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别哄 > 第63章 二更

第63章 二更


傅书宁很满意网上的舆论导向。

她做了这么多, 还是有点用的。

在接到傅竟敛电话的时候,她笑了笑:“这不终于还是打电话来求我了么?”

之前她给傅竟敛发了很多微信,他回也不回, 打电话也不接, 这不,风水轮流转么。

傅书宁笑得很满意。这样就对了。

该来求她的, 总是要来的。

她慢条斯理地接起电话, 漫不经心地“喂”了一声。

傅竟敛的怒火几乎要穿透话筒,“傅书宁, 你都做了什么?!”

傅书宁很恶毒地想,如果不是我伤到了你的宝贝,可能这辈子你都不会再跟我有任何联系的吧?那就不能怪我,伤她伤得深一些, 再深一些了。

她笑着开口:“爸爸?您怎么了?怎么那么生气呀?生气伤身体的。”

“傅书宁──”傅竟敛深呼吸, 在查到幕后之人是她的时候, 他早已分不清是早料到如此还是失望。“我们傅家就算停止对你的养育,可你早已成年, 我们对你没有了任何的义务,我们没有错。而且我们精心养育你多年, 我们对你还有恩, 你怎么可以恩将仇报?”

“反正, 不管恩不恩的,早就恩将仇报了, 也不差这一桩了。再说了, 我是把你们当爸妈,可你们有把我当成过女儿吗?你们要用傅家的律师团来告我,来告我呀!我能怎么办呢?我只能自己救自己了, 就算救不了,你们也别想好过,大不了……”她顿了顿,笑得更欢,“一起死。”

“反正我自幼没有父母,你们不要我以后,也没有人要我了,我怕什么?我什么都不怕,我不怕跟你们鱼死网破的。”

傅竟敛心一紧。

他没有想到傅书宁会这么极端。

既然她是这么想,那她不管做出什么事情来都是有可能的了。

刚刚开门要进来的傅竟安心头一震。

听着女儿说这话,他整颗心都在痛。

她对她自己,竟然是抱了这样放弃的心思?什么叫鱼死网破啊?她这是要……

傅竟安沉沉地看着她,有很多话很多话想说,又碍于通话未结束,他只能先忍着。

傅竟敛被傅书宁的这番言论惊讶到了,他很痛心,很痛心很痛心。毕竟是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无论如何,他以为至少她有良知和底线,知道是非对错,可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她并没有这些。她的心里,只有责怪,只有怨恨。

傅竟敛对她是彻底失望。他说:“我们为什么要状告你?是因为你当年害了人,既然做错事,就要承认错误,付出代价。我们不是在刻意地针对你,今天这一切……”

“都是我活该咯?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呵呵,不用再多说了,我亲爱的爸爸。”

傅竟敛真的觉得她已经无药可救。他没有再跟她多说废话,事到如今,什么话都是枉然。他只道:“所有的事情,我们都会追究到底。你……好自为之。”

傅书宁的眼泪突然就下来了。

电话一挂断,她更是犹如疯了一样地哭了起来。

谁不想成为父母的骄傲呢?她从小到大,一直都想的。但是很显然,已经不可能了……

她这么多年,活得就像个笑话。

为什么啊?

要是傅安里那个贱人死在外面就好了!别看傅竟敛说得冠冕堂皇,要是今天做错事的是傅安里,他们早就护着了!要是傅安里死了,今天做错事的是她,她伤害的是另一个女孩,那他们也肯定会护着她的!

但是没有那么多的假设,傅安里,他妈的就是活着!

傅竟安叹了口气,悄声走到她身边,“宁宁啊,你别这样自我放弃,我看了真的很难受。你不是什么都没有了,你还有我的。我说过,我一直在你身后。”

可是他有什么用?

她想要的不是他。

傅书宁突然擦干泪,“你怎么来了?”

“网上的事情……”傅竟安很想骂一句的,为什么要这么自作主张,什么都不跟他商量一下?可是他哪里还骂得出来?只能无奈道:“下次做事不要这么冲动,现在局势对我们很不利。”

傅书宁这已经是在法律的边缘疯狂试探了。

傅竟安一直在给她收拾烂摊子,这个还没收拾完,另一个又来了,他不能不气,但是自己的女儿,除了宠着还能怎么办呢?

他的眉头都皱得能夹死苍蝇了。

“你不知道,那些人把傅安里都吹上天了,还什么公主,仙女,我就是要让他们知道,他们嘴里的公主,只是一个出身贫困的贱人!还差点被脏了,哈哈。”

傅竟安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地看着她。纵是他,也没想到她现在会变成这样。他恍惚地回想了一下刘灵,那是个很清纯的女人,善良得像雪,美好又纯净。那宁宁肯定不是遗传的刘灵。

他呢?他的确不是个好人。那宁宁会是遗传他的吗?

傅竟安不知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是他对不起这个孩子。

可是当年他把她送去傅竟敛家里的时候,有一个原因就是怕他教不好啊。为什么在傅竟敛家里生活了二十五年,还是变成了这样呢?

