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魔王黄巢 > 第五章 李黑鸦五星连珠

第五章 李黑鸦五星连珠


  
两人愉快的调侃交谈着,时间就在这愉快的氛围中过的飞快。
黄巢突然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有些懊恼。
“青蕊小姐,开心之下我忘了你还有伤在身,要不我先告辞了。你先回房疗伤。”
李青蕊微微蹙眉,抬头看了看天色,太阳已经当空高挂,散发着光和热。
她点了点头,虚抬右臂,做出了个请的姿势。
黄巢抱了抱拳,转身走了几步,停顿了一下,但也没再说什么,再次快步离开。
他出了院门,在食肆街买了十多份”古楼子“回到了荐福寺。
当他走进客房院落的时候,那中年文士正要出门。
黄巢紧走几步,来到文士面前,微笑着说:”这位前辈,早上在下说要请各位朝食,奈何中途有事,紧赶慢赶也只有现在才回来,这是您的那份。“
说着,递上一份”古楼子“。
文士也不客气,接过”古楼子“就咬了一口,真是外皮酥脆,裹着的羊肉鲜嫩可口,配以胡椒的辛辣、豆豉的咸香,真是满嘴流油,美味异常,停不了口。
文士一边咀嚼,一边摇头晃脑的享受着”古楼子“的美味。
”前辈您慢用,在下先去完成承诺。“说着晃了晃手中的”古楼子“。
中年文士也不说话,摆了摆手算是招呼过了。
黄巢分发完”古楼子“完成了早上对众人的承诺,转身又离开了荐福寺。
他去了菜市买了菠菜,茱萸(香菜)等时蔬,又去肉市切了一条羊腿。
提着这些东西黄巢晃晃悠悠又走到李青蕊的小院门口。
他扣了扣门扉,安静的在门前台阶等待着。
小院的门在”吱呀……“声中打开。
一个身高不比黄巢矮多少,同样浑身肌肉虬结的年轻男子疑惑的站在门后。
黄巢有些尴尬,左瞧瞧,右望望,没错呀才一个多时辰,我不应该走错地方呀!
”你找谁?“年轻人中气十足的问。
”呃,这里是……“黄巢思维全力开动。
瞬息间他想起李青蕊说过她是和她哥哥一起来的长安。
面前的男子虽然也是昂藏魁梧,但五官依稀有李青蕊的影子(其实一点都不像)。
他只好硬着头皮道:”这里是李克用,李少都督(他爹李国昌,阴山都督)府上吗?“
年轻人搜遍了自己的记忆,还是对眼前的男人没有什么印象。
”你是?我不记得认识你呀!还有你怎么知道我是少都督?“
李克用一脸警惕。
黄巢嘴角抽了抽,我是来找你妹的,不是来找你的。
可明显他不能这么说,要真那么说,那场面不敢想象啊!
他摆出自认为很仰慕的表情。
”在下黄巢,听闻少都督善骑射,十五就从军上阵杀敌,仰慕异常。“
“最近听人闲聊说起少都督就在京城,故而冒昧登门想要结识一番。”
到底还是年轻人,李克用听到黄巢这么说十分受用。
警惕之色也有所缓解。
不过他看着黄巢手中拿着的羊腿和蔬菜,不像是仅仅上门拜访的样子。
黄巢的眼力劲儿有些贼,当他看到李克用注意他手里东西后,开口解释:
“少都督,我觉得你是武将,我也粗通拳脚,我们就不用像别人那样的手信。”
“除了想和你结交之外,我也想让少都督尝尝你从没见过的做法和吃法。”
说着黄巢举了举手中的食物。
“进来说吧。”李克用让开了门口。
进入厅堂,两人分宾主落座,黄巢根据他本体的记忆尽挑些李克用擅长的邻域东拉西扯。
拍的李克用云里雾里,不知今昔是何夕。
至少在黄巢看来李克用的开心的,他的初步目的也已经达到了。
这是李克用开口了:“黄兄,刚才听君一席话,开拓了翼圣(李克用的字)的眼界,也弄得我心里痒痒的,要不我们去后院切磋一番如何?”
黄巢心中暗喜,真是瞌睡就有递枕头的。
正想着怎么能去后院看看有没有机会见到青蕊,这机会就这么自己送上来了,李克用你真是我的大舅子!
黄巢一抱拳:“少都督请!”
后院,李克用指着五十步外的箭靶,说:“黄兄,如何?”
黄巢拿起一张大唐制式弓,挂上弓弦,随意拉了一拉,五十步的距离用制式弓即可。
他又拿起三支制式羽箭,每支羽箭外观看起来相似,但箭杆粗细略有区别,箭簇也有轻重区别,尾羽黏贴的也有差异。
当然按唐时的生产技术,能做到这样已经非常不错了,但在黄巢看来装备还有很大可提升空间。
他屏气凝神,右手直接扣住三支羽箭,听得
“嗡,嗡,嗡。”三声弦响。
“哆,哆,哆。”三声箭簇与箭靶接触声。
“好!黄兄果然不是纸上谈兵之辈。”
李克用指着三支命中红心,箭尾还在颤动的羽箭大声叫好。
“在下只不过三箭连珠,比不上少都督的五星连珠。还请少都督不吝赐教!“
黄巢又开始对李克用猛灌迷魂汤。
李克用接过黄巢手中的弓,五指夹住四支羽箭,口中咬住第五支。
就见李克用把弓弦弹出了琵琶的感觉,五声弦响几乎没有间隔,几乎汇成一声。
再看箭靶上,五支箭几乎不分先后钻进了红心。
这一手的惊艳,黄巢”啪啪啪……“的拍起手来,口中恭维:
”少都督这箭法估计自认第二,这天下无人可认第一!吾不及也!“
李克用也有些自喜,客气道:
”哪里,哪里,黄兄的箭法,也是不错的。哈哈哈!“
说道这里李克用大声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好听的有些许愠怒的女声响了起来。
”我说大哥,你不知道我正在睡觉吗?我刚做梦有一桌好吃的,刚想吃!就被你的呱噪吵醒了!你要赔我!“
李克用的笑声戛然而止,讪讪地看着小妹。
”蕊儿,今日为兄认识了一个有本事的朋友,一时情不自禁,哥哥这就想法赔你一桌。“
说着他指着黄巢说:”这是黄巢,黄兄,这一身本领可也是很不错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