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山神龚生 > 第四十六卷|右司的底线

第四十六卷|右司的底线


  卷首语:如果所做的事情可以重新来过,那么这个世界就不会存在错误,正因为已经犯下的错无法改变,所以即时的制止是防止错误进一步恶化的保障。

  正文:

  “启禀掌门,伏已经查明了真相,此次剿杀行动,蛊、念以及青三人串通一气,私下与幻影刺客团组织相勾结,密谋杀害左司,这是他们的口供,并已画押。”

  伏跪在地上,手掌之内有一张卷起的纸。

  “左右,拿过来。”青鹿坐在正堂,命令道。

  左右侍从走过来拿走伏手中的纸张,交于青鹿手上。

  青鹿将纸张打开,在浏览中,青鹿的表情越来越难看,眉毛紧锁,眼角细眯,两处脸颊不停地显出牙齿相互咬紧的痕迹。

  “哧——”纸张被撕成粉碎。

  随后,青鹿把撕碎的碎片掷出,勃然大怒道:“好大的胆子!竟然暗中勾结,陷害我的师父,真的是胆大包天!目无王法!被关押起来,还拒不认罪,还想销毁证据,逃离牢狱!把灵师门当作是什么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竟然还让这样的人担任如此重要的职务,真的是我的懈怠啊!”

  “不知掌门要如何处置他们?”伏试探地发问。

  “将蛊这个人暂且关押,等到你再深一步获取关于杀手组织的信息后,再行处决!明日午时,在法场上对念进行处决,以儆效尤!”

  伏抱拳说道:“谨遵掌门之意。”

  青鹿没有看到,伏垂下的头颅上嘴角的邪恶之笑。

  第二日,灵师门法场外。

  这天的气氛好不热闹,法场四周,围满了观众,所有人都在有说有笑地指点着法场台上的念。

  “真没想到,灵师门的八护法中竟然出现了这样多的叛徒。”

  “是啊,是啊,最让人想不到的是竟然是排在前列的三人,杜门、惊门和死门,听说惊门和死门想要销毁证据,并且趁人不备逃离,真是胆大妄为,也可笑至极。他们这样做更加被确认就是凶手了。”

  “想想都感到可怕,以前我们灵师竟然受这样的家伙保护,真的是惊险!”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们的阴谋没有得逞,灵师门掌门青鹿看来也下了决心了,将死门念公开处决,以显示他坚守正道,一视同仁的决心。”

  “哈哈···你们感兴趣的地方只是聊一些过时的内容吗?我倒是喜欢看他人头落地时的样子,好久没有看到这样稀罕的画面了,这里真是个找乐子的好去处。”

  “照你这么说,确实是过时了,还是聊一聊刀斧手从哪里砍下去最好······”

  七八个青年灵师站在距离法场台较近的位置讨论着大刀砍在脖子的哪处位置血溅得最少。

  这时伏和雯右手拿着佩剑,左手端着一碗酒水,大摇大摆地走上了法场台,来到了念的身边。

  “大师哥,想不到原先很神气的你,竟然在今天沦落成这样的窘态,小弟我真的替你感到难过啊。”

  伏不怀好意地说道。

  “师哥,台下的话,你都听见了,你看看你,犯下了多大的罪过啊,所有人都在期盼着你早点人头落地,有的人甚至恨不得扒了你的皮,吃了你的肉,咬碎你的筋骨。小弟我,很想救你,只可惜,你的命握在掌门手里,在灵师门,掌门的命令就是天,就是地,他让谁活,那么就算那个人身子都埋在土里了,也要把他刨出来;他让谁死,谁就必须接受命令,所以,师哥,小弟我也是有心无力,只好斟一碗酒水送你一程。”

  念自始至终都紧闭双眼,看都不看他一眼,嘴角处只是冷笑。

  “师哥,这都要走了,也不说句话啊?不觉得冷清吗?你看我和八弟多看得起你啊,做兄长的也别死摆着臭架子,要脸不认人,师哥,这做人啊,关键是要识抬举,像你这样桀骜不驯,是很容易得罪人的。”雯在一旁挑衅道。

  念冷笑着睁开眼睛,看着他们,朝着他们二人的脸连吐了两口唾沫。

  唾沫溅了两个人的脸上,二人只恨的牙根痒痒,一边后退,一边大声叫嚷:“好你个死门,也怪不得你叫死门,你就是一个作死的命!”雯的真实面目显现出来。

  伏随后大骂道:“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东西!”

