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缉仙局工作那些年 > 第十六章 脉望

第十六章 脉望


就这样日复一日的训练着,直到快一个月,庄明和潘小鹏才适应了何俊的训练强度。

庄明不知道潘小鹏是怎么想的,反正他真的是特别想要变强,那种眼睁睁看着朋友和同事在自己面前死去的情况,他希望再也不要发生了。

只有自己变强了,才能保护他人,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贾全逃跑,而无能为力。

因此训练虽然又苦又累,但庄明却是异常认真努力,比高考的时候还卖力。

潘小鹏看庄明这么努力,也跟着玩命似的训练,两人就这样比着练,不知不觉中进步巨大,何俊频频点头。

在这期间,黄眷也回炉重造了一番,虽然每天程仁只指导他两个小时,但他大部分时间都泡在训练营,玩了命般的训练。

而谢老头也和他的师兄葛庭开始研究阵法,不时的还要去装备科打扰一番。

直到国庆放假前期,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程仁才把众人聚在了一起,开了个会。

原来前天洛城警方抓到一个小偷,他是个流窜犯,经常在冀省各大城市的火车站偷窃,前天在洛城火车站行窃的时候当场被抓,警方去他家搜查的时候,发现了一本古籍,上书三个篆体大字《岣嵝序》。

洛城警察局的局长和当地的六号办公室的一个组长相熟,知道一些有关缉仙局的事情。

在网上查了一下书名,再联系到这几个月在冀省发生的案件,当即决定亲自把这本书送到了六号办公室。

而当天晚上,这本书就被冀省的“六办”上交到了帝都总部。

书是连夜交给的档案科的组长谭静,谭静拿到书后,震惊的久久不语。

连夜查看之后,第二天就把各个科的组长聚在了一起,开了一个长达四个小时的会议。

会议结束之后,程仁就把庄明等人叫了回来。

这次得到的《岣嵝序》是个残卷,只有上半部分,根据之前谢老头审问徐丽得到的口供,这本书很有可能是属于贾全的。

洛城警方已经询问过了那个小偷,但是那个小偷已经不记得被盗之人的长相了,只隐约记得是大概二十天前在石门火车站偷的。

《岣嵝序》相传是《岣嵝神书》的序章,《岣嵝神书》主要讲的是让人怎么升仙的书,是为民间法术总集,而这本《岣嵝序》成书更早,早已失传,鲜有人知,所写的都是一些半仙伪仙的制作方法,虽然这只是本残卷,却详细记载了十余种制作方法,而这其中就有关于黑眚的记载。

原来用来制作黑眚的本体,是一种名为“峷”的远古生物,属于“真仙”类,就是之前潘小鹏所提到过的“峷”。

“峷”原身五彩,如果母峷溺在水中,先被捅破慧通腔,再被人受精,把它的尸体埋于阴气重的地方五载,便可孕育出“黑眚”。

当然,如果在火中,杀死它,得到的就是赤眚。其他眚亦是如此,通过阴阳逆转,练成五色眚。

之后黑眚出世,则会听从父亲的指令,或者用母峷的骨头做成骨笛,也可驱使,而刻有咒文的指骨只是起到召唤黑眚的作用。

“那也就是说,贾全把他的精|子注入到了死去的母峷体中,才孕育出的黑眚……难怪他当时说黑眚是他的孩子……真是个老变态!”庄明突然插话道。

“应该是这样,而且根据谢老头之前审问徐丽得到的口供中得知,贾全在乡组织的代号是‘匠人’,那就说明他很可能已经掌握了许多半仙伪仙的制作方法,那么他就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人物了,下次如果再遇到他,千万要小心行事!”程仁提醒道。

“‘峷’不是传说中的异兽吗?贾全是怎么得到的?”潘小鹏问道。

“这就不得而知了,目前我们掌握的情报太少了,知道乡组织的存在,也是从徐丽的口中得知的,敌在暗,以后出任务都给我小心点吧。”程仁有些无奈的说道。

谢老头一直没有言语,半晌才问:“程队,谭静组长还说什么了吗?”

