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魔王黄巢 > 第十五章 诗会初遇旧相识

第十五章 诗会初遇旧相识


  
李国昌摆了摆手,说道:
“贤侄不用客气,一会儿让克用带你去基胜楼,今晚那里有长安诗会,你去听一听,看一看。”
“是,伯父。”
李国昌端起手边茶几上的茶也不喝。
黄巢知道这是端茶送客的意思。
他拱了拱手,准备出去的时候,李国昌又开口了。
“贤侄,还有一事我还是要和你说一下。”
黄巢停下了脚步,说:“伯父您说。”
李国昌轻咳了一声:“咳咳,我家的青蕊丫头漂亮吧?”
黄巢乍听之下认为有戏,就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李国昌。
他希望从李国昌嘴里能够听到点自己想听的内容。
结果明显的,他想多了……
只听李国昌的声音传来……
“贤侄,老夫也知道你和蕊儿有些相互爱慕,这很好!”
“但是你出现的有些晚,青蕊早些时间已经许人了。”
“而且青蕊许的人家……不是一般人家。”
“老夫承担不起悔婚的后果。”
“老夫望你好自为之,不要自误了……”
说着,李国昌放下了茶杯。
黄巢嘴角抽了抽,什么都没说,作了一揖,转身离开。
他回到了自己的客房,仰头倒在了床上。
他在那里回忆明年三月老皇帝就会驾鹤西去,新皇帝也就是现在的太子就会登基为帝。
在他记忆里,由于老皇帝过年就开始病重,所以太子应该没有完婚。
所以李青蕊最后并没有嫁给太子,也没有成为未来皇帝后宫里的一员。
那么自己就还有机会。
沙陀作为历史上后唐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实力绝对不可小觑。
怎么争取到沙陀族,对于自己今后的计划至关重要。
那就从李青蕊开始吧。
对于这个女人,不管是她漂亮不漂亮,他势在必得。
什么新皇帝,什么崔涓,都见鬼去吧!
至于晚上的诗会,也确实是个好机会,能够认识一些在京的文人。
看看有没有机会和他们接触,如果能够拉拢到一两个人那就更好了。
时间过得很快特别是一个人在那里做着计划。
“笃笃笃……”传来一阵敲门声。
“黄兄,酉时已过,我们可以前去基胜楼参加诗会了。”
李克用在房门口轻声说。
黄巢从床上一跃而起,提高声音说了声:
“少都督稍等片刻,容黄某更衣。”
片刻之后,黄巢换了一身干净的素色衣服走了出来。
两人结伴赶往基胜楼……
基胜楼楼高三层,占地数十顷。
站在楼外已经能够感受到酒楼内的喧闹声。
喧闹声有男有女……
一个知客的伙计迎着两人走来。
“两位,今晚本酒楼由长安诗社包场,举办诗会,恕不接待外客。”
李克用从袖袋里拿出一份请柬递给知客伙计。
“原来是李公子,里面请!”
说着伙计带着两人进了基胜楼。
进了基胜楼,就有伙计高声唱名:
“阴山都督府李克用公子到……”
原本喧闹的酒楼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楼内的众人纷纷看向进来的两人。
继而窃窃私语声复又响起。
“果然是蛮夷之后,这身材胖大的样子真是……”
“他身边的那人也是五大三粗的样子,不知道是谁?”
“这种武夫怎么也能来参加长安诗会,真是诗会的质量都受到了影响。”
李克用经过战场的厮杀,面对这种窃窃私语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泰然自若。
黄巢则更不用说,后世比这更恶性的话都习以为常,并不会感到任何不好意思,反而觉得有些意思。
这长安的年轻才俊的见识也不过如此,就喜欢以貌取人。
不过任何时代基本都差不多,看人首先看样貌。
至于眼前人腹中是否内有锦绣,别人才不会在意……
两人相视而笑,都觉得周围之人也不过尔尔。
他们找了一张无人的桌子坐了下来。
“黄兄,这第一印象如何?”李克用问。
黄巢微笑的答道:“如果长安乃至整个大唐都是如此人物,真是有些令黄某有些失望。”
李克用反问道:“也许说不准这是人家想借机给我们一个下马威。”
黄巢顿时对李克用生出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原来他并不如平常表现出来的样子。
他无所谓的笑了笑,说:
“少都督,咱们就静观其变好了。”
这是门口又走进来两个年轻文士。
一个面如冠玉,升高七尺有余……
另一个样貌俊朗,身高和同伴相差不大。
两人也没理睬酒楼中的其他人,径直走到黄巢两人面前,拱手作揖。
其中一人开口道:“刚才我们二人在门口就见识了二位面对冷嘲热讽的坦然,心有所感,故而想来结识一番。”
黄巢二人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那人继续道:“在下竟陵皮日休,这位是长洲陆龟蒙。有幸有幸。”
黄巢有些欣喜,这皮日休可是自己原来的手下,后来建国之时可是出了大力气的。
而陆龟蒙则不仅仅是晚唐诗人,还是当时著名的农学家。
皮日休和陆龟蒙是好友,史称“皮陆”的就是这二人。
后世黄巢造反只请到了皮日休,而陆龟蒙则在老家未出仕。
黄巢和李克用也拱手还礼,口称:“幸会幸会!”
这时的皮日休和陆龟蒙也只有二十来岁,并没有成年以后那么有名。
他们多同情民间疾苦,对于社会民生也有深刻的洞察和思考。
周围的人觉得这样的嘲讽,人家都不当一回事情,也就慢慢不再关注他们。
四人从家乡见闻开始,每个人都介绍了自己家乡的风物面貌,有些什么好的吃食,有些什么好酒。
说到酒,四人皆是好酒之人。
谈着谈着酒虫开始蠢蠢欲动,仿佛要从嗓子里冒出来一样。
李克用说:“相传当年诗仙就在这基胜楼作下一首绝句。”
说着就摇头晃脑的吟诵了起来。
五陵年少金市东,
银鞍白马度春风。
落花踏尽游何处,
笑入胡姬酒肆中。
“哈哈哈……”
其余三人看着李克用粗豪的样貌,摇头晃脑的念着李大神的诗句感觉有些滑稽,纷纷大笑起来。
“来到这基胜楼怎能无酒?小二,上酒,上好酒!”黄巢笑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