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山神龚生 > 第七十一卷|交易

第七十一卷|交易


  卷首语:我给你灵酒,你替我效力。多么公平的交易。

  正文:

  伏在张安府谨小慎微,又因为他十分卖命。不久之后,他成为了张安的亲信。

  虽然伏外表看上去十分听从张安的吩咐,然而,他的内心却是有自己的打算。

  一日,张安深夜邀请一位京城大吏前来,那人名叫葛布哈哧。

  “葛大人,那日要不是你替我在皇上面前求情,现如今哪里还有我张安在此处与你饮酒啊。”

  “张大人言重了,我这样做也是为朝廷保存栋梁之材。”

  “不管怎么说,大人的救命之情,我张安永生难忘啊。来,我敬大人一杯。”

  “那我葛布哈哧就收下张大人的这片赤诚之心了,来,干。”

  酒过三巡,二人都醉了。

  伏作为陪侍的侍从,为两个人端茶倒水。

  这时,他听到张安问道:

  “葛大人,洋人要那些灵酒干什么?”

  “这个嘛,老夫也是不知,不过,我们两个人弄来的灵酒卖给他们,原先分文不值得灵酒,竟然被他们这些洋鬼子当成宝贝,可以卖个大价钱。这样就够我们二人好生快活一辈子了。”

  “哈哈哈,葛大人说得极是啊。说得极是。”

  伏在屏风后听到这些话,随即联想到了一二。

  “莫非,这两个人借助皇帝贪恋长生不老的念想,假托灵酒可以助人长生不老,来获取皇帝的支持,从而剿杀灵师门,获取灵酒,将抢夺来的灵酒转卖给洋人,从中获取暴力。”

  “葛大人,我们雇佣的杀手集团,他们也是为了灵酒而来,我们不给他们些,他们怎会为我们卖命啊。”

  “张安大人啊,灵酒啊,该给他们的就给他们,毕竟他们这些杀手无论是御灵术的运用还是自身的疗养都需要我们些灵酒才能进行恢复。再说,灵师门还有许多高手,想要剿灭他们,这些杀手必不可少。不过,我们只是给他们一点表示表示就好,毕竟那些可都是白花花的白银啊,你说是吧,张大人。”

  “葛大人说得极是。哈哈哈哈······”

  在屏风后的伏,邪恶地笑道:

  “天助我,在我的眼中,我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剿灭灵师门,将我眼中的异类,全部斩尽杀绝。我可以不要任何灵酒。这就是我招募到这些杀手的先决条件。”

  伏端着茶水走了出来,他看向天上灰蒙蒙的月,嘴唇动着,说出一句话:“那么,先从哪里开始呢。”

  正想着的时候,忽然一阵风吹过他的脸颊,那是戾气而成的气流,眨眼间,伏的面前站着一黑一白两个人。

  他们异口同声地说:“小子,深更半夜,你来来回回出入张安大人之府,不知张安大人又有什么喜事。我们这个常年跟随他的下属都不知道。”

  伏拱拱手,说:“原来是张安大人的得力干将黑白无常两位大人,今天张安大人邀请葛大人在内堂饮酒。”

  “如此普通的邀请宴席,为什么搞得这样神秘?竟然将所有下人支开,只留下你在这里侍候。想必这不是普通的宴会吧。”

  伏左右探看一番,装作一副紧张的样子,说道:“黑白无常两位大人,你们这句话可千万不要让张大听见了,这可是不信任主子啊。”

  “哈哈哈哈,你这个小喽啰,也是被他整怕了吧。我们黑白无常,并不是心中拜服他而追随他,我们只是拿钱杀人,当然还有别的重要东西。我们之间只是买卖关系,没有你所说的主仆关系,他做我们的主子,还不配。”

  “两位大人借一步说话。我有几句话要说。”伏说完此话,往府中假山林走去。

  黑白无常十分好奇,于是跟在后面。

  等到了假山中,伏停下了脚步,黑白无常异口同声地问:

  “你把我们两个人叫到这里来,究竟所为何事?”

  伏转过身,在朦胧的夜色里说:

  “两位大人,如果一个农人种了一年的庄稼,到头来收获的粮食,还不够自己一个人过活,二位大人说说,这个农人还有在来年种田地的必要吗?”

  “你究竟想说什么?有什么话就赶紧说,不要惹我杀了你。”黑无常威胁地说。

  “如果大人杀了我,那可真的是大人的一大损失。”

  “你小子究竟想说什么?”白无常也问道。

  “刚才小人在倒酒的时候,无意之间听到了两位大人的对话。他们二人说了一些关于灵酒的话。”

  黑白无常听到关于灵酒的字眼,顿时激动起来,都急切地问道:

  “他们说灵酒的什么事了?”