“看来你知道些什么?”程仁有些惊讶,看来他还是不太了解自己这个手下。

“知道什么不敢说,不过我倒是听说过一些,根据徐丽的说法,贾全一直很在意《岣嵝序》的这个书皮,那就说明我们现在得到的这本残卷,书皮是属于钟强的,而书则是属于贾全的。妖物的制作方法都是写在书上面的,和书皮没什么关系。再联系到小庄之前提到过贾全变年轻的这件事,我有个大胆的假设。”

谢老头说到这,卖了个关子。

“谢老,你倒是快说啊!是不是书皮里面有什么外星科技?”潘小鹏追问道。

谢老头翻了个白眼,继续说道:“我曾经听我师傅说过,《岣嵝序》的书皮中,有一种虫子,名叫脉望,它会吃掉《岣嵝序》书中的‘仙’字,然后把这个虫子煮水喝,人就可以成仙。本来只以为是个传说的……”

“那现在贾全成仙了?”潘小鹏惊问道。

“显然没有!只是变年轻了,应该脉望只吃了个残卷,‘仙’字不够吧。”庄明插话道。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谢老头点了点头。

程仁听后,犹豫半晌才开口:“谢老头,你随我去找谭组长说一下脉望的这个事情吧,我……”

谢老头听完,只是愣了一下,忙笑道:“我懂,我这就陪程队去!”

程仁听出了谢老头揶揄的语气,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刚要走,却被庄明叫住。

“队长,我也去,我想和谭组长打听一些事情。”

庄明在石门住院的期间,马谦经常会去看他,同时也和潘小鹏混熟了起来。

马谦这个人,看起来有些五大三粗的,将近三十岁的样子,可细问之下才得知,今年满打满算才十九岁。他为人单纯,也很讲义气,和庄明、潘小鹏聊起天来很是投机。

三天前,马谦给庄明打电话说,他要被调到总部的特情科,庄明听后很是高兴,当问起当天那个在他后背的怪物时,庄明还是没能给他一个答案。

那天的事情,给庄明,马谦和黄眷留下了很深的阴影,谁也无法接受同事在自己面前举枪自杀的情景。

所以那天之后,庄明就画下了那怪物的样子,发回总部,但是却没一个人知道。可现在得到了贾全的《岣嵝序》,说不定里面就有答案了。

果然,这次庄明去问谭静,得到了答案。

根据《岣嵝序》里的记载和描述,那个怪物应该属于“鬼狈”,就是狼狈为奸里面那个狈的鬼魂。

没有实体,只能属于一种伪仙。是用犬类真仙的毛发和孽液混合,召唤出来的。

“鬼狈”可操控人的心智,至于马谦为什么没有被其操控,很有可能是他身上带了什么压胜之物。

庄明了解完情况,就给马谦打了个电话,在电话中,两人都唏嘘了一阵……

两天后,马谦正式到缉仙局报道,并给行动科三组的人,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个压胜之物,就是一个食指大小的桃木斧子,斧子的把,还用了一根红绳绑着。

庄明看着手中的小斧头,有些哭笑不得,原来这个就是所谓的压胜之物啊……

终于,十一假期开始了,不过三队的成员,除了潘小鹏有家可回,其余的人都无处可去。

谢老头和黄眷没什么亲人朋友的,放假也不知道去哪,索性就留在了宿舍。

庄明本来是准备回家的,可谁知道他老爸十一期间要打理国外的生意,不在家,闲着也没事,就加入了谢老头和黄眷的队伍。

三人在放假的这些天,主要研究了怎么配合战斗,通过前两次对付仙类事件的经验总结,以谢老头的阵法为主,制定了几个计划,希望能在下次的战斗中派上用场。

十一假期刚结束,刚回到岗位上的程仁,一脸的春风得意,把队员都叫了过来。

说是之前苍岩山那边的废旧工厂下面,发掘出来的南北朝时期的城隍庙,档案科的同事和考古队的人在那边勘察很久,发现那边很有研究价值。

最近探地雷达显示,城隍庙下面还有很大的空间,上级决定继续挖掘。

但由于之前遇到过城隍,上级出于安全考虑,决定让行动科的三队,先下去查看一番。

这次任务,情报科组长包睿本来准备是让一队去的,还是程仁请他吃饭,再加上上次三队对付城隍有功,这好说歹说的,才把这次任务拦下来的。

程仁本就和行动一队的队长唐天飞不合,心中暗自较着劲。那城隍本就是他们三队先发现并杀死的,之所以能发现那个城隍庙,也是他们三队的功劳,凭什么让一队捡现成的啊!

再一个就是,程仁听说,此次去城隍庙下面探查,二组档案科的组长谭静也要跟去。

听到这个消息,程仁当然坐不住了,这种英雄护美的事,更不能便宜了唐天飞那个臭王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