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山神龚生 > 第七十二卷|吕汝的失任,赵伏的上任

第七十二卷|吕汝的失任,赵伏的上任


  卷首语:什么叫不择手段,伏的作为就是。在自己卑微的时候,卑躬屈膝的如同一条落荒的丧家之犬,能够忍受所有的侮辱;在自己得势之后,可以蔑视一切。

  正文:

  伏对张安的毕恭毕敬,令张安特别喜爱,张安甚至有意收伏为义子。

  此事虽然没有正式外传,但是府中的下人都已经有所耳闻,都在私下里传播开来。

  这件事很快被张安的幕僚吕汝知道。

  吕汝前去谏言:

  “张大人,小人听说,大人有意受伏为义子。”

  张安听到,面露喜色,抚须而言:

  “没想到,吕大人也已经听闻此事了。既然你都这样问了,所幸我张安对你全盘说出。不错,伏这个少年,年方十八,却处事老练,为人谦虚,我十分喜爱。况且我膝下只有一个女儿,收他做义子。一来,想把女儿嫁给他;二来,想让他做我的接班人那。到那个时候,我让他改姓张,随我门姓氏。”

  吕汝听到这里,一言不发。

  张安正在等待回答,却不见吕汝发表见解,于是,看向吕汝。

  但见吕汝面露愁容,十分不悦。

  张安看到这里,心里大为不快,但是吕汝毕竟追随张安十几年,张安没有在表面上动怒,而是说道:

  “吕大人为什么一言不发?”

  吕汝作揖拜了两拜。

  “张大人,小人的意见与大人相左,请大人见谅。”

  张安沉住气继续问道:

  “敢问吕大人所谓何事而至此,愿闻其详。”

  吕汝双手靠拢放于肚前,样子甚为谦恭。极力申辩道:

  “大人的做法有许多欠妥之处。首先,赵伏,来府上只有两个月,大人就如此重用,甚至收他做义子。大人可知,狐狸的尾巴都是在很久之后才显露出来,一个善于伪装的人可以在两三个月内显露出完美的一面,令旁人对他万般钦慕,殊不知,这恰恰是伪装者所露出来的破绽。一个人怎么可能是十全十美的呢?”

  “再者,大人身边有许多追随十几年的忠心之士,他们奋斗半生,却比不过刚来府中的两个月的黄毛小子,大人可否想过,这些臣下的感受呢?他们会恨大人,甚至不愿意再为大人效力。”

  “第三,大人不要忘记,赵伏以前可是灵师门的八护法之一,我们对灵师门用兵,杀死灵师门许多部众,这个赵伏,可是在灵师门待了十八年,大人,十八年啊,两个月和十八年相比到底在他的心中,是灵师门重要还是大人的府衙重要,可想而知。”

  “即使赵伏对张安大人确实忠心耿耿,那么,大人暂时不收他做义子实为保护他的上上之策啊。只有这样老部下才不会起疑,也可以借此进一步试探和历练赵伏。”

  张安听完,抚须连连点头,称赞道: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吕大人之意见,我张安领受了。”

  “张安大人明鉴啊!吕汝,万般钦佩。”

  “此事,容我再仔细想想,吕大人先退下吧。”

  “吕汝领命。”

  吕汝刚刚退到堂外,在廊侧的拐角处,遇到了端茶水的赵伏。伏双膝微弯,以示礼节。

  吕汝朝他点了一下头,夺路而去。

  伏看着吕汝离开的方向,眼神深邃,面露隐藏的杀气。

  “吕汝匹夫,坏我大事。看来张安身边并非都是些有勇无谋之辈,就吕汝刚才的谏言来看,吕汝是我前进道路上的阻碍。这根杂草,我必须彻底铲除,以绝后患。吕汝,我们走着瞧。”

  伏简单又快速地思考一番,匆匆端着茶水进入张安的正堂。

  张安在里面正在仔细沉思刚刚吕汝说的话,他静静地看着伏的一举一动。

  只见伏的一举一动,都是那样合乎礼节,丝毫没有一点不妥之处,行为果断又完美。

  张安不觉在心中沉思:

  “难道他真的是装出来的?如果是装出来的,他也太会伪装了,伪装的可以以假乱真了。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他真的对我忠心耿耿,我如果这样怀疑他,岂不是冤枉了他。”

  此时,伏已经把茶水端在了张安的桌几旁。

  张安看着伏说道:

  “伏,你为何追随我?我可是想灭掉灵师门的人。按理说,你应该视我为敌人,为何还要效忠于我,难道别有企图吗?”

