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别哄 > 第54章 一更

第54章 一更


傅安铎的人在守着周以寻的时候有跟傅安铎说, 他们有发现另一拨人跟他们有同样的目的。

傅安铎一听就知道是江京峋。

可他不知道的是,在派他们去了以后,江京峋也抽空去住了两天。在离她民宿不远的地方, 静静地住着, 没有打扰她,只是想离她近一点, 陪陪她。

夜里的时候, 他会去民宿对面的一家客栈吃菜喝酒,有时周以寻独自出来, 他都会撞见,也都会默默跟上。

半跟半随,是在陪着,也是在护着。

古镇这地方的安保, 比不上沂城, 他不大放心。

他也就跟着这姑娘走了很远很远, 远到荒无人烟的小河边。他看着她独自坐在河边,抱着膝盖出神。

他想, 她选择自己安静一段时间,这个选择是正确的。

周以寻那天坐了很久才回去, 听着流水声, 伴着月色, 整个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放松。这是她刚发现的解压方式。

江京峋悄无声息地跟着她回去。这么晚了,她一个人不安全。

见她进了民宿, 她那个房间的灯亮起, 他才离开。

是以她虽半个月没见到他,他却不是。

但想念也依然胀满。

他在开国际会议,听到开门声, 猝然抬眸,眸光似鹰隼般锋利。

看到如愿是她时,他嘴角微勾:“回来了?”

在电脑另一头的一大群高管面面相觑,一脸懵逼。正在汇报的声音戛然而止,不敢置信地瞪大眼。

妈耶?

这谁?!

这么温柔地说出这句话的,是他们老板?!

江京峋底下的一大群人,跟着他的时间也不算短,但他们发誓,这绝对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江京峋这个样子。

他在他们面前就是个只会工作的工作狂魔,整天板着个脸做事,运筹帷幄雷厉风行,即使是私下在家跟他们开会,他的行事作风也依旧严谨刻板。

温润柔和地说话都是少见,更别提这一幕,连神色都溢满温柔。

他们琢磨着,今天过后,他们不会因为明天左脚先踏进公司而被开除吧?

高管们抱着一颗八卦的心,虽然说不太敢看,但他们怎么可能真的不看。一边不敢,一边偷看。

可是江京峋也没给他们偷看太久的机会,转头就肃着脸说:“今天就先到这里。”

他挂断了视频。

高管们:“……”

有什么是我们不能看的?

所以还是不想让我们看是吗?

我们还是知道得太多了是吗?

……所以那个人到底是谁???能先解答一下吗?

江京峋早就把他们忘到脑后,放下电脑,朝她走过去,接过她手上的包。

里面装了些她在古镇上采买的日用品,挺沉。

周以寻一直很安静,没有动静,像个木偶人,在他接过包的时候,木木地看着他。

“江京峋……”

“嗯?”

这个男人,拥有着岁月的厚待,三年过去,依旧和当年一样意气风发,依旧是她很喜欢很喜欢的模样。

岁月在他身上只有沉淀,没有留下其它杂质。

可是和当年不同的是,他看向她的眼神不再是淡漠。

周以寻忽然有点心疼自己,心疼当初追逐的自己。可是……她想,要是当初的自己知道现在的一切,会很为她高兴的吧?

她笑了笑,轻声说:“好久不见。”

江京峋微愣。

“你知道我刚刚做了什么吗?”

江京峋怎么会知道?不过看她的样子,似乎心情不错。他等着她开口。

“我跟傅书宁说,我要报警。”周以寻打心底里吁了一下,很舒服很舒服,她补充说:“她从前是怎么跟我说话的,我今天就是怎么跟她说话的。”

她的笑意,从话里就已忍不住倾泻而出。

她的开心,是肉眼可见。

她觉得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而这份开心,就已经达到了她所有的幻想与目的。

她偷偷窥探他的神情,试图从他的神情中发现一丝一毫的不悦,但显然没有,他和她一起沉浸在她的快乐之中,“快和我说说,发生了什么?”

周以寻忽然莞尔。

她当年得是有多笨,才会相信傅书宁的那一番话。

傅书宁说,她们两个眉眼间很相似,所以江京峋只把她当作她的替身。

她仔细观察过,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傅书宁不是傅家亲生的孩子,但眉眼间的确和她很像。只是皮骨的细节处很不同,不会让人认错。她很奇怪,但她只能归结于巧合。

而当年,因为这个巧合,她相信了傅书宁的鬼话……

他问她笑什么,她把这件事说了。

江京峋无奈地揉揉她的头:“怎么这话也信了?傻。”

是啊,怎么这话也信了?

