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别哄 > 第9章

第9章


第九章

房间很大,被子被杨阿姨拿去晒了一下午,闻起来都是阳光的味道,软软的,暖暖的,是能让她感到舒服的味道。

周以寻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大脑一片空白,逐渐地,空白里出现了他的身影。

在会所里他穿得很随意,衬衣长裤,在商场里他穿得很严谨,一身西装。

今天可能是因为在家的缘故,他穿得很休闲,她从未见过他穿成这样,也从未见过他这样的放松。一身的冷傲都随之消退了不少,像是战斗时中场休息的猛虎,给了人不敢置信的又凶又慵懒的感觉。

三年不见,从学生变成社会人士,从里到外他的变化都肉眼可见,但他的冷一如既往。直到刚刚,她才第一次见到私底下的他。她不得不承认,刚才的第一眼,她是有点愣住的。

不得不说,穿休闲装的江京峋,给了她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怪,又很新奇,——也可以说是新鲜。

周以寻做梦都没想到能和他成为合租室友。这简直比做梦还离谱。

刚刚面对着他,她真的半晌都说不出来话。几番来回,她先跑为敬。周以寻这个人,惯来是会逃避的,遇到不想面对的事情,下意识就是跑。这一跑,就回了自己的卧室。

门一关,像是把门外的世界割开,单独给她劈裂出来一个世界,她总算能在自己的世界中得到片刻喘息。

周以寻把被子往上一拉,盖住自己的脸。

她很艰难地冷静下来后就是一阵的懊恼。

——她真的,一遇上江京峋就没有出息。

刚刚那种情况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她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和她租同一个房子,是通过什么途径和渠道造成的这种后果。

还有就是她应该去问清楚盛萤和陈烬,这期间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才会变成这个局面。

——一万种理智且正确的做法摆在眼前,她的大脑却一片空白,只晓得狼狈地落荒而逃。

她早已回忆不起当时她的肢体动作、表情神态,更无法从中去肢解分析给人的感觉是怎样的、会不会暴露内心的一分真实、会不会在他面前丢了脸面。

周以寻越想越崩溃,她把她自己为难到了某个极点。

她不知道到底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为什么她只是租个房子,都能变成和他合租?为什么他们好不容易没了交集,却又能莫名其妙地突然从熟悉的陌生人变成了合租室友?

这件事情太过荒唐,荒唐到根本让人没有办法相信。

命运的齿轮像是不知不觉地在转动,将他们两个牵到了一起,像是有一股魔力一般,任他们怎么努力、任他们使劲地朝相反的方向走过多少路,最终都还会把他们紧紧地扣在一起,告诉他们,徒劳无功。

周以寻把自己藏在被子下面,纤细的手指缓缓捏紧了被子,慢慢收紧,指骨突兀地显出。

她明明不想和他有过多的交集,但不知道为什么,交集却是越来越多。

但无论如何,住在一起她是不可能接受的。

——她要搬走。

要么搬回去,要么再找个新的住处搬进去。

她是个很讨厌麻烦的人,搬一次家就让她筋疲力尽,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动都不想再动,本来以为就此安定,谁能想到中途还能出现这种意外?

可她又不可能就这样和江京峋住下去,一想到每天都要和他相处、朝夕相对,她浑身所有的细胞都开始跳动,脸色微微发白。

——不行,她一定要走。

她和他之间有缘无份,牵扯过多,痛的只会是她自己。

从前是,以后也会是。

报应太沉重了,她……承受不起了,再也承受不起。

周以寻脸色看上去很糟糕,但这个空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并无人察觉。她摸出手机,给盛萤发了条消息。

这房子半年的租金她不要了,换房子势在必行。

盛萤看到消息一脸的懵逼。

啥?

江京峋在哪儿?

怎么可能会在寻寻那里!

盛萤用了一秒钟的时间反应,下一秒,她开始找陈烬的人。

保姆端着个果盘过来,笑眯眯地说:“萤萤吃点西瓜,冰过的,可甜了。”

却见盛萤咬牙切齿,一脸杀气地问:“陈烬呢?1

隐约可以听见她磨牙的声音。

保姆不知道这对冤家又闹了什么别扭,不过呢,在陈家,盛萤向来比陈烬得宠,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是,包括保姆也是独独偏爱盛萤的,很快就笑着指了个方向:“刚才在那儿瞅见他了,快去吧。”

盛萤找了个高尔夫的棍子就杀了过去。

好你个陈烬,居然敢这么蒙骗她!!!

那个房间根本不是他不小心忘了具体介绍,也不是她没听到介绍,而是他故意短介绍不让她注意到的吧!为的就是和江京峋狼狈为奸!图谋不轨!

盛萤肺都要气炸了!

她气势汹汹地杀过去,可是陈烬影子都没了。盛萤冷笑一声,一句语音过去:“三分钟内我见不到你,这辈子你都别想见到我了1

陈烬心肝颤了颤,立马往回赶,盛萤掐着秒表,在两分五十八秒的时候,陈烬果然出现。

他素日里不苟言笑,这会子却是赔着笑来的,小心翼翼地拎着笑凑到她面前来。

“陈、烬,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1盛萤咬牙切齿,狠狠瞪着他,看得出已经是处于怒火中烧的状态,有一点儿火星在这里她都能给自燃的那种。

陈烬心里咯噔一下,知道是拔了老虎须,忙迭声哄着人。可盛萤根本不买账,扭头就走,“我再也不相信你了1

陈烬头疼地扶额。

他不是说要卖了周以寻,只是见江京峋和周以寻之间冷得快要结冰,想给江京峋一个机会。这个机会,要是周以寻愿意顺水推舟地给、江京峋也握住了那自然好,要是周以寻给了,江京峋没握住,那他也再没话说。退一步说,要是周以寻不愿意给,扭头就走,所谓的租金他也会十倍奉还。

说白了,这就是他给这两人制造的一个机会而已,可他没想到盛萤会这么生气。

陈烬慌了神,想追上去,保姆在一旁劝道:“少爷要不让小姐冷静一些再去哄吧?待会火上浇油咯。”

陈烬觉得有点道理。

保姆又忍不住多了一句嘴:“少爷啊,您是哥哥,得让着妹妹一点,别老是把妹妹欺负哭才是,做哥哥的可不能这样。”

陈烬扯了一下嘴角,嗤了一声。

妹妹?

