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缉仙局工作那些年 > 第十章 三只黑眚

第十章 三只黑眚


“怎么了?有黑气?”带着“慧镜”的潘小鹏顺着庄明看的方向望去,但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不是,你们看,那个挂钟的钟摆后面是不是有什么?”庄明疑惑道。

贾全家的挂钟是那种老式的摆钟,之前众人都没有注意,此时庄明看时间,才注意到钟摆的后面好像有一小块白色的东西露了出来。

黄眷听后,搬了把椅子,站上去打开挂钟,在钟摆的背面找到了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个地址。

潘小鹏一看赶忙用手机搜索,查到的是位于北郊的一个别墅区。

黄眷决定马上动身,这明显是贾全对他们的挑衅,但这里扑了个空,他们也没有别的选择。

相对于潘小鹏的兴奋,庄明一脸的崩溃,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构造,自己都要困死了,明知道是挑衅,还不养精蓄锐做好万全准备再去。

可黄眷却反问:“那我们需要做什么准备?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黑眚’的弱点,说不定这次还不是‘黑眚’呢。”

问的庄明哑口无言,怕那个贾全再跑,庄明只能打着哈欠,随他们去贾全写的地址。

车程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不同于王伟豪和钟强的别墅,贾全的这个简直不要太豪华,是一栋独立的大别墅,还带游泳池的那种。

此时的天已经亮了,庄明感觉自己的脑袋里面装的好像全是浆糊,看了眼旁边上蹿下跳的潘小鹏,想哭的心都有了,有这么一个壮士在自己面前,想偷懒都找不到借口!

于是只能认真搜查着每一处角落。

不一会,就听到潘小鹏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你们快过来啊!这有一个大铁门!”

黄眷和庄明听到,忙跑了下去。

别墅下面有一个地下室,一共有三室一厅,别的地方潘小鹏都搜过了,只有这一间被大铁门锁得严严实实,他觉得很可疑。

黄眷和庄明下来之后,看到这个房间,也觉得可疑,黄眷用军刀撬了撬锁,纹丝未动。

正准备叫一个会开锁的同事过来帮忙,潘小鹏却开口了:“不用麻烦了,我来吧,让你们看看一个硬核侦探的必备技能!”

说完,只见潘小鹏从背包里掏出一个L型铁片和一根铁丝,插进锁眼,捅了几下之后,用力转动铁片,只听“嘎哒”一声,门锁竟然开了。

潘小鹏回头得意的笑道:“怎么样!厉害吧!”随即打开门。

门刚开一个小缝,耳力过人的黄眷就听到三声东西掉进水里的声音,刚想提醒开门的潘小鹏谨防有诈,就见一团足有两人高的黑烟,瞬间就把门口的潘小鹏给撞飞了。

“啊”的一声惨叫,潘小鹏已经被撞倒在三米外的大理石地面上。

庄明本来就困,看到了眼前的情况,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只见那团黑烟就朝他冲过来。黄眷没做他想,只凭着救队友的本能,用身体奋力撞向黑影。

有实体!黄眷心中暗喜,更多的是庆幸。如果“黑眚”只是团黑烟,那自己的撞击丝毫没有作用,说不定庄明此时已经遇害。

黄眷和“黑眚”一起滚到旁边,撞翻了旁边的柜子,柜子倒向“黑眚”,按理说它有实体,应该会被砸中,但它居然穿过了柜子,飘了起来。

黄眷知道“仙类”可以通过“慧通腔”改变密度,也不惊讶,反应迅速的滚到一旁,抽出砍刀,左手抓住刀刃,抹血的同时,反手砍向上方的“黑眚”。

庄明也反应过来了,忙跑向潘小鹏,看到他龇牙咧嘴的在那喊疼,心里松了口气。

“怎么样,能起来吗?”庄明慢慢搀扶起潘小鹏。

“还好昨天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把你的马甲穿上了,救了我一命啊!”潘小鹏感慨着,借着庄明的手刚站起来,就指着之前的房间惊呼道:“还有两个!”

庄明回头望去,果然看到两团黑烟在屋里乱转。

听到潘小鹏的喊声,黑眚也注意到了他们,往门外冲来。

“我去!你喊什么啊!”庄明抱怨道,随即和潘小鹏跑了起来。

相比较庄明两人的慌乱,黄眷和黑眚却打得难解难分,此时见又出现两只“黑眚”,忙喊道:“庄明,‘黑眚’有实体吗?‘慧通腔’在哪?”

庄明一愣,本以为他们带上“慧镜”能看到的,谁曾想原来他们看到的只是团黑烟。

想到这,心中又是一阵感动,原来刚刚黄眷在没有看到实体的情况下,为了救自己,便奋不顾身的撞向“黑眚”,他又救了自己一次!