  伏听到此话,放下端茶几的托盘,“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万般惊恐的伏于地上。悲戚地说道:

  “大人,我知道你不信任我,我也知道,我赵伏,是一个来自于灵师门的异类。然而,我对大人绝无二心。之所以投奔大人是因为大人为仁义之士,我在灵师门早有耳闻,大人招纳天下贤士,不问身世,也不管地位的高低贵贱,对待投奔者一视同仁。我对大人是钦佩不已啊。”

  “大人有所不知,我虽然在灵师门,并且在灵师门做什么护法,然而却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大人,小人在灵师门的日子备受同门嘲笑和欺凌。因为,赵伏只是一个孤儿,他们见我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总拿我寻开心。只有一位师哥对我还好,名叫赵鹿,但是他后来病逝了(事实上,赵鹿被天煞和地煞所杀,这个地方是赵伏遮人耳目,避忌而言。)我最终在灵师门无依无靠,我的心上早有离开灵师门的想法了。”

  “但是灵师门监视严密,我无法脱身。只能静待时间,默默忍受他们的欺凌,寻找机会。后来大人率领大清铁军前来攻打反叛的灵师门众叛逆,伏觉得机会来了,于是暗地里联通吕汝大人部将魑魅魍魉,希望对大人的军队进攻有所帮助。谁知道灵师门那帮家伙使用不正当的小人之谋,致使军队败了,伏万般悲痛。”

  “而且我通风报信的事情也被灵师门的人发现,他们把我关入死牢。但是,即使这样,我还是想找机会逃出去,去追随大人。后来,我等待许久,等来机会,跋山涉水数百里寻到了大人,实乃我之幸事。”

  “大人,伏本想一辈子侍候你的,既然大人怀疑我,伏愿意自此流落江湖,浪迹天涯,以示忠心。”最后这几句话,伏虔诚地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地说着。

  张安看到蛊如此虔诚和热诚,连忙将他扶起,安慰道:

  “伏啊,我怎会怀疑你呢,你来府上的这两个月,将我张安府上上下下打理的井井有条,真是少年有为,不容小觑。我喜爱你都来不及呢,怎么会怀疑你呢。”

  张安说着,还疼惜的用自己的绣袍为赵伏擦拭眼角的泪水。

  张安让伏退下去休息。这一刻,他对伏的喜爱更深入一层,倒是对吕汝产生了怀疑。

  “吕汝啊吕汝,因为你,我差点失去了一个心腹。你口口声声说赵伏内心有反叛之意,有反主之心。殊不知,是你自己的内心在嫉妒吧,嫉妒追寻了我十几年却比不过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受我的信任。可笑啊,如此心胸狭隘之辈,我张安要你又有何用呢?”

  (张安府外)

  这日,吕汝刚刚拜访完张安出来(吕汝从张安的言语里知道赵伏仍旧受张安的喜爱。),赵伏出门相送。

  从府中到门口,赵伏一丝不苟,礼节都做得有板有眼。

  到了门口,赵伏向吕汝作揖道别。

  吕汝面露不悦之色,说道:

  “赵伏,你不觉得累吗?”

  赵伏假装不懂,显出一副茫然无措的面孔,回答:

  “伏,不明白吕大人的意思。”

  “哼~我吕汝可真是佩服你啊,你打算装到什么时候?你的狐狸尾巴夹得快断了吧。我告诉你,赵伏!你的狐狸尾巴早晚会露出来的!张安大人仁慈,被你蛊惑,我可不会上你的当!我吕汝只要活着,就会不断向张大人进言,让他处处提防你。”

  “你外表恭敬,内心却是狼子野心。从你大杀自己同来投奔的数十人,就可见一斑。一个连伙伴都杀死而不眨一下眼的人,还希图他恭敬什么?!”

  “随吕大人说吧,我赵伏对张安大人所做的一切,都是心系张安大人的,我问心无愧。吕大人只管进言吧。”

  “你······”吕汝哑口无言,只能甩一甩衣袖,坐上马车,远去了。

  赵伏看着前方起来的尘土,十分虔诚地作了两下揖,邪恶地笑了。

  此后,吕汝果然每进张安府上,必劝谏张安不要重用赵伏。但是,他这样做,非但不能让张安打消重用赵伏的念头,而且令张安越来越看不起吕汝本人。认定吕汝是一个小肚鸡肠、心胸狭隘之辈。

  到了最后,每每赵伏向张安禀报,吕汝来时,张安都会称病而闭门谢客。

  而且还会对赵伏说:

  “伏,快瞧瞧,说你坏话的人又来了,真的是恬不知耻。伏你心地善良,从来不会对吕汝说一句坏话,所以吕汝才这样变本加厉地说你啊。他可真是个小人啊。”

  这个时候,赵伏都会说:

  “我不管吕大人说什么,只要张安大人知道我的忠心就好。”

  张安不无感慨地说:

  “不知吕汝何时才能有你这样的境界啊。”

  自此,吕汝在张安面前失去信任,而新的被重用者出现了,那便是赵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