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山神龚生 > 第七十三卷|幻影刺客,归属我吧!

第七十三卷|幻影刺客,归属我吧!


  卷首语:知道你为什么败在我的手上吗?那是因为作为对手,你不配!

  正文:

  (张安府)

  “大人,吕汝今日前来,是来向你辞行的。今日别后,吕汝就与大人天各一方。请大人多多保重。”

  张安手中端着茶几,听到吕汝这样讲,不觉略微惊讶。放下茶水,说道:

  “吕汝,你跟随我十余年,今日为什么说这样的话,匆匆离去?”

  “张大人,只要他赵伏在这个府上,我吕汝就和他不相融。大人啊,赵伏就是一个外强中干,色厉内荏的小人,他虽然外表和善,但其实内心里却有着毒蝎般的心肠。大人啊,今日,吕汝再斗胆进言,请将赵伏驱逐出去,否则,大人早晚会被他所害啊。”吕汝不无痛彻地说。

  “我以为,你是真的来辞行,原来是打着辞行的名义,又来说伏的坏话啊。吕大人,你这是何必呢?你的话你以为我还信吗?你如此容不下别人,实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哈哈哈哈哈······大人啊大人,想不到我吕汝一片赤诚之心,却被你认为是小人之心,他赵伏,一个浑浑噩噩的毛头小子、一个贼子,倒成了君子,君子啊!”

  “大胆吕汝!你怀疑本大人的眼光吗?!你不服我张安吗?!难道我张安说错你了吗?你难道不是一个小人吗?!你的能力明明不如赵伏,因此就这样嫉贤妒能,竭力排斥他。只可惜我张安可不是什么不识人才的人。”

  吕汝听完此话,满心悲痛。

  “没想到啊!没想到啊!我吕汝竟然看走了眼,跟随了你这样一个忠奸不分的人。这是我的过失啊!我的过错啊!”

  张安怒拍桌几,大怒而言:

  “吕汝,你想寻死不成?!竟敢口出狂言,满嘴以下犯上之话。”

  “如果我吕汝的这方嘴可以骂醒你,我也死而无憾了。”

  “来人啊!来人啊!”

  张安一声喊,门外侍卫到来。

  “将这个疯子拖下去,大打三十棍!”

  不久门人来报。

  “大人,已打三十棍,再如何处置?”

  “把他拖上堂来。”

  只见吕汝下身流着满地的鲜血,被门人拖进来。

  张安冷眼看着他:“吕汝,你以下犯上,本应当是死罪,但是念你跟随我十几年,我准许你不死。你就此离开张安府,走吧。”

  “可恨啊!可恨啊!可气啊!我一个跟随了你十几年的属下,竟然比不过刚刚来府上三个多月的小毛孩。看来,我吕汝小瞧了他的手段啊。大人,今日你不听我的言辞,以后你会受到应有的惩罚的。”

  “速速给我滚!你不要逼我杀你!”张安听见他说这样的话越发恼怒。

  吕汝说完,颤巍巍地站起来,向着张安行了一个作揖礼。

  “与大人相处十几年,今日吕汝虽然被大人所不容,但是,在吕汝心中,大人永远是吕汝的主。而我永远是大人的仆从。今日一别,吕汝行最后的主仆之礼。大人之后,多多保重。”

  说完,吕汝转过身子去,就要走出内堂。

  “慢着。”张安说着。

  “把你的幻影刺客令牌交出来。”

  到此刻,吕汝心中最后一丝尊严和希望完全破灭了。他本以为,张安会留下他。原来,到头来,只是本以为。他真的已经没有再存在于此处的理由了。这个自己对其忠心无二的主子,这个自己数千个日夜用心辅佐的主子,今天以这样的行为送别了他。他多么悲哀啊!悲哀的如同一片秋落得落叶,没有一丝生命的迹象。

  他交出了幻影刺客令牌。

  一瘸一拐地没有留恋地走出大门。

  随即,赵伏得到了幻影刺客令牌。

  当令牌在赵伏的手中的时候,赵伏没有万般惊喜的神色,而是嘲弄地看着这小小的令牌。

  为什么讪笑?是因为赵伏没有想到,张安这样没有脑子,愚蠢到将自己身边最得力的心腹赶出去。吕汝对于赵伏来说是一个威胁。他正头疼怎么对付他,可是,现在,张安自己将赵伏心中这个绊脚石给清除了。赵伏没有动一根汗毛,就取得了坐收渔翁之利的成就。这让他感到始料未及的同时,也令他大笑张安的愚蠢。

  赵伏原先的打算是在张安和吕汝之间都彰显的毕恭毕敬。

  他的行为把张安顺利瞒过去了,但是吕汝却没有那么好瞒。更令赵伏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看穿了赵伏的目的。

