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别哄 > 第2章

第2章


第二章

周以寻住在一个老房子里,胡同深处,地方不大,但离熬夜很近。

这是裴淮阳的房子,但他们之前倒也无需计较这些。

这一个月她修整得差不多了,连收货地址都已经改成了这里。

这里挺好的,但这个时间点很安静,从繁华之处到了寂静无声之处,耳边骤然来的空寂让人有些不适应。

凌晨,四下无人,一般的女孩该有些害怕,但周以寻的面无表情一如既往,淡淡地开门、进屋。

直到门关上,她脸上的表情才有了变化。

薄唇紧抿,身体靠着门板缓缓滑落,随后,她捂住了眼睛。

从来没想过,来到一个全然陌生的城市,却还能遇到他、甚至,他们。

周以寻努力回忆着今晚发生的一切,她怕中途她有露出一丝一毫的内心的破绽。好在一遍又一遍地回忆过去,她觉得她的表现……应该还好。

她这才松了口气。

重逢最忌讳的就是在对方面前先露了在意。

——虽然,在他眼里心里,她可能并不重要,但她还是保持住一分最后的颜面。

周以寻忽然笑了。

你太可悲了,周以寻。

她从地上坐起,去厨房煮面。

不该这个点吃东西,可是胃部一阵一阵地疼,她想不起晚上到底是吃了还是没吃——依稀记得吃了点面,可又好像是昨天的事。索性再吃一顿。

她一边吃面一边玩手机,微信里,刚刚通过的好友有些瞩目。想起盛萤的性格,周以寻试探着发了个比心的表情包过去。

盛萤秒回:「!9

周以寻默了默。这孩子怕不是在那边蹲了一晚上她的消息吧?

盛萤发出去就后悔了。自己这样也太不符合人设了,可是撤回又显得欲盖弥彰……于是乎,她若无其事地继续道:「你还知道出现呢?我以为有些人加了人就拿来躺列。」

她满意了,陈烬见她抱着手机抑郁地盯着看了一晚上,终于罕见地笑了,不由好奇地探过头去。盛萤大大方方地让他看,“喏,霸气吧?”

陈烬:“……”

霸气看不出来,满腹怨气的小媳妇倒是有一个。

他也不忍心打击她,默默点头:“嗯。”

盛萤一边戳着屏幕发消息,一边嘟囔:“这个没良心的臭丫头,还好今天让我撞见了!等着跪求我原谅吧,我可不是那么容易哄的人1

周以寻:「什么时候出来吃个饭好不好?」

盛萤:「好」

盛萤:「明天」

盛萤:「山水广场那里有家日料还行」

周以寻:「那,明天中午那里见?」

盛萤高冷地回了一句:「嗯。」

陈烬忙了会,转头再问她:“明天中午吃什么?”

盛萤抱着手机就差转圈圈:“我和寻寻子要去吃日料!你自己煮点面吧1

陈烬:“……你刚才说周以寻就等着跪求你原谅吧,你不是那么好哄的人。”

盛萤:“对啊,我还没被哄好呢。”

说完她就欢天喜地地回房间挑明天要穿的衣服去了。

陈烬:“……”

-

周以寻依靠药物入睡已经好几年了,可是最近她的医生再次老生常谈地劝她戒掉。也不是强制,就是能少吃就少吃,哪怕少吃一颗也是好的。

史密斯医生的脸上就差写着“你、不、许、吃”这四个大字。

周以寻想到他,把刚拿起的药瓶又放了回去。

试一下吧。

她关了灯,躺在床上准备入眠。

一小时过去。

两小时过去。

黑暗中,周以寻绝望地又睁开了眼。

她在床头摸索了下,倒出几粒安眠药,和水吞了,重新准备入睡。

——这一次,空气中很快就传来了她勉强算平稳的呼吸声。

因为和盛萤约好了,所以周以寻定了个闹钟,十点的。许久没在这个点醒来,她起得很艰难,挣扎了片刻才爬了起来。

打开衣柜从清一色的白t黑裤里抽了两件出来,她换上后简单收拾了一下就要出门,这时正好碰上钟点工杨阿姨过来。杨阿姨轻手轻脚地刚打开门,看到她还有点愣,旋即高兴道:“阿寻今天醒得这么早呀?昨晚睡得好吗?”

这是她在家政公司找的钟点工,是本地人,性格很好,又很热情,刚见面时叫她周小姐,周以寻觉得不习惯,跟她说可以随意点叫,杨阿姨一听,立马乐呵呵地说:“那我叫你阿寻吧!我们这儿的人就喜欢这么喊姑娘,可惜我没姑娘,家里就一个小子。”

周以寻初闻,还有些愣,因为从来没人这样喊过她。

阿寻……

阿寻……

听起来就带满了宠溺,这两个字绕在舌尖,转了又转,并不习惯与人亲近的她,愣是说不出拒绝之语,也就默认了她叫。一个月过去,杨阿姨都叫习惯了,越叫越觉得这姑娘可爱得紧。用她儿子的话说,年轻人管这叫啥来着?——哦对,面冷心热,傲娇!