“黑烟里面有一只自行车那么大的黑狗,头上有个角,‘慧通腔’,还……没看到!”庄明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的回道。

他现在忙着逃命,哪有什么时间看“慧通腔”啊!

黄眷马力全开,拼命挥刀,每挥一刀,都能听见黑烟中传来“嗷呜嗷呜”的嚎叫声。

心中了然,“黑眚”只是个“半仙”,与“城隍”相比,实力差了一大截,虽然没有砍中“慧通腔”,但每一刀下去,也够它疼一阵的了。

由于黄眷砍的速度过快,“黑眚”流出的液体,蒸发速度赶不上流出速度,地下室的大厅地上,黑色液体濡湿一片。

“黑眚”虽然没什么智慧,但也知道黄眷不好惹,蜷缩在角落,不再攻击。

黄眷见状,赶忙去援救毫无攻击手段的潘小鹏,还冲着庄明喊道:“武器给你是摆设的么!”

庄明一阵无语,自己的匕首要是有他砍刀的一半长,那都不带犹豫的,直接就反击了。

还没准备好的庄明,只能一边跑,一边胡乱扔东西朝后面追他的“黑眚”砸去。

正酝酿着激活匕首来个反杀的时候,桌边刚好有一小盆仙人掌,想着这个扔完就动手,没想到刚扔出去,就听到后面发出刺耳的鸣叫声,“嗷呜嗷呜”的,吸引了那边黄眷和潘小鹏的注意。

这一看不得了,他们居然看到了“黑眚”的实体,潘小鹏嘀咕了一句:“这不是‘峷’么!”

很多古籍中都有记载,其中《格致镜原》中也有提到过峷,“兽名状有角文身五彩“,只不过这黑眚通体黝黑。

庄明也很是好奇,难道黑眚怕仙人掌?于是想也没想就喊道:“黑眚怕仙人掌!快找找!”

潘小鹏有黄眷的保护,能抽出身,于是想着上楼去找几盆仙人掌下来,没想到还没到楼梯口,就被之前蜷缩在角落里的那只黑眚抓了个正着。

“啊!”潘小鹏惨叫一声,胳膊被划出三条口子,深可见骨。

“小潘!”

庄明看着着急,心一横,掏出怀中的匕首,割破手掌。

“滋滋”的声音从匕首中传出,这还是庄明第一次激活这把匕首,感觉整个匕首透着兴奋,这也给了他极大的勇气,反手就朝身后的黑眚刺去,快准狠的刺向了黑眚的左眼。

“嗷呜嗷呜”的叫声更甚,黑眚吃痛,双爪向前挥去,拔出匕首的庄明用胳膊抵挡,双臂都被抓出深深的血痕,比潘小鹏还惨。

“黄哥!‘慧通腔’在它的右腋下!”庄明忍着疼痛喊道。

就在刚刚黑眚抓向他的时候,庄明看到了它右腋下的“慧通腔“。

黄眷刚把潘小鹏拉到角落,听到庄明的话,拼命的挥动砍刀,快如闪电,逼的那两只黑眚节节败退,趁此机会,闪身来到庄明面前,一刀扎进这只现形的黑眚腋下。

“慧通腔”被刺破的黑眚,瞬间失去了行动能力,黄眷揽过庄明的腰身,拔刀的同时,身型窜出老远,躲开溅出的“孽液”,黑烟褪去,一只黑色长角的大狗掉到了地上。

剩下的两只黑眚,看同伴被干掉,也不敢轻举妄动,可此时的战斗力,也仅剩筋疲力尽的黄眷一人了。

庄明和潘小鹏站在黄眷的身后,鲜血流了一地,两人都有些头晕。就在此时,潘小鹏突然问了一句:“我开门的时候你们有没有听到有什么东西入水的声音?”

庄明摇头,黄眷却说道:“我听到了,一共三声。”

“那就对了!黄哥,你掩护我进刚刚那屋,里面肯定有刻有图案的指骨,只要破坏掉,黑眚就会离去!”

潘小鹏虽然有些失血过多,但脑子一直在转,想到王伟豪的口供,黑烟突然消失,再联想到鱼肚子里的指骨,猜想,指骨应该就是召唤黑眚的关键,如果让它离开水,或者破坏掉,那么黑眚说不定也会突然消失。

王伟豪家的那只黑眚应该就是指骨突然被鱼吃了,才消失的。

黄眷点头,刚要掩护潘小鹏去之前的那个房间,黑眚却动了起来,两团黑烟变成了四团,围着三人飞快的转着。

此时地下室的灯,也闪了起来,忽明忽暗的,配着黑眚“呜呜”的叫声,很是瘆人,三人严阵以待,不约而同的流了一后背的冷汗。

庄明看得清楚,只有两团有实体,剩下的两团只是烟雾,可看黄眷的反应,他似乎没看出来,只是胡乱的挥着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