  “他们说,灵酒他们大部分卖给洋人,对于大人而言,他们只给你们一小部分。因为节省的越多,他们所拥有的灵酒就越多,灵酒越多,获利也就越大。他们还说,可以一点灵酒都不给大人,而是用金银来抵消。”

  “张安那个畜生果真那么说?”白无常大骂道。

  “嘘!白大人,您小点声,小的冒死把这件事告诉你,你可不能把这件事捅出去了,否则,小人的命可就不保了。”

  “张安老匹夫着实可恨,想当初,我们来投奔他的时候,他可是满口答应,所获灵酒给予我们十之有七。如今看来全是谎话。”

  “这个老匹夫,不值得我们替他卖命,倒不如我们一走了之。去江湖上猎杀灵师也比这样窝囊的在这里被人欺凌的好。”

  伏发现二人已经对张安相当不满了,于是趁机说道:

  “小人有一个建议,但是不知道两位大人作何反应。”

  “你说。”黑无常和白无常停止抱怨。

  “小人原先是灵师门的护法,后被灵师门所不容,被驱逐出来,小人誓死都想灭了灵师门,只恨自己势单力薄,急需要英雄豪杰,帮我完成夙愿。”

  “怎么?你想让我们二人助你完成夙愿?”

  “正是。”

  “哈哈哈哈,你也不照照镜子,你有几斤几两,你拿什么来命令我们,就凭你的一点怨恨?可笑之至!”

  “两位大人不要这样快的下这样的定论,大人们也许不知道我以前的身份,我是灵师门的八护法之一。”

  “哈哈哈···你以为以前你是八护法就了不起了?我们连灵师门都不放在眼中,何况是一个小小的灵师门的护法。识相的话,你赶紧滚吧,去伺候你的主子!”

  “两位大人可能误解小人的意思了,小人并不是要吹嘘自己的功名地位,而是说,正因为我做过灵师门的护法,所以我对灵师门的各项事宜都很了解。包括灵酒。”

  黑白无常听到灵酒二字瞬间两眼放出光来。

  伏进一步说道:“我可以给两位大人提供灵师门灵酒的情报,两位大人前去所得的灵酒,小人一滴都不要,全归大人所有。”

  白无常惊喜地说:“此话当真?”

  伏斩钉截铁地回答:“自然当真。”

  黑无常制止白无常,并转过脸来问伏:

  “你答应我们这样的条件,你的企图又是什么?”

  “希望两位大人助我灭掉灵师门,如此而已。”

  “只有这些?”黑无常问道。

  “只有这些。”

  “你一个不知名的下人说出的话,让我如何相信你。如果你是灵师门安插在这里的奸细,我们二人听从你的指示前去灵师门,如果中了埋伏,那我们岂不是被你欺骗,这样的买卖我们如何肯做?!”

  “小人知道大人不相信我,不过,小人不急,小人会等待大人自己主动来找我。”

  伏转过身子走向张安内堂的方向。

  忽然,伏在中途停下,回过身子来对黑白无常说道:

  “忘了告诉两位大人,其实张大人并不信任二位。这件事很快会有证明的。”

  说完此话,伏消失在黑夜里。

  (张安住宅)

  不久之后,伏又向张安进言。

  “大人,有一件事,小人在心中闷了许久,不知当讲不当讲。”

  张安端着茶几,说道:“有什么你只管说。”

  “大人,前一日,大人邀请葛大人一事被黑白无常两位大人知道了。”

  “哈哈哈,伏啊,这件事根本就不是什么事,你为何心中憋闷啊。”

  “大人,如果只是如此,小人也不会烦闷。只是小人偷听到了两位大人的说话。”

  “哦?他们说什么了。”

  “小人不敢说。”

  “说,我准许你说,赊你无罪。”

  “两位大人说,张大人拥有许多灵酒,结果都被大人你私吞,他们心中十分不服,想要对大人,对大人···”

  “对我如何?”张安问道。

  “小人不敢说。”

  “快说!”张安怒道。

  “他们要割了大人的脑袋,然后,然后···一走了之。”

  “啊?他们果真这么说的?”

  “小人不敢说谎啊。”

  张安马上召集本府人马,心想:“既然你们两个人已经知道内幕,不如我先下手为强。”

  就要派军前去将黑白无常赶尽杀绝。

  谁知伏先行一步,给黑白无常通风报信。

  说:“张安说黑白无常图谋不轨,现在正在堂府秘密召集人马。前来拘捕两位大人啊。”

  “他果然这样做?!”白无常大声质问。

  “千真万确。”

  “但是我们两个人对他忠心耿耿,为何今日要这样对待我们。”

  “大人还不明白吗?张安早就怀疑大人了,怀疑大人对他私吞灵酒一事不满,他害怕两位大人报复他,所以先下手,取两位的性命啊。”伏说得情真意切。

  这时,黑白无常的府宅外面有噪杂的脚步声。

  伏连忙劝阻道:“两位大人快些逃吧。”

  “不,我要将张安碎尸万段。”黑白无常咬牙切齿地说。

  “两位大人即使杀了他,也不能让自己全身而退啊。常言道:‘君子报仇,十年未晚’。今日之仇,两位大人日后再报也不迟。”

  “你为何救我二人,我二人一不对你有恩,二不对你有情。你为何冒着风险前来?”黑无常问道。

  “因为,我的夙愿,只有两位大人能够助我完成。”

  “我们可未曾答应你。”

  “我相信大人早晚会的,两位大人快走吧。”

  黑白无常向伏拱拱走,倏忽而去。

  伏看着,不觉浅笑。

  他的计划已经完成了一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