相处了一个月,杨阿姨对周以寻的性格和生活习惯都有了不少了解,知道她……似乎是生病的,夜里睡不着,早上有时候也起得早,根本睡不深、睡不久,她早上来打扫,动作都是轻之又轻的,就想让她多睡会。今天见她气色还好,杨阿姨猜她昨晚睡的时间应该长了些,不由有些高兴。

周以寻听着杨阿姨明显高兴得不得了的问声,弯了下唇,点头:“还好。”

如果不是有个约,她应该能睡到自然醒。这对她而言,实属难得。

杨阿姨真的是高兴,眼尾的皱纹都深了两分,笑眯眯道:“好,好,今天我给你做点好吃的奖励一下1

周以寻说:“约了朋友在外面吃,中午不用做我的饭。”

杨阿姨怔了一怔,像是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

——朋友?

她没听错吧?

杨阿姨几乎要喜极而泣,这孩子今天太让她惊喜了,睡了好觉不说,还有朋友了,甚至还要和朋友出去玩!

她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连声说好,“那晚上,阿姨给你做好吃的送去会所1

周以寻刚想说不用麻烦,杨阿姨就跟知道她心思似的:“就这样说定咯。”

她知道,这孩子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她有时候没去,阿寻可能就直接没吃了,所以她越来越坚持。

她坚持,周以寻也就应了。

杨阿姨把买好的菜放下,去热一下早上煮的粥,一边说着话:“阿寻啊,早上那个水管又坏了,底下也好像堵住了,我今天叫人来修一下哈?”

“好,你安排就好。”

“哎!阿姨得多嘴跟你说一句,这房子真的太旧了,维修工都快成熟人了。短住可以,长住可有点麻烦,不方便哩。”

周以寻想了想,的确是这样,老裴这房子他离开这里时就是老房子,离开了好几年,就更老了。临时落脚可以,长期居住是有点不方便。她点头表示知道,“我会想想的。”

“哎。其实没啥大事儿,沂城房子贵,东西坏了大不了就是多叫几趟人的事儿。就是得跟您说一下,毕竟维修了东西,不能不和主家说。要是想好好住,我觉着干脆重装一下,把这里大部分内里的东西一次性都给换了,一劳永逸,那就舒坦了。”杨阿姨给着建议。

她热心,周以寻淡淡笑了笑,说着好。

只是她内心没采取这个建议。

——太麻烦了,她不想折腾,不如直接换个地方祝

就是买房有点麻烦,沂城买房需要户口,可她并没有这里的户口,还是去租个房吧。

-

见到盛萤时,周以寻脚步微顿。

实在是她没想到,盛萤会这么隆重地打扮——丝绸的连衣裙,裙摆像玫瑰花瓣一样一层层剥开,化着精致到每一根睫毛的妆容,踩着目测有七八厘米的高跟鞋,拎着个爱马仕铂金包,微昂着头。

所过之人,无一不侧目。

相比之下,白衣黑裤运动鞋素面朝天只拿了个手机的周以寻,脚步下意识就停了。

有那一刻,她想脚下一旋,立刻转身。

但盛萤眼尖地一眼就看到了她,美目一扫,眯了眯眼,掐着腰踩着高跟就气势汹汹过来,“周以寻1

周以寻是真的心虚。她不知道盛萤会这样准备,一对比,又要把她惹生气了……

果然,盛萤气到脑壳发昏,可又碍于她还想端着架子,不想立马和周以寻亲密无间,让周以寻以为自己不生气了,所以只是抿着唇,绷着脸,没有和以前一样肆无忌惮地撒娇控诉。

周以寻试探地勾了下她的手。

盛萤一边哼声一边把手让她勾。

周以寻还是一如既往的坏!哼!跟她出来玩也不打扮打扮!看看她!精心准备了好久呢!

周以寻笑了笑,勾住她的手,往里走。她一米六七,盛萤一米六一,在高跟鞋的加持下,她们还算和谐。

盛萤悄悄抬头看她头顶,又庆幸还好她没咋打扮,没穿高跟,不然、不然她有点显矮啦。

山水广场是新开的商业广场,客流量却已经炒起来了,热闹得很。

有个女人手里提着几个名牌的袋子走过去,盛萤瞥见,随口道:“一个个的上门来送钱,江京峋不发都不行。”

周以寻抬眼。

盛萤正紧张地搜肠刮肚找话题和她说话,等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时,早已经晚了,覆水难收。

她张了张嘴,失了声,暗恼自己说话又不经大脑。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可是也不能怪她啦……实在因为这里是江京峋的地盘,走进来,不由自主地就想起了他,她也就顺嘴一提。

好在周以寻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淡笑了下,点点头,目光又转走,看向一边排着长队的地方,似是被自信了注意。

盛萤很想挽回一下,看到那个奶茶店,立马道:“热不热?我们去买杯喝的吧1

周以寻说好。

可盛萤不知,她已经三年没喝过了。

当年和她一起手拉手在奶茶店门口排队,顶着烈日,拎着领口扇风,笑得肆意又张扬的周以寻,回不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