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别哄 > 第7章

第7章


第七章

周以寻带着盛萤去参观一下偌大的熬夜,霎时又只剩下一群男人。

陈烬给江京峋使眼色:“什么时候搬进去?”

陈烬自己说完了还自己琢磨:“过几天吧。”等周以寻那边尘埃落定了他这边再进去也不迟。

江京峋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嘀嘀咕咕的,像是在念经。他倒了杯酒,随口问:“找好房子了?”

这对兄妹,也不知怎么,竟然有点像是房产中介。

陈烬嗤了一声:“还装?能没找好吗?精心给你挑的。”

他这话里,是真的有话,说是满满的深意也不为过。

江京峋一脸莫名。他总感觉陈烬做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卧槽,我没瞎吧?那个是不是傅安铎?”殷思远突然叫唤,把几个人的注意力全吸引走了。

傅安铎这个名字,直接在平静的湖水里掀起了波澜。

江京峋抬眼看去,本以为是殷思远看错了,没想到还真是傅安铎,身边跟着他常玩的几个人。

他倒是没想到会在这里和傅家人碰上,可转念一想,说起玩来,傅安铎可不输给别人。

江京峋收回目光,没有多看,可是还在为没有位置而愤愤的傅安铎却注意到了他这边,看到江京峋后,他眼前一亮,立马抬脚走过去,丁点不带犹豫的。

他身边的狐朋狗友见他走了,还不解地跟着问:“铎哥,怎么了怎么了?这是要去哪?”

傅安铎勾了勾嘴角,“带你们找位置坐。”

——听起来,还挺卑微。这会所也是厉害了。

狐朋狗友们还以为他真有什么通天的本事能要个位置,直到看到他一屁股坐在了……江家大少爷那边。

他们眼睛都直了,可不敢跟去,摸着头就窜去了舞池。

这边位置宽敞,傅安铎往江京峋旁边一坐,自在悠闲,一点不觉得不好意思,叫来waiter点酒,还能笑着自如地说一句:“江京峋,好久不见埃”

江京峋逡巡了下周以寻的身影,没看到她,他又默默收回目光。当年说好的喜欢他,却在再次遇见后没有丁点动作,她的喜欢到底是真是假?还是说女人的变心都这么快?

江京峋没理他,傅安铎也不失望,自顾自地说着:“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人多得都没位置,之前我听说的时候还不以为意,没想到还真没位置坐。”

傅二少可真是难得栽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有什么好玩的,推荐一下?”傅安铎戳了戳江京峋的胳膊。

江京峋哪里知道。他每次过来,除了在这里喝酒,就是跟季成泽他们说点生意上的事。真要介绍,那还不得这里的老板来?周以寻刚刚不就带着盛萤介绍去了?

一想到她又和盛萤单独离开,江京峋就气闷。

她这样的人偏爱起一个人来,原来是这样让人嫉妒。他很想知道,当年她对他也是这样的偏爱吗?

可是脑子里能够回忆起的细节却并不多。

正好周以寻和盛萤逛了一圈回来,江京峋抬抬下巴,没多想就道:“你问老板。”

“老板?哪呢?”傅安铎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周以寻。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的第一眼他就有些发愣。明明他没见过这个人,但是这个人就是莫名的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一不小心,他就盯着人家看了。

周以寻有些莫名,她认识他吗?或者,他认识她?

对上她不解的目光,傅安铎忙收回视线,一边恢复该有的距离和礼貌,一边暗暗骂自己是不是魔怔了。

他们都没注意到,在傅安铎注视周以寻的时候,在两人四目相对的时候,江京峋更想杀人了,浑身气压骤降。他不过只是随口指了一下周以寻,傅安铎都能被迷成这样?!

忽然间,他都不敢去想象这些年她的身后有多少的追随者,也不敢去想象她现在……

江京峋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做什么,是在为她突然的放弃而想要一个答案,还是在为曾经的一丁点缘分而觉得不舍。

周以寻也没放在心上,继续和盛萤说着话:“你手里这款酒会比较苦,下次给你做一款甜的好不好?”

