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魔王黄巢 > 第十八章 集雅居捕快临门

第十八章 集雅居捕快临门


  
出了基胜楼,黄巢就看见李克用三人在不远处向酒楼门口张望。
他们看到黄巢出来,纷纷吐出一口浊气,向他迎来。
看着他们一脸关切的申请,黄巢感到胸中有一股暖流涌动。
特别是皮陆二人,今天才初次见面,这就难能可贵了……
遥想后世别说刚见面了,就算认识了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有些人也不会关心他人的死活,哪怕仅仅是表面上的态度。
他笑了笑,对着三人作了一揖。
“三位辛苦,黄某……”
李克用打断了他说:“黄兄,我们是一起出来的,就要一起回去,我们沙陀族没有把朋友扔下的习惯。”
皮日休也说:“黄兄,今日皮某与兄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故而少都督提议在门口等待,我和鲁望也觉得就该如此。”
“哈哈哈……”黄巢只感胸中有股豪气直往上涌。
“寻姝入酒肆,访客上琴台。”
“那我们集雅居共谋一醉?”他问。
“这一醉大善!”三人笑着回应。
集雅居,整体面积不如基胜楼,但论起精致程度,基胜楼就有些过于简单。
四人说说笑笑的走进集雅居。
一个挥动着手中的玉面罗扇,优雅而有气质的中年美妇迎了上来。她福了一福,说:
“各位公子,妾身秋萝,看你们有些面生,想必是第一次来我们集雅居吧?”
四人回了一礼,黄巢开口道:
“原来是秋娘当面,我等在基胜楼闻得冯大家仙音,特寻踪而来,不知大家有闲否?”
中年美妇以扇遮面浅笑道:
“淼淼刚回来,现在正在梳妆,几位郎君稍歇,请随我来。”
秋萝带着四人进了二楼一间雅间。
四人落座,自有婢子送上果盘美酒。
“各位郎君稍待片刻,妾身去看看淼淼准备的如何了。”
等秋萝出去,分坐在自己矮几前的四人挑挑眉毛,相互看了一会儿。
李克用说:“几位兄弟,大家只有一个,一会儿各凭本事如何?”
“嘿嘿嘿……”这几个不要脸的货发出了只有男人才会懂的笑声。
他们就这样嬉笑玩闹着……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了开来。
一道婀娜的身影袅袅走了进来。
这是一个梳着高髻,戴着淡紫色幕帘,只能看见一双充满魅力的眼睛和美丽轮廓脸庞的年轻女子。
她披着淡粉色帛巾,上穿浅黄色窄袖短衫,下着浅绿色曳地长裙,腰垂淡粉色腰带。
透过短衫的开襟还能看见自然挺立的腻白,这就是对“素柔半掩疑暗雪”最好也是最贴切的诠释。
她没进来时,房间里像是缺了点什么。
当她进来后,房间里就多了一抹似有似无,缥缈难寻,不可捉摸的香气。
那四人也是一时的人杰,虽然都还年轻,却都表现出一副没有见过漂亮女人的样子。
这足以说明冯淼淼的姿色不可方物。
“各位郎君,奴就是冯淼淼,不知几位……”
许是见惯了男人第一次见到她的状态。
冯淼淼也没有什么羞意,就这样大大方方的站在那里福了一福,询问着众人。
这声音清脆悦耳……
还是黄巢最先反应过来,他站起身作了一揖。
“我等四人刚才在基胜楼闻得冯大家演奏的仙曲。等我等回过神来,冯大家已经仙踪无迹。”
“故而我等才寻上门来,冒昧之处还望冯大家海涵。”
“郎君谬赞了,淼淼只是个普通的小女子,当不得郎君的夸赞。”
冯淼淼掩口浅笑道。
这一抹风情,差点让几人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李克用马上接口道:
“冯大家完全当得起这等称赞,你的琴曲让在下感受到高山流水对我心灵的净化。”
“然也,冯大家的琴曲,也让在下感受到涓涓细流对我灵魂的洗涤。”
皮日休补充道。
陆龟蒙来个个总结:
“我等都觉‘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我等还想聆听冯大家的仙音。”
几人同时一揖到底,同时说:
“还望冯大家成全我等相思之情。拜托了!”
冯淼淼微微颔首,聘聘婷婷的走向琴台。
四人的目光随着那曼妙的身姿移动而移动。
悠扬的琴声夹杂着若有若无的香气轻轻融入了四人的耳朵。
那美妙的声音似乎很远,遥不可及;
那美妙的声音似乎很近,缠绕耳际。
一个个灵动跳跃的音符,欢快的在那里舞蹈。
四人再次沉浸在舒缓的情绪里。
那里没有残酷的战争,
那里没有冷漠的杀戮,
那里没有无休的争执,
那里没有无比的彷徨。
那里只有宁静的村庄,
那里只有安逸的田园,
那里只有舒适的小窝,
那里只有袅袅的余音。
四人在这和谐状态里如痴如醉,不愿醒来。
……
“砰!”的一声,房门被粗鲁的踢开。
“duang!”这是琴断了弦的声音。
四人一下子从和谐的状态里被赶了出来。
一群工人(公差的别称)模样,手持铁链,水火棍的衙役,在一个膀大腰圆,满脸横肉的捕头带领下闯了进来。
“你们哪个是黄巢?你的案子发了!跟我们走一趟!”
领头的捕头大声叫嚷着。
中年美妇秋萝从这群人身后挤了过来。
她拉住了捕头的胳膊,细声细气的说:
“哎呦,我说张捕头,张大哥,我这集雅居怎么就得罪你了?”
“这孝敬上到推官,押司,下到捕头,长随,我秋萝可没少了你们的吧!”
张捕头不屑的瞥了一眼秋萝。
“少给我来这一套,本捕头不告你个窝藏要犯的罪名已经够对得起你了。”
“你别不识好歹,阻碍本捕头办案。”
“你要是再不识抬举,老子连你一起抓!”
秋萝闻言花容失色,她也只是个管事,并不是这集雅居的东家,更不是集雅居东家背后的大人物。
她看了一眼握着拳头,眼里已有泪光闪烁的冯淼淼。
“行,我的张大捕头,你要抓人,我不拦着你,我也拦不住你,我只带走我自己的人。这样总行了吧!”
说着她走到冯淼淼身边,拉起她的手臂就向房外走去。
她一边走,一边手指暗暗用力,提醒着冯淼淼,让她不要多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