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魔王黄巢 > 第二十四章 黄巢吹牛惊狐狸

第二十四章 黄巢吹牛惊狐狸


  
看着李国昌一副有些八卦的表情,黄巢心道看来八卦真是人类的天性!
不管是什么时代的人类,不管是处在什么阶层的人类,这属性真是天生的。
黄巢沉吟了一会儿说:
“伯父,这是我无意中听说的,你千万别外传,否则……你懂的。”
李国昌一副相信我没错的表情。
黄巢附在李国昌耳边,手指着屋顶方向低声说:
“那位是不是有段时间没上朝了?然后宫里传出的消息是他微染小恙吧?”
李国昌一副难以置信骇然的表情说:
“你怎么知道的?老夫也才刚听说。”
黄巢继续低声说:
“伯父,也就是小子想娶青蕊这丫头,要不然我肯定不告诉你。”
李国昌暗想了片刻。
“不对,就算那位抱恙的消息流出,你怎么就……”
黄巢的神色有些狰狞,“嘿嘿”笑道:
“伯父,你是不是想问我怎么就知道那位命不久矣是吧?”
李国昌心中骇然,这消息要真的爆出去,这天下……
他为不可察的点了点头这确实是他想问的最关键的问题。
“伯父,如果我说,我是从天上来的,你信不信?”
“你……怎么……可能……”
李国昌有些结巴,连话都开始结巴起来。
黄巢的语调又变得有些深邃。
“伯父,这世界上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比如,你过去见过我拿出来的盐吗?”
“比如,你过去听过我就要做的酒吗?”
“比如,我知道那位快命不久矣的消息这些还不够吗?”
李国昌消化着黄巢的话语内蕴含的深意。
他摇了摇头,想把黄巢是仙人的这个念头赶出自己的意识。
他还是有些不死心的问:
“黄巢,你……你是仙人?”
黄巢笑着摇了摇头,只不过这笑容透露出一丝邪恶。
“错了,我的伯父,小子不是神仙……”
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
李国昌听到这里心里不由轻松了一些。
可还没等他完全放松下来,他就听到:
“虽然小子真不是神仙,但小子却是真正的恶魔。”
李国昌听闻黄巢说他自己是恶魔,不禁颤抖了一下。
虽然他是个高官,是个族长。
可在他潜意识里不管是神还是魔都不是人力可以抵抗的。
“我是来报复的!我要把这个世界完全掌控在我手中!”
黄巢接着冷冷的说着。
“我可以把工兵的木制箭杆都变成金属的……”
“我可以把勇士的金属铠甲都变得更轻更薄……”
“我还可以把守城用的弩箭小型化,适合单兵使用而威力基本不差多少……”
“我甚至可以把弩箭变成单兵连发的……”
“……”
随着黄巢的话语,李国昌渐渐觉得自己的头皮越来越麻……
他在想着,如果真如黄巢所言,有了这些领先这个时代的东西……
他仿佛看见了在尸山血海中崛起的沙陀族!
他的鸡皮疙瘩越起越多……
他眼睛里的光芒再也抑制不住爆射开来……
当他兴奋大的想大喊大叫的时候。
一盆冷水从天而降。
只听黄巢在那里阴恻恻地说:
“嘿嘿,伯父,你是不是在想通过控制黄某,来达到得到这些东西的目的?”
李国昌骇然,他自己心理怎么想居然都能被黄巢说出来。
“你……你……你……“
黄巢冷然道:
“我的好伯父,你先别激动……”
“我能告诉你这些,只不过是我还有更厉害的东西没拿出来呢!”
“比如,伯父你见过被天雷劈断的大叔吧?”
“如果我说,我可以弄出不弱于天雷的东西……”
“你就说我刚才说的这些在天雷面前算什么?”
李国昌已经没有那么吃惊了,反正受到的惊吓已经够多了。
这时候他反倒平静了下来。
“黄巢,口说无凭,你怎么证明你能弄出‘天雷’来?”
黄巢也不矫情,看着李国昌的眼睛认真问。
“黄某要是弄得出来怎么说?李都督?”
说关键正事的时候,这称呼也就自然改成了正式的称呼。
“如果你能弄出天雷,那么就证明你刚才所说的都是真的。”
“到时候,如果那位人走茶凉,他儿子也没功夫来搭理老夫一家。”
“那么老夫到时候做主就把李青蕊嫁给你又如何?”
黄巢笑眯眯的伸出一直手掌放在李国昌面前。
李国昌还是犹豫了一下,就和黄巢击掌为誓。
击掌为誓后,黄巢笑着对李国昌说:
“伯父大人,你不会为今天的选择感到后悔的。”
“这几天我就借用伯父的厨房,先把酒弄出来。”
“到时候伯父就能知道我是不是在说假话。”
“还有麻烦伯父去长安县大牢里帮我弄个人出来。”
“那个人叫郭晓,他是黄河上混饭吃的。”
“这个人对以后我运盐,运酒有帮助。”
“至于‘天雷’我准备好就会让青蕊告诉你。”
“到时候找个深山我试给伯父你看。”
李国昌直到黄巢说到“天雷”才舒了一口气。
他点了点头,说:
“黄巢你要用到的东西都可以和克用说,老夫会知会他,让他配合你。”
“至于你说的那个郭晓,老夫会帮你想法弄出来……”
黄巢见李国昌答应了弄出郭晓,抱了抱拳,说:
“伯父,昨晚在长安县大牢,一夜没有休息好,小子先告退了。”
李国昌像是才发现黄巢的疲惫,说:
“贤侄,你等一下,我让蕊儿送你过去……”
说着他拽住书桌边隐藏的一根绳子拉了拉,对着空气说:
“去吧小姐叫来。”
黄巢心里暗笑,得到他自己想要的,不但客气了许多,还让闺女亲自安排……
老狐狸还真是没起错外号。
不多时,李青蕊来到书房门口,低声呼唤了一声:“父亲。”
李国昌捋了捋颌下胡须,说:
“蕊儿,昨夜巢儿在牢中休息不好。”
“为父希望你能安排好他的起居。”
李青蕊有些吃惊,她吃惊于父亲态度的转变。
他再也不逼着她要如何如何,反而要她安排黄巢的起居。
对这个时代未出阁的女人来说,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了呢!
她有些欣喜父亲的转变。
她看向黄巢的眼神又有了变化,从以前的仰慕变成了痴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