是死了,也要还他林某人的人情账!

  自然,在进行第五次蜕变之前,林峰还要给自己一个礼物。

  他要看一场,大大的烟花!

  “什么,您要开矿?

  你需要雷管和黄火药,炸药?

  这,我努力努力,不知道您要多少?

  什么?这么多?

  不是,林大人,这我就真的做不了主。

  这么多火药,我要是给您筹集,这爆炸到了不该爆炸的地方,我也要吃挂落。

  什么?您加钱。

  这,这个数量的火药,我可以筹集,可是我也要知道您用在什么地方。

  要是这火药流到了世面上,我也难辞其咎啊!

  您要明白我的苦处。

  哎,您这是什么?

  咚(皮箱子落在桌子上的声音)

  林大人叫我打开,那我就打开看了啊。

  嘶(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笑声)

  这,林大人,您客气了。

  您是要开矿是吧,没问题,您要的炸药,我很快就给您找到,不过您千万小心,别叫他炸在津门和京城啊。”

  谈话完毕,汉斯美滋滋的将皮箱子拿起来,改口之后就离开了这里,脸上绽放出了幸福的光芒。

  林峰微笑。

  “津门日昌盛的掌柜来了没?

  要是他来了,就请他过来。

  我先发个电报,给庆王爷,电报就说,元教的匪徒还没有走远,我正巧发现他们在这里。

  我记得没错的话,庆王爷和新军关系不错。

  请庆王爷一纸调令,叫新军那位大人调集军队,炮轰芦苇荡!”

  林峰主意很简单。

  先炸了传经人老巢,再叫新军拿着加农炮架在芦苇荡边!

  他倒是要看看,是元教传经人已经修炼到了刀枪不入,无视火器。

  还是他林峰的炸药当量,够不着李青的致死量!

  把玩着结束发烫的“石头”,林峰自言自语说道:“我倒是要看看,是你传经人可以翻山倒海,还是我加农炮开山走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