  自此,吕汝多次向张安进言,赵伏大着胆子赌了一把。自己仍旧毕恭毕敬地做好分内之事,让张安都看在眼中,以此希望张安打消一些对自己的怀疑。

  更令赵伏担忧的是,吕汝除了口舌厉害,他麾下的杀手组织——幻影刺客八大杀手,都是当今数一数二的高手。赵伏想暗地里以灵酒赏赐为诱惑,使他们向自己倒戈。

  但令他没有预料到的是,这种手段还没有实施,一个空前的大喜事竟然砸到了他的头顶。

  现在,不仅吕汝走了,连号令幻影刺客八大杀手的令牌自己也有了。张安的这样的做法,无异于自断身上的双翼。

  这样看来,在张安府最有权重的人,除了张安,第二个就数赵伏了。

  赵伏虽然在天下间,还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度。但是在张安府内,他已经是这样的一号人物了。

  现在,赵伏的手上,有被张安祛除,而被赵伏暗地里收复的黑白无常,再加上魔、枭、天煞、地煞、魑魅魍魉。赵伏成为了杀手集团实际上的领袖。

  “我的杀戮时代开始了。”他说。

  在离张安府五十里的城郊,有一间新盖的小房子。里面住着吕汝。

  自从吕汝离开张安府后,每天在这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清苦的农民生活。

  但是仅仅一个月后,幻影刺客天煞和地煞找到了他。

  他们找到吕汝的时候,吕汝正在屋外的田地里劳作,他看到天煞和地煞来了,手中的活儿停了一会儿,然后继续耕作。

  “没想到吕大人为张安大人十几年如一日的尽忠,换来的竟是现在的一贫如洗。”

  从天煞和地煞身后走出一个人,他是赵伏。

  “看来,张安已经让你统管幻影刺客杀手组织了。”

  “不错,你似乎并不惊讶。”赵伏再近前一步。

  “一个将跟随他身边十几年的臣子驱逐出去的庸主,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哈哈哈哈···吕汝,今日你可算是说了一句大实话啊。”

  “哈哈哈哈···赵伏啊赵伏,外人都说我吕汝是张安的走狗,是朝廷内的奸臣,但我对于自己的主子可是忠心耿耿,丝毫没有叛逆之心。所以,我对张安一直是讲实话的。如今张安将我驱逐,府中再也没有可以与你抗衡的臣子了。想必不久之后,张安手中的兵符你也很快得到。”

  “不错,老匹夫,你比张安聪明一百倍,只可惜,你跟错了主子。”

  “所以,你来是为了杀我,以绝后患吧。”

  “是的。吕汝,你的确够聪明。我对于无法利用的人,不能成为为共同利益而联合的人,只有杀了他。更何况,你一直效忠于张安,就算是此刻的你也是这样。你看,张安把你驱逐出去,你并没有走远,而是在城郊一个比较容易找到你的地方定居下来,你是希望有朝一日,被张安重新启用吧。”

  “赵伏,你的心邪恶的可怕,强大的可怕啊。我终于知道我为何比不过你了,你极善于伪装,极善于迷惑人,极善于吃透人心。一想到我竟然死在你一个十几岁的小子手里,我就感到惭愧啊,自己在这世上枉活了这几十年啊。可悲可叹!”

  赵伏拔出手中的剑,渐渐走近吕汝:

  “吕汝,我这个人敬重你,对主子不离不弃、忠心无二。你自己了解了自己吧。”

  赵伏把剑扔在了吕汝的脚下。

  此时的吕汝,满脸悲怆,伸出右手颤巍巍地拾起沾着泥土的宝剑,那把剑在阳光的照耀下,剑身光艳无比。吕汝将剑抬到眼前,那把剑的身子映照出吕汝沧桑的脸,在剑身上,他看到头发凌乱、嘴唇干枯、眼神暗淡无光、眼角里有泪水在晃动的自己。

  突然,吕汝大叫一声:

  “主子啊!连我痛骂的对手都知道敬重我!为何你就是不相信臣下、容不下臣下啊!臣下在九泉之下死不瞑目啊!死不瞑目啊!”遂自刎,倒在了田地里。

  吕汝倒下的那一刻,赵伏像是祛除了一个心腹大患一样,露出了笑容。

  “张安,你的左膀右臂倒戈的倒戈,自杀的自杀。你还有什么能耐,继续在你的府上兴风作浪呢。不久之后,我就会成为你府上实际的统治者。到那个时候,我要让你为我端茶倒水。”

  “还有,灵师门,这个我一生痛恨的名字,这个让我背负叛逆罪名的存在。等我成为清军的大将,我第一个目标就是灭了你!特别是叫做蛊的混蛋!还有其他的灵师门护法,一个不留!然后,将岚婷带到我的身边,和她相伴终生。我要让岚婷亲眼看看蛊是如何被我打败的,我要将他一点一点地折磨死,让他哭爹喊娘,让他向我求饶,让他明白,和我作对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赵伏捡起泥土上的宝剑,宝剑之光闪烁,在剑身上出现了他的可怕而坚定的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