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在缉仙局工作那些年 > 第二十一章 罔象 魍魉

第二十一章 罔象 魍魉


这一切来的都太突然,谭静当场死了,给众人都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这其中最愤怒的就是程仁了。

“啊!”

程仁像发疯了一般冲上前,和那个怪物缠斗在了一起。

黄眷也紧随其后。

庄明和潘小鹏马上去查看谢老头的伤势,只见他口吐着鲜血,张着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手捂着脖子,看来是伤到了颈动脉。

潘小鹏见状,焦急的说道:“谢老,你别怕,我们会带你出去的。”

说完竟然跑去推之前被石板堵住的洞口。

“你疯了!外面全是罗刹鸟!”庄明急忙喝止道。

“我不管,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潘小鹏不听庄明的阻拦,神态有些疯狂,用尽全力的去推石板。

而此时的程仁和黄眷,也被那怪物打倒在地。

庄明蹲在谢老头的身边,有些不知所措。

终于,潘小鹏推开了石板,一只只的罗刹鸟飞了进来,潘小鹏尖叫着,不过片刻的时间,就被一群罗刹鸟吸成了干尸……

庄明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完了,他们今天都会死在这了……

就在这时,庄明突然听到了一阵“咚咚咚”的鼓声,这声音有些熟悉,好像是谢老头的手机铃声,好像叫什么绛州大鼓。

再次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大家站在一起,闭着眼,表情有的痛苦,有的挣扎,有的愤怒……

庄明马上意识到了,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全都是幻觉。

可那个怪物,是真的有,此时正倒挂在他们头顶正上方的墙上,一脸的痛苦,“嘤嘤”的叫着。

可随着谢老头手机铃声的结束,那个家伙再次发出了类似念生字表的声音,然而这次不知道什么原因,却对庄明没有任何效果了。

看着怪物缓缓向他们这边逼近,庄明想要试图叫醒身边的队友,就去摇他们肩膀,但众人就像丢了魂一样,怎么摇都摇不醒,情急之下,庄明说了句:“别怪我了,都是为了救你们!”就抡圆巴掌,朝着离他最近的潘小鹏脸上来了一下。

随着“啪”的一声脆响,潘小鹏果然醒了,开口就骂:“啊!奶奶的,咬人不咬脸!”

当潘小鹏借着地上的手电看清情形时,也吓了一跳,瞬间明白刚刚他中了招,但随后传来宿醉般头疼欲裂的感觉再次让他进入了幻觉,表情开始痛苦起来。

庄明这次也明白了,只要那怪物嘴里发出的声音不停,就会让人一直陷入幻觉,可自己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经历了第一次的幻觉后,竟然就对这个声音免疫了。

没有时间多犹豫,这怪物“说话”时,好像只能缓缓爬动,但即便如此也离他们不到两米远了,鬼知道这东西还会什么别的攻击方式。

刚刚自己应该是听到了谢老头的手机铃声才醒的,当时那怪物表现出很害怕的样子,甚至缩成了一团,才停止的“说话”,难道它是怕谢老头的手机铃声?

想到这,庄明来到谢老头面前,再次抡圆胳膊,给了他一耳光,为了防止谢老头也像潘小鹏一样,刚刚清醒就再次陷入幻觉,这次庄明使出了吃奶的劲,至少要让谢老头脸上多保持疼痛几分钟。

结果这一下,好悬没把谢老头打得背过气去,眼前金星乱冒,老人家半边脸都肿了,但好在是清醒了。

谢老头摸摸自己没有受伤的脖子,长舒了一口气,问了句:“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了?”

回应他的却是庄明焦急的催促:“谢老,快把你的手机铃声打开,循环播放,快!”

谢老头还没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的听了庄明的话,打开手机,点开铃声,循环播放。

果然,当“咚咚咚”的鼓声再次响起,庄明看到那个怪物又一脸痛苦的向后退去,“嘤嘤”的叫了起来。



庄明再次弄醒潘小鹏,这次的他就没有再次陷入幻觉了,也一起帮忙叫醒别人。

可能有些报复心理,潘小鹏抢着扇剩下人的耳光,这第一巴掌就是打在黄眷的脸上。

黄眷常年保持警觉,醒来之后下意识踢出一脚,正踢在潘小鹏大腿上,再偏上一点,就要断子绝孙了。

潘小鹏捂着自己的腿,说自己是为了救他,黄眷也有些不好意思。

庄明见到潘小鹏的惨状,也不敢用粗暴的方式打醒程仁,只是用力摇了摇他和谭静的肩膀,或许是因为那怪物的“念经”声已经停了的缘故,只是摇了两下,就把两个人摇醒了。

醒来的程仁,看到谭静还好好的站在一旁,一下过去把她抱在了怀里。

“太好了,你没事!”

谭静一改之前对程仁有些爱答不理的样子,反手抱住他……

反应过来的众人,也发现了蜷缩在不远处的那个怪物。

“小庄,这到底怎么回事?”程仁看是庄明摇醒的自己,猜想他一定是知道了些什么,于是便开口询问。

“刚刚我们应该是陷入了幻觉,然后听到了一阵鼓声,就是谢老的手机铃声,我就醒来了,看到那怪物一脸的痛苦。后来铃声消失,那怪物就不在痛苦呻吟了,又开始在那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我猜想,那个怪物应该是怕谢老的铃声,而它说的那些话,应该会让我们陷入幻觉。”庄明把他的猜想说出来。

“这也是巧了,我每天早上起床诵经都要定一个闹表,没想到这闹铃,还救了我们一命。这怪物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怎么就说几句话,就能让人不知不觉的陷入幻觉?我刚刚还以为自己死了呢。”谢老头举着手机,一脸的庆幸。