盛萤化身小迷妹,连连点头。

她从来没想过女人还能开会所,更没想过女人开起会所来原来可以这么帅。

刚刚周以寻给她介绍这里的时候,眼里仿佛重新亮起了光。光芒虽黯淡,但好歹是有了。

盛萤高兴极了,从再次见面开始,她就没见过周以寻这个样子。

傅安铎慢慢抿紧了唇,他总觉得这个女孩不一般。

他的位置离她不远,真想偷看也不是不行。于是他就开始了专心的偷窥。

周以寻没注意到,江京峋却注意到了。他拧着眉,身体微侧,挡住了傅安铎的视线。

傅安铎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被人故意遮挡,直到他下意识换了两个姿势,江京峋也跟着换后,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江京峋在捣乱。

傅安铎撇撇嘴,往沙发上一躺,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

季成泽和殷思远对视一眼,今天的傅二少有点反常啊,往常他可是个不近女色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难不成周以寻身上真有什么魔力,能勾得江京峋破戒、傅安铎失守?

他们啧了声。

周以寻不愧是周以寻。

傅安铎也觉得今天的自己不对劲,努力想让自己变得正常点,可是即使他刻意地改变主观意识,他对周以寻的注意力和好奇心还是不减反增。他逐渐有些烦躁,拎着酒起身,想去吧台坐着,听听歌。

周以寻不知道他是谁,问了下盛萤。

盛萤刚要回答,却被江京峋抢了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周以寻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哦”了一声。

会所里越来越热闹,池芮在那边忙得团团转,周以寻啜着酒看着,总算觉得有了点儿人间烟火味。

不过,她总是感觉有人在看自己?

周以寻四处找了找目光的来源,很快就捕捉到了傅安铎。

她是个实诚的姑娘,径直就盯着他看。来而不往——非礼也。

江京峋:“……”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这两人还对视上了?

他揉了揉眉骨,一股更加烦躁的情绪散播开来。

过了会,陈烬乐哉哉地看着江京峋朝着傅安铎的方向走过去。

周以寻的追求者素来很多,从大一开始,至今也不曾削减分毫。

也是,这样一个美好的女孩子,追求者怎么可能不多?当年他们一致认为是江京峋眼瞎。

傅安铎的视线又被江京峋挡了,他有些不满地撇了下嘴,目光不善地看向他。

江京峋比他还不爽十倍。他凉凉地掀了下唇,扯开傅安铎身旁的椅子,径直坐下,面无表情道:“今天怎么来这里了?”

哟?

傅安铎来了劲,扯着唇道:“怎么,只许你来,不许我来?你是在这藏了什么宝贝了吗?”

他的嘲讽之意过于明显。

他是注意到了周以寻,可是很明显,周以寻对江京峋一点意思也没有。既然如此,那不就是人人都可以追求了吗?

——虽然他目前也并不是想追求人家。

江京峋冷冷看着他,眼尾有几分倦淡。一直看着这边的周以寻对这个眼神太熟悉了,那是独属于这个男人的不可一世。

她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是隐约觉得他们的话题和自己有关。

恰是这时候,裴淮阳给她来了电话,周以寻拿着手机,迟疑了下,去外面接了。

江京峋一转眼的功夫,周以寻就不在位置上了,他的眼眸隐有几分慌乱。

斜了傅安铎一眼,准备去问问盛萤。

傅安铎不乐意了,拽住他胳膊不让人走,“怎么个意思?说走还就走了?今天把话说清楚点儿,这你谁?不给碰?”

他也没碰的意思,他傅安铎从来对女色就不感兴趣,纯粹是八卦一下江京峋和这个女人的关系。

没想到的是,素来清清冷冷的江京峋,漆黑的眼眸有几分冷意,“嗯,不给。”

傅安铎都要气笑了。

“你说不给就不给?”

“你碰一个试试。”

说完,盛萤也不见了,应该是去舞池了,江京峋也没犹豫,自己去找周以寻。

好像并不难找,整个熬夜都处于极度的喧嚣之中,可她喜静,所以只要往安静的地方找就可以。他很快就听到了她的声音,她好像在和别人打电话,声音像猫儿一样,软软的,没有攻击力,他好像又见到了她身上不自觉流露出来的温柔。

“不会呀,这边很好,没有什么不适应的。”

“你帮我找的那个阿姨人很好的。”

“有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你别操心啦。”

“你呢?胃病严重的裴先生,有没有乖乖吃饭?”

“裴先生”三个字在他的脑海里轰然炸开。

江京峋的脸色以最快的速度沉了下去。先是不可置信,紧接着就是大脑一片空白。

刚开始以为是她的亲朋好友,直到现在,再多的侥幸都化为灰烬。

三年不见,她的身边,有了另一个男人。

——江京峋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久久过后。

他觉得自己有点搞笑。

她喜欢他的时候他不要,现在她的身边有了别人,他却在这里不甘又无力。

身侧的拳头握了又松,松了又紧,如此徘徊,却是无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