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魔王黄巢 > 第二十三章 狐狸装病敲竹杠

第二十三章 狐狸装病敲竹杠


  
通过刚才李青蕊的话,黄巢就知道这一切都是李国昌这个老狐狸安排的。
他能想到老狐狸知道后一定会出手。
只不过他没想到老狐狸居然能够用人命来“替”……
看来这个人情欠大了,要被李国昌“敲竹杠”了。
一路三人都没怎么说话,李青蕊什么事情都没干,视线就没离开过黄巢……
黄巢被李青蕊看的心里有些发毛……
回到阴山都督府,不用黄巢再说什么。
李克用就把他直接带到李国昌的书房门口。
他说:“黄兄,我就送你到这里,一会儿你自己进去吧。”
“父亲说,你回来就会来找他的,他在这里等你。”
说完,他就转身带着李青蕊离开了。
沧海在书房门口敲了敲门。
李国昌在书房内刚才就听到了李克用的声音。
他知道黄巢就在门口,但他就当作不知道黄巢已经来了。
这样才能在某些时候得到更多自己想得到的东西。
他在黄巢敲门声想起的时候,就咳嗽了一声。
“咳咳,是黄贤侄吗?”
黄巢在门口应了一声:“正是小子。”
“咳咳,进来说话吧!”
李国昌发出来邀请。
黄巢推开门走进了书房。
李国昌的书房很简单,一桌一椅一排书架。
很难想象得到这是一个相当于节度使地位的官员的书房。
可越是这样,黄巢的心中就越是发苦。
这样的一个高官,显然是不好糊弄的。
从黄巢走进书房,书房内的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气氛有点沉闷。
李国昌像是在忍受刚才咳嗽带来的痛苦。
黄巢则是在思考如何应对李国昌的“竹杠”。
还是黄巢心思百转间开了口。
“伯父,小侄感谢您为我做的一切.”
“伯父但有吩咐,小侄定当尽力完成。”
这算是黄巢显示出自己的诚意。
李国昌的脸色缓和下来,仿佛刚才还想咳嗽的那股劲儿过去了。
他摆了摆手,有些气喘吁吁地说:
“贤侄不必客气,今日老夫身体有恙,只是在家歇息一天。”
黄巢心中还是暗自叹息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弄得仿佛和他自己没有关系一样。
这是要自己先开价啊!
欠债还钱,天公地道,更何况是人情债,人家也确实帮了自己。
在这个场合,这个时间点,先开口的那个总意味着吃亏。
黄巢拱了拱手,说:
“伯父,现在小侄手上只有精盐这一个生意。”
“前几天已经答应伯父,盐价比市价低三成。”
“今后我这里会有什么,我也不太好说,但是绝对都是有用的好东西。”
“比如入口柔,一线喉的烈酒。”
李国昌闻言眼神亮了亮。
远在阴山脚下的族人,每到冬天那天气冷的……
想到这里他有些贪婪的舔了舔嘴唇。
“贤侄,你说的烈酒现在在哪里?”
“回伯父,如果现在就要,可能有点小问题。”
黄巢转念想了想,蒸馏酒在后世也不稀奇。
就算送给李国昌又如何?
只不过不能让他那么轻易得手罢了。
轻松能得到的东西,一般情况下,别人都不会珍惜。
他装作又深思了一会儿。
“这些小问题都可以解决,解决起来也不算太复杂。”
“这需要伯父信得过的人手,宽阔地方和大量的现酒。”
李国昌闻言,眯了眯眼睛,他觉得黄巢说的如此简单,会不会被骗。
黄巢看出了他的质疑,有些直接的说:
“伯父可是不信任黄某?黄某只要说的出,必定做得到。”
李国昌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但他却根本不会表现出来。
“这也是件大事,贤侄也知道我们沙陀什么都不缺,就缺钱。”
黄巢冷哼嘲讽了一句。
“哼,伯父你这样说就有点……嘿嘿!”
他顾着李国昌的颜面也没把话说的太难听。
“咳咳……”李国昌又开始咳嗽……
黄巢露出一个输给你了的表情。
“行了,伯父,你也别咳嗽了。”
“虽然黄某年岁不大,但是……呵呵,您懂得哈!”
李国昌也“呵呵……”了几声,这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还挺瘆人。
“伯父,小子也不藏着掖着,明说了吧。”
“只要伯父答应把青蕊姑娘许配给我,我有什么都会和伯父分享。如何?”
黄巢就这样直白的说出了心里的诉求。
李国昌那脸色那叫一个好看。
先从黑变白,接着从白变青,又变青为紫,复又回到黑色。
他有些恼怒地看着黄巢。
“你小子提了一个老夫不可能答应的条件!”
“你知道青蕊要嫁的人是谁吗?”
“你什么都不知道就敢提出如此过分的条件!”
“你当老夫是泥捏的吗?”
说着,真象是被气到了连续咳嗽起来。
黄巢见到李国昌真的生气了,马上走到他身后。
不停的为他顺着气。
“伯父,您别激动,您说说青蕊许配给了谁?”
“我倒要看看谁能配得起青蕊。”
李国昌气顺了一会儿,才有些无奈的说:
“巢啊!不是老夫不愿意把青蕊许配给你!”
“实在是那个人谁都惹不起啊!”
黄巢看李国昌说的那么严重,想了想说:
“伯父,你不会是想告诉我青蕊和那谁结亲?”
说着他指了指天上。
“哎!”李国昌叹了口气。
“要是老夫早知道还有你这么个人存在,也不会那么着急的和他结亲。”
这回轮到黄巢有些吃惊了,他不确认的问:
“伯父您是说,您要成国丈了?”
李国昌刚有点平复的心情又有起伏的状态,他有些恼怒道:
“我呸!你个臭小子想哪儿去了?”
“老夫再怎么不堪,也不会把女儿许配给和自己一般年纪的人吧!”
“是太子,老夫内附大唐的时候提了一个条件就是青蕊成为太子侧妃。”
“现在你知道,这个人咱是不是都惹不起?”
黄巢拍了拍胸口,有些庆幸地说:
“我就说呢,还好你没把青蕊许给那位。”
“要不然……真……”
李国昌越听越不对味,八卦之火有些燃起来的苗头。
“怎么说?什么叫要不然……真……你给老夫好好说道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