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山神龚生 > 第七十四卷|朝廷比武大会

第七十四卷|朝廷比武大会


  卷首语:每年,清帝国都会举办朝廷比武大会。虽然,名义上这场比试是互相切磋,但是暗地里这是朝廷里两股敌对力量的较量。所以,在大会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双方的暗地里的较量已经开始了······

  正文:

  (张安府)

  “大人,今日叫小人前来,不知有何事宜?”

  “赵伏,来,你看一看吧。”张安递过一张信函。

  赵伏接过,匆匆浏览了一下信件上的内容。

  “原来是朝廷历年以来的比武大会就要在三日后举行了啊。大人,我们有幻影刺客这样的绝世杀手团,何愁不能一举成功呢。”

  “哈哈哈,赵伏啊,你说得不错,但是你可知道,朝堂之内是一张无形的互相勾连的蜘蛛网络,有各自的利害关系,所以,该输的我们还是要输的。不该输的则绝对不能输。”

  “请大人仔细说一下。”

  “赵伏啊,京城之内我们支持的可是葛布哈哧大人的队列,但是在最近几年的朝廷比武大会上,占据上风的并非我们拥护的葛布哈哧大人,而是与他针锋相对的李青现。此人为汉人,但颇受皇帝陛下重用。他可是我们的一大对手和绊脚石啊。”

  “每年的比武大会看似表面上的武艺切磋,实则是两大阵营综合实力的暗地对决。谁赢了,说明己方的人员调配、军事力量等强于对方。”

  “大人,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是让属下,不论以何种手段,暗助葛布哈哧大人获得本年度的比武大会之冠。”

  “赵伏,知道我张安为什么这么喜欢你吗?因为你总是一语中的。”

  “大人的意思是让我打败李青现的所有比武人马,然后我再故意不敌葛布哈哧大人的对抗人马,这样我方的最高领袖也就取得了胜利,也代表我们这一阵营的胜利。”

  “不错,赵伏,我就是这个意思。道理说出来,虽然十分明白,但是对方每年都会派出十分强劲的对手团,换言之,他们也像我们一样招募浪荡江湖的杀手,收买他们。”

  赵伏笑着说道:

  “大人,请放心,今年的朝廷比武大会,我们的阵营赢定了。大人请敬候佳音。”

  “好啊,有你这番话,我可以高枕无忧了。”

  “属下告退。”

  在出来的那一刻,赵伏心想:“看来要想驾驭整个朝堂,我先要助张安阵营在朝廷上占据绝对的实权,有了这一步后,再做进一步的打算。”

  (赵伏宅第)

  “各位,我赵伏今日召集你们来议事,是来与各位谈谈今年的比武大会之事。”

  “比武大会?你们这些朝廷人的事,我们幻影组织管不着也不想管,我们要管的只是负责暗杀和灵酒获得。”

  “我今日召集各位来此,就是为暗杀任务而来。”

  “你说什么?难道又有暗杀行动?”魔说道。

  “不错,我要大家今天行动,限三日内杀一个人。但是这次暗杀任务,并不针对灵师门的人,所杀的目标是京城当中另一个杀手头目。”

  “哎吆,这就自相残杀了,我早就听说,这朝廷内部就是一趟浑水,明里看个个礼貌有加,实则个个都心怀鬼胎,勾心斗角,不怀好意。”枭扯着细尖的嗓子不耐烦地说道。

  “各位如果你们此次暗杀成功的话,我会上报大人,给你们足够的灵酒。”

  “说明白些,给多少灵酒?”魑眼望着赵伏说道。

  “就是,你若是给少了,我们可不愿做这件事。”魍应和地说。

  “每人一葫芦灵酒。”赵伏指着每个人说道。

  “此话当真?”魔眼神深邃地询问赵伏。

  赵伏说:“当然。不过,你们如果暗杀失败了,我可一滴都不会给你们。”

  魑魅魍魉说道:“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我们幻影刺客团联合行动杀不了的人。无论对手有多强大。”

  枭妖艳地走到赵伏的身边,附耳说道:“你对我们就这样不放心吗?忘了当初人家是怎么把你玩弄的了吗?”

  赵伏表情瞬间变了,他的心中怒火中烧,但是眼下的情形他只能忍耐着她的嘲弄,因为对于他而言,幻影刺客团他十分依赖,如果因为一时的冲动而损失了这样暗杀的机会,就会得不偿失。

  于是赵伏只是说道:“我不是不相信各位的实力,而是想保证万无一失,对手的确很强大,我们需要小心为上。”

  地煞开口问答:“你说的杀手到底是谁?”

