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魔王黄巢 > 第二章 荐福寺外遇佳人

第二章 荐福寺外遇佳人


  
黄巢出了荐福寺,一路向食肆走去。
踏着由一块块青石板拼接而成的街道,看着街道两边鳞次节比的各种房舍,体会着身边摩肩接踵的人群,嗅着空气中各种美食的香味,感受着长安这座千古名城带给他的冲击。
拥有现代人灵魂的黄巢不禁有些痴了,这大唐终究还是大唐,还是那个华夏历史里留下浓墨重彩的大唐。
他为之痴迷,五感带来的即时感,深深感染着黄巢。
“站住!别跑!”
一声嘶吼打破了黄巢的感悟。
只见一群身穿工服的衙役拿着铁链追着一道瘦小的身影。
他定睛看去,那瘦小的身影时高时低,忽左忽右,时快时慢,居然游刃有余可以避过每一个行人。
再看那群衙役,横冲直撞,丝毫不顾及熙熙攘攘的人群,行人纷纷闪避弄得整个街道鸡飞狗跳。
对比之下,前面的身影就像在戏弄后面的追兵,能让你看得见却抓不着。
“闪开!闪开!衙门办事,闲人回避!”
为首的班头看着那身影越来越远更着急了,高声呼喝!
黄巢不禁觉得有些好玩,后世的电视剧、电影里的桥段现在亲身经历,他还在想着救还是不救。
那个瘦小的身影已经跑到了他身前。
他一把抓住那身影的肩头,顺势一带,就把那身影拥入了怀中。
然后双脚发力,往边上的巷子窜去。
等那群衙役跑到刚才黄巢的位置,已经看不见那人跑到那里去了。
班头四处张望,周围只剩下熙攘的人群……气得他将手中的铁链狠狠摔在地上,发出一阵“丁零当啷”声。
小巷深处……
黄巢脸色很臭,慢慢放开抱着的身影。
一把寒光闪烁的匕首正顶着他的心窝。
匕首的主人身材不高,脸上遮着一块薄纱……
“朋友,事急从权,我只是想帮你!”黄巢解释着。
“哼!大狗熊多管闲事!难道没有你,姑奶奶我就跑不了吗?”
和话语粗鄙的内容不同,这声音似莺啼婉转,又如黄鹂歌唱。
黄巢有些失神,好似沉浸在这美妙的嗓音之中。
“喂!大狗熊!想什么呢?”声音又起。
“不好意思,在下初闻仙音,有些失神,还望姑娘多多包涵!”
黄巢郑重的抱拳一揖。
“噗嗤……”那声音笑着说,“原来看你身形我还以为你是个武夫,谁知道说话这么文邹邹的。”
闻言的黄巢一阵脸红,暗想自己真是丢人,丢了众多穿越者的脸。
“喂!大狗熊你是干什么的?”
“在下黄巢,山东冤句人,特来京师赶考!见到姑娘被人追赶,就……”
“大狗熊,这样说话你不觉得累吗?”声音透露出丝丝鄙夷。
黄巢不经叹道:“都是经验主义害死人,不都说古人说话越文邹邹越能体现有文化嘛!”
“什么古人?你说的都是什么呀?”那声音有些不耐烦。
“姑娘,你听我说,我……”
“停停停,你不用解释什么。”
“不是,姑娘……”
黄巢也着急了,他怕被她误会什么。
收回了匕首,那身影举起了倩倩素手做了个打断的手势。
“算了,今天算我承你的情,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你我就此别过!”
说着,那声音的主人转身就往巷外走去。
黄巢收回想阻拦的右手,放在鼻端闻了闻,一丝淡淡的幽香直往鼻腔内钻去。
真的很好闻,再联想到刚才抱着的柔软,他不禁有些陶醉其中。
可恰恰这一幕被回头的身影看在眼里,真是巧巧的妈妈怀巧巧,巧到家了。
那身影跺一跺脚,以更快的速度往外跑去……
空中只留下一句“登徒子!”
黄巢理了理并不凌乱的头发,嘴角抽了抽,如果地上有……
“呸!没有什么如果!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想到这里黄巢立马换了一副微笑的表情,踏着四方步,从容自若的往外面走去……
刚走到主街上,黄巢就看见一群人围成了一个大大的圈子,里三层外三层,层层叠叠。
街边二楼的窗户也都支棱着,一张张好奇的脸透过窗户看着楼下圈中的热闹。
这也许就是华夏的特色,不管是古人还是现代人,每个人都喜欢打听八卦……
这种基因深深的埋在每个华夏人的身体里。
黄巢觉得这一切好亲切,其实这个时代也不错!
“嗯!”圈里传来一声熟悉的闷哼声。
黄巢已手抚额,让你别那么着急的出去,现在好了吧!
他凭着强壮的身体,一路往圈子里挤去。
换来几声
“哎!你怎么撞我!”
“别推别推!”
“哎呦!谁摸老娘屁股!”
瞬时,原本密密匝匝的人群出现了一个缺口,混乱沿着缺口传递开去。
黄巢轻轻松松挤到圈内,就看到那面纱女子捂着肩膀,半跪在地,那把匕首躺在一丈开外。
七个衙役围成半圈躺在地上哀嚎。
班头拿着铁链指着女子,厉声喝道:“还不束手就擒?”
说着就想用手中的铁链缠向女子的身躯。
女子的眼中流露出一丝不甘。
就是这一丝不甘让黄巢记忆深处的那根弦被狠狠的拨动了一下。
他扯一角下衣服下摆,胡乱的蒙在脸上,在后脑勺打了个结。
只见他一个键步窜向那班头,肩头一靠,腰部发力,就在那铁链堪堪接触到女子身上之前,连人带铁链跌飞出去。
班头飞出的身体成了一个巨大的肉球,砸翻了一片看热闹的人群。
黄巢并不停留,一手抄起女子腿弯,一手穿过女子咯吱窝,一个公主抱抱起女子。
飞也似的从人群缺口处跨了出去,跑向远处,直至不见……
一处僻静的小院,黄巢按照女子的提示来到了这里。
在他刚准备把女子放下的时候……
不同的配方,相同的味道……
那把匕首虽然不见了,但是不知道哪来的银簪抵在了黄巢的咽喉上。
“咕嘟……”黄巢吞了口口水,“姑娘,我没有恶意!你是不是可以把簪子挪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