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魔王黄巢 > 第十章 举头望天格调高

第十章 举头望天格调高


  
再说黄巢跟着李克用来到客房。
李克用对黄巢说:“长夜漫漫,黄兄是否需要我安排两个婢子给你暖暖床?”
李克用深知父亲的为人,看到他连自己的佩剑都能送给黄巢。
就知道他父亲是想拉拢此人,所以才会这么说。
黄巢闻言露出一丝苦笑,拒绝道:
“少都督,你我今日才认识,你父子二人对我实在是太热情了,我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李克用笑着说:
“无妨,黄兄就你今天带给我的冲击就够厉害了,我都没有见过如你这般厉害的人。”
黄巢快速在脑中寻思了一下,开口道:
“少都督谬赞了,如果我一直待在贵府,我只怕我刚才所说的那些东西就不能很快的出现了。”
李克用摆了摆手:
“黄兄,我是相当佩服你的,所以你就别在多想了,安心住下就是。我也回房去捋一捋今天的收获。”
说着他就走出了黄巢的房间。
黄巢看着那已经有些伟岸的背影,暗自腹诽着。
说好的暖床婢子呢?
真是个大骗子!
他轻轻给了自己个嘴巴,人家也只是客气一下,自己怎么就当真了呢!
呸!自己怎么就不能当真呢?
书里不都说唐朝人都是实诚人吗?
看来这样的书不看也罢!
都是一群大骗子!
他又捋了捋自己的发散性思维。
夜深人静也该为自己的今后做做打算了。
盐已经有了,以后回去扩大生产就好。
通过今天和李克用的闲聊以及和他的比斗,大概也知道了这个时段大唐的状况。
结合后世的知识,他在脑中形成了一个计划。
反正通过进士科基本是不可能了,那么进入官僚体系已经成为一种不可能。
后面的路只有依靠自己,至少回去之后要先通过贩盐积累一定的财富。
贩盐肯定会和其他的势力发生冲突,那么就需要自己武力以确保自己的利益。
在将盐贩卖至全国各地的时候,在各地建立稳定的据点,收集当地的各类情报。
同时利用未来的知识培养一批只属于自己的人才,因为这个世界的人才都不是自己的。
还需要利用未来的知识制造出简易的工程机械,加快生产速度,提高生产效率。
理科生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就是把各种不可能变成可能……
什么枪炮火药都是小case……
只要自己愿意……除了核武器其他东西基本都不是问题。
而最大的问题就是他需要足够的时间,毕竟他只是一个人。
想着想着,他就跟着自己的思维进入了梦乡。
“当!当!当!”这时长安的钟楼的晨钟敲响了,这是在提醒着城中的人们新的一天开始了。
黄巢也在这钟声里醒了过来。
他照例在客房门口开始锻炼身体。
在做热身运动俯卧撑的时候,李克用穿戴整齐的走了过来。
当他看到黄巢趴在那里上下起伏的时候,笑着说:
“黄兄,这大清早的好雅兴啊!”
黄巢还在那里默不作声的做着运动。
“哎!我说黄兄,小弟昨晚就问你是不是要暖床婢子,是你自己拒绝的,可不能怪在我身上啊!”
李克用不说这一茬还好,黄巢听到李克用这么说,本来默默计数的运动开始咬牙切齿的大声起来。
“一百九十,一百九十一……”
看着黄巢头、肩、臀、脚跟一直在一条线上起伏。
李克用就看出点不一样来,他试探着问:
“黄兄你这是在练武?”
黄巢直到数到两百的时候,才缓缓起身,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李克用。
就像在说你的反应真慢,快到我做完了才反应过来。
“黄兄,你这是什么眼神?我告诉你我才不傻,主要是没见过你这种练武的方法。”
其实黄巢还是在为昨晚李克用的客气而郁闷,他又斜睨了李克用一眼。
李克用也急了,他从小到大,什么时候被人这么看过。
他大声邀请到:“来来来,昨天我们只比了弓箭,今天我们来比比拳脚。”
黄巢不屑的吐了一口气,带着些许嘲讽道:
“我才不和言而无信的人比试。”
李克用激动道:“姓黄的你说谁言而无信?”
黄巢抬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哎呀,不行太阳有些刺眼。
他换了个角度仰望天空,淡淡道:
“那个言而无信的不就是你少都督?”
李克用辩解道:“我怎么就言而无信了?”
黄巢蹦出两个字:“婢子!”
李克用一愣:“嗯?昨晚不是你自己拒绝的?”
黄巢眼皮一翻(还是有些刺眼),有些不确定的说:“我是怎么拒绝的?”
李克用想了想说:“昨晚你说我们太热情,你不太好接受!”
黄巢一拍巴掌,立即接口道:
“对呀!我说我是难以接受,又没有说不接受!”
这话说到这里,李克用也反应了过来,他被黄巢气笑了。
“行行行,我的黄兄,是做小弟的误解了你的意思。今晚我就安排。多大点事儿啊。”
黄巢立马露出一副年轻人你很有前途,我看好你的表情。
随即他神情一肃,一摆手道:
“少都督,请!”
李克用又愣了一下,问:“请什么请?”
黄巢又一副懒得理你的表情说:“你不是要和我切磋切磋吗?请,就是请你出手啊……”
说着又摆出一副高手寂寞的样子。
李克用觉得自己的脑子真的快不够用了,这人的脑子怎么长的,怎么就能想到一出是一出呢。
他振奋了一下自己的精神,摆出了一个格斗的架势。
黄巢还是站在那里仰头望天一动不动。
李克用看着黄巢又开始不确定了,这姓黄的到底打不打呢?
要是自己出手重了把人打坏了,那可就糟了。
要是不出手,那不是更说明自己有些……
就这样还没开打,李克用就被黄巢弄得不知道自己该出手还是不出手了。
李克用再看了看黄巢,看了看黄巢望着的天空。
黄巢没动,这天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那到底黄巢在看什么呢?或者他想干什么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