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魔王黄巢 > 第二十七章 霹雳惊响四方动

第二十七章 霹雳惊响四方动


  
黄巢拉起了李国昌,看了看一边呆若木鸡的众人。
他笑了笑,对李国昌说:
“伯父,现在你该相信在下所言非虚了吧?”
“劳烦伯父往前走走去看看您亲手造成的轰动。”
他牵着李国昌的手往爆炸的地方走去,剩下的人则浑浑噩噩的跟在他们身后。
不多时,众人来到了爆炸现场……
只见原本的大石头已经不见踪影……
地上留下一个半人深的坑,坑内还有袅袅的青烟浮起……
四散的石块,有的把不远处碗口粗的树干都砸断了……
有的在地上砸出坑坑洼洼……
现场可说是一片狼藉……
如果当时有人在场……
那后果绝对的死无全尸……
武人有武胆,上阵厮杀就算是死也不怕……
文人有文胆,舞文弄墨就算是弹劾身死也没什么……
可是他们都怕了……
害怕这种东西造成的破坏……
他们看着黄巢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李国昌有点哆哆嗦嗦的开口:
“贤侄,你可真给了老夫一个大大的‘惊吓’呀!”
黄巢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不过他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伯父,并非黄巢要惊吓与你。”
“只有亲身的经历,才会记忆深刻。”
“这样才不会生出一些不该有的没的的想法。”
“您说呢?伯父。”
李国昌叹了口气,有些萧索地说:
“贤侄,你有这‘旱天雷’,我等武人……哎!”
黄巢摆了摆手,笑着道:
“伯父,包括在场的各位,都是黄某的好友。”
“我信任你们才带你们来看看这东西的威力。”
“但是这东西却有伤天和,故而黄某不准备大规模使用。”
“这东西主要起威慑的作用,战场和其他方面还是要靠各位的才能方可。”
“当然,如果真有不得不用的时候,黄某也不会有妇仁之仁,该下手一样会下手!”
“这才对得起本人‘魔王’的雅号!”
李国昌还是悲叹了一声:
“贤侄,以后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
“只不过老夫希望以后你别忘了曾经的沙陀族。”
说完,他对着脸色发白的李青蕊说:
“蕊儿,你跟着黄巢,老夫为你找到这样的如意郎君而欣喜。”
“还望你以后,收收贪玩的性子,好好相夫教子。”
李青蕊苍白的小脸微微转红,轻声回答:
“是,父亲,蕊儿明白。”
李国昌又对着李克用说:
“克儿,为父只希望你以后好好配合你妹夫。”
“跟着他走,绝对不会吃亏。”
李克用抱了抱拳回道:
“是,父亲,克用明白。”
黄巢也对着李国昌施了一礼。
“伯父放心,只要沙陀一族不对黄某离心离德,黄某必不离不弃。”
李国昌摇了摇头,有些郁郁地说:
“都回吧……不过今天的事情得保密……”
“那么大的动静,肯定会惊动宫里。”
“到时候有人闻起来,咱就说咱刚到山里准备打猎。”
“突然遇到旱天雷,吓得只能回去了。”
众人皆道明白了……
长安太极殿……
昏昏欲睡的宪宗皇帝李纯被巨大的轰鸣声惊醒!
原本就龙体抱恙的他惊厥而起,止不住的咳嗽起来。
内侍田令孜马上扶起皇帝,口中呼喝:
“快宣太医进殿!”
由于最近皇帝龙体本身欠安,殿外总是随侍着两名太医。
两名太医进殿后,一个给皇帝把脉,另一个给皇帝抚胸揉背……
半刻钟后,皇帝的惊厥之症终于平缓了下来。
他对着田令孜招了招手。
田令孜马上把耳朵凑到了皇帝嘴边。
“令孜,给朕去查,终南山到底怎么了?”
田令孜躬身抱拳。
“奴婢领命!”
皇帝摆了摆手示意田令孜可以下去了……
终南山楼观宗圣宫……
观主张志坚在禅定中被轰鸣声惊醒……
他睁开眼睛掐指一算,对侍立一旁的小道士说:
“清风,速去山下十里龙尾坡查看,有结果速报与我。”
说着又闭上了眼睛……
两个时辰后……
清风一阵风似的冲入宗圣宫。
他边喘着气,边结结巴巴地说:
“师……师……师祖,大……大事不好!”
张志坚也不说话,就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龙尾坡不知道被什么砸过,树倒了不少。”
“地上坑坑洼洼的都是碎石头,还有一个半人深的坑……”
“坑里留有观中炼丹房的味道……”
张志坚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是观里哪位长老在那里炼丹……
不对!龙尾坡……半人深的坑……
天呢!大唐的运数……
怎么会这样,这该如何是好!
“噗……”张志坚吐出一口心血……往后栽倒。
清风见到观主莫名吐血栽倒,吓得手忙脚乱的去扶……
他高声喊道:“来人啊!快来人啊!观主吐血啦!”
长安城四方馆……
每个院落里人影憧憧,好像都在打听什么……
每个院落又窃窃私语……
“听说了吗?终南山龙尾坡被雷劈了……地上石头都被劈碎了!”
这是比较尊重事实的……
“听说了吗?大唐气数将尽,老天开始惩罚大唐了……”
这是一直看大唐不顺眼有没有办法的……
“听说了吗?唐朝将有大祸,上天都看不下去了!”
这是一直抱有觊觎之心的……
长安中书省……
宰相崔珙对中书舍人王行约说:
“老夫听闻陛下又惊厥伤神了?”
“回大人,确实是这样,不过现在陛下已经没事了。”
“关于终南山里的声响,宫里怎么说?”
“回大人,现在宫里还没有确实的消息传来。”
“不过下官倒是听说,龙尾坡有道士炼丹,结果……”
王行约把听来的消息如实告知了崔珙。
“如果是道士炼丹炸了丹炉,那倒没什么事儿了……”
“不对,终南山楼观不是正在给陛下炼丹吗?”
“若要是这炉丹炸了……”
崔珙捋了捋胡须,眼神透着亮光。
“行约,一定要把这个消息瞒住!”
王行约一开始还没回过味来。
他仔细一想……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只敢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眼崔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