傅竟安想不明白。

“宁宁,你……”

“我什么?你也要骂我了是吗?”傅书宁怨毒地瞪着他。

傅竟安还能说什么呢?他忙摇摇头,“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你要保护好自己,这几天别出门,谁来也别开门,我怕傅家会对你不利。”

傅家是沂城的顶级世家,一个世家,哪里是那么好招惹的?他们的底蕴在那里,势力在那里,一旦招惹,就意味着要承受相应的代价。至于代价是什么,现在谁也不知道。

傅竟安很担心傅书宁,他怕傅家动了怒,直接对她下手。

那是傅家,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人家,不是想招惹就招惹一下,还能全身而退的。

傅书宁静静看了他一会,点了下头。

今天她格外平静,情绪很稳定,忽然问他:“你到底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她不是第一次问。

但她没得到结果,就会一直问。

傅竟安身体僵了僵。

“跟我说实话吧。我二十七岁了,不是七个月,也不是七岁十七岁,我什么都能接受。”

傅书宁看得出来,傅竟安对她没有男女之情,也因此,她更加百思不得其解。

可真说傅竟安无所图,她不信。

傅书宁直直看着他,倔强地想等一个答案。

“宁宁──”

“我要答案。”

傅竟安心里不知挣扎纠结成了什么样。他深深地看着他的女儿,不知道这时候是不是应该告诉她的时候。可是再不说,难道这辈子都不打算说了吗?他甘心吗?甘心这辈子都听不到她叫他一声爸爸吗?

不甘心的,他不知道有多想听她叫他一声爸爸,她叫傅竟敛的时候,他快嫉妒疯了。

可是说了的话……

“你还在顾虑什么?说啊!”傅书宁逼着他。

半晌。

傅竟安终于开了口。

整个人却是瞬间被抽走了浑身的力气一般,丧了下去。

“宁宁,我,我有个事情得告诉你。你说得没错,你应该知道的,都怪我,都是我的错。我说了以后,你要是接受不了也没关系……”

“别啰嗦了好吗?”傅书宁不耐烦地打断,“你说啊。”

傅竟安闭了闭眼,有些痛苦。

不,更准确地讲,他是害怕。

怕她不认他,或是说……怕她……

数种可能在脑海里一晃而过,在她的一再催促下,傅竟安终于还是开口说了实话:“孩子,我、其实我才是你爸爸……”

傅书宁像是听了什么笑话一样,当场笑出了声,“你在说什么混话?”

傅竟安就知道她不会信的,可是在这种已知的背后,他又忍不住失望。如果他有本事一点,她一定会高兴他是她的爸爸。

傅竟安颓丧道:“我没有骗你。”

“哦,那照你这么说,杨芝是我妈?”

傅竟安赶紧摇摇头:“不是,不是。你是我和我爱人的孩子,杨芝不是。”

傅书宁笑容终于僵了僵。

“你在逗我的吧?”她不敢置信道。

“当年,我给你伪造了一个身份,带你去傅竟敛家里,还让你和傅安里一起,叫两个保姆带出去玩。其实那两个保姆都是我的人,很快我就安排人偷走了傅安里,再顺势弄哭你,把你留在了傅家。

“后来,我叫人把傅安里送去深山老林里,直接扔那儿。没想到的是,她命大,居然还活着。那两个保姆我安置得很好,傅家到现在都还在留意着她们的动静,但是什么也没查出来。

“那时候,你亲生的妈妈刚走,我也舍不得你,可我没本事,看着傅安里被他们宠成那样,我也想你被他们这样宠,所以我才想出的这个法子,让你做傅家唯一的女儿,受尽万千宠爱。这么多年过去,我也的确成功了。你不是什么英雄的女儿,那是我给你假造的身份,其实你就是我的女儿,你妈妈家庭条件一般,当年我是偷偷跟她在一起的,谁也不知道她,你出生后,谁也不知道你。所以这件事我做的根本就没人知道。后来、后来你妈妈走了,我才不得不娶的杨芝。”

傅书宁整个人都被惊呆在了原地。

傅竟安这是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

在傅竟敛打电话给傅书宁之前,傅书宁都还在网上推波助澜。

网上的舆论一时间发酵到了顶端。

傅家强势涉入,撤下所有的热搜和话题,禁止讨论。

网友们一脸懵逼:发生了啥?

等反应过来后,他们大怒:这都什么时代了!凭什么不让讨论?

可是任他们再怎么努力,热搜也一直在被撤,根本上不去。

资本的力量,有时候是无比强大的。

可是越压,网友们就越反抗。明面上不许讨论,他们就在私底下讨论得越发火热。

傅安里知道,她什么都知道。

她在家里待了一天,没看手机,就鼓捣刚买来的那些东西。拆包装、试试手感,这样一通下来,也是挺忙的。

一直到下午,江京峋出现,她混沌的脑子里才终于想起──她今天和江京峋约好的要去莫老师家里。

傅安里匆匆起身:“对不起,我忘了,我去换个衣服。”

“不用和我说对不起。”他把她从地上拉起来,“我们俩之前不需要这个。地上凉,下次记得坐在地毯上,或者找个小凳子。”

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有点想哭的冲动。

明明她今天都忍住了的,这一刻,突然就忍不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来了!炒鸡肥!宝贝们继续投票票,40票了明天双更继续~

(位置:书城-活动-红色征文海报-作品投票-走出大山的女孩-选择本书)

感谢在2021-09-08 21:07:07~2021-09-08 23:04: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ama宇飏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年轮生长在慕斯森林、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