  念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声中是无边的沧桑和落寞。

  这时,伏再次走过来,说:“这杯酒我拿都拿了,你这畜生!必须下黄泉的时候,给我带着。”伏说着,把酒撒在他的身前,就像是人死后,在墓前敬酒一样。

  伏气冲冲地转身离开。

  随后,雯也拿着手中的酒水过来,他与伏相反,他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将酒水浇在念的头顶上,就这样念的整片头发都湿了。

  雯面无表情地决绝地离开。

  念的笑,停止了。

  他抬起头看向天空,上方的太阳仿佛就在自己的正上方,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

  此时的他,对于灵师门已经没有一点留念了,原本,这个地方是他最想守护和呵护的地方,现在,这个地方,是他最为厌倦最为痛恨的地方。

  为了灵师门的安全,有多少次自己出生入死拼尽全力的守护,又有多少次强制地要求自己承担责任,然而自己这样热爱的地方,今天所回报的,只是自己的一腔热血。

  更令他可悲的是,同门之间的迫害。为了权利,为了名誉,为了各自的利益勾心斗角,清除异己。

  念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做,他们这样做在带来物质利益满足的同时,却已经成为了人人畏惧的恶鬼。

  青死了,死在了雯的手里,死在了贪欲的手里,此时此刻的念突然痛恨起自己,或许他如果不叮嘱青不要妄杀同门,青就不会死。念恨自己的仁慈之心,恨自己的仁慈白白葬送了青的命。

  “午时一到,准备行刑!!”

  念听到了久违的声音,他完全没有惧怕的感觉,反而觉得身体异常的轻盈。

  “活着既然如此艰难,倒不如死了一无所知,青,你等着我,师哥,这就来陪你。”

  念,坦然地闭上了眼睛。

  而那台下,本来死气沉沉的氛围,又变得异常活跃起来。

  “行刑了,行刑了,可算等到这样有趣的环节了,我很想看看这个刀斧手的刀工如何。”

  “嘘,闭上你的嘴,好好看着。”台下两个灵师激动兴奋起来。

  远远的,在监斩台上的雯和伏都等待着念人头落地时的惊喜。

  刀斧手挥舞着大刀,眼看着就在斩在念的脖子上。

  一声清脆的声响,刀一分为二。

  这时,一个人站在了念的身前。

  念睁开眼睛看到了自己的师父——右司

  全场一片哗然,有人大叫着:“右司!你要来劫法场吗?难不成你也是奸细?!”

  有人堵住了那人的嘴:“动动你的猪脑子,右司已经八十余岁,是灵师门老长者了,再说,前些日子左司去世了,他如果是奸细,会去害自己的妻子?现在看来,右司只不过是想保护自己的徒弟罢了,你想想啊,无论是不是奸细,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岂能坐视不管啊。”一个看明事理的人摇头叹息。

  坐在监斩台上的雯和伏见到自己的师父来了,连忙走出座位,来到右司的面前,跪拜到:“师父,您怎么来了?”

  “你在问老朽来的目的吗?你们两个孽障!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现在,在你们面前的是你们的大师哥念啊?!你们竟然毫不顾忌手足之情,眼睁睁看着他死?!你们的心肠被蛇吃了吗?!难道你们不知道念的为人吗?!身当死门重任十余载,要凭他的实力,要反早就反了!要凭他的手段,你们两个人早就死了不下十次了?!他心系同门,而你们呢?!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伏拜伏在地上,回答:“师父,并非伏不讲人情,而是师哥他谋反的证据确凿,并且自己也已经承认画押了。青鹿掌门也已经得知这一消息,所以派遣我和三哥,做监斩官一职。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师父,师哥被判死刑我们也很心痛啊。”

  “是啊,是啊,师父,八弟说的句句属实,我们都曾经在青鹿掌门面前替师哥求情,但是掌门非但不接受,反而斥责我们顾及小情而忘了根本。到了今天这般局面,还望师父赎罪。”

  “好一番陈词,好一番辩解!为师还真的是小瞧了你们。我不管你们怎么样,你们如何表演,我今天要将念带走!”右司坚定地说道。

  “师父,掌门的命令我们两个······”两个人显然十分难为情。

  “你们不敢承担后果是吧?好!我来担,我右司担上我这条老命,拍着胸脯子说:‘念,绝对不是叛徒,绝对不是!’我的徒儿,我右司最清楚!”

