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别哄 > 第8章

第8章


第八章

周以寻这个人,喜不喜欢一个人、和一个人亲不亲近其实很明显,全摆在脸上,半点不藏。

当年她追江京峋的时候,和他说话甜甜的软软的,又温柔又撩人,和旁的不熟的人说话,那都是普通的清冷调子。对待那叫一个区别分明。

如今也是,和盛萤说话,会软一些,和其余的人说话,都是平常至极的语调。

她的偏爱,曾经让多少男人求而不得,羡慕不已。

当初江京峋是局中人,是那个被肆无忌惮偏爱的人,所以他并没有察觉,也并没有觉得这样的偏爱有多难得,不知珍贵、不懂珍惜。可如今被置身局外,不再是那个被偏爱的人,他突然就感觉到了其中的落差,乍然惊觉自己曾经拥有的东西有多珍贵,也突然有一种他再也得不到了的认知。

这样的认知,让他连嘴角都是苦涩的。尤其是眼睁睁地看着另一个男人得到了她的偏爱,那种感受,难以言喻,像是有一根细线在他的心脏上划来又划去,就这样细细地磨着,让他痛不欲生,又不肯一次性给个了断。

周以寻的电话像是打完了,江京峋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并不光彩的小人,竟然在这里偷听别人的电话。他没有再听下去,也听不进去,转身回了里头。

他的骄傲在被折碎,而且还是他亲手折碎。

什么叫后悔,他早已痛到明彻。

-

周以寻说完电话进去,嘴角微微翘起。

裴淮阳就和他的名字一样,是乍然闯入她生命中的阳光,也是她于黑暗谷底,堪堪抓住的唯一一缕阳光。

他在蓉城的事情还没解决,所以不能过来陪她,也口口声声说要让她更独立一些,好好锻炼锻炼她,但他的不放心,她都看在眼里。

熬夜的营业额几乎每天都在上涨,热度越来越大,成了不少人口中的“网红会所”。周以寻站在门口看了会,默默想着,欠裴淮阳的这么多,她该怎么还才好?

没有他,就没有熬夜,也没有今天的周以寻。

她想,大概这辈子都还不清了吧。

傅安铎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身边,手里拎着杯酒,嘴角带着散漫的笑,突然出声:“在这看什么呢?”

周以寻差点被他吓了一跳。

看清是谁后,她又慢吞吞地收回视线,也不看了,往里走,看上去不太想搭理人。

傅安铎嘴角微抽,换做别人,他也就走了,他傅小爷可不是热脸贴人家冷屁股的人,可是对这个女人,不知道为什么,他倒有点越挫越勇的兴头上来了。

他紧紧跟上,问她说:“你还没回答我呢?是不是在看今晚生意好好?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在会所里找不到位置,你这里也是绝了点。”

周以寻一本正经地回答:“来得晚的基本上都没有。你来得再晚一点,甚至进不来的,我们对人数也有把控,不能太拥挤。”

傅安铎煞有其事地点点头,“你这生意还挺好。”

周以寻也不客气:“是挺好。”

她不欲再多说,想走,傅安铎叫住她,“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身上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周以寻的脚步顿了一下。

两秒后,她面色平静道:“这种搭讪的手段有点老。”

她可是开会所的人,没有那么好骗的。

傅安铎愣了愣,随即被气笑了。

搭讪?

他傅小爷这辈子还没他妈搭过讪。

“我说的是实话。”他挣扎地解释了最后一句,又试图道:“加个微信?”

怕她不答应,他补充说:“我可以买很多酒,还能带很多人来买很多酒。”算是个附带福利?

傅安铎觉得自己有点无耻,竟然用金钱勾引别人加自己微信。

周以寻抿着唇,小声吐槽:“还说你不是搭讪。”

傅安铎嘴角微抽。

她拒绝得干脆:“不加。”

说完就走。

这个女人,又冷又傲,坚决拒绝别人染指,没留一点情面,看上去无懈可击,无缝可入。

傅安铎靠在墙边,乐了。

他还真不是搭讪,只是觉得她给他的感觉太熟悉了,熟悉到他们像是认识许多年。

手机铃声响起。

傅安铎不用看就知道是谁。

“宁宁啊,马上就回去了。”

傅书宁毫不留情地拆穿:“我信你个鬼!都几点了,又跑哪玩去啦?赶紧回去睡觉1

傅书宁在家中多少有些拘谨,唯独和这个哥哥是亲近的,说起话来顾忌的也少。

傅安铎吊儿郎当地应着,脚下不停地往会所里走:“知道知道,马上就回了。你早点睡,妈睡了吗?”

“妈妈吃了药,刚睡着。”

“今天有没有好一点?”

