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魔王黄巢 > 第十九章 莫须有黄巢蒙冤

第十九章 莫须有黄巢蒙冤


  
秋萝拉着冯妙妙来到冯淼淼的房间。
关上门,她马上抱住冯淼淼,不停地抚摸她的后背。 
“淼淼,你别怕,他们不是来找你的,你的仇迟早有一天会报的,你别着急。”
冯淼淼也不出声,只在秋萝的怀里不停的颤抖,眼泪扑漱漱往下滴……
……
另一边……
面对气势汹汹的捕快衙役,黄巢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身体。
“张捕头,不知道黄某所犯何事?竟需要如此劳师动众。”
“长安县令王大人发下的缉拿文书,也是他责令本捕头缉拿你归案。”
“黄某自认未在长安有任何不妥之处,还请告知黄某所犯何罪?”
“你犯了杀人大案,老实点随本捕头回县衙一趟,如若反抗本捕头有权将你就地格杀!”
李克用站了出来。
“本人阴山都督府李克用,还望张捕头告知死者是谁,又是何时身亡的?”
张捕头看李克用衣着光鲜,不像是下人之类的人物,客气了一些。
“回李小郎君,一个时辰前有人看见黄巢在基胜楼与人发生争执。”
“那争执之人大半个时辰前被人发现横尸街头。”
“县令王大人认为黄巢嫌疑最大,故令本捕头将黄巢缉拿归案。”
李克用正色道:
“张捕头,黄巢与我等三人从基胜楼出来后,直接就来了这里。”
“他哪有时间去谋害他人?这点我等三人皆可为黄巢作证。”
皮日休和陆龟蒙也正色道:
“确实如此,我等几人从基胜楼出来就没有分开过。”
张捕头看着眼前几人都在为黄巢作保,脸上的横肉抖了抖。
“这个本捕头不管,有什么话去和县令大人说去。本捕头只负责抓人。”
说着他右手一挥,“弟兄们上,给我把人带走!”
众衙役帮闲准备一拥而上控制黄巢。
“慢着!”黄巢低喝一声。
“我可以跟你们去见长安县尊,黄某乃山东举人,刑具枷锁就不用戴了吧。”
张捕头想了想,点了点头,一摆手止住了准备冲上前的手下。
“黄巢,那就请吧!”
黄巢自觉身正不怕影子斜,施施然跟着张捕头一众人去往长安县衙。
李克用对着皮陆二人道:
“两位贤弟,麻烦你二人先去长安县衙给黄兄作证,我先回家一趟,看看我父亲是否有办法。”
“事不迟疑,李兄先去,我和袭美(皮日休表字)自会去长安县衙。我俩先走一步。”
陆龟蒙说罢就和皮日休赶往长安县衙。
李克用回到都督府,就往李国昌的书房走去。
这个时间的李国昌会在书房处理一些事情或者看看书。
“父亲。”李克用对着李国昌行了一礼。
李国昌摆了摆手。
李克用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和李国昌详细说了一遍。
李国昌摸了摸颌下短须,闭上眼睛思考了半刻。
“三郎,对此你怎么看?”
“父亲,孩儿觉得这是有人在陷害黄兄,所以我才赶回来,想问问父亲有什么办法。”
“此事的关键在于那个人是怎么死的,只要查出那人死因,就能还黄巢一个清白。”
“真正的凶手很可能就在死者的身边。”
“还有三郎,如果找不到真凶,你又该如何处理此事?”
“还请父亲指点。”
“如果找不到真凶,那就抓一个‘真凶’,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父亲!这似乎不妥吧?”
李克用有些迟疑。
“三郎,如果你觉得黄巢真有那么重要,对你,对沙陀都那么重要。”
“那么如果你真的想帮黄巢,就照为父所说的去做。”
“是,父亲。那我先去准备了。”李克用再行了一礼出了书房。
“哥!”
还没有走出多远李克用就听到有人在叫他。
他看到了躲在不远处的李青蕊在向他招手。
他快速跑了过去。
“蕊儿,怎么了?”
“哥,你回来了,那大狗熊呢?”
“大狗熊?大狗……你说的是黄巢吧?”
“是呀!他人呢?”
李青蕊明显有些扭捏,话语声越来越低。
“唉!”
看着李青蕊那小模样,李克用叹了口气。
他又把事情原委和李青蕊说了一遍。
李青蕊吃惊的张圆了小嘴。
“怎么会这样?哥你刚才是不是在和父亲商量这件事?父亲怎么说?”
“这件事情,蕊儿你就别管了。父亲刚才已经嘱咐过我该怎么做了。”
“时间不早了,蕊儿你先回房休息吧!”
“哥,我想和你一起去……”
“蕊儿,太晚了,你去不太方便。”
“哥!”李青蕊还想撒娇。
“蕊儿听话,想想族人。”
李克用硬起心肠。
李青蕊撅起小嘴,踩了一脚李克用脚面就往自己房间走去。
“蕊儿,父亲和我都是为了沙陀族,你别怪我和父亲。”
李克用看着妹妹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
……
长安县衙大堂……
三班衙役分列堂前。
一个样貌英挺的中年男人坐在堂上,头上悬着四个大字“秦镜高悬”。
中年男子就是长安县令王荜,他“啪!”一声拍了下惊堂木。
“带人犯!
“啪啪啪啪……”堂前衙役敲起了水火棍。
“威……武……”声中,张捕头带着黄巢走到了堂内。
“大人!案犯黄巢带到。”张捕头唱了声喏。
“啪!”王县令又拍了下惊堂木。
“堂下所站何人?见到本官为何不跪?”
黄巢拱了拱手,平静道:
“大人,在下黄巢,乃山东举人。”
“按大唐律,在没有确定在下有罪之前,本人似乎可以不跪。”
“嗯,本官许你不跪。”
“谢大人!”
“本官问你,你与李昀(死者)在基胜楼发生争执后,你去了哪里?”
“回大人,从基胜楼出来,我就和几个友人去了集雅居饮酒听曲。”
“可有人证?”
“在下友人现就在堂下等候大人问询。”
“传证人上堂!”
“大人!”皮陆二人上堂后拱手施礼道。
“你二人姓甚名谁?哪里人士?”
“学生皮日休/陆龟蒙,复州/长洲人士。”
“嗯,我且问你们,黄巢说你们从基胜楼离开就一直在一起,是否属实?”
“属实!”皮陆二人异口同声道。
“啪!”王县令重重拍了下惊堂木。
“你们撒谎!”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