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别哄 > 第4章

第4章


第四章

周以寻是谁?

美院的风云人物,当年艺考第一杀来的,美院里没有一个人不知道她。

一学期过后,周以寻的名字更是响彻每个角落。什么叫天之骄女?什么叫祖师爷赏饭吃?这就是!

就连美院脾气最古怪的老头儿都把她收作弟子,亲自指导作品!

长得漂亮就算了,还这么有才华,根本不让人混口饭吃了!

一时间引得无数男生趋之若鹜地追求,但这位谁也看不上,冰山一样不为所动。不过她也不是对所有人都如此,有个例外——江京峋。她追江京峋的疯狂程度,惊掉了无数人的下巴,美院不知多少男生扼腕。

江京峋?

虽然不是美院的,但是整个学校谁不知道这位风云人物?

背景听说很不一般,抛开背景不说,他本人也是稳居金融第一,还辅修了美院这边的设计。

长得嘛,是不赖,但凭什么勾走了美院的院花*—美院男生呕血。

接下去,他们还有幸见识到了周以寻是怎样追江京峋的。江京峋不管是在金融学院上课还是在美院上课,都常常能在他身后看到周以寻的身影。

她这一追,就是三年。

可是到了实习那一年,她突然松了手,松的干干脆脆,一点痕迹都没有,众人摸不着头脑,可是谁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再后来,毕业了,周以寻更是突然消失,消失得无影无踪,任谁也不知道下落。就连盛萤也不知道。至于众人是怎么知道盛萤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的呢?——

某一个雨天,她突然喝得烂醉,跑来找江京峋发酒疯,疯了一样要和他算账:“都怪你!都怪你!寻寻不要你就不要你,可她为什么我也不要了!都怪你!不是你的话,她才不会走!她不会走的!要不是我认识你的话,她才不会对我也这么狠心,我为什么要认识你啊!我不认识你!不认识你!!1

她的情绪炸在濒临崩溃的边缘,整个人的理智即将失去,恨不能杀了江京峋泄愤。

周以寻走后,江京峋的平静未免让人对这段渊源感到可惜遗憾,直到今天盛萤的爆发才突然让人惊觉周以寻的这几年光阴是值得的。

但不是值得在江京峋身上,是值得在盛萤身上,值得在,这个地方,是有人记得她的。

江京峋?

——他不值得。

江京峋或许是看在陈烬的面子上吧,谁不知道陈烬对这个小妹妹从小护到大?反正他任由盛萤打,没还手。直到陈烬过来拉开盛萤,带走了她,江京峋才面无表情地抬步离开。

据可靠的目击者说,那天他周身的气压低到了极点。

周以寻追了三年,消失了三年,突然的出现,让他们这些故人都有些无措。但他们到底不是故事的主人公,最无措的,怕是……

陈烬看了眼江京峋。

这个人的心思深,饶是他,也看不出太多。对周以寻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什么态度,谁也不知道。

那边两个女人显然对他们意见颇深,全然无视,一个眼神都不带给这边的。

盛萤自打知道周以寻还要离开后,原本端着的架子就全扔了,恨不得把周以寻这几年的一切都问个清楚。她好想知道寻寻这些年都发生了什么,好想参与些许进去,可是她什么都不知道。

但周以寻摇摇头,温柔道:“过去的事情没什么意思,不说也罢。你呢?你过得怎么样?你和陈烬在一起了吗?”

盛萤红了红眼。离开的时候不肯告诉她,如今还是不肯告诉她吗?她是寻寻的好朋友,可是她却什么都不知道,对她的这三年一无所知……

她的寻寻变了,变了好多啊,以前的寻寻,不会这样对她什么都不肯说的,也不会……这样安静的……

——对,就是安静!

“安静”两个字在盛萤的脑子里轰然炸开。

是了,是安静,周以寻的异样就来自于她的安静!

这个世界上会有安静的人,但那个人绝不会是周以寻。

盛萤呆呆愣愣地忽然咬着唇抬头看周以寻,眼里有些不解。

周以寻浅浅地对她笑了笑。

她笑起来,有个小小的梨涡,在脸颊上陷下去一小块,看起来让人很想戳。笑容不复当年明媚,却仍有盈于眼眸眉梢间的柔和若水,能将人的魂魄不自觉地吸引过去,让人看得更加怔神。那是一种静态到了极致而绽放的美。

每个人在每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心境与性格,盛萤想,她这应当是进阶了叭。

侍者上了红酒,盛萤举起杯,“寻寻,来碰一下。”

周以寻微微抿着唇,欣然碰杯。

这里尚且算是热闹,不过她们刚才坐的位置较偏,人少了些,才寻得几分安静。周以寻简单用了些看上去还不错的食物,很快就停了筷。但她停筷停得悄无声息,若无其事地和盛萤闲话家常:“你现在在做什么呀?还好吗?和陈烬,也还好吗?”