  “可是······”雯和伏低着头喃喃自语。

  “可是什么?!我的话不中听?!我的话你们听不懂?!”右司厉声说道。

  “不是,不是,师父,不是这样的。”伏和青连忙摆手。

  于是,右司在大庭广众之下,解开了念身上的枷锁。

  念眼中浸满泪花,声音发颤地说一声:“师父,我······”

  “不要再说了,你的为人,师父了解。”

  右司面对着四方看台的人群说道:“在台下的各位,我作为右司,在这里向大家保证,念绝对不是叛徒,他守护灵师门十余载,可谓兢兢业业,对灵师门安定的保持,十分稳定,这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右司在此,斗胆向大家说一句,一定有人想陷害念,大家不要被眼前的假象蒙蔽了眼睛。”

  台下的众人听了,有人在嘀咕:“右司说得确有道理,以念的实力,想要反用不着现在反,反了,也不会这么容易让他的师弟抓住。”

  大多数人都尊重右司说的话,因为右司是灵师门德高望重的长者,在一定程度上,他的威信甚至超越了灵师门掌门青鹿。

  左右的门人虽然围过来,但是都不敢动手,一来,左司实力超群,二来,雯和伏都没有发出命令,三来,他们也都尊敬右司。

  雯和伏就这样眼巴巴看着念走远。

  “右司,这法场可不是你大行其道的地方。”

  右司的周围出现了十三个人,他们将右司和念围在中间。

  说这句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暗影十二头领龙将。

  “青鹿早就料到我会来吧,害怕我的两个徒儿抵挡不住我,所以暗地里让你来监视。”

  “右司,话可不能乱说,掌门是为了法场秩序考虑,才让我们暗中观察。”

  “青鹿掌门,他的心思,我比你了解。”右司说道。

  “无论如何,今日,念,必须被处决,这是掌门的意思。右司不要逼我动手。”

  “如果掌门的命令是错误的,你还要坚持?”

  “在我龙将眼中,掌门之命就是法,就是我要遵循的答案,从来没有错误一说。”

  “右司,还请你放开他,交给我。否则的话,我龙将可就冒犯了。”

  “老朽虽然年迈,但是还可以与你一战。”

  “那,右司,龙将得罪了!”龙将手持锦云蛟龙枪直奔右司而来。

  “千年之盾。”右司念道。

  只见龙将的锦云蛟龙枪打在了看不见摸不到的坚硬物体上,无法贴身近战。

  “你们都愣着干什么,都给我上。”龙将命令周围的暗影十二。

  暗影十二会意,各个手持刀剑奔杀过来。

  但是,他们的处境和龙将一样都被无形的东西阻隔,根本冲不到右司的面前。

  龙将知道自己不是右司的对手,说道:“右司,我们是受掌门之命守卫法场的,如今你前来带走此人,掌门问了,我们都没法交代。还请右司细细斟酌。”

  “你不必忧虑,我既然带来了因,就要有果,我会亲自面见青鹿掌门,说明道理。青鹿问起,你们只把责任推到我的身上来就是。”

  “可是···”龙将还想说什么。

  只见右司的身体和念的身体慢慢的变成透明色,最终不见了踪影。

  “这就是右司的遁隐之术(右司的绝技之一,发动时毫无预兆,人的身体变成透明状,如果触碰,身体如一滩水落在地上,若不触碰透明度与环境越来越近,直至化为一体。)吗?想不到今天在这样的场合遇到。”

  (右司殿密室。)

  “念,这里是我的密室,除了我和一个信任的仆从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它的所在,你是安全的,这几天,你先在这里。”

  “师父,您为什么信任我?”念突然问道。

  “念,你应该知道,青,已经死了。你也应该知道,以青的实力完全可以打败雯,但是青却死在了雯的手上。为什么青没有用出全力,因为他还顾念手足之情。青性格急躁,也只有你的话才能让他听从,你不想让他杀戮······”右司说到这里,声音哽咽了。

  “对不起,师父,我····害死了青。”念悲痛欲绝。

  “什么都别说了,你的一片赤诚之心,师父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我也不想再看到我的弟子再死去了。这不是护灵殿应该有的样子啊。我这就去面见掌门,还你清白。”右司说的悲歌慷慨。

  随后右司关闭密室,走出右司殿,径直往金灵殿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