他可没把她当妹妹,也没准备当她的哥哥。

不过保姆这话还是有点可听的道理——他别老是把她欺负哭。

陈烬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盛萤他比谁都了解,不能硬着来,得软着哄。不过这次该怎么哄,他心里还真没数。

陈烬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江京峋,他为江京峋牺牲的可真是太多了。

周以寻回房了,江京峋没有。

他还是坐在沙发上,只是视线的落地处换成了她的房间门口。

他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在这里,陈烬给他找的地方他肯定是放心的,刚才进来看了一眼后他还以为周以寻现在住的那个房间是空着的,地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是陈烬让人送来的。

不过不管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就看她刚才那个架势,怕是很快就会离开了。来得有多突然,走得也会有多突然。

江京峋不自觉地折了一下眉。

他都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她会对他这样弃之如敝屣,就好像他是病毒,她避之不及。

她进去后就跟没进去一样,她的房间里依旧是安安静静的,也不知是在里面干什么,才能一点声响都不发出。

江京峋摸索了下杯口,把杯子里的威士忌喝完,喝完后慢条斯理地折起袖口,起身。

不管怎样,不管她为什么会在这,但反正,来了就别想走了。

他又不是傻子,自己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还是知道的。

就比如——他想要她。

周以寻一晚上都没怎么睡,本来睡眠质量就不好,更别提换了一个全新的环境,更难入睡,直到天空泛起鱼肚白,她才迷糊地睡去。

这一觉,就到了下午。

外面的烈日灼烧大地,欲将行人烤熟一般。

周以寻拉开窗帘看了会,又把窗帘拉上。她换上衣服,想出去,又不知道该去哪。去客厅?可是万一碰上江京峋怎么办。

她有些纠结,只好先给盛萤发消息,问问她什么时候可以有新的房子。没办法,要是她自己找的话,又得和别人有交集、有接触,她只能依托于盛萤。

盛萤秒回:「我找了个新的!但是房主在国外,过两天才回来,宝贝要不你这两天先来我这里住?我把我哥赶出去还是不成问题的9

盛萤和陈烬两个单独住在外头,有个保姆照顾他们。

周以寻还没厚脸皮到把主人赶出去,自己进门。她忙拒绝了:「没事,两天而已,我等等就好。」

别的不说,其实盛萤是真的挺想把陈烬赶出去的。

不过周以寻这么说,她也懂,没有坚持,提议道不如她带她出去玩。

周以寻拒绝了,她不想出门。一天下来,连「熬夜」都不想去,还好有池芮在那边。

池芮是她从孤儿院带出来的,大学毕业后就跟着她,办事能力很强,两人都没有亲人,也算是彼此照顾着、依靠着。

这个点,杨阿姨来了,她来打扫卫生,显然还不知道这里住了另一个男人,进了厨房就开始做饭。

听到做饭声,周以寻悄悄打开了门,往外窥探,想看看江京峋在不在。也是这时,江京峋刚好打开房门。

两个房间斜斜对着,江京峋很快就对上周以寻的眼睛,他静静又闲适地看着她,不知道她这个偷偷摸摸往外探的举动是什么意思。

周以寻:“……”

她抿紧了唇,慢吞吞地挪出来。

怎么说呢?

尴尬,就是非常尴尬。

“阿寻,起床了吗?我给你做了你喜欢吃的,快来看看有没有胃口?”杨阿姨擦着围裙笑眯眯地从厨房走出来。

声音从旁边传来,江京峋下意识看过去。他并不认识这个人,不知道她是谁,心下有几个猜测,但猜测和现实都指向同一个人——她的母亲。

杨阿姨好奇这人是谁,怎么会在这?

“阿寻,这是谁啊?”她问。

周以寻想了想,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斟酌半晌,不太确定道:“合租室友……?”

杨阿姨一时间都没听出来她这是陈述句还是疑问句。

不知道是不是周以寻的错觉,她总感觉江京峋若有似无地好像看了这边一眼。她有些心虚地没敢看回去。两人的关系岂止合租室友那么简单?但她就是简单地一概而过。

杨阿姨了然地“哦”了声,友善地问他要不要一起吃饭,她今天做了很多菜。

江京峋答道:“不用,我吃过了。”停了一瞬,他补了一句:“谢谢。”

应该没有人会不喜欢礼貌的男孩子。

这不,杨阿姨笑眯眯地说:“那也来吃两口嘛!很好吃的,看看阿姨做的合不合你胃口。”

杨阿姨很热情,周以寻却是知道他是不喜欢别人胡搅蛮缠的,她怕惹得他反感,适时制止道:“阿姨,他不吃的。”

同一时间,江京峋颔首:“那我吃一点,谢谢您。”

两人的声音重叠。

周以寻:“……”

江京峋往她的方向看过来,剑眉星目里,带着丝疑惑的询问,平静淡定,慢条斯理,像极了无辜的绅士,倒是看得对方心里发慌,即使没错,也莫名觉得心虚。

周以寻即使没错,也被看出了一种她有罪之感。

她轻轻蹙眉,不知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