盛萤塞了一嘴的好吃的,笑嘻嘻道:“我开了个摄影室,随便混混日子,生意还行,赚的钱勉强够花,和陈烬那狗东西还行吧,他还是照样管天管地的,恨不能把我拴在身边。”

陈烬和盛萤是兄妹,一个随父姓,一个随母姓,但从小就不对付。而盛萤虽然有不对付之心,却无不对付之力,根本不是陈烬的对手。

但跳出来看,周以寻总觉得这对兄妹……并不像是兄妹。

她笑了笑,喝了口杯中的酒。酒入喉后,并不十分爽口,带着几分涩,她却连表情都没变,极其自然地咽了下去。

可是当年的周以寻,那是个连啤酒都不敢喝,在她们喝酒的时候,她只可怜兮兮地在一旁看着,没贼心,也没贼胆。

岁月里,无形中变化了的东西,太多太多。

盛萤踟蹰着问:“你现在……还有在画画吗?”

盛萤问出口后,不自觉就屏了息。她好害怕会听到一个扼腕叹息的答案。

周以寻在画画这个领域,是个天才。

真的天才。

只见坐在她对面的女孩,极淡地弯了下嘴角,摇了摇头。

声音轻得像是在叹息,又像是在说一件并不重要的小事:“早就不画了。”

她已经三年没有提笔了。

画画之于她,是过去式。

盛萤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她喃喃:“莫教授要是知道了,得有多难过埃”

美院有个脾气古怪的小老头儿,就是盛萤说的莫教授,对谁都板着脸,唯独对周以寻,爱得不行,收入麾下,亲自指导,多次带她出席重要场合,多次当众言道:这是他最得意的门生。

周以寻有多久没听到“莫教授”这三个字了?

久到她都要记不清了。可是听见了又如何?除了心脏又开始疼起来外,她做不了任何事情。

她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为了转移走盛萤的注意力,她绞尽脑汁,终于想起一件事,她笑道:“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方便啊,你尽管说1盛萤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了过来。好不容易寻寻跟她开口了,怎么着也是方便的。

她还以为,寻寻和她之间要一直这样疏远下去,什么都不肯说呢。

盛萤的眼眸亮了几分。

“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打算租个房,你对这里熟,可以帮我多留意一下吗?”

“当然可以!包我身上了1盛萤爽快道,又操心道:“着急吗?你现在住哪里?要不要去我那住?”

“不着急,只是住的地方有点老旧,才想着换一个。”

“那就好。有什么要求吗?”

“可以的话,离熬夜近点就好。”

“ojbk1

周以寻笑了笑,真心道:“多谢。”

“你又跟我客气。”盛萤撇嘴,一口气喝光剩下的两口奶茶。这时,她的眸光不经意间掠过了周以寻纹丝不动的那杯奶茶,抿了抿唇,垂下了眸。

吃完饭,周以寻回了趟家。

久违地回到世界,倦意将她席卷了个天翻地覆,与人相处、与人交际、与人沟通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心力,她准备回来睡一觉再去「熬夜」。——如果这一觉睡得好的话,不去也可以,池芮在大部分情况下是可以独当一面的。

说起这个她就无奈,她在的话,池芮好像不自觉就变成了个需要保护的小女孩,她不在的话,池芮就是顶天立地的小哪吒。

想起池芮,周以寻终于有了些放松的心情。

或许是真的太累了,她躺在床上不多时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还真睡过了头。

江京峋在熬夜点了两杯酒,漫不经心地喝完后,又起身转了圈,根本就没看到周以寻的身影。他的气定神闲逐渐消失。

要不是池芮还在跟花蝴蝶一样飞来飞去地忙,他简直要怀疑周以寻是不是又跑路了。

季成泽给他发消息问他在哪儿。

江京峋:「有事?」

季成泽:「三缺一,来不?」

江京峋眼尾有些耷地扫了一眼周围,起身离开。

池芮正忙得热火朝天,不经意间,好像看到个挺熟悉的身影。

转瞬即逝,她觉得熟悉,却认不出来。

——是谁呢?

她挠挠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