“先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了,不知道你这铃声还能持续多久,先解决掉它再说!”程仁说完,就面露凶光的冲上前,猛的跳起,一拳就把那怪物打掉在地。

这个怪物好像除了能让人陷入幻觉,就没什么能力。程仁一拳又一拳的向那怪物的身上砸去,像是在发泄一样。

谁叫这怪物在幻境中,让谭静死了的!程仁恨不得把它的皮给剥了。

谢老头为了听评书准备的山寨机,铃声特别大,咚咚咚的鼓声,一时间让这个封闭的密室变成了古战场。

那怪物听着这个铃声,仿佛丧失了催眠能力,只能依靠灵活的四肢,在这密室中飞檐走壁,来躲避程仁的攻击。

庄明等人就站在中间,看着程仁那又快又刚猛的身手,穷追猛打着那怪物,没有丝毫要帮忙的意思。

看着他们的队长,在那表演就好,这可是观摩学习的大好机会!

终于,那怪物被打得奄奄一息,程仁一拳击打在了它胸口的慧通腔上,结束了这场战斗。

“队长,你真的是太厉害了!”庄明拍着手,感叹着。

程仁没有理会庄明的马屁,而是转头问向谭静:“知道这是什么怪物吗?”

缉仙局对仙类的了解并不多,大部分对于仙类的资料,都是通过二组档案科的同事,研究古籍,推演猜测出来的。

如果要是能掌握更多仙类的情况,那对于以后的战斗,将会大有用出。

之前程仁之所以能秒杀黑眚,除了是因为他的身手好,再一个就是提前知道了黑眚怕土的弱点,和慧通腔的位置。

谭静思索了一会,沉吟道:“看样子,看不出来,不过通过它的能力,和这周围的环境,我猜测,这个怪物很有可能是罔象又或者叫它魍魉,倭国称它为河童。”

“罔象?没听过,魑魅魍魉我倒是听说过,是说传说中的鬼怪。至于这个河童,我看过倭国电视,河童不是浑身为绿色,像青蛙一样的妖怪吗?怎么这三个东西,居然是同一个?”

庄明真的是越来越搞不懂了,自从加入这缉仙局,好像耳熟能详的怪物都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形象却是与印象中或者影视剧中表现的大为不同。

谭静耐心的解释道:“罔象是一种传说中的水怪,又称罔像,魍象,后来演变成魍魉。据说罔象能蛊惑人的心智,然后趁机吃人。而记载魍魉的古籍中说道,它是古代神话传说中的山川精怪,有人说它是疫神,是颛顼之子所化。古籍中有记载,说是魍魉喜欢学人说话,会使人得怪病,惧怕腰鼓声。我猜测,它能出现在这里,是因为罗刹鸟的缘故。”

说完,打着手电,走到刚刚罔象爬出来的那口井边。

谭静指着这里说道:“想必这个,就应该是壁画中提到过的那口井,鲜卑人打了这口井,并没有挖出水,相反却从井下飞上来一群罗刹鸟。后来他们把罗刹鸟关在了城隍的巢穴|里,大概是防止这个地方再飞出罗刹鸟,索性就也把这个地方给封起来了。”

“那和罔象来这是因为罗刹鸟有什么关系啊?”潘小鹏疑惑道。

谭静继续分析着:“别忘了‘哀鸿遍野’这个成语,以前是用来形容流离失所的灾民的,罔象也就是魍魉被称为疫神,那你觉得这其中有没有什么关系?发生大疫必有灾民,我猜他们有可能是共生,或者是罔象喜食哀鸿。当然,这些只是我的猜测,毕竟古籍中记载的有限,也没有写他们具体的长相和关系,所以我刚刚说的你们就当听着玩就好。”

虽然谭静说她刚刚的猜测当不得真,但是在场的人,都是选择相信了的,毕竟谭静分析的有道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可不能推开盖板,在幻境中,我就是推开了那个盖板,被外面的罗刹鸟吸成了干尸的。”说到这,潘小鹏还有些心有余悸。毕竟刚刚的幻觉太真实了,就好像亲身经历了一般。

“那我们就从这里跳下去吧,下面一定有出路,不然那些罗刹鸟和罔象是怎么上来的?”程仁指了指那口井。

说完,就和黄眷准备绳子,想要下井探探。

而庄明却忍着恶心,去搜贾全的身,可让他失望了,贾全身上除了一根骨笛和两个小瓶子,别的什么都没有,看来没有第二本《岣嵝序》了。

不过本着雁过不留毛的原则,庄明把贾全身上的东西通通装进了背包。

然后又拿着匕首,去挖那个罔象的胸口。

“庄哥,你干什么呢?鞭尸啊?”潘小鹏一脸诧异的看着庄明的动作。

“那个城隍是颛顼之后,就是个真仙,这个很有可能是罔象,那就是颛顼之子,那肯定也是真仙无疑了。先不管那么多了,先把它慧通腔旁边的骨头都挖出来再说,如果它是真仙,说不定我还能趁机换个大一点的武器,如果不是,我也不吃亏。”

庄明一边说,一边挖着罔象的肋骨,一点都不嫌恶心,满脸的兴奋。

因为这很有可能是宝贝,是仙骨啊!

潘小鹏闻言,也屁颠屁颠的加入了“鞭尸”的队伍,还拿水壶,收集了一些流出来的孽液。

程仁对这两个新来队员的“小气”行为,表示非常满意,表扬了一番,就和黄眷准备下井了。

这个井看起来挺宽,但是手电照不到底,不知道里面的情况。由于之前有程仁屁股堵住洞口的事情在先,众人一致认为,这次由黄眷先下去比较稳妥。

不然万一又卡住了,他们还要费力去拉。

说得程仁老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暗下决心,回去一定要减减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