  赵伏说道:“此人是暗夜麒麟。”

  魅说道:“暗夜麒麟。他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在京城。”

  “赵伏刚刚获得信息,此人就在李青现的府中。”

  “我想诸位不会忘记他的称号,他可是被称作‘死神’的人。从他成名到现在,已经杀死无数人。他著名的战役,是一夜之间杀死了一千叛军军马。‘死神’的称号因此而来。”

  “若是此人,我们可是很期待和他会一会。”天煞挥动着雷棒枪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看我们取他脑袋。”魑魅魍魉异口同声地说。

  “好,我赵某祝各位凯旋。”

  “距离大会时间还有三天,但是我们下手的机会只有一次,那便是暗夜麒麟会在最近某日率领一百铁骑前往各省召集李青现手下的能手,前来京城汇聚,各位这三天需要严密监视东南西北四处城门,一有情况马上出动。”

  “还有各位要清楚今日的行动是暗杀不是明杀,所以暗杀行动要在夜晚进行。”

  “小子,你用不着提醒我们。”魔一声落,幻影刺客八大杀手,已经不见踪迹。

  “可真是性急啊。”赵伏看着前方空空的角落,自语道。

  (京城门外)

  魔、枭,为一队,守候在东门。

  天煞、地煞为一队守候在西门。

  魑、魅,为一队守候在南门。

  魍、魉,为一队守候在北门。

  (东门)

  “暗夜麒麟很厉害?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枭在树林庇护下的角落问起魔来。

  “你加入组织的年龄较短,在你加入之前,关于暗夜麒麟已经死亡的消息,已经在京城传开了,所以关于他的传说,也因为他的死而掩盖下去。但是,他今日竟然仍然活着,而且就活在京都,令我始料未及。”

  “他可是一夜之间杀死叛军一千人的死神啊。换做你,你可以一夜杀掉一千人吗?”

  “如果我的灵力足够的话,可以。”枭答道。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暗夜麒麟的灵力是无尽的。”

  “无尽的?”枭诧异地回应。

  “他似乎有一种手段,可以让自己身体里的灵力可以无限循环的使用,好像有一种自动产出的灵力源头一样。”

  “他···竟然有这样的能力。”

  “这只是他可怕的地方之一,他的能力还有许多,同为杀手,死在他手里的不计其数。”

  “你知道十六路邪人吗?”

  “我听说过,他们在南方一带,一直担任暗杀任务,许多人死在他们的刀剑之下。”

  “十六路邪人每个人都会一种灵邪术,有的可以用剧毒将对手麻痹,有的可以用身体抵挡正面而来的进攻,有的可以用术法控制对手。但是这几年你还听到过他们的消息吗?”

  “难道他们已经被杀了吗?”枭反问道。

  “不错,这十六个人都被杀死,而杀他们的人就是暗夜麒麟。”

  “十六人都被他杀了,这~怎么可能?”

  “这世界上很多事情不可能,但是,对于暗夜麒麟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那我们两个绝非他的对手啊。”

  “非但不是他的对手,而且连他随身带的一百铁骑也未必是对手。”魔补充道。

  “为什么?”

  “暗夜麒麟并非是蠢人,他每次行动都会留有后路,这一百人,估计也是他精心挑选的守卫。”

  “那我们为什么还要答应赵伏之请?”

  “我魔可是没有答应,他天煞、地煞还有魑魅魍魉不知深浅,不知死活,前来寻死,我来这里是出于情面,绝对不会和他交手,我只会发个信号,通知他们。”

  “他们可是我们的同伴啊,你难道不去把情况告诉他们。”

  “枭,你加入幻影刺客团也有段时间,你难道还不懂吗?在任何杀手组织里,没有同伴可言,只有杀戮、报复、利益和享受别人的死亡。”

  “如果我今日不问你,魔,你是不是也会像你刚才所说的一样,见死不救。”

  “枭,话说的可不要那么难听,是你自己找死的。”

  “你~”枭哑口无言。

  他们在东门外等了很久,终于在第二天早晨,一队人马出现了。

  大约有一百多人,人人手拿长枪,脸上带着铁甲面具,为首者容貌稍有不同,他脸上画着纹路,黑白蓝相间,因为花纹密集已经看不清他真正的面容了。银甲银盔银装,随身看不见他的武器。

  “他来了。”魔警惕地说。

  “他果真没有死。枭给其他人发信号吧。”

  枭会意,闭上眼睛,开始传送信息(幻影刺客,灵力相连,他们的联络,可以用意念作用于体内灵酒,传递信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