周以寻自己都觉得可笑。

江京峋小心翼翼地问:“今晚在这住吗?”

他不知道她为什么回来,但他怕她再次离开。

周以寻想了想,点点头:“我想杨阿姨了,她应该很久没见到我了,我明天跟她见一面再走。”

她不是个薄情的人,就算暂时搬走了,也没有辞退杨阿姨,还是让她在这里做做家务,工资照发,只是不用照顾她了。

她们的确很久没见了,但周以寻自己知道,这时候她说的这话,只是个借口而已。

嗯,只是借口。

也不知他看没看出来,但她鲜少找借口撒谎,违背心意,有些不自在。

江京峋含笑:“好,那先把包放进去。一起看个电影?”

“你刚刚不是在工作吗?”

江京峋脸不红气不喘地:“刚好结束,现在是休息时间。”

一大群巴巴等着他指令的高管莫名其妙收到通知:会议取消,改作明天下午三点。

高管们:……

所以您是去忙什么了吗?

忙着不能让我们知道的事情?

有些八卦莫名其妙就在江氏内部传开了……

比如:万年单身黄金汉已经不单身了!

单身狗们已经没有领头羊了!

周以寻点了些吃的,找了部电影。

她隐隐感觉到今晚可能会发生些什么很不一样的事情,可她没有拒绝地逃避,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刚才裴淮阳问她在哪里,她如实说了,但只说去紫江苑拿点东西,没有多说。

裴淮阳静了一瞬,关心起她这几天的行踪。

周以寻笑了笑:“老裴,我在努力从过去中走出来。我快成功了。”

裴淮阳愣了愣,低低笑了:“恭喜,我的公主。”

他的声音有点撩人,周以寻再傻也从中听出了些不一样的味道。

暧昧的味道已经蔓延开来。

周以寻握紧方向盘,心里一阵震动,却说不出话来。

好甜,好撩人——

她感觉得到他们之间那层窗户纸就要被捅破了。

这种宠溺到极致的声音和话语,他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后来有了很多人,但第一个总是尤其令人珍贵。

她第一次听到时尤为震撼,曾经视为珍宝。

没有人会不喜欢被偏爱。

“老裴,谢谢。”她郑重其事道。

一般来说,她不会跟他客气,老是说谢谢,这次的郑重其事,其实饱含深意。裴淮阳很了解她,他什么都知道。

突如其来的沉默,让他们之间更加尴尬。

周以寻倏然觉得很对不起他。

过了会,裴淮阳问:“你已经决定了吗?”

“还没有,我还在想。我要考虑的事情好多啊……”周以寻讷讷道,“可是我发现,我好像还是爱他。”

只一句话,就能证明他输得一塌涂地。

裴淮阳苦笑,可是这时候他的每一句话都尤为重要。心思百转千回之后,他只能说:“那是好事。”

周以寻眼里一阵酸涩。

她对不起他,她知道,不是说他掩盖过去她就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

周以寻想起她和裴淮阳的对话,愧疚感一阵一阵地涌上来。

江京峋拿了两个高脚杯和一瓶红酒过来,随手搂住她,“想看什么?”

周以寻蹙眉,往旁边侧了侧,“都行。”

江京峋挑了下眉,在手机上按了按,就挑了个电影出来。等片头曲的时候,他开着红酒。

小酒鬼喝醉后的样子挺可爱的。

周以寻接过他递过来的酒杯,慢慢啜着,眼睛留神在电影上,只是好像不太对劲,片头曲额声音……

她掐了掐旁边的胳膊:“你这是点的什么?”

江京峋也懵了,他刚才问季承泽,这是季承泽推荐的。他眼疾手快地换掉,可是越想关越关不掉,喘息声越来越暧昧,周以寻没忍住又掐了他一把,耳尖红得快滴血,她已经想回房间了。

还好这时候另一部电影终于成功出现在屏幕上,江京峋松口气,赶紧连声解释了一遍。

可是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没信。

江京峋:“……”

他现在拿刀去砍季承泽还来得及吗?

作者有话要说:  江京峋:你听我解释

周以寻(眼神一言难尽)

江京峋:……

评论多的话我二更!

感谢在2021-09-03 23:19:52~2021-09-04 20:51: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笙笙漓人 18瓶;伊莎贝拉 10瓶;乔裕520 7瓶;浮苏之秋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