“好多了,放心吧,有我照顾妈妈呢。”

“嗯,有你在,我放心。”

傅书宁照顾林照舒周到又体贴,有她照顾,没人不放心。

“先挂了,快睡吧。”

傅安铎说罢就挂断了电话,把手机放在手中摩挲了一下又一下。

他妈的身体他知道,能好吗?不能。

应该还是老样子。傅书宁说“好多了”,不过是人人心照不宣的好听话罢了。

要想让林照舒好起来,只有一个办法,找回他的亲妹妹,带到她的面前,她的病一夜之间就能给好个干净。

可是找回傅安里,谈何容易?一年又一年过去,杳无音讯,可能几乎为零。

想起傅安里,傅安铎的拳心越握越紧。

他不知道,这辈子和她是否还有再见的机会。

傅安铎手里拎着的是酒,度数不低,他却像是喝水一样一口饮荆

傅安里……

这个名字是他全家一辈子的痛。

-

江京峋又一次中途离开,原因很简单——

“困了,先走了,账结过了。”

他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可是给人的感觉更闷了。

陈烬叫住他,递给他一个钥匙:“地址和门牌待会发你。”

江京峋接过,垂眸看了眼,“嗯”了声,“谢了。”

近日江家人在他耳边已经开始暗示傅家的相关消息,搬走是必然的了,甚至可以说有些迫在眉睫。

陈烬挑了挑眉,“客气。”

这个“谢了”肯定是谢他精心给他们安排住到了一块。

啧,他容易吗?

远远的看到周以寻要回来了,江京峋抿紧薄唇,看了她一眼后就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

陈烬甚至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周以寻还在,他却要走了,还走的这么着急?

这还是江京峋么?

-

周以寻去看了下房子,地段、朝向、安保,种种条件都极好,好到这个价格简直是在做慈善。

整个房子的装修更是深得她心,她看了一眼就喜欢上了。

盛萤高兴得翘起嘴角,“怎么样?我靠谱吧?”

周以寻笑着点头。

杨阿姨给她发微信,跟她说厨房又漏水了,她轻松地回道:「最后一次啦,我找好房子了,马上搬。」

杨阿姨先是高兴,后又担心:「在哪儿啊?阿寻啊,我好喜欢你的,我还能在你家做不?」

周以寻:「就在紫江苑,市中心这里,您那边看看方不方便,方便的话我当然想让您继续做。」

杨阿姨放心了,笑道:「方便方便,回头你看看啥时候要搬家,我还能搭把手。」

她是真的心疼这个小姑娘,也是真的想继续照顾她。

周以寻转头就给盛萤转了钱,押金租金都给了。盛萤不收,她轻轻摇了摇头,很坚定,“一定要收的,不然下次不敢找你帮忙了。”

盛萤不缺钱,但是她必须得给,该给的不能少给人家。朋友归朋友,一码事归一码事。

盛萤抿抿唇,不太情愿地收了,又吵着要帮她搬家。

周以寻想了想,既然这样那就搬吧。

搬家很快,找个搬家公司,有杨阿姨、盛萤帮忙,一天的时间就解决了,晚上她还能带着杨阿姨和盛萤去吃顿饭,算是感谢。

她重新回到新家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累了一天,她没注意到进门时客厅的灯是开着的,直到走进去,看到沙发上有人,她才突然一惊。

脑子里的滚轮快速转动,一圈又一圈过去,她才终于从角落里挖出来一个记忆——哦,对,她是跟别人合租的,这应该就是她的室友。

周以寻松了口气,又提起来另一口气——要社交了。

这对她而言难度显然太大。

她得想办法落户买房了,或者等这半年过去,赶紧换个房子。当然,要是实在受不了,这半年的租金大不了就当做打水漂,她重新去找房子。

短短几秒钟,她已经默默预设了多种处理方式。

等做好了心理准备,她才走了进去。

沙发上的人听到动静,懒懒地转过头来看。

四目相对,空气突然一静。

江京峋刚刚在看几个汇总表,不自觉地指尖就捏紧了表单的边缘,纸张在外力的逼迫下皱起。他想努力绷住表情,但还是不可避免地泄漏出一丝诧异,诧异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诧异,她震惊,张张嘴想问什么,又不知道怎么问才对。

周以寻蹙起眉,抱有几分侥幸地问:“你……怎么会在这?”

江京峋舌尖抵了抵脸颊,闲散道:“我住这。我也想问你——你怎么会在这?”

周以寻细细的眉蹙得更紧,像是觉得听到的答案有些荒唐。

她听到自己有些低的声音:“我也住这。”

空气中更安静了。

应该是他也觉得挺荒唐的吧?

——她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